【双花】复健中的制作人X小天王恋爱故事(上)

*流水账注意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屁圌股特么要被圌操圌烂了,孙哲平压着他的腿毫不留情地猛烈冲刺,下圌半圌身早已经被圌干涸了又弄圌湿的精圌液搞得一团乱,疲圌软的分身半垂躺在黑色的耻圌毛间,勉强在体内的硕大顶到前圌列圌腺时微微一颤。整张床都在震动,其实也不过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但张佳乐总觉得他已经做了一天一夜。

“唔……”他挪动了下发麻的手,喉咙干涩沙哑,发不出什么声音,他推了一下趴在他身上的孙哲平,干脆闭上眼睛睡会儿等他干完再说。

好在孙哲平没有弄太久,射完第三次之后,他抽离了张佳乐的身体进了浴圌室,张佳乐整个人都像搅烂的棉花团,松垮垮地躺尸在那,有碍观瞻,但没办法,孙哲平对他正不爽,唯一的解决办法是他把腿张开任他操一操,然后事情会顺利解决,皆大欢喜。

孙哲平花了五分钟冲澡,出来时穿着浴袍,敞开的领口还在滴水,“你不去洗澡?”

“算了吧,我现在只想睡觉。也不看看你做了多久,我的腰啊……”张佳乐抱着被子侧过身缩了缩,冷气有点冷,别是感冒了才好,他努力撑开眼皮看着变成了多个模糊人影的男人,“对了,我那事儿……能解决吗?”

“你说呢?”孙哲平挑着眉毛弯腰捞起枕头边的手机,点开微博看了一眼热搜,“下次不准再这么搞了,你已经造成工作室很大损失,而且不止一次。”

“哦……”

“老楼让我开了你,呵……”孙哲平忽然咧开嘴笑,然后模仿着楼冠宁的口气:“这么不听话的偶像也别签了,你爱咋咋地,自生自灭去。”

“呵呵,你舍不得的,孙哲平。”

张佳乐笑着说完后倒是直接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反正等睡一觉醒来,大概就没有人会在意这件事了。


十二个小时前,孙哲平的手机毫无预警被来自各方的电话及讯息塞了个爆。发讯者有他的合伙人,有经纪团队,有公司公关,有八卦营销号,有杂志媒体,有朋友,有……总之,电话多得孙哲平一时之间应接不暇。

这情况不是头一次发生了,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只不过这似乎是有史以来情况最为严重的一次,因为他旗下签约的歌手,擅自违反禁令发布了一条微博。

那条微博带图片,惨不忍睹的画质,昏暗不清的光线,看过无数高清无圌码的孙哲平忍不住骂了声“操”,但更多的是为了别的。那照片画面素质太低,晚上拍摄解析度不足,微博配文太简单,毫无文学素养,两个合并起来十足的地摊货品味,亏他送的戒指要价不菲。

张佳乐在录完一个节目的回程路上随手自圌拍了下,脸没有出镜,只有左手,以及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出了镜,配上的那段文字是——“谢谢,我也很喜欢你”。

微博发布不到一小时转发上数千,一直以来走粉丝本命路线的纯情偶像居然公开告白,而且看样子是准备结婚了,嗅到话题的媒体们纷纷蓄势待发,段子手食指大动——呃不,蠢圌蠢圌欲圌动——准备凭空捏造一场不可告人的恋爱故事。


张佳乐在床上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孙哲平睡过的床早就没了温度,唯独被子里还带点属于他的味道。张佳乐缩在里头磨蹭了一下,好在欲圌望泄得很干净,否则再来几次大概都不够。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慢悠悠洗了个澡,离开房间才发现莫楚辰坐在餐桌上。

莫楚辰已经吃完早餐了,旁边一个餐盘上还摆着一份三文治,一见到张佳乐出来,他便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

“早啊,张佳乐。”莫楚辰说,“咖啡冷了,我给你重新热一下吧。”

“嗯——孙哲平人呢?”

“孙先生去公司了,一大早有个临时会议。”莫楚辰把一张空白的纸和笔摆在桌上,“对了,临走前他让你把这个写一写,昨天晚上张圌伟用工作室账号发了一份微博声明,不过还需要你亲自说明,孙先生让你拟个稿,他下午必须看到。”

他说完转身进厨房去给张佳乐泡咖啡了。

张佳乐拉开椅子坐下,对着那张白纸发呆。这简直太可怕了,特么他这都几年没写过作文了,孙哲平居然这么狠心让他凭空发挥,这一整张的A4纸啊!对于一个只念完高中就北漂来做偶像歌手的他而言,这比登天还难。

莫楚辰泡好咖啡出来的时候,张佳乐正嘟着嘴夹起笔玩,那张白纸上还画了几个丑不拉几的图案。

“写不出来,没文笔,拉倒吧,让张圌伟替我代笔一下。”张佳乐把纸笔推回去了。

“不行。”

“拜托,大孙知道我什么水平,高考作文零分,他不怕我胡乱捏造实情他会更头痛的!”张佳乐突然端坐起身体,一脸严肃地说道。

要说给孙哲平添麻烦这个,他可没少做过,事情可大可小,最后都得由孙哲平擦屁圌股,但莫楚辰早习惯了自己老大这种说一套玩一套的把戏,压根儿不上当。

“没门。”他说,“张佳乐,你快点写,用你真诚的屁话胡诌一碗心灵鸡汤,不然你的微博粉丝要掉光了。”

“艾玛……”张佳乐瞪着他简直想举手投降。

——孙哲平这次真的来狠的了。


说起来张佳乐确实很没有内涵。

但瞎胡诌是他的拿手绝活儿,孙哲平摸得很透。他能歌善舞,有脸有身材,媒体面前说话嘴上能开出一朵花,实际上连诗都背不出两首完整的,实在不愧对他高中毕业后就没有拾起书本并且四肢发达的人生。

但四肢发达不好吗?他照样口袋满满都是银子,多少女人捧着钱想要买他,大街小巷的墙壁上也都是他:广告代言、海报、LED屏幕,五光十色的都市里他像一颗闪耀的新星,霸气地占据了男女老少的视野……而这一切都是孙哲平成就的。

和他一样人气的还有黄少天、周泽楷、张新杰、方锐,两年前Glory解散的时候,整个娱乐圈的媒体都轰动了。

Glory风靡了整整五年,刚开始的时候还被嘲笑山寨日韩男团,但后来没人敢笑了,因为团员一个个会唱会跳,舞台魅力逆输出了那些娱乐大国,仅仅只靠着五个人的力量。

解散消息正式发出之前内部已有传闻。

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有点风吹草动都能打草惊蛇,孙哲平早在小道消息出来前,就一眼相中了这个看起来乐天文艺,偶尔还有点小忧郁气质的男团主唱。

要说张佳乐有哪一点好,大概就是与生俱来的气质特别招人喜欢,尤其还是粉丝公认的幸圌运物,几次人气票选他都紧追在周泽楷后面拿了个第二,确实不是盖的。

只不过在单飞这事上张佳乐的运气却不怎么好,正式解散前其他几个成员都谈定了新东家,唯独张佳乐迟迟没有决定,孙哲平看着楼冠宁送上来的数据分析,只觉得这桩生意值得放手一搏。

“拿第二有什么,会唱会跳,砸点银子包装下,我看不比国外那些鲜肉差。”楼冠宁的手边摆着一个计算机,桌上几个行销小组的每个人都在看手上的资料,分析数据和市场调查。“老孙你怎么看?”

孙哲平打滚娱乐圈十年,资历不算深,但眼光独到,没什么他不敢的。

他点了一下PPT上张佳乐的个人特别照,张佳乐眼眉间全是开朗的笑意,好像天上掉下来什么天大好事一样,转换到孙哲平手里,即刻变成了一串又一串的数字。

孙哲平沉吟着,慢慢说道:“唱歌跳舞没什么问题,看样子确实能包装,就是定位跟黄少天得再区别一下……啧,见过面才能说。”

“你什么时候和他联系一下?”

“哦,随时。这得看董事会什么时候批准签呈。”

“别签了,正面把他刚下来吧,”楼冠宁喜滋滋地盘算着,“签下他咱今年的业绩一定能拉上来,没准过两年就能和霸图那些一线公司打对台了。”

这倒也是,孙哲平想。

他身为制作人,带领的是业内首屈一指的黄金经纪团队,多少小歌手巴不得抱他大圌腿求歌,当年义斩包装他的时候可没少下血本,如今孙哲平虽退居幕后,但原班人马再捧一个明星都是分分钟的事,只要张佳乐能让他们捞个够本。

这么一想他心里也有了几分答案。

“行,这人我要定了,你银子准备足够,我马上捧起来。”孙哲平说。


孙哲平没有透过张佳乐的经纪人联系他,反正合约结束后他们就没有关系了,等签进了义斩他会自己负责张佳乐的经纪事务,他亲自打了一通电话过去,张佳乐正在享受海南岛的艳阳。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蓝天,偶有几篇白云飘过,阳光、沙滩,蔚蓝的海,眼睛吃着冰激凌,前面一个个36D的美女穿着比基尼走过,张佳乐戴着一副墨镜翘着腿躲在伞下休息,孙哲平一通电话把他的假期给破坏了。

“请问是张佳乐张先生吗?”孙哲平语气很客气,但也没有多做包装,马上直奔重点:“我是义斩娱乐的制作人,姓孙,很抱歉我从一位叶先生那里得到了你的联系方式,就没有透过经纪人了。”

张佳乐躺在躺椅上圌翘着腿,捂住了电话对经纪人说:“义斩?”

“没接过。”

“张先生?”电话那端的孙哲平喊道。

这段期间里张佳乐的经纪人已经接过不少电话了,讲得都是一套一套的,画了很大一个饼,说起来也不过就是希望能透过他的人气拉抬一下公司的整体质量,这样才好方便他们签下更多艺人。

张佳乐吸了一口冰凉凉的饮料,再开口的时候语调换了个人似的:“是,我是。太感谢您能联系我了,可我手上已经有几个名单在考虑中了,如果不是特别吸引我的话……”

“哦,忘了说,我叫孙哲平。”孙哲平牛头不对马嘴接了句。

张佳乐:“……”

尼玛啊——孙哲平——为毛不早说呢——

张佳乐瞪着眼前的天空,脑子里的作妖的杂念全都齐齐地跳海狗带了。

要说孙哲平这三个字哪一点有震撼力的话,大概就是他在娱乐圈打滚的这十年来组过乐队,解散后单飞,被义斩签下,捧成了一线摇滚巨星,可惜唱了没几年孙哲平觉得没劲儿,在国内干摇滚不如做好娱乐,起码观众很给面子的,逗一逗他们开心,也是有点成就感。

于是他继续在这公司待着,成了制作人,写了几首畅销单曲,捧红了于锋和唐昊,这名字说出去不见得有叶修那样的威力,但起码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阿猫阿狗能取代的。

就冲这点,张佳乐吓得墨镜都掉了。

“孙哲平!?”

“是,我是。”

张佳乐懊恼刚才怎么没想到呢,义斩姓孙的不是孙哲平难道还是孙翔啊,你个大傻圌逼!

“你想签约我?”张佳乐的态度已经从卖萌高冷变成了摇尾巴的委屈小柴犬了。

怎么具体解释这种心情,那大概就像是“天啊我要爆红了吗”的小网红一样。

孙哲平轻声笑了笑,“除非你不想让我签。”

——不,我想啊!

“咳嗯,这个,其实,目前我手上这几间公司都还只是考虑阶段而已。”张佳乐特别强调了下“考虑”二字。

孙哲平说那好,“我也懒得说那些行销术语了,直奔重点吧,现在公司里的经纪团队还歇着,你肯加入,以后他们就跟着你了,怎么样,需要我提出市场策略报告吗?”

张佳乐听着孙哲平好听的声音,满脑子思绪胡乱飞舞,炸成了一片片烟花,孙哲平的声音低沉偶尔沙哑,很适合唱情歌,半夜里听了会有莫名的安全感,但更多的是自信,张佳乐觉得估计他要是说“好”,孙哲平也会拿出一堆合理的数据绕得他晕头转向,反正他对数字没什么兴趣,还是更明确的目标让他充满干劲。

“报告什么的,孙前辈才是专业,我嘛,我只懂唱歌跳舞,能不能挣钱还得看您怎么策划的是不是……?”矜持还是有必要的,张佳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别像个乡巴佬。

不过事实是,他没能签进轮回蓝雨霸图那样的大公司,本来已经不抱着什么希望了,现在一盏明灯就在眼前,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啊!

孙哲平说:“行,那咱约着呗,当面谈,我也好评估一下你适合什么定位。”

“嗯,没问题!”张佳乐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竖起了拇指,“那要是签了约,以后我的歌,都是你来写吗?”

——兴奋归兴奋,张佳乐可没忘,孙哲平捧红了几个歌手之外,还替其他人写过歌,可都杠杠的留在KTV榜单上啊!

“可以。”孙哲平说。


Glory的解散LIVE办在工体,五万多张门票秒杀售罄,这夜之后,张佳乐终于自圌由了。

孙哲平去看了LIVE,他们俩还没有在公司正式见面,不过为了往后好合作,他必然要去一趟,正好张佳乐也要了一张公关票准备给他。

“限圌量签名版,要不要?”消息传过去的的时候他还附带一张自圌拍。

当时张佳乐刚排练结束,回程路上,穿得相当邋遢,过长的刘海用一个夹子夹着,露出了光洁的额头,非常没有明星范儿。孙哲平说额头圆的人聪明,张佳乐绷不住得意的笑,后来孙哲平又说了个但是,你这发际线好像有点危险。

妈圌了圌个圌逼的,张佳乐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大哥,您对女朋友也这么说话的吗?

哎等等——他干嘛拿自己跟他女朋友比较啊?再说了孙哲平有没有女朋友关他毛事儿?

张佳乐呸呸呸地做了个其丑无比的鬼脸,嘴上还在卖萌:“内啥,签了约包不包植发?”

孙哲平一脸黑线地笑了两声,“有需要的话。”

“哦,福利不错。”

“嗯,假发可以给你多订做几个。”

“……订做你妹啊!”我还不秃好吗!

话是这么说的,但张佳乐同志觉得自己也快秃了,自从荣耀娱乐爆发破产危机以来,每天大楼下都有媒体守着,他们旗下的艺人也是,进出都有人围上来采访,问他们怎么办,会不会影响演艺事业,以后考虑跳槽哪里,有没有话想对粉丝说,是不是还有其他纠纷,考不考虑解约……麻痹,烦都烦死了。

张佳乐正值青春年华,理当是投身回馈社会大军的时候,可是一脚跨进娱乐圈几年,他的精力都还没有耗尽,哪来的思绪去想那么多是是非非,还是有个人能给他顶着,让他潜心磨炼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巨星最为可靠。

“来看最后一场公演吧,要是你还执意要签我,咱也甭谈了,直接签吧。”


公演那天台下粉丝们哭成一团,现场气氛有欢乐有泪水,孙哲平不是个感性的人,脸上表情始终如一,视线也只盯在一个身影上。

张佳乐挑红的头发依然用一根皮筋束起,几个人都穿着黑色西装,象征荣耀的金色领带,胸口上每位成员别了不同了的物件,张佳乐是一朵红色的花,孙哲平想哪个没眼光的,又土又作的设计,义斩都不这么搞了,但想归想,音乐一下,张佳乐一跳起舞就即刻征服了他。

张佳乐扭起来不仅性圌感帅气,动作还很利落,配合着节奏和黄少天两人走到舞台最前方来了一段Popping,张佳乐眨着眼朝台下粉丝送了个飞吻,尖叫声一波接着一波。

耳膜都要被震破了,孙哲平勾着嘴角轻笑,手上摁着短信给楼冠宁发了条信息过去:“三年……不,两年,我要让张佳乐重回这个舞台……靠他自己。”

楼冠宁正在某个大酒店八十层的餐厅陪客户,隔着屏幕都嗅出了费洛蒙的味儿来,“你咋了,突然这么斗志满满的?”

“没,就是觉得,这人没红肯定可惜了。”

“就冲老孙你这话,没签到就把他打晕扛走。”楼冠宁也来了斗志。两手啪嗒啪嗒摁着手机。

孙哲平在黑暗中看了一眼信息,屏幕上微弱的光线照亮了他的笑容。

最后告别的时候,张佳乐紧紧握着麦克风发表了一点感言。每个成员都说了些一路以来的心路历程,把台下粉丝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张佳乐是煲汤的高手,说完眼眶都红了一圈好像要哭,但最后却也只是笑一笑朝他们挥手。

“以后还会见面的!”他带头大喊着,然后所有人深深一鞠躬,勾搭着肩膀唱完了最后一首《我的荣耀》。

散场后,孙哲平在会场外头抽着烟等人,楼冠宁迟迟没收到回讯,忍不住打了通电话,“怎样,成不成?”

“急什么,连个影儿都还没见着,我总不能硬挤进后台跟他们合照吧。”孙哲平气定神闲道。

但楼冠宁急啊,一想到他发小成天在董事会上挤兑他,就恨不得早把人收进口袋里,就能把他嘴巴缝了。

不过孙哲平总怀疑他们是基,否则为什么钟少调侃他还成天嚷着请他吃饭兜着他转呢?

真是只有谈恋爱的人才这么无聊。

孙哲平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无聊的人,起码恋爱的人才干的那些傻事,他一样也没做过。但这时候他这么想是因为他还不知道自己会在张佳乐这个关头上栽了跟头,后来想起来历史总是那么惊人地相似,也早就是上辈子的事了。

张佳乐姗姗来迟但隐藏得很好,他一个人去的,经纪人说要陪他到最后他没同意,一走上前他就说:“签约吧。”

他的声音还带着些微沙哑,也许是喊得太卖力了,也许是哭了,也是,朝朝暮暮相处了几年的伙伴说散就散,哪有不伤心的呢。

都是投圌注了青春和心血的。

孙哲平转身,张佳乐就站在那里,帽子和墨镜遮住了半张脸,他很有冲动想摘下它们,看看那双眼里此时此刻带着什么样的情绪。

但孙哲平没有。

“你确定?”孙哲平又问了一次,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合约本,“签下这份合约,你就是我的商品了,我可以让你唱到不想再唱为止。”

“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这就是我追求的。”张佳乐即刻仰起脸说道,“就让我唱到不能唱,跳到不能跳了为止——除非你没有本事。”


孙哲平不负众望把这朵花摘了,张佳乐签约义斩娱乐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这间公司在圈内没干过什么大的,旗下艺人除了孙哲平以外一个都不能打,张佳乐也觉得倍感压力。

但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既然没一个能打的,那他就一个打十个!

进公司头一天,孙哲平带着整批团队跟他会了个面。

“来,这是莫楚辰,以后跟着你了,你们俩熟悉下。”孙哲平从他背后一字排开的美女助理里面,挑出了唯一一个男的,“小事儿找他,大事儿找我。”

莫楚辰中规中矩打了声招呼:“莫楚辰,以后就跟着乐哥混了,还请多多关照。”

“辰哥客气了,应该是劳烦你多多帮忙才对。”张佳乐笑得很欢地和他握手,然后视线一转,炮口又对准了孙哲平,“孙前辈这么多漂亮助理,怎么把唯一一个汉子让给我了,那多不好意思啊。”

“哦,没什么,物以稀为贵,唯一一个总是要留给重要的人。”孙哲平挑着眉毛勾住了张佳乐的肩膀,把他剩下的抱怨都堵回去了。

两个人称兄道弟晃了一圈,就差没有抱着彼此痛哭流涕好像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

孙哲平包装张佳乐确实大手笔,同期单飞的几个歌手里就张佳乐一个人霸了市内几个最大的LED看板,一天之中有好几个时段都在给他打歌,他的人气因而水涨船高。以前别人说起张佳乐,总提他万年老圌二的事,可事实证明那又如何,只看有没有人肯砸钱在你身上罢了。

张佳乐的每一首歌都是孙哲平写的,每一张专辑都是他混的音编的曲,张佳乐每天的行程助理都一一汇报随时摆在手机备忘录里,张佳乐上节目穿的衣服到手上的配件孙哲平都点评过,什么样的杂志能上什么样的八卦能炒,都得过了他这关才后然后。

如果这都不算爱——啊,对了,合约跟以前毫无二致,张佳乐签约的时候随便翻了两页就写下了大名,后来才知道——只有禁爱令是绝对不可以违反的。


TBC


是的,最近非常审美疲劳。

复健成效不太好,越来越倒退了。

这个梗在我砍了N遍之后已经懒得去组织语言了,索性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管它有没有写到重点,都无所谓了。

那天跟心友谈了会儿,她说写文不就是要自己开心吗,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写得这么不开心,大概是来一个梗砍一个,觉得不太高兴吧。

问了朋友的朋友,她说我大纲和脑洞太大了,有些地方需要细说但我又没有重点的话会很惨,而我又是只想写想写的地方的人,于是试了很久还是觉得没办法。

本来想写帅气的小天王乐,不过好像也没怎么帅气到,大家自己脑补一下吧。剩下的应该也是继续流水账写完。

评论(28)
热度(126)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