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全职,双花,不拆!!我的cp都不准拆!

【2017孙哲平生贺/X】现任前夫(下)【双花】

这篇是(下),(上)请见:这里

已经交作业了,但有考虑修改,如果修改了,日后会再安排时间放送,或者直接收进本子里



04

海底捞。

人来人往的餐厅,朗朗上口的背景音乐,亲切热情的帅哥美女服务员,令人口水直流的香料味儿,张佳乐一路跟着孙哲平走到座位上,感觉额头都冒汗了。

大热天的吃什么海底捞,真心有病,但横竖看着他们俩相隔两年再次见面,好像也不是能在便当店啃鸡腿的关系,客客气气维持着一点距离,在有气氛、价位好的餐厅叙旧,可能是最安全的选择了。

孙哲平扭头望了一眼背后,总觉得有什么人跟着,果不其然,钟少那个傻逼,贴在玻璃窗上死活想跟着进来,却被楼冠宁拉往隔壁的麦当劳去了。

张佳乐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好奇问:“谁啊?”

“同事。”孙哲平言简意赅,“我上司。”

“哦,不请他们一起么?”

“不好吧,多尴尬。”

“哦,也是。”

前夫会前夫,一起吃饭是来当和事佬还是看分手擂台的?

张佳乐随便滑着iPad选了两个锅底,就交给孙哲平选菜了,以前出去的时候总是张佳乐决定一切,小至调味料大至锅底,后来孙哲平手伤了之后,这些事情忽然就变成他来决定,张佳乐对什么都无所谓,好像只有面对画布他才能找回灵魂。

两个人沉默着等服务员上菜,鲜红色的锅底和辣油的香味不断刺激着嗅觉及视觉,肚子早已饥肠辘辘,张佳乐抬眼看看周围摆的一圈菜和肉,又看看对面的孙哲平,都快搞不清楚哪个更让人难以自持了。

孙哲平把玉米和平菇、山药、木耳等火锅料一一扔进锅里,还顺手涮了几下金针菇夹到张佳乐碗里,“赶紧吃吧,金针菇不好放太久。”

“嗯。”张佳乐吹了两口吃下肚,味蕾接触到又麻又辣的汤底,眼睛忽然一亮,整个人像是圣诞夜里被七彩灯泡点亮的圣诞树一样可爱,忧郁也一扫而空。

“喝点菌汤,你胃不好,辣别吃多了。”孙哲平想到早上挤车的时候张佳乐难受的表情,忍不住叮咛道。

张佳乐“唔”的把金针菇吞下肚,脸上多了几分做坏事被抓到的愧疚。他的胃不好也是这两年的事,为了带领百花在这竞争激烈的游戏产业中突破重围,他也是拼了老命,身为一个画师居然连宣传海报和上上下下周边都包了,难怪这一行隔三差五传出有人过劳死。

三餐不正常的缘故,他的胃出了点毛病,不怎样严重,但人就是怎么样也胖不回去了。

“你也甭操这个心了,死不了人的。”张佳乐扯嘴自嘲一笑,话说得潇洒,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辛酸。

当年,他们俩参与的《荣耀》火了以后,各种活动企划和商城周边邀约不断,光是副本和道具就另外做了好几套,每次提案都是三套三套的给,孙哲平另外还接了CASE,说是要买房,可惜工作量大,吃饭的手长期操劳,最终还是落下了病根。

有一段时间孙哲平连笔都拿不起,只好暂停一切工作专注复健,人非得忙到健康搞坏了才懂得珍惜自己,那时候他看着接下他重担的张佳乐拚命,以过来人身份劝了几次,最后都结束在冷战中不欢而散。先道歉的总是他,张佳乐从来就没觉得自己哪里错了,论折腾自己,张佳乐真是狠得下心。

沟通无效后,不忍心正视现实孙哲平只好选择离开。

他在张佳乐最需要他的时候丢出了离婚协议书,然后收拾行李撤出了他的生活圈。

眼不见为净的感觉真他妈好,孙哲平那时候觉得自己吐出了一口哽在肺里、心里、喉咙里的长年老痰,整个人都豁然开朗通体舒畅了,遮蔽了阳光的乌云不见了,可以哼歌了。

至于现在呢,现在看着眼前的张佳乐,孙哲平又无端涌起一种当年的如释重负全都变成即将兑现的恐惧朝他袭来的错觉——

“说什么呢你,”孙哲平把一块刚熟的羊肉片夹到张佳乐碗里,又夹了几片下去,“多注意着点能有什么事儿。”他停顿一下,又说:“真有事儿先打给我。”

他说得非常理所当然,张佳乐想起刚才两人一来一往的信息,一点都不怀疑两年过去孙哲平长进的地方只有脸皮,并且孙哲平不表示意见的时候只是他觉得无所谓,一旦他坚持,张佳乐也没几分把握能说赢他。

“我现在不想谈恋爱。”还是赶紧表明了立场好安心。

“不谈恋爱。”孙哲平很快回道,“好好过日子比较要紧。”

“我是在好好过日子啊。”

“是么,看来你技术太差了。”

“什么叫我技术差,你又知道了?”

孙哲平忙着把猪脑花丢锅里,随便看他一眼。

张佳乐叹气:“哎……”

“哎什么哎?”

“没什么。”张佳乐把火锅料和肉戳进酱料里,看它们在蒜泥和葱花沙茶酱里打滚,觉得自己已经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你这个人是不是就仗着自己年纪小,老是耍赖啊?”

孙哲平“呵”的一声笑了,“哪里,别的我不敢说,耍赖还真没有,都是合理要求,不然你这副鬼样子去问问你爸妈,看他们怎么说?”

“唔。”毫无生活自理能力的人最后还是乖乖闭上了嘴。


海底捞真的好吃,弹牙又够味的撒尿牛丸、嫩又鲜美的牛蛙、包心菜、油麦菜、油豆腐皮、浓郁麻辣的川味汤底、清甜爽口的野生杆菌汤……张佳乐鼓着脸颊嚼嚼嚼,毫无时间抽空抬头看一下孙哲平,美食当前,前夫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

再想撒气也不能跟吃的撒气,否则一辈子不好命。

这几年张佳乐过得不能说非常好,所以要是再惨下去也没有运气可以透支了。

孙哲平剥了个虾吃,吃完了又顺手剥了一个给张佳乐。

张佳乐喜欢吃辣,但天气热,一吃辣就冒汗,鼻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脸颊泛起一丝红润,这是吃得心满意足的表现。孙哲平抽了张纸巾伸手给他擦了一下汗,张佳乐正在把汤吹凉,视线里突然冒出了一只手,于是下意识闭眼。

“呃!”忽然间他鼻子一痛,鼻尖被拧了下,立马变得红通通的。

孙哲平把卫生纸搁一边去,“鼻涕流出来了。”

“卧槽……”张佳乐手忙脚乱拿手背擦鼻涕,舌尖已经被辣得没知觉了,鼻子连水流出来都不知道,孙哲平看他慌忙的样子就忍俊不禁,好心提醒道我帮你擦了,张佳乐看着他的视线里带着几分尴尬,想来是刚才伸手的原因吧。

他注意到孙哲平的左手手腕绑着绷带,刚才就顾着吃了,早上则是重逢太紧张,一点观察他的心思都没有,现在发现其实还挺显眼的,于是不禁脱口而出“你手还好么”。

孙哲平动了动那手,“嗯,复健效果不错,恢复了七、八成吧。”

“现在还画图呢?”

“画,但时间不能太长,BOSS给我请了助手,可能再过两年还是自己接案子吧。”

“哦,那不错啊。不过你这又是……?”张佳乐指了指他手上的绷带。

“下次游戏有个角色设定是手绑绷带,我就体验一下。”孙哲平眉毛一挑,老神在在,说得可煞有其事了,“还挺热的,不好。”

“……”

张佳乐无言地看着他,孙哲平的中二病怎么都三十了还没治好,看来是一辈子治不好了,哎,算了,头好身体好就好了,这种问题就别计较太多了。

火锅有一种奇妙的魅力,就是当你觉得特别好吃的时候,坐在对面的人也会无端加分。比方说孙哲平的长相虽然不错,但早已经过了能靠费洛蒙干扰张佳乐判断能力的时候,此时不应当动情,却还是因为各种客观条件干扰,让他变成了一个满分情人。

“唔,再好也不行了……”

孙哲平没理他的叨叨念,直接走去把账结了,张佳乐注意到的时候他手机已经扫过去付了款,这下可好,又欠了一个人情。

旧情人最怕纠缠不休,特别是孙哲平现在全身上下都表现出一种“你进了我视线,我就没法不管你”的态度。他一直是颜控,但很奇怪的是,看过张佳乐以后,再好看的他都没有兴趣了。

“那个,你账号还是原来那个么?”扯头发挠脸颊地走到霸气雄图大楼外面,一直不发一语的张佳乐终于支鼓起勇气说道,“我等会打款过去。”

“不必。”孙哲平拍他肩膀,“快上去吧,都过点了。”

“不行,没事让你请客算什么,你等等我找下……”张佳乐点开手机翻找孙哲平相关的资料。

当年删了很多又换了手机,记忆零零碎碎,勉强还记得一些,但又不是很确定,他找了半天,甚至还在搜寻引擎上打“sunzheping0817”,结果才发现只是徒劳。

说什么还钱,只不过是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借口罢了,都是成年人了,谁还有心力纠结这8、90块的小钱呢。

欠谁人情都好,就是不该欠前任的。

孙哲平又推了他一把,还打趣道:“哎张佳乐,你再不上去,我都觉得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了,这么不想分手。”

此话效果甚佳,张佳乐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跑了几米远,然后又回过头送了他一根中指。

“不还了!下次敢再请,就吃垮你——”

“那我必须奉陪啊。”


繁花落尽铅华洗尽,弱水三千谁说他不能只取一瓢饮?




05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天底下没有什么困难是吃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吃两顿。

自从那天偶遇重逢之后,张佳乐已经跟孙哲平吃了好几顿,除了好几顿每天早上八点半到八点四十分之间,一定会在公交站遇到孙哲平,一开始他考虑过要不干脆早点出门走到前一站,后来发现孙哲平还是会在后一站上,如果他走到后一站,孙哲平又在前一站上,而且一上车两人四目相接那瞬间心知肚明,尴尬得都不知道该打招呼还是干脆沉默。

这么来来回回搞了三、四天,张佳乐也累了。

本来嘛,他早上就起不了床,闹钟响了很多次才勉强清醒,清醒之后他又觉得没胃口吃早饭,可不吃不行,东摸西摸弄掉了一大半时间,找衣服收拾床铺也花了一点时间,等到出门都压着死线了,还要跑到前一站或后一站纯属找麻烦,直接弃疗之后方便许多。

孙哲平像是掐准了时间似的总会在他前脚刚到的时候跟着到,附近的上班族小姐们每天饱眼福,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破公交站居然天降两个帅哥,而且互动还特别亲密。

“你不是买了车么,还搭什么地铁,晒傻了吧?”张佳乐觉得周围热啊,时节已经入夏,今年太阳公公发了什么疯,一大清早就使劲地照,才不过走出家门两步就汗流浃背,孙哲平这货也真没自觉,一个大型的移动暖炉还挨他这么近,简直要疯了。

“我又不坐班,这么大热天的出门才傻。”孙哲平口气鄙视得不行,“要不是我老板哭唧唧的求我我才不去。”

“这跟你开不开车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

“哦?”

“我开车,那你怎么办?”

“不怎么办啊,现在怎么样就怎么样啊。”张佳乐说得完全找不到毛病了。

是啊,他开车跟张佳乐搭地铁确实没什么关联,孙哲平咂了咂嘴,只想一个巴掌把张佳乐脑袋敲醒,就怕下手重了人没醒反而更傻了,后半辈子都要他负责怎么办?

咦不对,他不是本来就在谋划为张佳乐后半辈子负责吗?那还有什么好下不了手的?

好吧。

“啪”的一声,张佳乐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脑子都嗡嗡响了。

“好痛!”他捂着热辣辣的后脑勺,眼眶里蓄满水雾,背上的汗水总算把T恤浸湿了,他扭头恶狠狠大骂:“孙哲平你丫的发什么癫!居然敢打我!活腻了是不是!”

孙哲平眉头间依然矗立着一座高耸的山丘,他的视线在张佳乐的脸上找着什么,研究了半天才说:“唔,傻人有傻福,傻点好。”

“傻你麻痹!你只会把我打死好么!!!”

张佳乐很有guts地怒怼回去了,这时孙哲平看车来了,一堆女人争先恐后忙着挤公交车,又要忙着看他们,好不热闹啊,张佳乐不情不愿被推上去,因为正在赌气所以想离孙哲平远点,可惜公交车挤,女孩子又多,万一挤着挤着挤出了性骚扰可就不好,于是只好又乖乖站到杆子和孙哲平之间。

公交车颠颠簸簸地摇晃,两个汉子几乎鼻尖都要贴到一起了,有时候红灯了,司机一个紧急刹车,张佳乐重心不稳,孙哲平扶住他,嘴唇擦着嘴唇有惊无险,一开始张佳乐带着点抗拒,再后来想再靠近。一点点,一点点,却又意识到时机不对,便小心翼翼拉开了距离。

总是那么猝不及防就坠入爱河。

张佳乐扪心自问,孙哲平有哪一点好,他还真的说不出来,他为自己做过太多,如果硬要细数,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那还是不说了。

到了公司,两个人一样在路口分手,霸图和义斩的大楼在斜对角线上,彼此在对街看着对方变得渺小的身影都能感到一丝丝无端的雀跃,像黄莺飞到心头高歌。

孙哲平发了条讯息过去:“明天别去车站,在街口等我。”

对面的张佳乐挥了挥手。


霸图公司每年都是游戏设计竞赛的大热,自从这个比赛举办了五届以来,几乎每一届都能稳稳入围。为了参加比赛而重新开发一款游戏无疑是需要耗费资源的,不论是单机游戏还是网络游戏,尤其是比赛后上架商店的游戏如何保持系统维护,更是一项令人头疼的苦差事。

“其实这种比赛给小公司去竞争就够了,现阶段我们应该稳定维持高人气商品的后续更新,以及旧版本的维护。”

“哦——”

“所以,今年就不研发新品了。”张新杰在笔记本上画了一个叉,小会议间里一阵肃静,然后各个部门的小组成员交头接耳,似乎都讶异于今年计划方向的改变。张佳乐轻轻咳了两声,把大伙的注意力又拉回到他身上,“我觉得也应该让张佳乐尽快上手新版本,之后更新的10.2新登场的角色就让他试试吧。”

一瞬间,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张佳乐身上。

张佳乐突然感觉到压力,但仍能够在深呼吸之后报以微笑,“感谢组织爱戴,我速速撸出人设,绝不拖稿。”

“你撸快点,别画太细,省得又是建模背锅啊。”后面林敬言飞来这么一句,全场大笑。

散了会之后林敬言拆了包饼干吃,别看这一屋子的宅男成天对着电脑,消耗的热量却没有比一般人少,真是太不公平了,他叼着Pocky把剩下几根塞给了张佳乐。

“别想太多了,开发旧产品至少没那么困难,这不还有我陪你呢,我也才来两个月。”

张佳乐喝了一口茶啃起饼干,鼻间嗅到了香片的味道,本来有些激动和浮躁的情绪逐渐安定下来,然后点了点头,“嗯,不过我想把这个做好,网络游戏要抓住老玩家,又要开发新玩家,可比设计竞赛困难多了。”

相对于张佳乐的情况,孙哲平那里可就不同了,义斩非得拿下一次奖项誓不罢休,于是乎全体人员进入了备战状态。忙里偷闲的时候张佳乐给孙哲平发去了新公司的情况,可以说是再忙也要拨空找话聊了,以前在百花,就隔着一片隔板,头都不用回,现在呢,看着屏幕明知道对方就在对面某栋大楼里,却还是觉得这种关系既新鲜又充满乐趣。

——哎,是谁说好男不约前夫的?

——不不不,就是站在友情的立场上姑且当做交了个新朋友呗,真的没有谈恋爱的意思。

“需要我帮忙么,孙老师?”话虽如此,张佳乐在闲谈间还是抛出了一个邀请,毕竟画图嘛,水平相当的人才更懂得英雄惜英雄。

孙哲平涂了半天鸦,翻开手机相簿,转了一圈没找到想找的图片,看见这句话,心思又瞬间活络起来了。

“好啊,”他说,他要求道:“先发张你的照片过来。”

“啊?做什么?”

“不做什么,快点。”

张佳乐左右张望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赶紧比了个V自拍一个发过去,“这样可以么?”

“有点猥琐……算了,还可以。”孙哲平说,他看了下那张笑得有点傻气的照片,随手设了个锁屏,又继续问他:“能要个肖像权么?”

“……你到底想做什么,孙哲平?”张佳乐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但尽管如此,东西已经发送过去了,还是为时已晚。

“拿你做个幸运值小游戏的主角好了,游戏内累积一定积分还可以连续抽卡,关卡难度随等级提升,无脑有毒好杀时间,赞。”孙哲平连发大拇指表情符号。

“我靠!!!孙哲平我要把你卖掉,不用找零了!!!!”


有了照片当做要挟,孙哲平进一步提出了更加无理的要求:每天早上他开车送张佳乐到霸图,然后下班他过来找他,两个人一起回家。

张佳乐是拒绝的,因为他早上出门像打仗。

“不用了吧,你这样我压力很大,咱还是随缘吧,别特意等我了,你到了就先走啊。”这时候他还想着两个人应该维持一段距离,距离产生美,一定是这样没错。

孙哲平也不和他辩,直接掰着手指就数给他听:“我要是不叫你你没准就迟到了,是你一个人迟到好还是我们两个都迟到好?”

“当然是我一个人就行了。”

“错,咱俩都不迟到好。”孙哲平斜眼看人像看傻瓜,“说你傻还不信。”

“……”

孙哲平家住得更靠大街外,车子开出来后总是停在路边等张佳乐出来,透过后照镜看间对方急急忙忙跑过来的那一刻,起床气也不知怎么地一扫而空,他归结于张佳乐穿得越发土气所致。

刚开始到霸图那一、两周还会在意,整体而言像韩文清啊张新杰这种策划部门的人还是很体面的,到了美术部程序部测试部……简直是越来越宅,工程师边搞着软件边抠脚的都有,张佳乐也就不怎么在意打扮了,有时候身上穿着一件痛T就出门了。

张佳乐拉开门上车,手上的资料夹和眼镜盒也不用找地方摆了,直接往后座扔就是。孙哲平侧过头大气不吭一声,就默默看他,他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正面痛的图案可是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呢,当年全公司一人一件,张佳乐还舍不得拆了来着,看来这两年饱受情殇折磨,遂发狠,居然穿到落花狼藉都磨成秃子了。

“……我是不是突破什么变成最强人类了?”孙哲平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

“谁让你是第一狂剑,总要有点什么等价交换才公平啊。”张佳乐顺坡下驴的动作还是那么快,跟百花缭乱的子弹一样。

孙哲平觉得有道理,便踩下油门车子上路。

“我左手一残我就觉得我身体有某个地方变强、变硬了。”等红灯的时候孙哲平说道。

张佳乐别过脸拚命看窗外,“老实说我不想坐你车就是因为你讲的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不好笑就算了,还很黄。

孙哲平没生气,他说:“那算了,不说笑,认真的,有件事儿我忘了告诉你。”

张佳乐右眼皮狂跳了几下,“行行好,你又想干嘛了……”

“不干嘛。”孙哲平翘起的唇角里藏了一百万件好事,“我找到咱家的钥匙了。”


06

看不到图片的,请走:这里



END



一个被我删掉的版本的小彩蛋:

虽然百花公司因为人才流失最终不幸解体,但好在当初他们投标成功的甲方资金雄厚,这几年来把《荣耀》营运得有声有色,也算是在这片百家争鸣之地杀出了一条血路。

作为最受欢迎的角色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的原设计者,孙哲平和张佳乐的结婚大概是圈内最感人励志的故事了。

暌违两年,两位大神即将破镜重圆再度携手合作。

“……这个标题下得太耸动了,我不爱。”张佳乐刷着荣耀论坛,看着高亮的帖子,皱了皱鼻子点评道。

他前头刚答应联绘的事,版主后脚立刻开了个帖子庆祝,速度之快,让人不禁怀疑早有预谋。

孙哲平说:“你在害怕什么?”

“啊?没有啊?”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何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

“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哦,”张佳乐脑门飞过了一排乌鸦,“可以请你闭嘴么?”

“可以。”




后记:

好不容易在昨天晚上全部写完了,在十天前我还因为写不出来而再一次删掉了稿子,半个月前就更不用说了,直到时间紧迫实在没办法了,有梗再长也得想办法先撸出来,感谢三丁老师每天听我哀嚎(以及发厨)。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和前夫重逢的故事,然后……职业是套背景布,BUG太多对不起!!相关行业求别吐槽

能再一次为孙哲平庆生太高兴了!!

另外,最近有考虑过再搞一个本子,具体怎么未知,毕竟还有国际运费等等要考量,先这样吧!

我终于可以滚回去修改制作人小天王和摇滚年代了

评论(15)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