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全职,双花,不拆!!我的cp都不准拆!

【双花】【教官孙与教师乐系列】02受欢迎的孙教官-之一

00同居  01早晨时间


前注意事项:

私设如山,均属虚构,教育体系和大陆有所不同,请参考:【全職腦洞】榮耀高中(雙花喻黃雙鬼周江)

有兴趣的人可以进一步了解:军训教官

但因为我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就姑且当做是一个职业PARO吧。

接下来的不定期更新没有按照时间点,并且没有所谓的结束,请视为单篇完结看待。



02受欢迎的孙教官-之一


“啊,乐乐老师这是要拿去教官室的吗?”

“噢,是啊,上次的军训基本常识考卷……”张佳乐翻了一下手上的卷子,上头洁白干净除了分数栏上的数字外,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笔迹,他不禁在心底小小叹了口气,“要拿给你们孙教官的。”

女同学即刻举手,“那我我我,我替你跑腿吧!”教职员室外探头探脑的几个女孩子们目光全都落在班长身上了。

张佳乐苦笑着把卷子交到她手里,“小心点别用跑的,跌倒了不好。”

“知道啦,乐乐跟我妈似的!”

“又没大没小。”张佳乐轻轻瞪了她一眼,穿着制服的女孩子吐了吐舌头后带着一丝连旁人都能轻易察觉的亢奋,和外头的几个小伙伴速速前去执行任务了。

张佳乐伸了个懒腰,回头看见桌上的作业簿后揉了揉眉心,收起刚才登记完分数的本子,继续进行下一项工作。

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心思特别好猜,因为单纯,所以什么心事都往脸上搁,今天跟谁吵架了,明天谁又跟谁和好了,要么是早恋,某某某和某某某两人隔着几排课桌椅都能感受到电波在空中交汇,扔小纸条,在课间望着对方傻笑,最近学校里的女孩子还多了一项嗜好——拦截一切张佳乐要交给孙哲平的东西,找尽借口往教官室蹭,为的就是看一看她们年轻帅气的孙教官。

孙哲平在女孩子之间的人气简直可以跟周泽楷比了,只不过一个是成熟稳重的野性魅力,另外一个是校园王子般的腼腆和青涩,两者在学生之间都有一批死忠粉丝,但孙哲平除了女孩子,也拥有很多男粉,程度跟韩文清不相上下。

张佳乐实在很想叮咛他们别把心思放在这种事情上,一来不切实际,二来真有点什么惹出事来家长找上学校和很麻烦,三来……张佳乐拿着保温杯走到外头去洗杯子,隔着大老远就看见对面教学楼下有一个显然的绿色身影。

孙哲平一手夹着考卷,单膝曲起半蹲,对面站着的是刚才班里那几个女孩子,为首的班长正一脸不知所措地低头看着,整个人都因为教官突如其来的举动而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

张佳乐皱了皱眉,“搞什么啊真是……”

在A栋教学楼的孙哲平也同样蹙眉,他轻轻抓着班长的脚踝捏了捏,抬眼问:“痛不痛?”

“还、还好……”

“走路小心点,没事别老用跑的,学生皮鞋不止滑,小心把脸摔花了。”孙哲平拍了拍手站起来,把卷子拿了对旁边两个女同学说:“带她去给喻老师瞅一眼去。”然后下意识抬头往了一下对面的教务大楼,却什么人也没有看见。


张佳乐洗杯子洗了十分钟,水龙头的水哗啦哗啦地流,既不环保又很浪费,厕所里非常安静,此时是上课时间,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正好提供他一个碎碎念的空间。

张佳乐嘴里唸完“孙哲平你这个横刀夺爱的”,又继续唸“亏我这么把屎把尿带你们,狼心狗肺的东西”,唸得痛心疾首,活像被女朋友甩了,要是给不知情的人见了,没准要鞠一把同情泪,再塞一包面纸给他。然而事实不是,张佳乐心痛啊,为什么他一个在学校待了几年的鲜肉老师,还比不过一个来了几天的教官!

张佳乐登时间有种选秀节目被淘汰的失落感。

“烦死了,不就是一个孙哲平吗——”

“乐乐老师你干嘛呢你,从刚才就跟这儿嘀嘀咕咕的?”突然间厕所门开了,一颗黄毛从里面探出头来,张佳乐“卧槽”一声吓得一蹦三尺高,脸上血色尽失,活像见鬼。

“黄黄黄,黄少天!”张佳乐指着他吼,“上课都多久了你还在这里!?”

“呃,不是啊老师你听我说,一打铃我就要回教室的,我下课来拉个屎而已嘛,可是你在这里唸了半天我觉得就这样走出来很尴尬啊,你说我这是安慰你好还是不安慰你好,要是走出来发现你哭了我身上已经没卫生纸了啊,而且我不擅长安慰人你知道吧知道吧?”黄少天系着皮带开始讲道理,“不过你有什么烦恼还是可以告诉我,我这人呢没别的技能,就是嘴严,就算喻文州——呃,喻老师想用舌头撬开我的嘴我也不会说的,你放心啊,我真的不会告诉孙教官!”

“黄——少——天——你是不是嫌作业不够多啊?”张佳乐眯起眼睛盯着他的脸来来回回看了几遍,看得黄少天打了个冷颤。

“收到指令!立刻执行回教室任务!”接着他脚底抹油赶紧溜之大吉。

张佳乐丧得不行,洗完了杯子拖着沉重的步伐回教室,脑袋里都是关于孙哲平为什么要回来,以及为什么回来了又要选择在百花高中任职的事,想了一圈没想通,倒是作业簿又堆了一叠,还有课间的随堂小考试卷没改,开会的期中考联合试题还没交,看到这些东西,简直想原地爆炸。

“林老师啊!你帮帮我吧!!!啊!!!”张佳乐鬼哭神嚎地扯住了他后面的林敬言,把鼻涕趁机抹到他万年的格子衬衫上。


午餐张佳乐向来是自己准备便当,饭菜是前一晚的外卖,反正单身汉尽量节省从简,张佳乐上完了5班的课,从教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走廊上一阵骚动。

男孩子都在吹口哨喊老孙,女孩子三五成群靠在走廊边看孙哲平,眼睛里都带着一点害羞和崇拜。也是,对于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来说,孙哲平这样当过兵,身高又高,身材结实的成人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来的,放眼望去就他最显眼,不看他要看谁?张佳乐对于自己矮了四公分的事耿耿于怀,但他扭头看了看窗户,模模糊糊倒影着一个有点单薄,但还算精神的长相,开玩笑,几年前他刚来的时候,这群崽子们还不是崇拜他崇拜得要死!

张佳乐的美术技能不错,音乐也小有细胞,每一科都通一点,最主要是人温柔还很有气质,长得不差,学生们特别黏他,有什么事第一个找他,反正张佳乐是永远的孩子王,自然有一套手法能让他们服服帖帖,只不过崽子们的叛逆期到了,最近他可伤透了脑筋。

“哦,张佳乐。”孙哲平抬手挥了挥,“正好找你呢。”

“你想干嘛?”张佳乐倒退了两步,像防贼似的看他。

隔壁班的黄少天抢完盒饭冲上来,“天了噜!老孙!我告诉你刚才乐乐哭了哭了哭了——”

整栋楼都是他猴子似的咆哮,张佳乐脑门一热,有种被锤子砸了一下的晕眩感,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往脸上冲。他挡不住孙哲平诧异的目光,干巴巴地想辩解一下他根本没哭,黄少天满嘴跑火车呢,可是他今天丧了一上午,脸色正差劲,实在没有说服力。

“黄少天,你真的欠修理了是吧。”张佳乐长臂一伸把嘿嘿嘿笑着的小鬼头拦住了,一手搓揉着他花了一个早上顶着迟到风险吹好的头发,一边扯他裤腰带,“谁准你穿低腰了?合规定吗?孙教官你管管他啊。”

“啧啧。”孙哲平趁黄少天动弹不得,走上前把他衬衫拉出来看了一眼,“一点肌肉都没有。”他拍了下黄少天的肚皮,“去去去,十个蛙跳,跳远点啊。”

“是!喻老师说要节约能源,随手关灯!电灯泡退下!”黄少天嬉皮笑脸地把便当顶在头上,往教室里跳了,里头的方锐冲过去踢他屁股,一群人又笑又闹精力充沛。

张佳乐哎地摇摇头,一边说真拿这些家伙没办法,一边准备回教职员室吃他的便当,孙哲平手上提了个楼下买的热汤米线,还有一杯红茶。

“就啃你的剩饭啊?太没意思了吧,喏,这给你。”孙哲平抓住他的手直接把东西往他指尖上挂,给完了东西要走,又没忍住回头,“你刚才哭了?”

“他瞎说的你也信。”

“必须信啊,为人师表要取得学生间的信赖,如实替他们解决困难。”孙哲平挺起胸膛,就差没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头朗诵一遍。

“装模作样的。”张佳乐斜眼哼了一声。

挨不住孙哲平的善意,他把那碗米线收下了,但热好的便当总不能扔了吧,孙哲平说带你去个地方,于是张佳乐只好带着午饭和便当跟他走。

他们到学校的后停车场,那附近居然有个小狗窝,两只守卫大爷养的土狗见到人来就摇着尾巴贴上去,孙哲平说:“这母狗上个月生了崽,大爷每天买鸡腿喂它,我说您这么点工资照三餐买也不是个办法,喏,这不正好,你便当给它呗。”

张佳乐蹲下来把便当里的饭菜和肉装到一个帖盆子里,盆子是大爷给它们装饭的,一嗅到饭香,两只小狗迫不及待埋头猛吃。

孙哲平摸了摸狗头,张佳乐侧头偷偷看他,觉得这模样要是给班里的女同学见了,没准又是一阵尖叫,哎,好人好当,但有性格又帅的好人就不是人人都能当的了。

“看什么?”孙哲平一个回马枪逮住了他羡慕的眼光,挑了挑眉问道。

张佳乐舌头打结:“没、没什么……我肚子饿,回去吃饭了。”

“哎,去前面的花圃吃吧,走回去都休息了。”


张佳乐实在很想问你到底给我学生下了什么蛊,但又觉得丢脸,这么斤斤计较的都多大人了,可是想到早上他蹲在地上给班长看脚的事,又气得不行,于是闷着头吃了半天的米线,才装作不经意道:“哎,我说这些学生,换个人来就不一样了,之前徐教官怎么教他们还是勉强过及格线,怎么上你的课就各个都是高手了。”

孙哲平“嗯”的一声没吭气,张佳乐继续说:“早上给你的卷子看了没?我请班长拿去的,没少了吧?要发回去的。”

“嗯。”孙哲平还是没吭气。

张佳乐唏哩呼噜把最后一口汤喝了,“哎,孙先生,您倒是吭气儿啊。”

“说什么?”孙哲平反问,“我还挺有教书的天分?”

“并不是好吗!你哪里听出来我在夸你了!”

“句句都是啊,你哪里觉得不是了?”

“卧槽,怎么有你这么厚脸皮的,我告诉你我学生可都是纯洁的小白花,你别乱来啊。”

“哦……”孙哲平歪了下头想自己今天到底干了什么,想来想去,没想透,却说了一句“对了,叫你学生别老在走廊上乱跑,拐了脚就麻烦了”。

“什么!她拐到脚了!?”

“……你知道我说谁?”孙哲平的表情像进入了猎物范围内的豹子一样,突然变得危险起来。

该说是军人的职业意识作祟还是怎么着,到这个份上他也发现了张佳乐的不对劲,张佳乐马上察觉自己暴露了,脸一红,急着摇头。

“没有没有,我正好看到,我,我怕她脚崴了,本来想过去看一下的,这不你在嘛,老孙你真好。”

孙哲平失笑:“张佳乐,你是不是吃醋了啊?”

“我!?你放屁,我吃个毛醋啊!别乱说话!”

“是不是觉得学生都喜欢我,不甘心啊?”

“你妹的少往脸上贴金了!”张佳乐把吃空了的纸碗往孙哲平手上塞,急急忙忙看了下腕表,说还有卷子没改完呢,就用了黄少天的大绝十倍速溜了,背后还传来“吃完饭别跑啊”的喊叫声,沿路的学生都侧目看过去,张佳乐简直丢脸得想捂住脸假装不认识他们。


不过好歹事情真相搞清楚了,张佳乐有点小庆幸,这面子算是没有白丢,他回办公室的时候,林敬言正捧着他大老爷的瓷杯喝了口老人茶,他一推眼镜把张佳乐的表情看了个仔细,不禁怪叫:“你怎么一下心情好一下心情坏的,跟天气预报似的。”

“哎老林啊,这你就不懂了。”张佳乐哼哼哈哈地坐着办公椅转了一圈,“有些事情呢,庸人自扰是没用的,咱不能这么世俗。”

“……”

“所以张老师今天早上庸人自扰了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

张佳乐故弄玄虚地摇了摇手指,打死都不会说自己这一个早上居然因为孙哲平而免费体验了一次心情坐云霄飞车的感觉,喏,这胸口到现在还有点闷得透不过气呢。

至于这到底是什么毛病,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过,偏偏是孙哲平回来以后才有的毛病,张佳乐怀疑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去一趟辅导室,跟江波涛做个心理咨询才是。

但算了,反正明天的他也会继续努力不要被孙哲平抢了风头的。

嗯,张佳乐,加油!


END

评论(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