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现任前夫(1)

已经修改掉了,请勿再以此版本作为参考


01

张佳乐眼睁睁看着孙哲平直直走来这个小破公交站。

他一身浅色的POLO衫、牛仔裤、雷根鞋和斜挎包,理得很短的寸板头使整个人看上去爽朗又健谈,对比他两手塞满东西的狼狈,可以说是飒爽利落了。

“早啊,张佳乐。”孙哲平说。他的态度大方自然,没有丝毫重逢前任的尴尬和沉默。“好久不见了,你看起来……过得不怎样嘛。”

不明所以的公交站路人甲乙丙纷纷对两个帅哥开出暧昧不明的小花。

然而,张佳乐只恨不得能一头撞死在站牌上。

“不怎样你大爷!”

“呵。”


刚重逢不到半分钟就暴跳如雷可以说是非常糟糕了,这个月月初的时候张佳乐换了个新工作,从原先的夜猫族变成一个规规矩矩、朝九晚六的上班族,生活作息大幅度调整了一番。

他干的是游戏产业,在游戏公司里做美术,如同字面上的意思,这一行确实是燃烧生命在卖梦想,而他一干也干了好几年,要不是因为上一个公司解散清算了,恐怕今天他还不至于这么匆匆忙忙。

有了上述的原因,张佳乐才会在这个微妙的时间点碰上许久未见的前夫。

孙哲平第一时间把他打量了几遍,“车子快来了,你拿这么多东西也不收拾一下,散了咋办?”

“你大爷,指挥我啊?”张佳乐翻白眼。

孙哲平这个人有个不好的毛病,喜欢对看不过去的事情指手画脚,特别是对他,张佳乐哼的一声小辫子一甩,留下个黄金比例的后脑勺对着他。

不习惯早起过规律生活的人一开始都有修仙戒断症状,张佳乐就是个绝佳的例子,每天早上七点起,慌慌张张烤面包、泡咖啡,把衣服熨平,等能够出门的时候车子早过去几辆了。

尖峰时刻发车数多,偶尔密集性来了一批,只是没想到,终于还是有一天,他又在这个伤心地碰见了旧人,对方似乎还过得不错。

张佳乐准备把手上的东西塞进袋子里,无奈太小,光是装了眼镜盒和笔袋后就差不多了,彩铅和资料夹夹在腋下也不是,拿着也不是,特别尴尬。

“彩铅怕摔,资料散了不好,给我吧。”孙哲平二话不说,把他手上的彩铅抽走,塞进了自己的挎包里,拉链一拉,大功告成,“你等会儿要拉吊环,不方便的。还是你不介意我拎着你也行?”

他似乎在轻笑,张佳乐不爽,“孙哲平先生,我们很熟吗?”

“不熟吧。”孙哲平歪头想了一秒,“就结过几年婚而已。”

“我靠!你找死啊!”张佳乐空出的手活动了筋骨。

当然,他说不过孙哲平,对方是个行动派,向来如此,既然用文明方式说不赢他,打架么——估计也打不赢,孙哲平歪着眉毛瞅他一眼,眼神分明在说“你有意见啊”,张佳乐怂兮兮地缩了缩脑袋,被他推上了公交车。

新公司在商业区,名副其实的一级战场,金融业和电子业的大楼几乎都在此坐落,游戏产业是新兴产业,只有上得了台面的才会在那里,孙哲平和他一样在地铁站下车,张佳乐头皮一紧,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要进地铁站了,东西给我吧。”张佳乐伸手,孙哲平就把自己的手搭上去了,看得张佳乐满脸黑线,“狗么你,这么训练有素的!”

“是你伸手的,还怪到我头上了?”孙哲平也无奈,“我搭四号线,你公司应该也在那附近吧,一起?”

张佳乐几乎是满脸惊恐和惧怕地看着他。

要是孙哲平还在这个圈子里打滚的话,又或者说他干得还不错的话,那么他的公司很可能也在那附近,如此一来,他们上班的路线就完全相同了。

“你……”张佳乐欲言又止。

孙哲平是不是就住在他家附近?如果是,为什么三年来没见过他?又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他的手怎么样了?他……一切都魔幻写实得令人唏嘘不已。

人生,偏偏就是那么出其不意。

“你赶时间?”孙哲平突然眼神闪动,然后拉开拉链准备把东西拿出来,“不方便就下次呗。”

张佳乐望着他的眼睛,有一瞬间感到窒息。

过了三年,孙哲平居然也开始会给他找台阶下了。

曾经那么说一不二的家伙,也开始懂得体贴他了?

“……没有,就这样吧。”他把东西又推了回去。


早上的地铁站人像沙丁鱼一样不值钱,张佳乐不太想挤上去,但瞅着时间一分一秒流过心急如焚,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总不能才来几天就迟到,多不给上司面子,孙哲平那双X光射线的眼睛一秒看穿他的纠结,赶在门关上的最后一刻硬把他塞进了车厢。

一个美女瞪了张佳乐两眼,全身上下都在无言地指控他是个性骚扰的变态,张佳乐叹气。

哎,这年头,长得好看都不管用了。

“干什么,一直盯着别人看?”冷不防的,一堵人墙挡住了他的视线,孙哲平挺着身子遮住了那女人,张佳乐看着像是往他怀里靠了似的,被他的手臂圈在中间,与旁边的陌生人阻隔开来,这种时候,再不愿意也不得不说是救他一命。

张佳乐暗自捂着胃,没好气道:“都给你挡去了,再好看也没你好看。”

孙哲平奇怪地看他一眼,“……真的吗?”犹豫了一会,他还是忍不住问。

“呃,我就随便说说……”张佳乐被他的认真吓了一跳。

“哦。”孙哲平歪了歪头,没怎么在意。

也是,这种明显是置气敷衍的话,谁会真的相信?但莫名的,张佳乐觉得他眼底闪过一丝失望。


严格来说,孙哲平不是第一次这么护着他了。早在几年前,他们初次相识的漫展上,他就为他挡开过汹涌的人潮,那时候张佳乐才刚从本科毕业两年,自己接case单打独斗。

出版社将他们和几个刚冒芽儿的新锐画师安排在一起,给下午签售会的巨巨做暖场,张佳乐被安排在孙哲平的左手边,对这种新鲜的场合非常兴奋。

来排队的读者大多是冲知名画师而来,但一大早反正没事干,排着也是排着,就被各式陈列在摊位上的漫画给吸引了,于是几个人一个接着一个,签到手软。

孙哲平走的是实力派路线,一眼就能看出美术功底那种,对比张佳乐讨女孩子喜爱的清爽风格,可以说是金子会发光而且藏不住。几轮签下来,就属孙哲平涨了最多粉。

张佳乐和左边邻居一个个打过招呼,心理建设了十分钟,才腆着脸把手机凑过去,脆生生的声音说道:“内个啥,我叫浅花迷人,就是跟你一个杂志给云秀老师画插画的那位……”

孙哲平“啊”了一声,皱着眉头,仿佛他说的是外星语,一个字也听不懂。

不怪孙哲平,毕竟他不怎么看小说,对楚云秀兴趣不大,更何况是浅花迷人。但是,他瞄了一眼压在张佳乐手下的海报,觉得这画风不错,他喜欢。

于是乎,张佳乐那只拿着手机连二维码都开好了的手,被他碰了一下。

“哦,浅花老师啊,交换个微信呗,以后有啥好事儿叫上兄弟。”

“哦哦,好啊,我叫张佳乐。”

“孙哲平。”

“等会结束你还逛展?”

“不,回工作室,有case。”孙哲平说,“你有公司了?”

“没,我单干,不喜欢太拘束的地方,还是自由点比较有灵感。”张佳乐说,“我就想走全方位路线,什么水彩啦厚涂啦马克笔啦意识流蒙太奇野兽派达芬奇都难不倒我。”

“呵呵,胃口挺大,我喜欢。”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张佳乐摒弃了左手边的小伙伴一二三四,跟未来的——他觉得的——巨巨相谈甚欢,散了会孙哲平叫他要不一起去工作室看看,正好他们招聘美术。

会场人挤人,下午的签售会已经开始,台上大神级画师已经就定位,粉丝们的尖叫声和脚步声几乎把屋顶给掀了,天崩地裂。

孙哲平下意识展开手臂,把他和那些陌生人隔开。

张佳乐往他那里靠了靠,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好啊,我正好也考虑要不找间公司定下来。”

孙哲平一直微蹙的眉头这才舒开,“那成,你觉得行我就打声招呼。”他点了点头,一双眼盯着张佳乐的脸,视线像粘了胶水,怎么样也移不开。

那一年,他们才二十四岁。


今天车上的人潮不比那天好多少,孙哲平一直忍耐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迫,用手撑起一个空间,嘴唇却时不时擦过张佳乐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后最敏感的部位。

好几次张佳乐都想躲,却又不忍心让他失望,便忍耐下来。

他侧头望了一眼孙哲平的左手,“你……”

孙哲平说:“有点挤,忍忍。”

车子到站停了,他重心不稳地朝往张佳乐扑去,张佳乐下意识闭上眼,炽热的温度擦过唇角,终究没有落在他期盼的地方。

张佳乐咬了一下嘴,又小心翼翼睁开眼。

“哎,孙哲平,我等会要是吐了,你可别怪我。”他的笑容很难看,像是硬挤出来的。

“胃痛?”

“嗯。”

“早饭吃了?”

“一点吧。”

张佳乐的做饭水平他很清楚,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难怪他吃得不多,加上熬夜喝咖啡提神,这几年搞下来没胃穿孔都是奇迹。

“别再喝咖啡了,甜食也少吃点。”

张佳乐紧揪着他的衣角,“你别说话了,拜托……”他极力压抑着反胃,连呼吸都在发抖。

人心烦的时候,听什么都烦,尤其是旧情人的关心。

谁都好,唯独不想让孙哲平看见他的失败和脆弱,越是这样,他就越容易狠下心为难自己。

三年了,孙哲平没有遇见别的人吗?

他没有再结婚吗?

他是不是处心积虑要回来的?

还是说,他也对谁这么好过?

思绪烦乱,扰人安宁。

“没事儿,吐就吐,大不了买件新的还我,要阿玛尼的。”孙哲平非常突然地说了个冷笑话。

张佳乐掀开眼皮子白他一眼,“炫富啊?画个图穿什么阿玛尼,有病?”

“也不算。”孙哲平扯扯身上那件POLO衫,“你买的,也跟阿玛尼差不多价值了。”

“噗!”张佳乐被他认真的表情逗得无奈一笑,“傻逼啊你,才两百块一件,有什么价值。”

“是。不过也得看人穿。”孙哲平说,“就像我看你长得好看一样。”

“喂……要点脸好吗!”

孙哲平说得仿佛理所当然,张佳乐脸一红,赶紧低下头缓一缓,省得这紊乱的心跳掀了自己底牌。


出了站,两人在张佳乐新公司前的大马路上分开。

“嗯,拿好,胃还疼?”

“没事了……谢……谢。”张佳乐深深吸了一口气,刚才因为车厢太闷引发的呼吸不顺在离开密闭空间后就舒缓许多了,他的心思烦乱,重逢不到一小时里想起来太多事,伤神。

孙哲平没多说废话,看着他把东西一样一样拿好,然后伸手替他撩开过长的刘海。

张佳乐明亮的双眼里带着点忧郁,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边那个,我公司,你要是午饭不知道吃啥就找我,带你溜达溜达。”孙哲平回身指了下一百米外的某栋写字楼。

张佳乐兴致缺缺扫了一眼,“哦。”但表面上他还是点了个头,“没关系,同事说了带我认识环境的。”

两人自然道别、分道扬镳,张佳乐被一个恼人的红灯挡在了路口,好半天都离不开这里。

车子一辆一辆车开过去,轮胎摩擦着路面,引擎的声音,都令人心惊胆战。

这该死的五月,居然能热出他一身汗,多糟心。他妈的。

“哎,留个联系方式啊,都难得见面了!”就在张佳乐等到怀疑人生的时候,孙哲平又回来了。

他急急忙忙想走,但也许心底还有不甘,还有留恋,以致于这一步延迟了两秒,而这两秒已经足以让一个拉保险的当街拦你下来,更何况是前夫。

“今天天气不错,适合加微信。”孙哲平走到他面前笑着掏出手机晃了晃,“我最近在好友圈上分享教学,有空赏个脸点个赞呗,张老师。”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几年以前。


TBC


基本上还是照着原先的路线来走,但是想修得通顺一点。

题外话,好饥饿啊,放个连假感觉粮食少了很多,大家都不更新了……了……了……

评论(8)
热度(284)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