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汉化】KTV约会前练唱的青峰君的故事

一个旧文重贴



《カラオケデートの前に練習する青峰くんの話》

 

作者:なな

id=2364117

翻译:栞那

校正:雪域流光

 

 

我想去唱卡拉ok!

 

因为之前黄濑这样跟我说,所以下次的约会就成了卡拉OK纪念日。

 

 

 

可说到底为啥要在人前唱歌啊?你们是自以为是歌手吗?喂喂,别搞错了以为只要拿到麦克风,唱歌就会变厉害了什么的好吗。

「就说你讨厌唱K不就得了吗?」

「……说不出口吧。」

那家伙的兴趣是唱K吧?喜欢的家伙所喜欢的事物就算讨厌也不会说出口啊。

 

『我没听过小青峰唱歌呢,好想听听看嘛!』

 

就是这样,黄濑用闪亮亮的笑脸对我这么说,我还怎么能说得出「卡拉OK什么的老子才不干」啊!五月,换作妳,能和哲说「我啊,不能理解香草奶昔哪里好耶」吗?

连交往都还不到一个月,我可不想闹不和,况且我已经从中二期毕业了,而且也做过「我……不再是中二峰了!」这样的宣言了。(在心里做的)

 

 

我和黄濑不一样,我不喜欢唱歌,说白了就是音痴那种人。

以前还在托儿所的时候,老妈就笑着对感觉良好地唱着歌的我说「大辉真不擅长唱歌呢」,之后我就开始讨厌起唱歌了。

音乐课就对嘴蒙混过去,就算去了卡拉OK也不唱歌,连哼哼小曲都不干。

 

再说了……就我们俩去唱卡拉OK,这跨越的障碍也太高了吧,都比紫原还高了,要是比那家伙还高那不就是比龙猫还高了吗?

 

 

就是这么回事,所以为了周日的约会我和五月来这间KTV做事前准备了。

五月那家伙喜欢唱歌,常和朋友来的样子,刚坐到沙发上就拿起了两只手般的大小的盒子,熟练地用触控笔哔哔哔地在画面上操作起来。

「妳在干嘛?」

「找歌呀。」

找歌?用那玩意儿?难道不是应该用那种厚得像字典一样的曲目表啊!

「最近已经不会放点歌本在这里了哦,都要用这种遥控式来搜寻了。」

哎……别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把我的想法全偷窥了去好吗,太可怕了吧妳。

五月让我坐到她旁边,顺便教了我怎么用这种操控。

「这是用歌名来检索,这边是用歌手检索,其他还有那种只记得节目名称,但歌名和歌手都不知道的时候可以模糊搜索的哦。」

就像笔电和手机的演进一样,卡拉OK也进化了啊,很久没来过了所以我一点都不知道这事。

「那我就先唱首歌,阿大你好好选首歌啊。」

「哦。」

 

前奏的音乐声流泻而出,五月拿起了麦克风。

画面中有几个女人出来了,又蹦又跳的,不过到底是AKB呢还是桃色幸运草呢还是别的偶像,总之哪个都很像的女子团体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差别。

曲子好像在哪里听过,而这首「好像在哪里听过的曲子」和五月所唱的歌听起来一样,所以应该没有跑调吧。

五月只有声音听上去还挺可爱,闭着眼的话搞不好还以为是哪个偶像在唱歌。

 

唱完一首歌的她,用那张痛快的脸看着坐在隔壁的我。

「阿大决定好要唱什么歌了吗?」

「决定不了。」

「那好,我再唱一首哦。」

 

 

这类对话大概来回了五次有,饮料机倒的饮料都喝完三杯了,我还是决定不了要唱什么歌好。

 

「你到底想不想唱歌啊?」

 

就算被妳么说,要我一个人从头唱到尾也太难了啊。首先我对音乐就没兴趣啦。

「唱你喜欢的电视主题曲也可以哦?」

「tamori俱乐部有主题歌吗?」

「tamori俱乐部……没有呢。」

五月用困扰着脸在另一台操作机上哔哔哔哔地快速点着说道。

「不会唱歌的人要选个能用节奏蒙混过去的曲子比较好哦,金爆之类的怎么样呢?」

「妳问我的蛋蛋怎么了?」

「嗯,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差劲!」

知道的话就不会骂我差劲了,说全名啊!

「真是的,我说啊,别管歌曲适不适合你了,就唱你知道的歌吧,就这样啦,阿大。」

哔的一声,遥控响起,五月立刻预约了下一首歌。

她自己拿了一支麦克风,把另一支硬塞给了我。总而言之,要先习惯唱歌才行哦。她这么说着,我就接下了那支麦克风。

啊麦克风是要用哪只手拿啊?右手可以吗?要拿多近才好这种事我也完全不明白啊。

就在这时,画面切换成了动画,我熟悉的前奏出来了。

五月刚才输入的是龙猫的主题歌,就是「来散步~来散步~」这首。

嘛,这首的话就算是我也会唱呢。

 

 

 

来散步~来散步~精神饱满--

 

 

 

「……太难了。」

「怎、怎么会呢……我觉得还好啊?」

我才不需要这种勉强的善意呢五月,在妳用疑问句的时候已经知道不好了吧!

唱歌的结果并没有完全消除我是个音痴的事实,岂止这样,声音低沉而且沙哑,只会更加觉得我是个音痴。所以说老妈笑我唱歌很糟也不是没道理。

啊啊,对啦对啦,够了吧,就算练习也只是浪费时间。

 

我皮肤黑和音痴都一辈子治不好啦!

 

 

「我要回去了。」

「真是的!阿大!那么快就放弃是很不好的习惯耶?我已经……不再放弃了,这不是你说过的吗?」

我说过这话吗?我,说过这种话吗?那不是黄濑的台词吗。

「就试着学一下说着『只有放弃这件事我最讨厌了』的哲君,阿大你也加把劲啊?要是努力点歌唱得好了说不定皮肤也会变白一点唷?」

五月……妳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偷窥我的思考的啊?

 

「唱歌这件事嘛,倒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只有深深唱进心里才是最重要的。不管唱得多好,要是不够深情,是不会让人有所共鸣的呢。」

 

妳这是突然闹哪样啊,怎么一下子变成诗井了。

「所以说,只要阿大倾注许多爱意来唱的话,小黄就会感到很高兴了哦。」

「就算妳叫我倾注爱意什么的我也……」

到底该怎么做我哪知道啊,难道唱到一半大喊我爱你吗?

「阿大知道平井坚那首《古老的大钟》吧?」

我对五月的询问点了点头,实际上那首歌并不是平井坚的我也知道。

搞毛啊,所以妳让我唱那首歌吗?

 

这时《古老的大钟》的旋律流泻而出……

?!?!??!

哈?!?! 干嘛了这是?!

 

黄濑的写真照不断地出现在电视的背景上,然后在照片下面的是歌词。

「阿大!快唱!快点唱啊!」

「哦,啊--啊?!」

我一边还在慌乱着的情况下,总之是开始唱起了歌。

在我唱着「好高好大的老时钟~」的时候,黄濑的照片一张接着一张替换了起来,让我的双眼简直像被钉在萤幕上一样。

「现在的卡拉ok背景都能够任意替换了呢,很厉害吧?我把它换成了小黄的写真精选了。」

真不愧是妳啊五月,毕竟是奇迹的世代的经理人嘛。

啊,这黄濑还真可爱,是中学的时候吧?双手比着V看上去古灵精怪的模样。

接着是帝光中学的黄濑,海常的黄濑,模特儿黄濑……

反正我唱着歌注意力就被画面上的照片给吸引过去了,哪有什么余力倾注爱意。不管怎么说唱完歌那瞬间,我又焦躁又亢奋汗都从额头上滴滴答答地流下来了。

「怎么样,这下子你就能倾注爱意来唱了吧?」

不对……妳这是怎样?在倾注爱意前就先挑了首这么苦逼的曲子搞错了吧喂!

光想象黄濑不会动了的样子我不就先哭死了吗?

「还不都是因为阿大你会的曲子太少了嘛!」

所以我说五月,别老和我脑内对话啊妳。

「再给我选个更轻快一点的曲子吧。」

「那个啊,由我来决定阿大你要唱什么歌那不是很奇怪吗?」

边说着怨言,五月还是用无法阻止的速度操作着遥控器。

 

「好了,这首你总该知道,唱起来也很容易。」

 

画面上浮现出「LOVE YOU ONLY」和TOKIO的字样。

啊?嗯?虽然是首很老的歌了,不过我貌似知道。

黄濑的影像和刚才一样轮放着,我在五月的歌声导引下开始唱起了这首歌。

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认真看这首歌的歌词啊……

要是想谈场恋爱,你的对手只能选择我这种歌词到底是多有自信啊喂,太耻了吧!唱这歌是何等拷问啊!

 

 

 

「五月,我要是真的黄濑面前唱这个的话会羞耻到死。」

「在说什么呀你?长濑君可是穿着一件只能遮到胸还露出肚肚穿了件热裤在唱的唷,穿那种超透明衣服出道的ARASHI和阿大你相比哪边更耻啊?」

为毛要扯出ARASHI根本没关系吧,我又不是偶像歌手。

「要是讨厌这首,你还能唱别的情歌吗?唱那些偶像歌曲的人也不见得多厉……不,应该说是唱歌很有韵味?就算你是个音痴也能想办法混过去的吧?只要比中●君更厉害就没问题了哦阿大。」

那种消音根本没意义吧五月。

 

嘛、的确这歌算是挺好唱的那类歌曲了。

「要是你不唱这个的话,那就只剩下第一次的啾~这首啰?」

不,那首更不可能。

 

我败给五月猛烈推销的「LOVE YOU ONLY」了,所以只好乖乖练习这首歌。

我喜欢你什么的……这种话还从来没对谁说过。

虽然对黄濑说过我们交往吧,不过喜欢你啦我爱你啦这种话从来没告白过。

我看着身穿海常制服举手欢呼万岁的黄濑的照片这么想道。

这家伙其实也很想要我对他说这些话吧。黄濑总是动不动就对我说「喜欢你」还是「最喜欢小青峰了」,但却一次都没撒娇求我说过这些话。

把喜欢你这种话蒙混在音乐里,真的能把我的心意传达给他吗……?

 

 

 

在无数次反复练习的这段时间里,比最先进步了不少。

黄濑的影像一直播放着我也逐渐习惯了。

「我去拿个饮料来,阿大还是可乐嘛?」

「哦-」

五月在出去之前「哔」地稍微摆弄了下遥控器,匆匆忙忙地出了包厢。

正记得清清楚楚的「LOVE YOU ONLY」的前奏旋律流泄而出……。哈?

影像变了。

虽然是黄濑的影像不过……半裸着、躺在、床上!?

 

等---!

 

我「哈?」地一看,我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在那里了。

五月!!妳这家伙别擅自从别人手机里把照片弄出来啊!!

我正慌慌张张想要中止音乐,一阵敲门声响起,门就打开了。

「五月妳这家伙……」

「……薯、薯条帮您送过来了。」

进来的是店员大姊。她的眼神一和我交会,就吓了一跳地僵着身子往后退了一步。

「啊、是……」

是刚才拜托她拿饮料来的吧,嗯。

我不自然地站在电视机前想要蒙混过去,她一定看到半裸的黄濑了。因为那个店员大姊眼神闪躲地偷看着画面。

话说这又变成了啥状况?

 

我不变成一个人看着半裸的黄濑凉的影像,边唱着「LOVE YOU ONLY」的男人了吗?

 

「您慢用啊~」

 

那个大姊真敬业啊。

马上就恢复本气,笑咪咪地出了包厢。

 

遭受到多余的打击了啊我……。

 

回来的五月看到垂头丧气的我,「抱歉唷~」这样轻轻地道了歉。

 

 

;;;;;

 

 

然后到了约会当天。

不愧是喜欢唱K,黄濑对这个自然挺在行,也知道很多曲子。

而且声线还真高哪,到底是从哪里发出这样的声音的?你该不是头顶有洞吧我还真替你担心。

「小青峰不唱歌吗?」

「嗯?啊,你唱吧。」

借着找歌我支支吾吾地闪躲着他。

说唱歌什么的,能唱的充其量也只有那首而已啊。

 

就这样两个小时,我一首歌都没唱,光是黄濑一个人在那里唱着。

等到服务台来通知我们还剩下十分钟的时候,我烦恼了起来。

好不容易抱着羞耻的心情练习过了,我应该要唱还是放弃丢这个脸呢。明明只要按下遥控器的话,马上就该进入随时可以唱歌的准备状态了,却没有勇气。

 

「……对不起,小青峰。」

 

突然,黄濑对着正在犹豫的我道歉了。我正对于被道歉并不太明白怎么回事感到困惑,黄濑的脸上浮现了一抹苦笑。

「小青峰明明一点都不喜欢唱K,还是为了迎合我啊。」

「……也不是这样。」

「从以前到现在一次都没见你唱过歌,明明仔细想想都能知道怎么回事呢。」

黄濑垂下了双眼,传递出了是想要对我道歉的讯息。

我的确是不喜欢唱K,唱歌的乐趣什么的也全然不能理解。

不过,我喜欢你唱的歌,看到你看起来很快乐的脸就更喜欢了。

所以啊……。

我用触控笔点下了送信,预订了昨天练习到厌恶的曲子。

「小青峰要唱歌吗?不用勉强也没关系唷?」

「才没有勉强,不过很烂啊,别太期待。」

 

明快的旋律流泻而出,超她妈害臊的歌词显示在画面上。

『请务必注视着小黄的脸唱哦!』

虽然被五月这样建议,不过还是太为难了。

我光是看着电视机的画面,可能的话最好是别让黄濑进入视线范围内唱着。

 

喜欢你啦陷入热恋的是我啦想独占你一个人啦这种心情还是头一次有啦,啊--!!可恶可恶可恶啊!!

 

就是那个样子啊,我喜欢黄濑,喜欢你的人只要有我就够了。

热恋中的家伙,就像这歌词里的男人一样愚蠢又自以为是,我真是太他妈懂啊都要笑了!

 

 

最后,现在该是揭晓我和五月一起练习的成果了。

 

 

「我喜欢黄濑。」

我这样把歌词中「我喜欢你」的部分替换掉了。

 

 

 

吶、黄濑,你会笑我在说些什么对吧!

要是你笑飞的话我这份羞耻就可以化解了吧。

 

 

 

我放下麦克风看向黄濑,黄濑错愕地大张着嘴,在他那双眼眸里泪水啪搭啪搭地溢出。

「……黄濑!?」

你怎么哭了?这里应该是笑点还是该吐槽的地方吧!?

「你怎么……了?」

他崩溃的哭颜感觉不像因为笑得太过开心而流下眼泪。

边用手胡乱擦拭着不断流出的泪水,黄濑悉悉窣窣地吸着鼻子。

「……小、小、小青峰你……第一次……说喜欢我啊啊……」

他颤抖的声音刺穿了我的胸口。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

这家伙,什么都没对我说过……

我终于理解黄濑是为了什么而落下眼泪。

 

 

──他是感到不安啊。

 

 

我什么都没对他说过,因为我从未清楚地用言语向他传达这份心意。

光是只有黄濑这样对我说,我从来没有用任何一种形式表现过我对他的喜欢。

 

我在黄濑面前单膝跪下,凝望着他那张泪流不止的脸庞。

 

 

「我喜欢你。」

 

 

这次我不再借助音乐的力量,而是用我自己的话语好好向他传递。

 

 

接着我抱住了哭得泪都停不下来的黄濑,在他耳边低喃着说道:

 

 

「下次教我唱歌吧。」

「……好啊。」

 

 

要是经过练习能唱得好的话,我就在被子里热唱你喜欢的情歌。

 


END


第一次耐心翻完了一篇文章,真是非常开心,更感谢帮我校正的雪域流光,抓出了不少错误,因为有她才能顺产这篇啦><

小青峰真的很可爱!为了黄濑这样苦恼着,还有他不擅长说出口的喜欢,这篇也非常好地表达出来了

祝小青峰生日快乐,青黄长长久久!

评论(11)
热度(121)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