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现任前夫(4)

内个啥,上次写完之后,写到了06,一直觉得死气沉沉,于是又开始改,这样有没有不那么死气沉沉了………………

其实导向的结果都是一样的hhhh

如果顺利的话,晚点再把旧稿悄悄藏起来


二刷《有五篇双花习作的小说本

预计一月跟新刊一起发货


01  02  03


04

在家附近偶遇前夫这件事估计可以成为张佳乐本年度最惊悚经验谈,在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孙哲平的微信后,张佳乐几乎放弃了守备。

七点十五分,这时间比起平时出门要早了十五分。既然知道了孙哲平会在那里出没,那势必得想办法避开,张佳乐万分纠结地拎着背包,在大热天里帽子墨镜全副武装活像躲狗仔。

莫楚辰笑他自我感觉太良好:“艾玛,人家老孙住这也不行,那万一改天大街上碰到了,你以后是不是就不走这条街了?他去M记吃饭,你以后也别去M记了。”他嗤笑了一声,“他只是迎面跟你碰上,不打招呼不是怪别扭的吗?你看见你小学同学不打招呼吗?不打招呼也会多看两眼吧?”

“卧槽,你是不是被黄少天附身了,今天话怎么这么多!”张佳乐气得想摔耳麦,觉得找兄弟吐露一下心事果然就是傻逼才会做的事,他就该安静如鸡!

带着杂音的线路里传来了邹远的声音:“呃……乐哥你别激动,辰哥也就是说个实话而已……”

“……你也觉得是实话!?”

“……”

Oh My God,还有没有天理了,今天碰到孙哲平的是谁,被孙哲平像牵老婆一样牵了一路的人是谁啊!?

“你不是他老婆谁是他老婆?”莫楚辰一针见血,“哦,不对,是‘前妻’。”

“滚犊子吧你!”

“啧啧啧,满口脏话,都不晓得跟谁学的,北漂都学坏了。”

还不是孙哲平——对对对,又是孙哲平,张佳乐吐槽,你们当真是站着说话腰不疼。

“罢了罢了,我绕道还不行吗!”他把摊在桌子上的草稿纸胡乱收进了资料夹里,画到一半的稿子也匆匆存档。

作为一个中国新好青年,张佳乐积极工作努力追求自我理想实践价值,他瞅了眼户头里的存款,距离买下一间房子要存的钱还有一段可观的距离,有人奉劝他回老家去,B市的地儿寸土寸金,年轻人咋就这么想不开呢?张佳乐只是呵呵一笑。

“人总得有点盼头嘛,压力大才有动力,这不,我来B市之后贡献了多少GDP,就得在这儿扎根!”

这话张佳乐也不晓得说给谁听呢,B市他可一个亲人都没有,无依无靠的独自流浪,这几年各大营销号和零售通路越发擅长虐狗了,每逢佳节,必然虐狗,搞些开放式联谊活动,也不管你是基佬还是姬佬,或者异性恋双性恋,总之——单身有罪!

张佳乐想,这特么要不是孙哲平当年连夜潜逃,他哪还用得着把每个月工资交一半给房东大婶啊。


当张佳乐满腹牢骚全都指向一个目标的时候,对方在自己家也没好到哪去。孙哲平穿着短裤和人字拖,一手钥匙一手小笼包从早餐铺子晃荡到公交站,热腾腾的早饭都凉了,他在那等了十五分钟,老鹰一样锐利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移开过,却怎么也看不到那个纤瘦的身影,而这之间,也不过两天时间。

那天钟少约了叶修吃饭,三个人在咖啡厅尬聊了两个小时,叶修一来就直奔他的感情问题,怪不讨喜的。

“张乐乐老师可把大家都敲过一遍了,逢人就问遇见前夫怎么办,你说你这是欲擒故纵呢还是无心插柳?”叶修叼着根烟笑。

孙哲平喝了口茶,问:“那他怎么不来问我。”

“呵呵,幽默感倒没有生疏了。”

叶修也很久没见过张佳乐了,“荣耀”之后他们没什么合作机会,最后签名会那一次,就是双花最后一次一起站在台上了。回去之后,孙哲平大半个月没有工作,每天医院和家里两点一线,而百花工作室呢,把他的case全移交给张佳乐了。

那时候张佳乐纵然有着无法掩饰的疲倦,眼神却始终精神奕奕。

也有希望。

“干不干就一句话的事儿你也忒不干脆了,怎么,有条件啊?”孙哲平觉得叶修绕来绕去还拿张佳乐当挡箭牌了,肯定打着别的算盘。

叶修捻熄烟,钟少连忙掏出自己的Mild Seven递过去一根,帮腔道:“哎,叶老师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说吧,咱这搞的也是接地气的生意嘛,诚信交易。”

“别急……别急,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这儿其实还有个工作在手上,需要个人手。”叶修冲孙哲平笑了笑,“怎么样老孙,你来帮我个忙,我就答应。”

这么干脆啊?钟少两眼都放光了,可孙哲平也是他们这儿重金聘来的大神,美术组不能没有他,那可怎么办啊?

“帮什么忙?”孙哲平问。

“跟张佳乐一起工作,有没有兴趣?”

“……”

“钟少,我借你个人,我有个师弟,自己在工作室里接case,需要出来磨炼磨炼。”叶修从兜里掏了张名片,素色的背景只有一个黑色简洁的名字和电话地址,“你替我关照下吧,我这儿的工作还得仰仗一夏老师呢。”


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提着要给他的早餐,连续五天都在公交站扑了个空。

为了不让孙哲平碰到,他也是拚命,几天出门时间都不一样,也确实如他所愿,只是每天看着好友圈上固定更新的教学长条,都管不住嘴把他骂了个遍。

“打嘴炮就你行,敢说不敢做,龟孙子。”张佳乐把那个百花缭乱手办的大头戳了几遍,然后悻悻然关上,“蠢死了,在意你干什么。”

莫楚辰说得没错,他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本来说好绝对不接触,可一旦他真没动静了,又无时无刻都想着他在做什么。哎,够了吧,说不定他早就有对象了,对你好,也只当你是朋友。张佳乐凄凉一笑,播了首歌转换心情,重新投入到工作之中。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头栽进去,居然是大半个月的时间。

霸图的改版活动近在眼前,全公司上上下下都忙着加班,韩文清连续两周都睡在公司和测试人员做程序调整,与此同时美术组也没闲着,林敬言的3D建模针对电商反馈的历史数据和玩家留言做了更改,张佳乐白天跟着市场部跑活动会场看布置和印刷,中午进了办公室还赶着开下一期更新的制作会议。

霸图在去年获奖之后,就将工作室重心转移到手游上,小游戏的开发进度在张佳乐上手前全都暂缓了,暑假开始,更争取到了出版社的月刊连载,请了老师将游戏漫画化,为此张佳乐还得将所有人设细节重新整理一遍,每天晚上回了家也不得闲。

忙碌起来时间过得飞快,等到五月中,这些东西都一一消化完的时候,张佳乐才算是有余力捂着不太新鲜的肝,想起还有个孙哲平。

“妈的,忙啥呢,不会又卖血接case吧?”张佳乐盯着他的头像喃喃自语。

张新杰敲了敲企划部的玻璃门,“走吧,晚上赞助商请客,谈点新企划,之前没来得及给你接风,抱歉,就算是一并办了,主角总不好缺席吧?”

办公室里几乎没有人了,全部都去支援现场活动,白言飞说请模特花钱啊,请女的就好了,有请韩老大亲自为大伙演示一下奥义百裂拳的终极境界吧。韩文清连续搞编程几个月了,脸色正臭,看着底下人双手奉上的cos服,又看看张新杰嘴角那似笑非笑的弧度,揉了揉眉心。

“再多拿几件来,”他直接点名,“奇英,牧云,还有你,你,你——都给我换了衣服去,要做,就认真点做。”

“卧槽!我叫了一个月外卖啊,别这么残忍吧……”

“呃,我没有韩队那样的胸肌啊……”

“为什么程序员还有肌肉,要砸电脑吗?韩队就是肌肉发达,所以电脑才没坏过吧?”

底下大伙叽叽喳喳,最后全都被一车子押送去了会场,看现场速报,活像黑社会大佬带着几个小弟去砸场的。

张佳乐抬眼看他歉然的笑,调侃道:“怎么,搞美术还得做公关啊,不是才刚改版吗,下一波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就当你对自己的社交能力有自信了。”张新杰推着眼镜走出来,手上是车钥匙,“有个企划压了几个月,刚通过,文清打算让你去,年终翻倍。”

张佳乐眼镜一亮,即刻从椅子上跳起,“不早说,那还等什么!”


当然,张新杰说得很好听,什么联络感情巩固友谊,张佳乐一到现场就后悔了。

老样子,包间喝酒叫菜台上还有人唱歌,已经有人等不及了在里头热唱《全职高手》OP,把现场气氛炒得很high,张佳乐一走进去就看到叶修,眉头皱了皱,倒退三步。

无事不登三宝殿,叶修这样的大神——某种负面意思的——重出江湖准没好事。

叶修旁边坐的是韩文清。他们一个吊儿郎当,一个正经严肃,一个不抽烟,一个不喝酒,唯一共同点是看到张佳乐来的时候,都一致招手。

“张佳乐!”

“张乐乐!”

——妈蛋,他这是应还是不应啊?

“我靠,叶修你来做什么的,这么久不见,这时候好意思来蹭饭吃?”张佳乐边说边撸起袖子,大有要杠到底的意思,“来来来,燕京三瓶,有本事你抽它三包中圌南圌海。”

“我去,大哥饶命了行不,三瓶换三包,你嫌我死得不够早呢?”叶修嘴上说着,烟也没吐了。他一翻手倒了杯茶,先敬他一杯,“叫你圌爷爷了,张爷爷,待会有话好说——不对,是‘有求必应’,呵呵。”

张佳乐不习惯这种场合,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人声鼎沸。作为一个宅,他有宅的属性和爱好,偏偏天不从人愿,老天赐他一张热爱社交的脸孔,赞助商公关经理拿着名片过来和他寒暄问候,每个部门的都过来和他敬酒,说些以后一起加油的废话,领导说后面还有案子等着呢,还望张老师多多关注啊。

等他喝了个五分醉的时候,叶修卖了一晚关子总算准备谈到正事上了。

“隔——等、等等,我去下洗手间。”张佳乐放下酒杯,一溜儿地人就消失在穿梭走道的服务员间。

韩文清拧了一晚的眉头这还没松开呢。他说:“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吧?”

“放心放心,老孙办事儿还能出什么问题?”叶修乐呵呵笑着,“你家那个眼镜是戴假的?什么事儿能瞒过他?红圌外线了都。”

“哼……”

那边,张佳乐吹着口哨一个哆嗦,解了个痛快的急,整个人也清醒不少,他吹着口哨出来洗手,旁边也有一个人在洗手,并且还抬头冲他看了一眼。

“哟,小哥喝醉了呢这是?”他勾着嘴笑了笑,视线上上下下把张佳乐胸口那个半露酥圌胸的御姐看了个遍。

估计在他眼里,张佳乐是个喝傻了的俊小子,又呆又宅,不擅交流,也不敢反抗。他走过去用还湿的手往张佳乐衣服上那个他画的游戏角色的胸圌部摸去,在碰到他之前,呆愣的张佳乐这才反应过来。

“靠,神经病!”他不善地挥开那人的手,与此同时,对方被人一领子往后提,踉跄了好几步。

“上厕所呢,站这里挡什么路啊。”那个声音不太友善地说,“要发圌情滚回你圌娘胎去,甭他圌妈骚扰我老公。”

那人骂骂咧咧地抬眼,撞见一张发黑的脸,对方身材高大面色不善,一副想打架的样子,他呸了一声,“死宅还搞基了!”

张佳乐压根儿没留半分精力给那人,目光自始至终都黏在面前突然出现的男人身上,一颗心被这熟悉且令他心神不宁的面孔高高悬挂起,直面万丈深渊。

“怎么是你!”他大喊,“你他圌妈跟踪我!?”

积压了半个月的疑惑与不甘,这一刻全都有了发泄的出口。

孙哲平三两步把他推进厕所的单间里,壁咚在隔板上。

“躲着我很好玩儿?”孙哲平眯起眼,炙热的吐息喷洒在张佳乐的嘴唇上,左右着他的思绪,“五天,我等你五天,连个影子都没见着,就那么讨厌我?”

——卧圌槽,五天呢,这还不是跟踪狂!?

张佳乐的表情里露出了震惊,“你……在那里等我……?”

“嗯,我给你买了五天早饭呢,一天都没有送到你手里。在你眼里我就只是个跟踪狂?我真的很受伤啊,张乐乐老师,你怎么赔我?”


TBC

评论(31)
热度(122)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