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现任前夫(6)

二刷《有五篇双花习作的小说本

预计一月跟新刊一起发货,过阵子新刊封面就出来了!这次真的贼好看了!!


01  02  03  04  05


06

热夏已至,一大早张佳乐对着镜子再三确认仪态,意识到没有任何不妥后,才从衣柜里扯出一件滚蓝边的七分袖衬衫。合身的牛仔裤包覆着长腿,腰身瘦而不柴,凹陷的腰窝令人浮想联翩。

他的衣柜里有各种服装,逗比的、土气的、时髦的、花俏的……对比孙哲平犀利简洁的服装风格,张佳乐向来是看心情想穿什么就穿什么。

“报告组织,报告组织,跟前夫同路三天,今天穿这个行不?”张佳乐把那件衣服挂起来拍了张照片,发给群组里的邹远等人,不到几秒就收到回复。

邹远:“真的要复合啊?”

唐昊:“既然是前夫,孙哲平应该不会注意你穿什么吧,新鲜感早过了。”

于锋:“披一件针织外套在肩上应该不错。”

张伟:“现在是夏天啊,兄dei。”

于锋:“那好吧……我投老孙直男一票,随便穿吧。”

莫楚辰:“说直男的有没有常识,乐乐是女的?”

于锋:“……”

哎,一群没主见的家伙,张佳乐摇头叹气,直接语音回复:“有点骨气好不好,同路三天就复合,当我是omega啊?我就是不想连穿衣服都输给他好不好!”

众人:“……”

“所以孙哲平穿了啥,用得着你这么费心?”唐昊打了几个问号,“镂空开裆网纱丁字裤?”

“卧槽,那是什么!”

“为什么糖糕你会知道这种东西?难、难道连你也……”

群里顿时间鸡飞狗跳,一群男人一大早就开黄腔,各种情趣内衣图片乱飞,看得张佳乐好气又好笑。孙哲平身材好,穿起情趣内衣肯定性感,精壮的身体被神秘的黑色皮带裹着,要露不露的最是迷人,为什么当年他就没有想到呢,哎……

……慢着,张佳乐脸色倏地一变,上一秒还抱着手机在花痴,这一秒又一本正经。

“差点就落入陷阱了!好险好险……我YY老孙干嘛,再肥也跟我没关系了,六根清净六根清净!”张佳乐看了一眼时间,胡乱把床上的衣服往身上塞,刚穿好,手机就响了。

是孙哲平。

“张佳乐,你出门没?”电流音夹杂着公交车驶过的声音传来,听上去有几分焦急,张佳乐心虚地望了一眼时钟,比平常晚了五分钟。

糟糕,他心道不好,孙哲平素来最厌烦等人,让他多等一分钟脸色都能黑得让人交出钱包,他今天已经等了五分钟,天啊,他要交多少钱,他,他……

“我睡晚了。”张佳乐说。

是的,就算冒着会被骂的危险,也不能说出刚才他的脑内妄想。

让前夫穿情趣内裤什么的,就算孙哲平把他压在床上也不能说。

这是他仅守的,最后一丝尊严。

然而,电话那端的孙哲平沉默了一会,预料中的恶劣口气没有到来。

“嗯,别急,我等你。”他语气平静,说话的速度也放慢了,“过马路小心,别闯红灯。”

电话挂断了,张佳乐莫名其妙地瞪着眼,不知道是孙哲平有病还是他耳朵有病,“老孙吃错药啦?这语气怪肉麻的,我的妈啊……”他打了个冷颤抄起手机准备发条微博吐槽,打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他们这已经离婚。

完了完了,孙哲平一出现在他的生活圈里,他就无法克制地有他们从未分手的错觉。

“停,stop,张佳乐别再想他了。”张佳乐对着镜子拍脸,边叨念着你醒醒啊,你们连男朋友都不是……


和张佳乐预想的不同,孙哲平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就算等了十来分钟,他还是站得笔直耐着性子。

两人已经一起同路了三天,第一天张佳乐出门前纠结了很久,前一晚说那些话算他一时脑热吧,毕竟两个人离婚前也不是吵得翻天覆地还是谁出轨了,当朋友一样相处未尝不可,但是后面两天,他就隐约察觉到不对劲。

孙哲平每天都穿得很体面,不是条纹休闲衫就是合身T恤,男人的服装变化少,穿成这样也许不怪,但请先慢着,张佳乐搜刮了一下记忆,总觉得孙哲平以前明明很爱穿大裤衩到处跑的……搞什么,上班穿成这样,要去相亲吗?

光是和这样回头率高的人走在一起,张佳乐就觉得自己也连带着被路人用苛刻的目光审视了一遍似的。

今天孙哲平穿着依旧体面,浅蓝色格纹罩衫敞开,露出里头的打底白背心,经过锻炼的好身材一览无遗,牛仔裤跟张佳乐同款,再搭上黑色球鞋——嚯,张佳乐匆匆跑来的时候,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张佳乐那件衣服他没见过,但和第一次穿的T恤相比,这打扮几乎是约会等级,最重要的是,这颜色和他的罩衫很衬,再配上当年一起买的裤子,完全是情侣装了。

满分!

张佳乐跑得直喘气,完全没发现这点。

“走两步路就满头大汗,你还行不行了?缺乏运动吧。”孙哲平看着他红润的脸颊,从兜里摸出一条手帕,“擦擦汗,上车吹到冷气会感冒。”

“行了行了,爷们儿用什么手帕。”张佳乐没理会他,大咧咧用手背抹了一把汗,孙哲平被拒绝了也不尴尬,把手帕往口袋塞,继续拿着手机把刚才查好的资料递给他看。

“从这里到故宫转乘地铁只要一个小时,咱天安门东站下呗,天热,你顶得住不?”

“……去故宫干嘛?”张佳乐眼皮没来由一条,心惊胆战。

要知道,一个宅是绝对经不起大热天跑去那种地方的,既没遮阳又没空调,行军啊,光是排队就得花上多少时间,还不论走进殿里。张佳乐眼神都绝望了,直男孙哲平却从他的包里拿出了一瓶水塞给他,直接宣布了死刑——

“干嘛?采风啊干嘛,这次剧情更新了中国风建筑,还得抠细节呢,与其网络查资料,不如亲眼瞧瞧去,你缺乏锻炼,应该出来走走。”

“孙、哲、平!你存心玩我的是吧!”张佳乐恨得咬牙切齿,目光能喷火,无奈孙哲平招了车,直接把他架上去。


为了这次合作,公司给张佳乐调整了自由的上班时段,孙哲平姑且算是外包,二四往霸图那儿窜,一三五就抓着张佳乐四处溜达,打着采风之名行约会之实,很快的,不过一周半,张佳乐已经跟着孙哲平把B市溜达过一圈了。

以前两个人成天关在屋子里,极少有时间出门约会,去也只是一般的行程,像这样正儿八经把景点都走过的,几乎没有。

从紫禁城到博物馆,从雍和宫到大观园,烟袋斜街必不能忘,南锣鼓巷的奶酪回味无穷,每个地方都留了两人的足迹,以及无心插柳的照片。

孙哲平指着一个石狮子让他站过去,“光拍景不好看,得有个人中和一下比例。”

张佳乐翻白眼,心道你又在胡说八道了,然后拍胸道:“你去,我来拍,保证黄金比例!”

“不,你去,你身板小,挡不住那狮子。”孙哲平乐呵呵笑着。

张佳乐懒得废话,直接一腿扫过去,把他的屁股踩出一个灰印子来。

当然最后仍然以孙哲平的胜利告终,张佳乐顶着大太阳,戴着他借他的帽子,觉得微风把细碎的刘海吹进了嘴里。后来他们还去了大栅栏,又在茶馆看了出相声,把前门大街每间店轮过一遍,回到家都累成狗了。

“那个戴眼镜的说后天交色稿,十五个关卡啊,张乐乐老师,你还有时间打滚?”孙哲平洗完澡点开微信,惯例按三餐找他。

最开始还不知道聊什么,后来谁手滑在对方的好友圈点了个赞,索性就不再矜持,语气自然地打了声招呼。

事情总是这么开始的。

张佳乐趴在床上,眼皮子都斗殴了一轮,没跟睡魔分出个胜负,倒是望着孙哲平传来的讯息,一行字分裂成好几行。

卖力辨识了半天,他忽然一股愤怒油然而生,“我想睡觉了!”

气归气,客观是他咬字不清,像小孩在撒娇。

孙哲平心口没来由一颤,“好好好,你睡去吧你,明天早上叫你。”

不知道张佳乐有没有看见,讯息搁置了半天都没回,百公尺外的另一间房里有人焦虑得来回踱步,孙哲平一面凭借着记忆力重建了张佳乐房间的3D模组,一面有越来越多问题凭空冒出。

他躺在床上吧?是不是抱着手机睡着了?有没有盖被子?当年那个他嫌碍事的柜子搬走了吗?电脑桌是不是换了新的,他喜欢那款胡桃木的书桌,连带着一个书柜,摆了他喜欢的小说和画册,需要什么,只要伸手就能碰到,当年没能送给他,现在也许他早已实现愿望。

孙哲平恨不得能现在就去亲眼确认,但却不行。

现实残酷,张佳乐实践这些心愿,并不需要倚靠他。

两个人在一起是开心,是快乐,但不建立在供给与需求上,从以前到现在,张佳乐的生活都可以没有他。

孙哲平望着镜子里那个面色凝重的男人,他像一只斗败的狮子,为了爱情垂下骄傲的头。

“我知道,他就是这样子的人,”良久,他伸出手,和镜中那个人拳抵着拳轻轻相碰,“……但这次我不会放弃他,再也不会。”

然后迅速拨了一通电话回家。


十五个关卡共计无数张原画,张佳乐赶稿子赶得要吐血了,幸亏有孙哲平在,两人的默契不言而喻,几乎是全然静默的状态下也能无障碍交流。

取材结束后有半个月的时间两人没有再约会,正式闭关后进行了高压式工作,原先那些芳草萋萋的思绪在宣布着赶稿周的到来时也一并被摒除在大脑外,孙哲平每天开口闭口谈的也都是专业问题,线稿、配色、光影和空间结构。

张佳乐熬了几天夜就觉得身体吃不消,“哎,老了老了,早上都没听见闹铃呢我要手机有何用啊?”

“睡不够就多睡会儿,我过去叫你吧?”孙哲平试探道。

很难说经过了这么十天半个月的相处张佳乐对他的印象会有什么客观改变,两个人既没有牵手也没有更近一步的亲密接触,说像情人差了点儿,像亲人又太过如履薄冰,唯一知道的是气氛尚可,渐入佳境。

Good!

这个节骨眼上,孙哲平不想坏了本来建立起的信任感。

张佳乐需要时间接受他,两年的隔阂不长,不过完全融雪需要耐性,他也得重新检视过去造成两人分离的原因,而那很大一部分出在他身上。

治疗手的这两年,孙哲平的暴脾气收敛很多。年轻的时候总觉得全世界都会为他转,想要什么就能拥有什么,等到都放弃之后,人的确朴实许多。

钟少怂恿他带张佳乐一起吃饭:“你藏这么紧也没用,该是你的跑不走,不该的话,你把祖产全贴给他他都不姓孙。”

“我又没让他改姓。”

“不是,我就这么一比喻,你自己理解下哈。”钟少打哈哈敷衍过去,又回到先前的问题:“你决定好了再告诉我,见嫂子,总得体面点,嘿嘿。”

“……”

嘿你个头,孙哲平哭笑不得,反正时间还够,就慢慢考虑起了把张佳乐介绍给他新朋友认识妥不妥当的问题,这也意味着,他们俩的生活圈又将再次产生交集。至于张佳乐呢,也不晓得有意还是无意,那天他这么说过后,居然真的把闹铃关了睡个过瘾。

孙哲平一大早打电话没人接,索性带了早饭走去那栋楼,和前台的物业打过招呼,熟门熟路上了三楼,来到303室,门口钉着一个红色造型小木邮箱,专门给邻居投递一些楼管会议文件的。

这玩意儿还是孙哲平弄的呢,他在小邮箱的缝隙处摸了摸,两根指头轻巧一捏,掌心登时间多了一把钥匙。

“啧啧,臭毛病不改。”他嘴上骂着脸上却笑,轻手轻脚打开了那扇门,山茶花香味一如既往。

摆设也是从未改变,饭桌上,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吸引了他的目光,孙哲平垂眼看着,照片中的人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板着脸孔对镜头扯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

他高大的身材占去画面大半,可怜的石狮子被挤到了角落,无端升起一股委屈。

孙哲平看笑了,这个张佳乐,到底会不会拍照啊?

他走进卧房,双人床上,张佳乐抱着被子睡得正香,“唔……孙哲平……别抢我的窝窝头……”

酒红色的头发放飞自我胡乱散落,差点被当成擦口水的破布,孙哲平于心不忍,姑且出手搭救。

他的前夫近在眼前。

“乐乐……”他低喃出声,床上的人动了动手指,没听见,又翻过身继续睡。

漫长的想念化作实际行动,等不了了,孙哲平俯身,在他柔软的唇畔落下一个早安吻。


TBC


本来一直被璇子打枪说不甜,现在该甜了吧!!!后面更甜!!!

写了这篇文,除了前面两回,后面字越写越多,压根没法用萝卜书摘,可恶

再P.S,璇子也是见证过我鬼打墙的人了,半个月写不出一篇,每天都在问我是谁我在哪,到突然一口气一天四千字连写N天,也是没救了

评论(19)
热度(125)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