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现任前夫(7)改

是不是大家都去养老公啦OAO

还有人看文吗

我也养了一下,100678895(我是取名废


1~6


07

参观古迹的游客实在太多,明明天气热得不行,还是争相排队等着进去宫殿里头,孙哲平和张佳乐在路边推车的小摊子各买了一瓶水和一顶帽子,就相继排队买票去了。

耳边充斥着各种鸟语,中国导游挥舞着小旗子带领国外游客成群结队经过,辽阔的广场上各处都是人,但依然有条大路让他们并肩而行。

张佳乐挨着孙哲平的肩,稍稍勾起手就能碰到对方的距离,在这里,牵手与不牵手,似乎有着天壤地别的差距。

“不嫌热啊?”孙哲平感觉到张佳乐滚烫的手心贴着自己手背,都流汗了,还是死死抓着不肯松开。

张佳乐摇头,“这么点热等七月怎么办?”

“行,你没问题我无所谓。”

张佳乐指着拿来的导览图说:“走一圈吧,正好取材。”

“我想也是。”孙哲平扭了下手,回扣住他,两个人一起买了票进去参观。

这里不泛有朋友一起来的,也有全家人一起来的,更有情侣一起来的,四处都是人,人山人海,但是像他们这样牵着手的男人,几乎没有。

时不时有人对他们投以好奇的目光,更有人对着他们竖起拇指,同性要这么坦然地在东方世界走在一起,到底还是需要点勇气。

张佳乐咕哝:“不牵手那不是很不公平嘛,只有你戴着戒指。”

孙哲平觉得他眼睛眨呀眨的特别可爱,便凑过去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没准人家看着你像小三。”

“我靠!孙哲平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张佳乐气得揍他。

只不过揍归揍,没过多久孙哲平勾勾手他又屁颠屁颠凑过去了,手牵得像黏了胶水似的。

只有孙哲平一个人戴着戒指,松开手的话,估计在别人眼里他们的关系就完全不同了。一个人置身事外的感觉差劲透了,张佳乐想。说放手就放手的话,孙哲平好寂寞啊。

他是绝对没有办法丢下孙哲平不管的。

“……小三就小三,我乐意,谁管我?”张佳乐脸上写着“不服来撕”,孙哲平挑挑眉没说话。

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荣耀本来就是掺杂了古风的游戏,不少场景原画都需要中式宫殿设计,张佳乐憋了几天都没跟张新杰说他画得出百花缭乱,但画不出落花狼藉还有场景设计,亏主美还把这重责大任都交给他了。

幸好孙哲平回来了。

“关卡我那里试画了几张,本来这周就要公布的,应该由张新杰亲口告诉你才对,估计他会想打死我。”

“呵,这倒不会,你放心吧。”张佳乐拿起手机咔擦咔擦拍了几张外围照片,一边说:“你那支视频他肯定看见了。不过老韩我就不敢保证,毕竟他人挺好,就可惜是个武僧来着。”

孙哲平哈哈哈哈大笑了几声,张佳乐毒舌的功力看来深藏不露啊,这会儿韩文清在办公室可得喷嚏连连了。

两个人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该抠的细节都记录在手机里了,孙哲平借机给张佳乐拍了不少照片,让张佳乐都搞不清到底是来取材还是自拍的了。

“你取材,“孙哲平指着他,又指自己,“我娶你。”

“……”张佳乐冷得找不到词儿吐槽,但心口扑通扑通地跳。

现在他只想冲全世界大吼我前夫真好,可惜不能让给你们!

两人又兜了几转,这几年孙哲平休息锻炼过体力,逛着倒是没事,张佳乐就不同了,汗流浃背不说,脚步也有些虚浮。

孙哲平带他到一处树荫下歇着,“看电影去不去?”

他搜了一圈离这里最近的电影院,进去待两个小时应该够休息了。

张佳乐问:“看什么?”

孙哲平歪了歪头,“走,过去再说。”

 

事实证明,孙哲平约看电影就没安什么好心,张佳乐看着一排的恐怖片,深深怀疑这是哪门子套路。

“动作片……吧?”张佳乐在阴森森的绿色里抓到了一部排版明亮的科幻动作片,就指着不放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正儿八经和谁约过会了,哪怕是大学那群狐朋狗友,这会儿也各自忙于工作。都三十多岁了,朋友们一个个步入婚姻,自从从同性能结婚之后,还单身的已经不多了。

“恐怖片。”孙哲平坚持,“这部豆瓣评分八,已经很高了。”

张佳乐无言,“该不是老于教你的烂招数吧?”他不屑的目光溜了几圈,“先说好了,乐爷我根本不怕恐怖片,你这么想看就看吧。”

“行,这就买票。”孙哲平二话不说掏钱了。

张佳乐抽着嘴角溜到小卖部去买爆米花和可乐,等一切就绪,两个人坐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等开场。

手机又震了几下,张佳乐低头一看,差点两眼一黑晕过去,居然是他妈传的。

——乐乐,你小阿姨刚才问我,说她在微博看见那谁谁的消息,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拜托别问了,张佳乐揉了揉眉心,脸色非常难看。

看样子网络世代,消息不可能封闭,很快的,他们两个复合的消息就必须面对现实。

“怎么了?”孙哲平听见他倒抽一口气,不好当做没听见。

张佳乐僵硬地摇了摇头,“……没事,他们在瞎闹腾呢。”

“哦。”孙哲平只当是霸图发来的讯息了。

电影开始后,张佳乐很快就忘了这事,通常约会看恐怖片,那点小心思彼此都知,偏偏孙哲平还真是来看电影的,目不转睛雷打不动,整个电影院里都弥漫着一股泰国式的窒息和绝望。

张佳乐嘴上说不怕,摆在腿上的手已经绞成了麻花。

以前直播玩恐怖游戏,他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被吓到也只是一个惊慌失措的眼神,然后赶紧移开视线,对比玩荣耀那种大呼小叫可以说是异常安静了。

但孙哲平很清楚,张佳乐只是好面子罢了,一个男人怕鬼片,听上去多逊啊!

于是看不到半个小时,张佳乐就开始埋头在爆米花里淘金。

“这爆米花太甜了吧?”

“买咸的你说上火。”

“不行,还是咸的经典,配可乐正爽。”

“嗯,下次吧。”

“孙哲平你饮料都不喝啊?”

“要。”孙哲平点头,居然不看他一眼。

张佳乐自讨没趣,只好重新把注意力放到大屏幕上,诡异的立体声环绕在耳边,女主角穿着染血的裙子,在一明一灭的就楼道奔跑,绝望哭喊。

这种随时会从哪里冒出怨灵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张佳乐视线开始飘移,独自在脑内怕恐怖放大了十倍折磨自己,几分钟后,煎熬了半天还是放弃。

“那个,你理头发了?”

“嗯。”

“晚上吃什么好?”张佳乐拿出手机准备搜罗附近美食。

孙哲平被他吵得有些不耐烦,“你看不看电影啊?别老说话行不行,看电影前请关手机。”他直接抽走张佳乐的救命稻草。

张佳乐没想到孙哲平还真敢,于是也来气了,看就看,有啥好怕的?他头一扭,屏幕上披散着头发、脸被烧得血肉模糊的女鬼正好从后头出现,逮住了死里逃生的女主。

“我操……你……妈……”张佳乐手一抖,呼吸停滞着瞪大了眼睛,好一会儿完全僵坐着一动不动。

孙哲平忍俊不禁哈哈哈笑了两声,“哎?乐乐老师害怕了?别怕,有咱在呢。”

他忙不迭伸手,愣是把张佳乐的脑袋往自己怀里摁,用力地揉了几下,坐了整场终于逮到机会,不枉此行。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开始的,他们从拥抱中牵起了手,又从牵手接起了吻。

孙哲平一手扣着张佳乐的头,一手捏着他冒汗的手心,在闷热的电影院狭窄的座位间啃咬他。

黑暗剥夺了视觉,余下的只能用感官体会。

孙哲平带着不由分说的霸气攻城略地,舌尖挑逗着贝齿,一寸一寸找回了昔日的感觉。张佳乐艰难地回应着,只觉得满脑子无端升起的惶然和无措都随着对方粗暴的占有逐一被炸飞。

他摸到了戴在孙哲平左手上的戒指,那玩意儿正替他牢牢地守着这个人,昭示天下他属于他。

三年来的等待和寂寞都像是一场噩梦。

 

看完电影太阳也下山了,华灯初上,大街上满是人流和车流。

孙哲平费了很大劲儿才从车阵中开回家,张佳乐在街口捎了一份卤煮回去,下车的时候,张佳乐了下尽地主之谊。

“要不要上去坐坐?”

实话说,他特别害怕孙哲平点头,网络上的流言蜚语、荣耀,还有他们父母亲,他都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其实也无须想得太多,反正他决定和孙哲平结婚的时候就打定了注意不理会外界意见,这会儿又不是换了个对象,有啥好怕?

孙哲平没回应,他抬头看了一眼这栋楼,最近连着几天往这儿跑,却还没有时间仔细瞧瞧呢。

“重新粉刷过了嘛。”

“啊?哦,去年三月的事了。”张佳乐会过意来,也抬头看,看着看着就想起了点事儿。“你不知道,开管理会议的时候五楼还出来大吵一架,嫌漆白色俗,说要换环保绿呢,吓死人了。”

“呵呵,那个大婶可会闹腾了。”

“就是,结果投票表决一致否决她,还有点担心她会不会想不开。”

“你瞎操心了,会闹腾的人才不用人担心。你还记不记得有次她去旅游,那狗寄放咱家……”

“对对对,那狗跟她一个性子,半夜老不睡觉,我可真要被它逼出忧郁症。”

孙哲平笑了几声,一想到张佳乐那时候每天晚上被狗叫得怀疑人生生无可恋的脸就难过又好笑,后来他给张佳乐买了个耳塞,每天晚上抱着张佳乐睡,把他耳朵给堵了,这么挨了一个月。

再后来那大婶回来了,狗叫声隐约可闻,孙哲平还一直抱着他睡。

孙哲平问:“那狗现在还叫吗?”

“不。”张佳乐说,“那狗死了。在前面街口被车给撞了。”

“哦。”

“不过大概是听它叫习惯了,晚上没听到那声音还睡得真不踏实。”

“……”

也许每个人心底都住着那么一只狗,它强迫你去接受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和黑白无常,就在你以为被折磨得再也无法容忍时,才发现它比起任何人都在你心底住得更久,也更令人患得患失。

那之后,张佳乐有很长一段时间必须在夜里找点寄托,才觉得人生并不那么糟糕。

“本来我觉得它还挺讨厌的,不过……”

你走了之后它的叫声让人心安。

只有它叫的时候,我才以为你还在,还没有走。

孙哲平转过身,他伸手拉了拉张佳乐有些凌乱的衣领,那张脸带着某些期盼而殷殷切切、欲言又止。

但是,已经不必再多说什么了。

“很晚了,下次吧。”他说,“明天,我和你一起去霸图,和张新杰说明清楚。”

眼前的事前必须一样一样解决,但这次他不会再轻言放弃,伤害信任他的人了。

“……好,我等你。”


TBC


总觉得,我家的孙哲平就是对张佳乐很好

而且………………张佳乐会不会耳根子很软,完全拿孙哲平没办法的感觉,想躲也躲不了他,而且又被捞回去了hhhhh

评论(20)
热度(157)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