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现任前夫(8)

07


08

孙哲平是在事件爆发后提出的离婚。

风口浪尖上,圈内舆论一片倒的往他头上指责,本来抄袭这种事就特别敏感,恰巧孙哲平消极的态度更是印证了事实一样,即便张佳乐对他的人品深信不疑却也无能为力。

“是你助手擅自改了局部构图,找了个能叠上的角度照着描的,后来陶轩让人公关的时候选择了回避性的说法,你不否认,群众就自行解读了。”

四人对坐不免旧事重提,张新杰看见孙哲平和张佳乐一起来了,于是也不避讳,领他们进办公室谈,把三年前搜证的对比图纸也一并摊在桌上。

有鉴于来的是稀客,门外巴了一群人,个个脸都贴在门边,韩文清咳了一声冲玻璃窗看了一眼,攒动的人头瞬间停格,有说不出的滑稽。

“孙哲平,”张佳乐清了清嗓子,把一个套着猴子挂件的他家钥匙拍在桌上,“话说前头,我问过你很多次,你没一次说真话,你看着办啊。”

孙哲平看着那把钥匙抽了抽嘴角,“这算什么,等价交换?”

“交换个屁,你他妈一个字都没对我说过,让你进我家是恩惠,谢谢。”张佳乐咬牙切齿。

张新杰有点替他感到可怜,这件事孙哲平确实没有必要隐瞒,受害的是他,得利的是陶轩,他心底清楚,但是在张佳乐面前承认却是头一次。

“嗯。”孙哲平淡然地扫了一眼桌上那几张搜证的图纸,“好吧,我说。的确,我和小乐谈过,这档案从头到尾只有咱俩动过,不是我就是他,所以——不是我。”

“说重点。”

“哎,通关条件真严格……”孙哲平叹气。

当时正是孙哲平手伤最痛的时候,他已经很懒得画图了,身体上的疲倦,还有工作室里大伙刻意谨慎的态度,都让他厌烦了这个环境,于是草稿打完之后也并无仔细检查。

有时候意外就是这么见缝插针,你要说运气不好那也真是如此。

荣耀办公室第一时间发来消息时,图画早就更新到网站,是被人揪出来的,官方忙着消火,但是火势早已蔓延,不一会儿,整个微博铺天盖地都是有关再睡一夏抄袭的事。

陶轩,也就是荣耀的老板,本来的确试图替他洗白,只不过后来还是做了一个错误的抉择。

“我受伤,工作质量不稳,陶轩怎么可能再续合约,他想解约但不想支付违约金。”孙哲平语气里有淡淡的不屑,“所以就给了我一笔钱,算是答应我不找人替补的承诺,不过我没拿。”

张佳乐瞪着眼睛突然想起一件事,“所以那时候我的画稿翻倍就是……靠!”

他说不下去了。

孙哲平离开之后,工作移交到张佳乐身上,按理来说应该再找人递补,本来荣耀的组织模式就不走常规,靠拉抬原画身价卖了一把人气,孙哲平设计了落花狼藉,要是谁来接手,就算粉丝有所怨言他也只赚不赔。

商场是很残酷的地方,分分钟破坏他们的烂漫臆想,一款游戏再精美再好看,最终看的还是钱。

“孙哲平,我问你这么多次,你他妈居然没有一次跟我说实话?”张佳乐眨巴着眼睛看似在笑,语气却透着一丝寒意。

“其实,叶修本来想不顾一切举发的,不过还是取决于你,孙前辈。”张新杰轻叹一声。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时运不好吧,那时候叶修还没有能力为荣耀负责,如果没有成功,大家的心血就功亏一篑。而现在,他的目标明确,想把慢慢把陶轩的实权架空也未尝不可。

“差不多就是那样吧,剩下的你脑补都能想出来的。”孙哲平回避了张新杰的感叹,

“虽然我早就知道你没说实话,现在听完还觉得你脑袋有问题吧,不然凭什么要帮小乐背锅?你是不是裤子拉链没拉被他抓到把柄啊?”

“……”

“只要你说我就相信的事也能兜这么一大,你真当我是吃素的?”张佳乐灼热的目光死死地缠在他脸上,“还是你认为,我会就这样放弃你?”

“……”

紧握成拳的手微微松开,又再度握起,连指尖陷入了肉里也没有多大感觉,孙哲平抿了抿嘴,悄然无声地说了一个“不“字,眼睁睁看着张佳乐起身掉头走人。

门外凑热闹的四处逃窜,他却像没看见人似的走出了霸图。

事到如今说这些话也没有用了,孙哲平想,当初是他默许了陶轩的一切行为,伤害已然造成,多说无益。

并且,他不打算告诉张佳乐,小乐曾经哆嗦着向他道歉、求助的事。陶轩在这次事件里扮演了一个双面角色——一个无辜的雇主和受害者,以及一个精明擅于算计的商人,但不管哪个,他都成功将荣耀推向了世界,而这只是最初的插曲罢了。

“没必要,我知道你相信我,但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你应该懂得撇清关系才是。”他对着空下来的座位喃喃自语,不知道是说给张新杰和韩文清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三年前,三年后,他要说的、想说的,只字不差。

张新杰从抽屉里拿出了另外一份企划书,递给了孙哲平,“先前的进度叶修只提了一部分,剩下的在这里,你们讨论一下,周三开会。”

从头到尾翘着脚看戏的韩文清看着孙哲平的背影冷笑了一声,“我对你们两个,真是无话可说。”

 

孙哲平深刻感觉到留下黑历史之后被翻旧账的痛苦了。

虽然如今他和小乐的谈话已经不能追溯,但是和张佳乐的谈话却是彼此都记忆犹新。

事件爆发后,张佳乐连真相都没有查明,就断然否决了他抄袭的可能,可以说是非常不理智了。不仅如此,在孙哲平沉默的时候他更试图制造假证据,冷静且理直气壮。

——既然你不肯说实话,我也别无他法了,不是吗。

——你疯了,作假叶修他们也看得出来,不关你的事,少跟这儿浪费时间。

——哦,那你就觉得你做得很对吗?孙哲平,我让小乐过来再比对一次,这次他会承认……

——不必了。我已经让他打包离开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孙哲平走出大楼,看着张佳乐正气鼓鼓地灌下一瓶可乐,不顾周围往来的人群异样的眼神,就坐在阶梯上挡道儿。

张佳乐抹了抹嘴,没应他的话,手上的罐子被捏得嘎吱作响,让人担忧里头的化学物质会不会被捏爆了喷得一身都是。但张佳乐显然没怕,依旧大口把它喝了干净。

孙哲平跟着坐下,正好挡了一个姑娘的路,还被瞪了一眼。

可乐罐被张佳乐隔空抛物扔进了垃圾桶,弹到了铁框岌岌可危地入袋。

“这种废话你还需要问?我是白跟你结婚了?”张佳乐眨着眼睛,表面上在笑,却是不怒自威。

孙哲平了然于心,“那个时候也没什么办法,我的状态不好,也没料到还能闹出这事儿,小乐那么黏你,其实我觉得他不坏。”

“不坏能干出这事?”

“但起码,对别人不会。”

“……”张佳乐噎了一嘴屎的表情,“都这样了你还……哎,孙哲平,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烂好人这种人设?”

孙哲平无奈,“你都没注意到吗,他其实很崇拜你。”

“……我?”张佳乐指着自己不可置信。

当时整个办公室都跟小乐处得不错,他勤奋热心,还时常帮大伙跑腿,虽然确实比较黏张佳乐,但也受了孙哲平不少指导,谁会想到事情真相居然如此。

“你的粉你自己都没感觉?”孙哲平斜眼看他。

“呃,他不是也挺喜欢你的嘛。”

“那能一样?他也认为我拖累你是迟早的事,大概陶轩给了他什么好处吧,不过他说得倒是很准,我给你添了麻烦。”孙哲平一改之前处处保留的语气,难得有了点歉意。但他越是如此,就越让张佳乐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有多么意气用事。

为了一个男人,他也是疯了。

“并没有好吗。”张佳乐翻了一个大白眼,“你不肯好好配合,才给我添麻烦,你都不知道我妈怎么说你的,我替你说了很多好话,很多……“

“嗯?“

张佳乐话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他用力吸了吸鼻子,本来愤愤不平的脸上写满了委屈。

结这个婚算他一意孤行,好不容易家人都给了祝福,同意他们俩在一起过日子了,居然还能闹出这种笑话。孙哲平搬走之后的一个月,张佳乐都在绞尽脑汁想借口。

他母亲对孙哲平的责备和抱怨,他都一一挡下,甚至替他辩解,然而一回头,空荡荡的身后却又让他无法编理由说服自己。

不管什么时候,哪怕是在孙哲平手伤最难熬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一秒钟产生过放弃的念头,只要孙哲平没离开,就有希望。

“如果当时没有受伤,我也不会放过陶轩的。“孙哲平安慰性地拍了拍张佳乐的头,把他摁在自己肩上。

要是发生在手伤前,他绝对不会就此姑息养奸,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反正他也不怕。

那时候张佳乐每天一个劲儿追问结果,弄得气氛很僵,在孙哲平看来,他对人的信任并非出自理性和逻辑,而是义无反顾的成分更多一些,一个人一旦被他认可,他就会展开翅膀将喜爱的人事物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不被别人欺负,这样的人容易受伤,也容易因为细节而受到牵连。

微博上责备他的声浪在那几天将他淹没了,张佳乐也没少收到私信,有人让他看清楚孙哲平的为人,也有人替他抱不平,要不是隔着屏幕,张佳乐真想摸过去给他们几拳让他们看清楚真相。

孙哲平这么好,你们懂个屁!

张佳乐挣脱开他的拥抱,伸手揪住他的衣领一拳挥去,到了脸前孙哲平还纹风不动,那坚定的眼神,张佳乐恶狠狠瞪着他,似在较劲,几分钟过去,最后还是摆阵下来。

“混蛋……“

就算自己撞得浑身是伤,也不忍心苛责他一分一毫,只要他愿意回来,他就能够原谅。

“别气了,都过去了,反正责任是追究我的,你没必要自责。”孙哲平又重复了一次。

“你懂个屁……”张佳乐小声咕哝着,不停重复着这几个字,一个大男人像个孩子似的,既幼稚又可笑。

吹了好一会热风,头脑总算清醒许多,张佳乐接着又说:“孙哲平,我不是平白无故相信你的,你大概不记得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做了什么。”

“什么?”

张佳乐微微勾起唇角,想起第一次见面,在人挤人的会场里,孙哲平体贴小心地护着他,就像那天早上的地铁车厢一样。

这么温柔的人,他怎么能不信。

孙哲平拉过他的手,把口袋里的手机放在他手上,上面是一条短信,今天早上传来的。

“咳,老于请我去当伴郎,就下个月了,怎么样,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再结个婚?”

张佳乐惊异地瞪大了双眼。



TBC


感谢鼓励我的仙女,我干了蠢事本来一个月前就可以更新的,差点搞到弃坑,好险捡回来了!!!!目测快完结了!!!

评论(12)
热度(147)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