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现任前夫(9)

写这篇文其实有点不切实际,但是有一个愿望是不会改变的,希望所有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大陆的其他性取向人民也能早一日拥有合法保障的生活~


1~6

7改

8


09

“咳咳,可是小远又没邀请我,不太好吧……”张佳乐傻了会儿突然回神,扳着手指数起来,“你看,于锋这邀请的是你一个人呢,小远指不定还找了大学同学,我要是贸然答应了,那别人得多尴尬啊。”

孙哲平觉得他嘟起来的嘴已经把心事都写在脸上了,简直蠢爆,“张小猪。”他扯了把张佳乐的脸,“我打包票,邹远过两天就要跟你提这事了。”

“还真当自己是神算了,啧啧啧。”

想当年他们百花可是一起同甘苦共患难过,赶件的时候一起睡公司、吃夜宵,新年出游的时候一起在零下的东北征服过破冰之旅,如假包换的铁打兄弟,这位子,真要让他一个人占据了,张佳乐还不好意思呢。

“算了算了,小远喜欢谁就让谁来吧,你可别瞎指点啊,我的西装早就不合穿了,重做多麻烦。“张佳乐摆摆手说,说罢还嫌麻烦似的皱了皱鼻子。

孙哲平斜斜睨了他一眼,真想把他敲醒。

“那要不要打个赌?你输了的话任凭我处置。”

“哈?你说什——”

“怎么,不敢?”孙哲平舔了舔嘴唇,眯着眼睛像看一头小绵羊一样看着他的食物,看得张佳乐没来由打了个颤。“你这几年,也是一个人解决的吗?”

 

孙哲平的猜测没错,张佳乐这几年确实是自己解决,左手腻了换右手,右手腻了换左手,老一套实在没什么意思。

回家的路上张佳乐顺道去超市买了点食材,打算叫上孙哲平一起过来,他穿梭在一层一层的货架间闲晃,不意外走进了某一柜卖私人用品的区域。

几种不同的牌子全都集在一个小地方,仿佛做贼似的躲在角落,但依旧掩饰不住花俏的宣传设计。这年头保险套都花样百出了,精美可爱的小盒子,贴心浪漫的标语,张佳乐有股跟不太上时代的错觉。

自己一个人根本不需要这种东西啊,工作又忙,压根儿没心情抒发,他总是在洗澡时或起床后草草解决。至于找个床伴么,张佳乐觉得自己还不想玩出什么毛病来,倒是他妈隔三差五想给他安排相亲,恨不得把他这个结过婚的儿子捧上天,说得好像有过人夫经验是什么额外增加的技能一样。

一提起这茬张佳乐就来气。

“我又不会带小孩,就是会做点饭,打扫吗……我一个人住不是我扫难道还请人啊,又不是霸道总裁!”回家后张佳乐接到邹远的电话,本来是就着稿子的问题聊了会儿,结果说着说着话题不知道怎么拐了一个大弯,变成他在吐槽他娘。

他娘又给他发了几条信息,都是介绍姑娘的,她到处说他家事全能,体贴温柔善良,路上见到流浪小奶猫还会给它们送吃的,说得张佳乐脸都不知道往哪摆。

这根本是人妻不是人夫了好吗!

他可是驰骋沙场的男子汉大丈夫,立誓要用一支笔征服天下!

“咳咳,”邹远干巴巴地笑了两声,还不忘接安慰他:“可是师哥你做的米线确实好吃啊,你知不知道唐昊那家伙去了N市,老是大半夜在群里秀美食,什么鸭血粉丝汤,锅贴小笼包虾子……哼,我跟他说你做的米线更好吃,有钱也买不到!”

邹远画风骤变,忽然卖起了张佳乐。

刚才还在愤愤然的张佳乐突然就冷静了。

“我去,你干嘛拱我出来!我还比较喜欢吃卤煮,大孙就很会做……哎对了,你还没有尝过吧,要不改天过来,咱俩还可以竞技场切磋两把。”

“好是好,不过不会打扰你吗?”邹远语气里有藏不住的雀跃。

“当然不会啊,老孙做卤煮,咱自己弄一桌吃的,把于锋也给我带上!”

“那肯定好。”邹远轻声笑道,“我正好也想找你谈谈婚礼,希望你能给我当个伴郎……和孙哥一起。”

 

孙哲平拿了张佳乐家的钥匙后,就顺理成章搬过去住了。

头一天进门,迎面和五楼那个神经质的大妈碰个正着,对方神色惊讶地看了他很久,才想起来当年三楼那对年轻小情侣替她照顾过狗。

“孙先生,您这是上哪去啦,都这么久没见了,哎呀哎呀!天哪!”她尖叫着,分贝极高,整个楼梯间都是她的声音,恨不得能把别人都喊出来。

孙哲平暗自操了一声,不动声色地微笑,默默退了一步,“之前调派到外地,以后回来住,还麻烦您多照顾了。”

“呵呵呵呵,好说好说!对了……”

她还想再说点什么,孙哲平见机赶紧开门,溜进去后松了一口气,扭头,一个扎着小辫子穿着睡衣睡裤的宅男倚墙笑得花枝乱颤。

“天了噜,我真的超级久没听到她这么大嗓门了,狗死了之后她简直有忧郁症。”张佳乐表情夸张,一面竖起了两个大拇指,“很好很好,看来你在她心中的地位很不一般,跟王子一样!”

这张青春无敌的脸此刻显得有些欠打,孙哲平咬了咬牙,“张佳乐你欠操了是不是。”

他扔下行李双手伸长,正想把人抓来搓揉一番,料定了张佳乐会躲开,便向前走去,岂料张佳乐非但没有躲开,还直接撞上去抱住了他,安安静静地在他的怀里贴了一阵子,原先闹腾的气氛霎时间就变得温馨了。

耳边传来了呼吸声,张佳乐眨了眨眼,一再确认这是不是做梦。

他圈在孙哲平背后的手掐了自己的手背一把。

——好痛!

真的……是真的孙哲平回来了!

“乐乐,我回来了。”孙哲平在他的眼眉上献上一记亲吻。

“欢迎回来。”

 

孙哲平搬回来的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方便他们培养一下流逝三年的感情,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分开后似乎更懂得珍惜。

第二,年少轻狂的时候做个独行侠确实很酷,反正千山万水我独行,独自带着一台单反在大江南北刷了点经验值后,孙哲平觉得年纪大了还是得有个伴照应着,吵吵架也不至于那么无聊。

第三,两个人眼见业务上往来频繁,隔着一个肩膀的距离总比隔着一个屏幕来得强,书房本就有他的一席之地,再整理并不困难。

综上原因,两个人花了一个下午打理,一个小时收拾,剩下两个小时都在吐槽和放闪。

孙哲平带来的东西简单,都是核心用品,真要缺了什么再回去拿也很方便,就是租着一间房喂蚊子,张佳乐怎么想都觉得他要么钱太多要么脑子坏了。

“翘着腿不去公司就有几万块,”张佳乐知道真相时痛心疾首,“做死做活才三万,我这个廉价劳工!”

孙哲平展开手臂,面无表情地欢迎他,“早说了可以投靠我,现在还不迟。”

“滚,谁要你养了,我养你还差不多。”

“那有什么问题,小事一桩,你养得起我就敢。”

“……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

边拌嘴边打扫时间过得飞快,简简单单的几件事都做得浓情蜜意,好像非得把这屋子里的每样东西都镀上一层蜜糖才肯罢休。

孙哲平打开一个橱子,一眼就看见里头挂着一件西装。

霉味扑面而来,他吐槽道:“你真的有做打扫?”

“有!”张佳乐为自己辩解了一下,“这又不常用,卧室的橱子就够了嘛,里面都没东西了……哎,还有衣服啊?”

“对啊。”孙哲平从里头拉出那件烫得平整却一股子霉味的西装,扬了扬眉,“这都不合穿了,做一套新的吧。”

张佳乐有半秒钟的恍神。

“原来在这里……唔,我又用不着西装了,这套就留着呗,反正不占空间。”

张佳乐就是什么东西都得留着,好像丢一件都要命。开什么玩笑,这西装可是他当年和孙哲平结婚时穿呢,哪怕如今早就不合穿了,他也不可能扔。

就算那段关系最终收场并不漂亮,也是他青春的最终站了。

张佳乐这才不得不承认,他总是害怕这么面露倦态、逐渐衰老的自己,总有一天会被孙哲平讨厌。

孙哲平说:“我正打算订做一套新的西装,老于婚礼用的,怎么样,你这也不能穿了,要不一起吧?”

“……”

讨厌,这年头还有这样逼婚的吗!

 

这婚逼也没用,张佳乐想,反正自己现在是砧板上的鱼,插翅也难飞,但邹远邀他当伴郎的事他没说,不是害怕和孙哲平赤诚相见,而是死鸭子嘴硬不想承认孙哲平的猜测正确。

一想到孙哲平得意洋洋的脸,他就特别不甘心。

去去去,小远可是我的宝贝师弟,你跟他默契那么好做什么!张佳乐既窃喜又矜持,都快精分了。

在霸图开过美术会议后,他顺水推舟跟义斩几个高层吃了顿饭。都是混圈的,大家多认识认识以后好办事,几个大少爷对于一睹张老师的庐山真面目感到十分有兴趣。

楼冠宁说师母这么内向害羞,约了这么久总算能见上一面,咱俩哥们儿待会儿喝多了可别开口就飙车,特么失礼。

孙哲平爱笑不笑地瞅他一眼,不咸不淡地补了一刀:“佳乐是男的。”

“卧槽!”

“操了!”

楼冠宁和钟少都瞠目结舌,张佳乐这三个字横竖看都是个姑娘,而且还是貌美清纯款,这会儿不仅性转了,连他们潇洒硬汉的孙老师居然也是个……Gay?

孙哲平喝了口茶,没理会那边两个人大惊小怪,等张佳乐匆匆赶来。张佳乐穿着一件又接地气又有些幼稚的Q版T恤,看上去气质亲切,就是神色有些慌张。

“出来耽搁了会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张佳乐把手机塞口袋里,一屁股坐下自我介绍完,端起酒杯就喝了两杯,态度豪爽,看得两位老板连连称好。

孙哲平默默给他夹菜,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靠过去低声问:“怎么了,工作上的事儿?酒别喝这么快,伤胃。”

张佳乐低头啃着开胃的鸭脖子,有些含糊地点了点头,“唔,新杰说你要是不想进霸图作业,那就让我单日过去公司,双日陪你……”

“哦。”孙哲平难得给了霸图一个赞,“真是知情达理。”

有鉴于张佳乐性子本就活泼,很快就跟楼冠宁和钟少混熟了,而一混熟酒自然就跟着一杯杯下肚,张佳乐的脸蛋染上一层绯红,整个人都仿佛浸泡在牡丹江里,妖冶得叫人无法移开视线。

孙哲平走的这几年里,他没少为了百花跟别的赞助商应酬,酒量也是那时候训练出来的。

“乐乐下次来咱公司搞个人设讲座,跟老、老孙一起啊……”钟少天南地北跟他鬼扯淡,义斩给叶修搞赞助,但是自己也开发着游戏,要是有机会,他们也想拼搏一把,于是这会儿钟少正在积极招揽人才。

孙哲平吐槽一声醉鬼,脸色不善地纠正道:“叫乐乐老师,人家是大神呢。”

张佳乐被老师二字喊得有些欢爽,“哎孙哲平你干嘛,怪严肃的呵呵呵。”

“是是是,刚才失礼了,乐乐老师别见怪,这货喝多了就是这样。”

楼冠宁拉着有些醉意茫然的钟少架着他,钟少虽然喝醉了,但还清醒着,他嚷嚷着“我跟乐乐老师的关系跟你可不一样”,嚷得孙哲平脸色唰地发黑,楼冠宁都没敢看了。

不过该说的还是得说,硬着头皮都要说!

“哎其实,咱确实挺需要人才的,不过来日方长,咱既然跟叶前辈谈好了,计划就不会更动,不过要是以后有别的事儿搞起,还希望张老师能赏个脸哪”

“嗯……好说,谢谢楼先生,我也希望能有机会和你一起合作。”

“那就好那就好……”楼冠宁连连道谢。

不愧是做老板的,场面话就是多,孙哲平听得脑壳疼,正好钟少喝多了也不知怎么地吐了,吓了楼冠宁一跳,便拉着他先行告辞,不再继续当他们的电灯泡。

人走了,张佳乐还在笑。微笑。发自内心的笑。

“这俩二货,平时就这样,别理他们。”孙哲平扶额摇头。

张佳乐笑得眼睛都眯上了,“呵呵,你老板很有意思啊,太好了。”

“嗯?”

张佳乐咬着嘴唇出神地笑了会儿,然后抬起脸,眼睛里有微微的光点在跃动,孙哲平以为那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谢谢你回来了,我真的很高兴,大孙。”

他插在口袋里的手握紧了不停震动的手机,摁掉了一通不停打来的电话。


TBC

评论(12)
热度(148)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