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现任前夫(13)

居然五万字了

我多写了三万字??????

本子已经迈向300页了!

可能最多两回内会结束


1~6

7改

8

9

10

11,因为觉得一直在石墨开新档案也不是办法,所以11跟12放在一起,11在12的下面,往下拉就有了!

12


13

约会年轻女孩子应该穿什么衣服,张佳乐心里也没个准则,况且这是去拒绝人家的,穿得越好对方的失落感恐怕越大。

一大早,张佳乐站在衣柜前顶着一张便秘脸呆了十分钟,最后选了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白衬衫,配上已经宽松不少的西装裤,穿着有股老公务员的不协调。

头发他随便用一根皮筋束起,也不是很讲究,给女孩子看见了难免扣分,倒是坐实了他不会打扮的宅男形象。穿完衣服张佳乐自己站在镜子前都忍不住吐舌头。

“哇,好土……”

镜子里一个没精打采纵欲过度的男人,把他着实吓了一跳,昨晚洗完碗吃水果的时候,孙哲平见了他穿着围裙,突然又凑过去亲他,张佳乐也不知道究竟是苹果甜还是孙哲平的吻更甜,天旋地转之间,人已经被压倒了。

早上醒来后,张佳乐揉着腰嘴上还在神叨叨地念着,孙哲平却自动自发进了厨房,煮了一大盘饺子。

张佳乐衬衫扣子扣了一半,门铃叭叭叭响起,孙哲平慢悠悠放下筷子过去应门,门一开,站在外头一身正装打扮的中年女人还是让一向淡然的他吃了一惊。

“……妈。”孙哲平斟酌后,还是选择了这个称呼。

张佳乐的妈妈站在门外,脸上画着精致的妆,让本来朴实平凡的家庭主妇气质勉强挤进了这个套装里,有些不适合她年纪的鲜艳口红格外扎眼,昂贵的包拿着也不太趁手,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有备而来。

孙哲平一秒钟纠结了一下自己此刻的打扮——老不正经了,俨然是和这间屋子的主人怎么样之后才有的打扮,就不说手臂上还带着抓痕。

昨晚他把张佳乐操得凶了,张佳乐呜咽着又是啃又是咬的,孙哲平气也不吭一声任凭他发泄,现在这些“光荣勋章”看在张妈妈眼里,仿佛是他们偷情的证据一般不堪入目。

尽管如此孙哲平也没有害怕。

“妈,您吃过早饭了吗?”

“我找乐乐的。”张妈妈直接越过孙哲平进了屋子里,俨然才是这个屋子的主人一样。

孙哲平默默关门,张佳乐走出来了。

“哎,张——”他想出声提醒一下的,但偏偏张佳乐却还没有把衣服穿好,他扣着扣子的手倏地停止了动作,和客厅里的女人四目相接后脸上本就少得可怜的血色更是褪得半分皆无。

“妈……”张佳乐颤抖着开口,“你,你怎么来了……”

他指尖的温度也一点都不剩下。

 

有鉴于张佳乐躲电话多了两周,张妈妈串通了谭薇,确认他答应赴约后,便即刻买了机票直飞B市,在附近找了间廉价酒店凑合了一晚,一大早直奔张佳乐家。

张佳乐打死都想不到自己亲妈居然还能杀上来押着他的头去相亲,倒茶的时候恍惚得被热水烫了一下。

“靠,好痛!”

食指迅速红了一片,张佳乐的脸都纠成了一团,孙哲平抓过他的手,头一低就把那根手指含进了嘴里。

湿热的舌尖舔吮烫红的地方,张佳乐全身触电一样抖了抖,意识到自己母亲还在外头等着,便试着抽回手。

“你去吃饭,我倒茶。”孙哲平把那个壶从他手里接过。

张妈妈在异地旅馆挨了一宿,睡得不踏实,上了年纪之后气色显得有些疲倦,不过她还不算很老,稍作梳妆打扮就颇有精神了,长得和张佳乐确实有几分神似。

“妈,你怎么来了也不打声招呼,我好过去机场接你啊,这天多热,你昨晚睡哪?打算来几天?我带你去市区里溜达溜达呗?”

张佳乐把问题一股脑儿丢出来,好像只要一停止说话,气氛就会陷入无可挽回的胶着,最后导致一言不合。

张妈妈反问道:“你都不接我电话了,我还怎么打?”

“呃,那不是我工作忙吗……”

“忙还能忙成这样?我想来B市找儿子还得预约,你自己说有没有这种事的?”张妈妈叹气摇头,就差脸上没写着“你大逆不道”。“要不是我今天过来看一眼,你还真打算这样去赴约?那多不给人家女孩儿面子。”

她瞪着眼睛,张佳乐立马消音。

“张佳乐?”孙哲平用手肘顶了顶他。

张佳乐重重叹了口气。

“妈,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不然呢?你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我还能放着亲儿子不管?”

“……”

“我要是跟你说我想过来看看你,你会答应吗?到时候是不是还得连夜逃跑?”

“哪会啊……”

张妈妈有些来了脾气,张佳乐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勇气都漏光了,低着头垂头丧气。但他性子终归和父亲一样倔,以致于一时间母子两谁都没说话。

既然他们不说,那孙哲平说。

“张佳乐,你进来一下。”孙哲平在一旁吃了半天的瓜看了半天的戏突然起身,冲张妈妈陪了个笑脸,拿起茶壶又替她斟满一杯,“妈,我跟乐乐谈谈,您先喝口茶歇会儿。”

他笑得从容不迫,仿佛刚才听进他耳朵里的那些话都不存在似的心平气和。

张妈妈瞪着他一副老实样的脸,嘴上咕哝:“乐乐乐乐叫得可真亲……”

孙哲平一进屋里就盯着张佳乐做贼心虚的脸睇,他一句话都没说,张佳乐知道纸包不住火,便有些乏力地扯了扯刘海。

“对不起啊大孙,你刚才也看到了,事情就是这样,我妈在逼婚,不过我会解决的,保证在小远婚礼前一切都会结束,你相信我。”他思忖了一下,干脆从实招来。

孙哲平注视他的双眼,反问他:“张佳乐,那你相信我吗?”

“啊?”

“如果你不相信我,又怎么会瞒着我?”

“我……”

“你手机昨晚落在沙发上,我看见了。”

“什么!”张佳乐惊呼。

孙哲平继续说:“嗯,有条短信我知道,还是个姑娘,不过我也没看。咱都是成年人了,约个姑娘能怎么了?指不定是你合作对象呢,就算你是打着相亲的注意去的,难道就表示一定会发生什么?合着你以为我会不明事理就吃醋?”

“……”

“是的话你也太小看我了。”

他们分开的时间长了,张佳乐如果找到新对象也情有可原,没有什么事是理所当然不会改变的,如果有,大概也只剩下他喜欢张佳乐的这件事了——孙哲平想,既然当初是他主动放弃的,那么如果有人先一步取代了他,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但既然他选择重新展开追求,那也早就考虑到了可能发生的问题。

任何问题都不能动摇他的决意,包括张佳乐的妈妈——是的,她不是很喜欢孙哲平,毕竟,这是一个曾经丢弃过她儿子的人。孙哲平打算走一步算一步,没料到问题还是更早就产生了。既然如此,那也只好面对了。

 “我不想去的,但是没办法,我不想让这事没完没了。”张佳乐咬着嘴唇想了很久,说道。

“嗯,但你答应了就必须去。”

“大孙……”张佳乐表情不太高兴,“那你怎么办?要是我真的喜欢那姑娘,你打算怎么办呢?”

他的手冷得不像话。

“能怎么办,就放手咯。”孙哲平耸肩,视线里却多了一点苦涩,“你真要那么选择,我也没办法不是?”

“喂,你就不能认真争取一下吗!”

“如果可以的话。”

孙哲平依然在微笑,他笑着走近张佳乐,并拉开衣橱看中一件格纹衬衫,这件衣服穿在他身上更显得青春有朝气。他把衣服拿下来,一颗一颗解开了张佳乐的扣子,在他充满失望和难过的视线里,慢慢抓起他的手给他套上,又一颗一颗将扣子扣到了顶。

我知道你怎么打扮最好看,知道你怎么样最性感,但我更知道,你在我眼里有着别人所无法想象的美。

指尖下,是张佳乐的锁骨,锁骨上,是昨夜欢爱的铁证。

现在全都隐匿在衣装下。

“别让人家姑娘不自在。”孙哲平扣完所有扣子,沉声提醒他,“也别忤逆你妈,嗯?”

“……我凭什么听你的话?”

“你不想以后后悔你可以现在不去。”孙哲平说,“但也不是说你去了事情就无法挽回。张佳乐,你就是那么死脑筋,对什么都认真,我才会喜欢你。”

“是吗,你再说一次。”张佳乐眨巴着眼睛,带着期盼迎上他的双眸。

孙哲平缓缓凑过去靠近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也只是歪头落下一个吻在他额头上。

 

张佳乐开门出去的时候,他妈妈越发阴沉焦虑的脸色瞬间露出满意的微笑。

“哎,这件好看多了,气色也不错,刚才怎么不穿这件,你有空多买几件衣服去,别老窝在电脑前啦。”

“孙哲平选的。”张佳乐小声插了句话。

张妈妈隔着自己儿子冲她前儿婿看了眼,又低声碎念:“他看你的眼神就老没个正经。”

孙哲平收拾着餐桌上的东西,对上她的眼,点了点头,“时间不早,路上小心点。”他把桌上的车钥匙抛给张佳乐,“带着你妈就别挤地铁了。”

本来张佳乐和谭薇约了中午,现在他妈一大早就来,只好改了时间,他打给张新杰请了个临时假,缩头缩尾语气阴沉得像被绑架,张新杰刚起床,人还没醒透,想多问两句,张佳乐却急匆匆把电话挂了。

张妈妈忙着打电话,和谭薇联系,张佳乐坐着平时孙哲平坐的位子,听她那亲切的口气,几乎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儿子。

“你成天跟小孙厮混怎么也没学着人家靠谱点。”电话挂了,张妈妈一双精明干练的明眸四处溜转。

“哎,你也觉得孙哲平靠谱?”张佳乐难得听他妈夸孙哲平一句,精神都来了。

“少贫嘴,你看看人家,好歹你也买辆车,相个亲还用借的,这多难看。”

“停车位难找呗,买一个都得赶得上买辆车了,那我是不是还得在公司附近也买一个啊?那多麻烦。”

“那以后约女孩儿难道还开他车去不成?”

“有没有下次还两说呢。”张佳乐翻白眼,“指不定人家瞧我这德行都给吓跑了。”

张妈妈瞪他,“你和小孙以后还是少走得那么近,朋友感情好是一回事,自己的人生还是得顾着点儿,你也劝他别成天没个定性了。”

“……”张佳乐抓着方向盘的手收紧了,他深吸一口气,“那个,上次阿姨传给你的视频………就是,孙哲平他是认真的。”

“……”

“我知道离婚确实冲动了,但字是我签的,真的有错,我也有一份,你别老揪着孙哲平责备他了,他……”

“他既然知道会是这样,那为什么还要让你签字?他提离婚的时候考虑过你没有?”

“……”

“你现在觉得他很好,是因为你们俩都冷静了,又被爱情蒙蔽了眼睛,等到下次再有事,孙哲平是不是又要当他的甩手掌柜?”

姜还是老的辣,张佳乐几乎一阵窒息,锋利的言语如刀,超出他的想象,一刀一刀正中心窝,他越是不想承认,就越发觉得验证了是个事实。

不。不是这样的……

“不对。”张佳乐甩了甩头,混沌的思绪顿时清醒,“孙哲平看起来虽然很混蛋,但他知道什么是对我好的,如果我现在做的事是错的,他一定会毫不犹豫阻止我,那个时候,差点做错事的是我,孙哲平他只是让我认清这点。”

虽然喜欢,但很多事情不能颠倒是非,他对孙哲平的无条件信任,已经在无形中伤害了他也危及自己,孙哲平只是替他悬崖勒马。

比起自己,孙哲平顾虑得更多的是他,哪怕不被谅解,也严守着这条原则。

张佳乐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无论如何能喜欢上孙哲平实在是太好了。

张妈妈静静看着自己儿子的侧脸,居然感到了陌生。这张总是优柔寡断的脸孔,什么时候开始竟藏匿了一分连她都意想不到的勇气?

“……是吗,那你就等着看吧。”


TBC


评论(10)
热度(119)
  1. 449428235552断了气 转载了此文字
    来源:断了气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