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全职,双花,不拆!!我的cp都不准拆!

【双花/ABO】青梅竹马典型纪事(下1)

对不起,还是再拆吧

下一回真的没了,已经写完还在润稿


(上)(中)


都说Omega心如海底针,捞半天也没个结果的。孙哲平被左右夹击打了一下,浑身一震,本来迷蒙的双眼多了点困惑和不满。

“张佳乐你干嘛打我?”

张佳乐发圌情期忍了半年已经崩溃,好不容易等来了青梅竹马发圌情,自己居然被扔下不顾,孙哲平难道鼻塞了没闻到他身上的香味么?简直岂有此理天理难容。现在,孙哲平缠着他磨叽半天还不上,开口就是交圌配,着实令人火大。

“不打你我打谁?”张佳乐捧着他的脑袋狠狠晃了几下,“刚才那两个字,你有种再说一次试试?”

“哦,”孙哲平特别有种,“所以你还不想交圌配么?”

“你哪里听出这个意思了!?”

张佳乐差点晕厥过去,为什么他会和孙哲平一起落榜第一志愿啊?真是有侮他连续三年的卫教课全勤……也对,教科书只告诉他们正常的发圌情期处理程序以及避圌孕,对于情窦初开一概避而不谈,生怕理智恋爱降低国民生育比率,如果不是他,孙哲平这个求爱估计200%被打回票。

孙哲平等半天没等到回应,倒是张佳乐本来气血充足的脸色有发白趋势,害他向来自信满满的心底漏了个底儿,加满的油全给漏没了,声音也没那么理直气壮。

“哦,那……你想和谁交圌配?”

“你真的不懂?”

“懂啥,你有话直说不行?”

一来二去的,孙哲平的耐性也被磨得差不多了,仔细想想,张佳乐对他好像也不是那么在乎,自从半年前性别分化之后,他就刻意和自己保持距离,平时在学校对Alpha的追求视若无睹,总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前天之后连封短信问候都没有,大概是不喜欢自己吧。

张佳乐看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瞎猜都能猜出怎么回事。

“哎,你临时抱佛脚也抱出点样子好吧?”

“……”

“连套子都没准备就看了交圌配?”

“啧,不是不进去就不用套子么?”

“我去,那你打算怎么标记我?”

“图解怎么干就怎么弄呗……”孙哲平耸肩。

无所谓了,他把脸凑过去,追着张佳乐的嘴跑,一旦开始腻歪就没完没了,张佳乐被他滑进来的舌头逮住不放,两人唇齿交圌缠难分难舍。空气里,两种截然不同却又和谐的信息素气味混合一处,不分彼此。

这短暂的一分钟里孙哲平想出了解决套路。

“我妈那里还有套子。”孙哲平舔圌掉嘴边的银丝说道,“我去拿。”

他立马起身风风火火,整间房都是他们的味道挥之不去,外头如今是什么情况张佳乐已经不敢想想,开门等于找死,他眼明手快扯住孙哲平,把他拉回床上,摁倒后两腿一夹,死也不让他走。

“别去,咱俩这状态,开门不能见人啊。”

孙哲平视线往下扫,操的一声后知后觉发现腿圌间的硬圌物抵着潮圌湿一片的臀圌部,刺圌激得差点早圌泄。

他背上、额头上全是汗水,心跳跟高空弹跳似的剧烈,张佳乐喘了两口,捧着孙哲平脑袋的双手在他脸颊上揉了揉,左看右看,最后选定了位置,在额头上吧唧一口。

这Alpha可真帅,孙哲平在学校里已经收获了不少Omega的关注,他勇猛但冲动,矫捷却单纯,Omega热衷被支配的天性使他们向往他,但张佳乐明白,早在性别分化前,自己就已经认定了他。

“我那天怎么就没想通,原来这是你的味道啊……”

那天虽然隔壁包间的AO在苟合,但也不至于影响他到这个程度,他已经吸了很多抑制剂还那么烦躁,追根究底是因为孙哲平也开始发圌情,而且还浑然不觉。他的味道和网吧里的烟味混在一块儿了,张佳乐一时之间没分辨出来,而自己就和他坐在一起靠得很近,难怪发圌情症状怎么样都压抑不住。

倒是孙哲平这反射神经也忒迟钝了,还送了他一路才觉得不对劲,张佳乐想着都有点哭笑不得。

孙哲平刚才被嫌弃了,心里还惦记着,“那你喜欢么?喜欢这味道么?”

他的口气里带着点不服输,以前对什么事都无所谓不介意,现在成了Alpha却异常在乎张佳乐的态度,那天在篮球场上为什么学长们一个个都积极表现,只要接收到Omega的崇拜的目光和尖叫声,就得意得昂首阔步,现在他懂了。

但他不需要别的Omega,他只要张佳乐喜欢就够。

“傻圌瓜,你自己想啊。”张佳乐亲他都来不及了,哪来的时间告白。

不如打圌炮,谈恋爱不如打圌炮,这几句词不停loop在脑海里,张佳乐现在的感觉是等了一个世纪之久的自己总算可以通过正规手段摆脱发圌情期困扰,至于喜不喜欢这事,也就孙哲平这个小处圌男会烦恼,要是不喜欢,他会这么轻易给他碰么?

“我是不是很猥琐?就跟那天那家伙一样?”

“你他妈能不能别废话了?”张佳乐拽了下他的裤头,“不是老说你这叫巨圌炮么,炮一个我试试?”

“我靠……都多久之前的黑历史了你干嘛记这么清楚啊。”

“那你还不是记着我抢你原味鸡。”

“这哪跟哪啊。”孙哲平说,“我这是记着心上人喜欢吃的东西好么!”

张佳乐涨红了脸别过头。

孙哲平从小到大一个样,说话不懂得保留,告白不害臊,做错了事也不逃避,有话直说,要么绝口不提,好几次把他气得够呛。

看来今天也是一样。张佳乐听他哑着嗓子又说了一次“我想要你”,双手攀附着他的肩膀,结实的臂膀是圈住他的避风港。

孙哲平的鼻息近在咫尺,视线是漫无目的的游人,扫过曾经驻足过的地方,却又不停转移目标,他一会儿用嘴挑逗,一会儿用鼻子磨蹭,鼻头蹭过下巴,在滚动的喉结上驻留,舌尖轻轻划过白圌皙的颈项,留下水痕。

“你内圌裤湿了……”他往张佳乐屁圌股摸了一把,“我能脱掉它么,乐乐哥。”


TBC

评论(20)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