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那天去基友家在楼下夜市我说这么热还有人喝汤(下)

 @华夫饼 霜儿仙女生日快乐


新刊《撩Liao》

大陆预售:

地址这里

预售已截止,但有预留缓冲所以卖场还开着,撞上CP22,印厂刚忙完,发货时间未定,可能需要耐心等待一下,尽量在月底前寄出。

其他详细资讯:这里


标题:那天去基友家在楼下夜市我说这么热还有人喝汤她说有啊夏天晚上还是有很多人喝我说喝完满头大汗黏糊糊的正好啪啪啪


空调开得不太给力,莫楚辰从外头跟张伟两人抬了两桶冰回来,招呼战队上上下下出来吃冰,天气太热,选手容易心浮气躁,上午因为错失了一个BOSS到午间的时候还耿耿于怀,不过孙哲平说下午休息,适当游戏有益身心。

“靠,所以他们俩去哪了?”

“不知道啊,你看见队长了吗?”

“他不是跟副队在一块儿吗?”

“所以副队呢?”有人又抛出一个问题,“我一下午都没看见副队啊。”

“吃还是不吃啊?”莫楚辰看着一桶香草味一桶巧克力味的,视线在几个懵逼的脸上转来转去,“去去去,小周你给副队打个电话去。”

“哦。”周光义没什么意见,他从口袋里掏出电话开始在一串名单里一个一个地找寻“张副队”,其他人围着冰桶开始想,为什么隔三差五就有这种情况,他们的正副队长一个月里总有那么一天双双闹失踪,到晚上才回来,莫不是有什么py交易吧?

而张佳乐和孙哲平呢,当年第二次吃烧肉就接了个吻,按理来说,或者按照孙哲平做事的进度来说,第三次该上床睡觉了,车子呼啸而过,张佳乐眨巴着眼睛感觉刚才被风吹到脸上的除了头发还有别的什么,比如说孙哲平的嘴,但想到后来他居然大热天打了个哆嗦。

“嗝!你,你干嘛……”张佳乐还打了个嗝,他望着看上去很冷静的孙哲平,觉得他的表情绝对不是那种“我看你嘴角还有饭粒”可以糊弄过去的。

就在刚才,孙哲平可是把嘴贴到他的嘴上面,并且还在他摇摇晃晃晕晕乎乎往车上走的一瞬间拉住了他,像偶像剧那样把他轻轻揽住,低头凑过去轻轻碰了一下,跟他发烧时妈妈贴过来的额头差不多舒服。

车子走了,孙哲平理所当然又是一本正经:“哦,我看你熏酱加了肉桂粉,好奇啊。”

“……”张佳乐汗:“那……好吃吗?”

“挺好的。”

孙哲平表现得非常认真,一副就事论事的态度,张佳乐迟了会儿才注意到他这是被孙哲平拉住了没走啊!而且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等到他下车,恐怕那一区的公交车也等不太到了。

“好你个头,我车子跑了啊!”张佳乐望着绝尘而去的地铁在月台边蹦来蹦去,有点长得头发甩啊甩的,孙哲平着实想了解一下把它扎成一个小辫儿是什么滋味。

“你要不别走了,去我那挨一晚呗。”

“孙哲平你怎么这么事不关己!”

“哪有,床让你睡啊,这是事不关己吗?”

就是太关乎他的需求了所以才要拦住张佳乐上车的脚步啊!等等,所以他有什么“需求”?

张佳乐垂头丧气地给家里拨了通电话,说他在一个很老实可靠的朋友家,对方凶得瞪谁谁怀孕,请务必不用挂心他了。

孙哲平听着闷笑了一声,“这是哪门子夸奖?”

“啊?我夸你了吗?”张佳乐不解。

“没有。”孙哲平的表情有点严肃,像是刻意装出来的,“那你这是女孩子外宿不归跟家里报备吗,居然还有门禁了。”

“甘霖娘谁女孩子了?”张佳乐瞎鸡巴乱骂一通,还边扯他手臂,“你还不赶紧点带个路啊,热死我嘞。”

后来这一晚,孙哲平把张佳乐带回自己家去了。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孙哲平家那个豪华啊!虽然还比不上蛋黄区的级别,但在小康家庭里已经算得上豪了,孙哲平有一间个人的书房,想当然耳,里面除了寥寥几本学校的课本和作业之外,几乎都是模型和漫画,桌上摆着一台有点年纪的电脑,但配置在当年堪称王者。

并且,孙哲平把张佳乐安排在自己的床上,大概四分之一床位的地方,又顺手捞来一个压在箱子底下的小猪仔娃娃,塞进了他的手里。

“ok,有没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孙哲平的口气就像电器展里的开发人员一样得意。

张佳乐艰难地看了看自己的处境,背后是墙,前面有孙哲平,四面楚歌,而他手上只有一个笑得很傻逼的小肥猪……所以孙哲平这是在敷衍他?

“孙哲平,你刚才在车站的时候……”为什么要亲我?

张佳乐很想问,可是问不出口,西部荒漠的时候孙哲平决定和他组队,于是报上的姓名,还决定了战队名称,挑战队宿舍的时候孙哲平说这栋好,坐南朝北,人要有点追求和目标,要想着天天练习好好向上,而刚才他亲了他,这又是哪一招?他只觉得防不胜防。

好累啊。

孙哲平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脸想了一下,然后捏捏他怀里小猪仔的耳朵,“我觉得挺好。你不喜欢吗?”


冬吃萝卜夏吃姜是个什么道理张佳乐不太懂,但喝完汤他已经汗流浃背。

“我去……孙哲平你都不热吗?”张佳乐扭头一看旁边的孙哲平气定神闲,他理得很短的寸板头清爽利落,背景宛如自带电风扇。

夜市里已经人山人海了,每个摊位都卯足了劲儿开火,街道上人潮挤来挤去,不只是这些摊贩,连火锅店里都还有人呢。张佳乐本来就是夏天高温的体质,现在喝完汤,整个人可以放弃治疗了。

“太阳都下山了,没那么热吧。”孙哲平说着摸了一下张佳乐的额头,“你出好多汗。”

“这不废话吗,内裤都湿了,你觉得呢?”张佳乐没好气地摊手。

就没几个宅男是夏天不怕热的,尤其是张佳乐,他现在头发留得比之前还长一点,已经可以扎起一个小辫子了,问他为什么留头发?因为潮呗,他喜欢打游戏但又对外界歧视的目光又忌讳得很,便时不时在身上做点小花样,正好百花这个赛季表现还不错,非常有前途,代言一个接着一个找上门来,战队经理也有意将他们包装成电竞明星——反正叶秋不喜欢,那他们乐得捡去——张佳乐就顺水推舟做了点研究。

小辫子确实有点麻烦,张佳乐往裤兜里摸出了跟皮筋绑起来,晶亮亮的汗珠服帖在他颈子上,偶尔滑落几颗,悄然无声没入了腰线里。孙哲平不怕热,不是真的不怕热,而是再热也不能阻止他做想做的事、去想去的地方、吃想吃的东西和牵喜欢的人的手。

每个狂剑骨子里都是热血沸腾的,他悄悄在人挤人的大街上试探性地碰了一下张佳乐的手。

那手带着水汽,从手臂一路往下,十指交扣在一起就让人恨不得想要逃开。

“还去不去吃冰?”孙哲平挨着他,把他没有挣扎的手往自己的方向拉,歪歪斜斜走着的张佳乐就朝他身上撞了一下。

“哎哟。”张佳乐摸到同样有点粘乎乎的孙哲平,晚间的微风吹来,拍打在他脸颊上,似乎也没那么可恶。张佳乐边咯咯咯笑着,边在孙哲平身边蹭了蹭,道:“张伟好像打了几十通电话啊。”

“哦,我怎么不知道?”

“他们买了冰,说太上皇老子不回去不敢吃呢。”张佳乐扬了扬手机,群组里一个下午早就吵成一团了,再晚点恐怕还有人组织小分队出来“地毯式搜索”。

“谁是太上皇老子?”孙哲平一脸问号。

“还有谁?谁早上臭着脸他们屁都不敢吭的,啊?”

“……”孙哲平说:“那回去吗?回去吃冰?”

“晚间限电四小时呢,怕不是都化了。”张佳乐幸灾乐祸,“哦对了,经理说要响应节能减碳爱地球,咱今儿个还没组队去捕萤火虫、看流星雨哩!”

孙哲平想起这个蠢逼的绿色活动就满头黑线,“不去了。”他沉着声音说:“回去该干嘛干嘛,不干嘛就……”

“嗯?干嘛?”

“干你。”孙哲平靠过去咬他耳朵。

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湿热,暧昧,张佳乐反应延迟了会儿,才一蹦三尺高地捂住了耳朵。

“你这是补了肾闲得慌了是吧???热汤才刚下肚呢,春药都没这么快发作!!!”

他就知道孙哲平不安好心!

在张佳乐痛骂自己看人看走眼的时候孙哲平笑得贱嗖嗖的,明明刚才还紧绷的脸色,现在已然开朗。是谁说这么个大热天就不能喝汤的?

“既然都流汗了,你不想再干点什么,酣畅淋漓吗?”


END

评论(16)
热度(386)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