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断了气

 
   

【青黄】坏掉的摩天轮

    

    

  这是2012年我这辈子第一次写的第一篇青黄文,为了青黄吧的68活动写的,人物性格都还不是摸得很透^^

   

   

  ※注意事项

  地点:坏掉的摩天轮

  人物OOC有,黄濑严重迷妹化

  黑子已退社状态

  日本初中修学旅行好像是六月,而且应该不是毕业前夕去,这个BUG发现的时候文章已经快写完了(汗)

   

    

  Kuroko’s Basketball

  Aoki100-No.22,Aomine X Kise

   

  壊れた観覧車

    

  fiscal year 2012. by kanna520

   

   

   

   

  黄濑凉太觉得,自己被这个叫青峰大辉的暴君欺压这么久了,终于给他苦等活等逮到了反击的机会!

  说是欺压,实际上也不过就是总在他好不容易突破了一个瓶颈之后马上又更拼了劲来击垮,另外就是平常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选择性把他的意见无视,或者三曱不五时对他的嘲笑采取暴力镇曱压手段罢了。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身为一个抖M属性的青峰亲卫队头号成员,哪怕自己偶像多么粗线条,多么不善解人意,多么暴力,多么……多么地不把自己当回事,黄濑也都心平气和地接受下来了。

  不过呢,当一个天大的绝佳反击时机摆在自己眼前,还得来全不费工夫,就算是随和到被后辈们叫了整整一学期的青峰厨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的黄濑,好像也忽然间理解了何谓千载难逢。

  比如说像是在天时地利人和的绝无仅有的机会下,对这个家伙做一些即便是心不甘情不愿也反抗不了的事。

  再比如说怎么样也不可能有人来阻止自己。

  “喂,臭黄濑你想干什么!?”

  “嗯,干什么啊……这个嘛,小青峰你说呢?”

  “别顶着那张蠢脸问这种问题!给我滚远点!”

  进行拉锯战的两人碍于空间狭窄实在不得舒展,一方抵死反抗一方拼命进攻,这个下场就是天摇地动,天旋地转……呃,整个芝麻大的包厢晃得跟风中摇铃似的,从地面往上看真是怎么看怎么危险。

  黄濑一把抓曱住青峰正要敲他脑袋的手,左思右想了半天实在找不到更容易的切入点,大概是知道一时半会儿还脱不了困,于是慢慢地从嘴角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这件事要从二十分钟前说起,帝光修业旅行的最后一站来到了游乐园,原本一直是一起行动的奇迹的世代们虽然也想参与普通正常青少年的游乐项目,但是在进入大门后便产生了意见分歧。

  紫原一心只想往卖冰的地方跑,桃井拉着黑子想要坐旋转木马,赤司觉得即便游戏也要争个输赢于是找寻有挑战性的设施去了,绿间在晨间占卜看见了今天无论如何不能乘坐摩天轮,一向是哪里有热闹往哪里钻的黄濑也很想到处玩玩,偏偏走到哪都会遇到粉丝,一下子要签名要拍照,什么也干不了,只好最低限度地拦截到异想天开在游乐园里找篮框的青峰,东拐西骗地把他推上了摩天轮。

  “坐一圈要十五分钟,就好好休息,顺便想想接下来去哪里吧。”黄濑把青峰推上包厢前,还不忘回头给后面一大票眼冒爱心的女粉丝一个飞吻,抵死反抗的青峰差点没把头在门框上撞出一个大包来。

  说实话两个身高超过185的男孩子搭这种玩意儿本就显得可笑,规规矩矩坐在里面是憋死自己,可真要乱动又莫名地恐惧的不得了。而且巧的是,这摩天轮好死不死的爬到了十二点钟位置的那会儿,故障了。

  故障了故障了故障了。

  本来坐一轮要十五分钟的,在不到十分钟的时候就停在上面好一阵子了,本来就因为移动得慢才没有察觉,等到五分钟过去黄濑还在看着前面云霄飞车呼啸而过已经换了一、两批人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对劲。

  “难道是事故!?”黄濑不可思议地瞪着琥珀色的眼珠子,和青峰对望了一眼。

  青峰连忙往下探头,虽然很可惜因为处得太高而使得底下连同建筑物都小得像蟑螂一样,比蟑螂更小的蚂蚁们就更难以辨识,不过大抵上人群聚集在一起还是能看出个一二。

  青峰马上露出一脸麻烦死了的表情,“确实不太妙。”

  这么说完以后青峰才突然想起来他们现在可不是看好戏的立场,相反的还是受害者才对!

  “黄濑你这家伙没事搭什么摩天轮!现在下不去了吧!”青峰庆幸自己刚才没喝饮料,否则一个尿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黄濑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这个位置很难观察到他们左右包厢的人现在是什么反应,不过多少还是能看到一点的,他们似乎也都开始坐立难安了。

  “我又怎么了!只不过是搭个摩天轮,谁知道它会故障啊!?”黄濑大声叫屈,突然一个激灵想起自己带着手机,连忙掏出来看,讯号虽然不怎么样,但不至于断讯,正翻开电话簿要打给黑子,就隐约听见微弱的广播铃曱声。

  青峰耳朵贴着强化玻璃,无奈实在距离太远,只模模糊糊地听见了像在水里说话一样的女人的声音,至于内容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怎么听得见啊……该死!”青峰搥了一下玻璃,不知道是不是风大的关系,整个包厢微微地晃动着,虽然还不到荡秋千那么可怕的程度,起码也有个二级地曱震。

  正巧在他快要暴怒之前,黄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在底下的桃井和黑子听见广播,出于担心还是一通一通地拨了分散四处的队友的电话,大部份都平安无事,打到青峰的时候却怎么也没有人接,只好先拨给了黄濑。

  “啊啊,我的手机没电了呢。”青峰被黄濑这么问了以后,才悠悠缓缓地从口袋里拿出萤幕一片漆黑的手机,发现怎么摁开机键也毫无反应。

  平时只有社团成员会连络青峰,就连班长如果有事也全都委托绿间帮忙转述,所以修业旅行和奇迹世代成员集体行动的几天,手机就成了一点都没用的装饰品,没电了也当然不会察觉。

  担心得心脏都快跳出来的桃井远远地吼着“笨蛋阿大”、“一点神经都没有”,像是要哭出来似的强忍着慌乱,却又不免安心下来。

  总之情况尴尬是尴尬,好歹大家都平平安安。

  “果然是……一时故障了吧?”黄濑不太肯定地问着黑子,却得到了相当技术性的笼统回答。

  根据他的描述,似乎不是因为设施本身的问题导致停止,而是供电出了差错,技术人员正全力抢修中。黄濑不知道该不该松口气,结果却被对方用一种异常冷静的口吻安慰着“放心吧摩天轮不会倒的”,立刻又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黑子的一针见血向来很会挑时机的。

  没有得到确切的“究竟要维修多久”之类的答复,想也知道官方为了安抚民众恐慌以及不信口开河,是绝对不会在这种节骨眼上给自己添麻烦的。黄濑果断切掉了通话。

  青峰脸色相当阴沉地瞪着他。

  “哎呀,小青峰我们现在是在同一条船上哦,不好好互相扶持怎么行呢。”黄濑伸出食指轻轻地晃了晃,左边的耳环在外头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

  如果现在在黄濑对面的是女孩子,恐怕早就喊着害怕投入他的怀抱了,不过很不巧的在他面前的是帝光篮球队王牌,那个凭一人之力就可以夺下超过全队得分的青峰大辉,就算是这么面对面地大眼瞪小眼,他也绝对不会把黄濑当成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再说了乖乖等待救援就是,胡思乱想什么呢。

  只不过,早先还有万分余裕的黄濑,从收到一封来自黑子补发的打气短讯以后,就变得越发坐立难安了。

  黑子这个人呢,有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真是谜一般不得而知,没多久前才严肃地说了个冷笑话恐吓黄濑以后,又立刻在他心底种了个小恶魔。

  黄濑苦着一张脸这才彻底意识到自己之前简直弱爆了,什么青峰厨,根本只是屁颠屁颠跟在后头的小粉丝罢了!

  真要是厨得那么不可自拔的话,就拿出实际大胆行动来证明吧!

  况且青峰这跩个二五八万的家伙好像从某个暑假以后就再也没拿自己当回事了。

  就是奇迹的世代异常成长迅速的那个暑假开始,青峰就再也不把自己,也不把黑子或者其他人放在眼里了。

  这么一想黄濑就觉得更加可恶了。

  要报复好像也没有什么机会了,他没记错的话青峰模考的成绩始终不尽理想,最后面一年当大伙儿都在拼了命冲刺的时候,他也只是凉凉地说了句“那些篮球名校一个个都抱着我大曱腿不放呢”。

  事实也是如此,什么身份的人做什么事,不会运动的人就努力念书,而代替那些书呆曱子给学校争光就成了校队必须存在的理由了。

  黄濑自己也有好几间学校在等着挑选,而更厉害一点的,像是赤司那样不管在学习成绩还是体育特长上都排名全国数一数二的人,恐怕早就略过其他人手上的候选名单了。

  可是堕落成这个样子算什么呢,亏自己以前还无头苍蝇似地对他着迷了好一阵子──虽然现在也是。

  这么蠢的黑历史恐怕几年以后说出来都羞得要钻地洞吧?可没办法放弃的东西就是没办法放弃,人一旦死心眼是十匹马也拉不了的。

  真那么不甘心的话,就报复吧,好好趁这个机会,好好趁这个机会……

  黄濑哗地一下站了起来,把手机收到了外套口袋里,青峰挑着眉看他。

  “你要做什么?”

  “没有要做什么,小青峰你紧张吗?”黄濑笑咪曱咪地低下头看他。

  “有什么好曱紧张的?喂你能不能坐回去都在摇晃了!”

  黄濑漫不经心地点头,“哦,没关系的,小黑子说摩天轮不会倒。”

  “什、什么啊那家伙!?”青峰脸上布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对自己那个神神秘秘的前搭档究竟给面前的家伙灌输了什么奇怪的念头感到恐慌。

  再仔细想想绿间昨天晚上好像还趁着三更半夜通宵的时候给大伙儿讲了鬼故事吧,从感性上来说那些怪力乱神他是不怕,可这么挤迫的地方打起来理论上是绝无可能的。

  不对,现在不是大白天吗,黄濑这是怎么了?

  “不好意思啊,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呢。”黄濑走到青峰面前,收起了玩闹的脸,正经八百地说。

  青峰一脸“你继续说啊”的样子,环抱着手臂。

  由于包厢对一个身材高大的篮球校队兼模特儿来说确实天花板低了点,以至于黄濑看上去颇具压迫感,当然这是在青峰没有站起来的前提之下,如果他站起来了,那么两个人的立场就会对调过来。

  可是这个节骨眼上站起来又能干嘛?做体操吗?

  黄濑这回是真的走到距离青峰近得不能再近的位置了,阳光斜斜地从强化玻璃外照进来,正好落在他浅色的衣服上,脸则是陷入了阴影中,看不怎么真切,青峰就连他现在是否在笑都不得而知。

  “听说在摩天轮至高点上接吻的情侣,会在一起一辈子哦。”

  “……”

  青峰的脸色这下子真的是青到无愧于他的名字了,因为黄濑这家伙的语气怎么听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反射神经还算良好的黄濑躲开了青峰暴怒的铁拳攻击,拨了一下浏海,想象着自己平时拍摄平面杂志的感觉,前方有一台摄影机,而自己这张脸拍起来最上相的角度则是──

  “喂,臭黄濑你想干什么!?”青峰对着黄濑压过来的脸,往旁边挪了一个身体的距离。

  “嗯,干什么啊……这个嘛,小青峰你说呢?”

  “别顶着那张蠢脸问这种问题!给我滚远点!”

  黄濑差点被青峰抬起来的腿踢中,恰恰好擦过了大曱腿,勉强还在防守范围内,他眼明手快地抓曱住了青峰的手,歪着金色的脑袋在思索接下来要做什么才好。

  接吻吧,这样不管以后身在何处,总会在篮球场上再见到面的,要是一辈子都赢不了,就一辈子没办法喜欢上别人。

  不就是在自己对周围一切都感到失望透顶的深渊里,被这个人拉了一把看到了光,视线就怎么样也离不开了,可那个人却轻而易举地厌恶起篮球。

  真混曱蛋!

  “黄濑你冷静点!”青峰被黄濑死死扯住两手,一面紧张地转头看下面的包厢,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才专心对付起这个忽然不讲理的家伙。

  论球场上的爆发力和续战力都是青峰略胜一筹,黄濑拿起球到现在也不过将近一年的时间,尽管诸多平面媒体大力称赞他是天才,在奇迹的世代里也不过就是个还不至于坐冷板凳的人才罢了,不过要在这个地方呢,谁胜谁负都是个未知数。

  一向格外注重外表的黄濑现在也职业病地维持着良好的形象,但这张脸对青峰就如先前所述无疑是没有效用的,青峰不仅不能理解这种应该要心跳加速的感觉,还一直摆出一副“少给我耍蠢”的脸孔。

  包厢因为各种因素晃荡得厉害,黄濑一个没站稳跟着晃了下,青峰终于趁机抽曱出一只手,然后用力地扳曱开了另外一只仍被抓曱住的手,这下子反倒是黄濑被他抓曱住了。

  “黄濑!”青峰大吼着,大概是这几个月以来格外精神的一次,平时要不在睡觉就是发呆,很少来劲了,即便是手碰到了球也不再像以往那样热血沸腾,然而现在,在他大吼之后,比起以往更为冲动更为炽曱热的,竟然是降落到脸颊上的热感!

  “喂你……干什么哭啊!?”青峰抹了把脸颊,发觉是黄濑的眼泪滴下来了,傻眼地张着嘴。

  首先窜到脑海里的念头是他竟然能把一个大男生弄哭了,连黑子都没哭过他拿什么安慰人拿什么和解──

  不对,不是黄濑自找的吗!?

  为什么欺负人的自己要哭啊这是哪门子道理!这样怎么算账!青峰一下子泄气得连揍人的冲动都没有了。

  黄濑诧异得睁大了眼睛,一边不停摸着眼睛,确认泪水是从自己眼里流出来的,才不敢置信地“哎”了一声,可就算是哭了的黄濑也还是那副漂亮的脸孔。

  “这是……怎么回事?我哭了吗?”黄濑恍神着坐到了青峰身旁,刚才一时脑热所做的事冷静下来后反而异常理智。

  青峰白着眼吐槽:“硬要扑上来的人是你耶!自己哭了都不知道!”

  “啊,对不起。小青峰吓到了吧?”黄濑抹掉了眼泪,用手揉了揉眉心,“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是刚才踢到你了吗?”

  “……没有,没事的啦。再说怎么可能因为踢到就哭了啊?”

  “那就更没有理由哭了吧!?”

  黄濑两手撑着座椅,仰起头来不知道是怕眼泪再流下来还是什么原因,认真地盯着天顶思考,不确定地说:“嗯……也许,是说到要毕业了吧……”

  本来还打算说些话来化解尴尬气氛的青峰在听见这个回答后突然噤了声。

  “我大概会去海常吧。”黄濑想了会儿这么说。

  虽然还没有把申请学校的单子填好,可是这阵子看来看去要去哪里其实心里也早就有数了,只要把申请寄出去很快就能得到回复,而黄濑迟迟还没有做这个动作的原因,说穿了只是能多拖一分就拖一分,一旦确定下来之后离开东京都也都是按照预定的步骤来走。

  要去神奈川的行李早就打包好了,该丢的该带走的全都划分得清清楚楚,剩下不明不白的那就继续留在东京吧。

  “我还没有决定。”

  “嗯嗯我知道,小绿间说的没错,小青峰的智商是去不了秀德也来不了海常的嘛。”

  “切,那个阴险眼镜!”

  青峰听着黄濑在耳边不停地哀嚎着“真可惜呀”、“还想再一起打球呢”,用力地搔了搔剪得还是一样短的头发,好像也拿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哄哄这个什么都已经知道了的家伙,反正他所想的肯定远比自己决定的还更为残酷。

  可是说那些冠曱冕曱堂曱皇的废话也从来就不是青峰得意的绝活,于是索性闭嘴。他甚至觉得黄濑刚才哭出来的那张脸难看得要死,为什么这家伙还能当上模特儿呢?像五月那样哇地哭得天都要塌下来不也挺好的吗?

  就在他们零零碎碎地想着关于在帝光剩余的那些日子究竟该怎么度过、并且抱持着什么样的心态度过的期间里,殊不知楼下那群忙得焦头烂额抢修供电问题的技术人员好像终于把问题给解决了。

  比坏掉的摩天轮更早一步来到通知的,是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的黑子的来电。

  大概是上面坐着两个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球员,其中一个还是知名模特儿,老师紧张得差点没勒住负责人的脖子才得到了一点好消息。马达一时短路所造成的电力中断,长则数小时都有可能修不好,幸好结果还不算太坏,不到半小时就能脱困。

  “好像再过几分钟就要重新启动了说。”黄濑挂掉电话后把黑子刚才说的话转述给青峰,又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手机短讯。

  真是恶劣得要命的臭屁王牌!自己绝对是瞎眼了!还是根本就被当初那一球砸坏了脑子呢!


  From:小黑子

  SuВJect:摩天轮顶端的接吻魔法,真好奇……

 

  PS:对了,青峰君上个礼拜去听了海常的招生说明会,不过简章后来好像被他丢掉了。


  向来随和得过份的黄濑也实在觉得生气这种事果然太辛苦了,根本不适合自己嘛,还有那什么PS啊根本不像顺带一提的语气,可恨的是偏偏谁都对黑子这种精明无可奈何。

  黄濑重重地叹了口气。

  “小青峰你觉不觉得头昏啊?”

  “啥?头昏?”

  “人家不是都说高山症什么的吗?还是我饿得发晕了?”

  青峰脑门上冒出十字路口赏了他一个爆栗,“笨蛋都知道这里海拔两千五都不到好不好!再说了你走了路吗!”

   “暴君!痛死我啦!小青峰最恶劣了!” 黄濑捂着被青峰敲的地方哇哇大叫,虽然一阵一阵地疼,却也好过心里闷得难受。

  况且他想,就算真的和青峰接吻了也不会有什么奇迹的,因为这辆摩天轮这不是正坏了吗。坏掉的话,魔法也不会有效,不停转动的摩天轮真正会经过正中央的机会只有那一瞬间,才被称为魔法……再况且,为了这种事浪费爱神的时间铁定会遭后面人埋怨啊。

  想再在一起打球的心愿──嗯,这种不切实际的梦想,黄濑决定还是少做为妙。

  摩天轮这次是真的要重新启动了,下面再度传来广播的音乐,女人的声音还是跟溺水一样模糊不清。黄濑闭上眼睛静静地坐着等待回到地面,现在的心情差不多是厨到快要掉入深渊里万劫不复却发现只是天生M体质发作,需要有个S自己的对象,而那个对象恰恰好是青峰大辉而已。

  他在这段时间流动异常缓慢的等待中,额头上传来一阵暖意。冬末尚不到初春,少年的指尖有些凉,不过掌心倒是很暖,估计是在这里待久了,体温慢慢累积起来了。

  黄濑睁开眼睛,青峰的脸就在自己面前,明明他看上去就是那么副又不温柔又没耐性的脸皮,想要安慰人眉毛还竖得老高,胆子小一点比起感动会先被吓哭的吧?

  “喂,你要是敢饿晕过去就不是帝光篮球队的!”青峰目露凶光地摸着他的额头,笨拙地确认他是不是在吓唬人。

  “饶了我吧……我家经纪人也没让我这样节食啊。”黄濑嘻皮笑脸地,贪婪享受着青峰难得一见的温柔,一边不停绞尽脑汁想等会儿下去要怎么安慰小桃井,还有要买点什么纪曱念品回去送给老妈,糟糕的是底下那些女粉丝该怎么打发掉……

  就是可惜了黑子的一番苦心,讨厌的是自己这个青峰厨狗改不了吃曱屎,哪怕整个冬季首次耀眼得几乎是见鬼程度的太阳光这会儿也鸡婆地破坏了偷曱窥路径,背着光又是黑皮肤的青峰的脸根本就看不清看不清看不清……然而黄濑也不知道怎么地硬是把偶像脑补成宇宙无敌帅气的英姿了。

  简直没救了。

  可是依然乱帅一把的。

  青峰乱曱揉着黄濑的脑袋,把那头细心保养得当的金发揉得比鸟窝还乱,碰了碰刚才敲过的那个地方,差点儿一个失手又敲一记,“……你要是晕过去了我就得给你做人工呼吸吧。”

  “哎?我是肚子饿不是缺氧啊……小青峰你该不是想给我一个Goodbye kiss在害羞啊?”黄濑魅惑地眨了眨眼。

  “……”

  与此同时,他们都感觉到这个坏掉的摩天轮终于又动了起来。

  供电重新恢复的一瞬间,支撑着摩天轮的轮轴往后倒退了几个秒针的距离,才又再度往前走。煞时间,青峰微微地动了动嘴,收回了手,转过去的侧脸也比之前更为冷酷,先前挂在眼角的一点笑意荡然无存,黄濑非常明白这次是真正没有机会了。

  包厢正要踩到正中央那道水平线,直直穿射过内部的光线从黄濑的额头掠过瞳孔,他反射性瞇起双眼,太过刺眼的缘故使得刚才那道侧面剪影就这么烙进了记忆里,只有两秒钟的时间,脑子被不停重复的同样一个讯息塞爆了。

  那是什么?

  因为始终没有听到声音所以听不见他所说的话。

  还是他根本什么都没有说?

  不对,黄濑很清楚知道他在说的话,那个影像过于强烈而怎么也忘不了。

  可是……青峰刚才说了什么?

  青峰刚才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么说了什……

  ──篮球还真是挺无趣的啊。

  黄濑脑子里杂乱的声音戛然而止,就算有再多的声音也都听不见了,这个跩得要死的家伙和同样跩得要死的声音要不是因为当初被那颗篮球砸坏了脑子谁会瞎了眼追在屁曱股后面跑啊!?对一个连行李都打包好准备去神奈川的队友道别也是残忍得不留情面!

  “青峰大辉!”黄濑再也没有办法去想自己先前别扭到愚蠢至极的矜持都是为了什么,伸出手揪住了青峰的衣领,满脑子再度燃起了绝对要好好报复一下这个混账的念头。

  对,谁都不要来阻止,也没得阻止。

  青峰拐起了手肘挡在胸前,用力卡进了正冲动的黄濑脖子间,外套衣领还被揪着就硬是用蛮力把他压到了包厢的强化玻璃墙上,近乎暴力地咬住了脑门狠狠撞了一下而皱起眉头的少年的嘴唇,时间就像要冻结般变得格外折磨两人的意志。

  疼得快要晕过去的黄濑都快搞不清自己快饿扁的肚子是不是正呻曱吟着,嘴巴也痛的不得了,是不是还流曱血了,回去怎么和经纪人交代……

  这个颇具破坏性的吻是受到刚才坏掉的摩天轮诅咒,该说不幸还是幸曱运呢,恰巧是重新走到正中央那一刻,面前这个篮球暴君,这个篮球暴君……

  满肚子哀怨和怒火的黄濑凉太更加不理解这世界上怎么有人真狠心对这张脸下得了这么重的手,虽然自己的确是气得形象都没了,但是比起这个更令他失望透顶的是,没有谁可以改变这个已经站在他们顶端,寂寞地欣赏着只有自己能够看见的荒景……这样的青峰的想法。

  青峰舔曱了舔尝到了血腥味的嘴,慢慢地松开卡住黄濑颈子的手,发现上面有一点淡红色的痕迹,绝对是手劲太大造成的,黄濑可是穿了有领的衣服也挡不住他怪物似的力气。

  “能够超越我的,只有我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黄濑才隐约听见青峰这么说着,他抬起头要去找寻他的脸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青峰早就在诚惶诚恐的工作人员打开门那剎那潇洒地迈大步离去。

  包厢外那阵仗简直和凯旋归来的英雄有得相比,本来还恍神的黄濑被误以为他虚脱的工作人员连拖带拉地合力架出了包厢,摆出招牌微笑想说声“我没事唷”却发现原来是后面下一组人马就要转下来了,于是各种打击。

  桃井吸着鼻子追在青峰后面又搥又打,紫原从他满载战利品的塑胶袋里拿出棒棒糖给两人当安慰品,倒是绿间竟然一脸淡定地推着眼镜,和黄濑道歉说“忘了告诉你双子和处曱女座今天也不宜搭摩天轮”。

  “什么啊,晨间占卜这么准吗!?”黄濑吃惊地鬼叫,马上决定以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几个班导师见学生没事总算是松了口气,幸好有警曱察在这里待命,总算是排开了黄濑一竿子伤心的粉丝,倒是连记者都来了实在令他头痛。不过更头痛的是才刚下来没多久经纪人就打来好一通咆哮,差点震破耳膜。

  “通通跟着我来吧。”突然现身的赤司召集了所有人,不晓得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才替他们挡掉多余的手续,直接带往游览车休息。

  一声不吭的黑子默默地从走在队伍最后面的黄濑身边现身了。

  黄濑满脸苦笑好像搜肠刮肚也找不出一个最直接简单明了的方式统合一下刚才上面发生的那些事。太复杂了以至于难以一言道尽,可是黑子反倒什么也不问,直直盯着他的嘴唇好一会儿才又低下头去。

  “对不起。”黄濑低着嗓子喃喃自语地说,没有再去多想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黑子听的。

  对不起,摩天轮坏掉了啊所以魔法也不管用哦。

  对不起,没能帮助小青峰呢。

  即便是还走在一起,现在的这个奇迹的世代也早就是一盘散沙了吧?

  黄濑不得不认真地给自己总结了一下以后没事绝对不要再生气了。太累人了,伤不起。他很快就从纵列队伍中找到走在最前头的青峰的背影,还是那一副没劲儿又无趣的样子,那不就是每个少年总会在青春期里发作的一点小毛病吗,以后就会出现这么一个人来击垮他,让他尝一尝苦头。

  到那个时候,说不定自己就可以对他那股莫名的憧憬产生一点免疫力。

  黄濑用大拇指抹了下嘴角上干涸的血迹,讪讪地笑了起来。


  END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