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雙花/霸圖/義斬/百花,禁止一鍵轉載。

© 无地自容
Powered by LOFTER

【青黄】ACE们的午后


  ※本文收录于2013 CWT33首发青黄短篇集《Mr.AOKI》


  假日的午后是从公园转角的一杯流动咖啡车的咖啡开始的。

  天气好的时候青峰和黄濑会换上运动服,不是去街头篮球场来上一场one on one,就是在那个流动咖啡车买上一杯咖啡,并肩走到公园里,散步,晒太阳,什么都不干,消磨人生。

  这样的事情不具有意义,至少远比他们的本职要清闲得多,不过过了二十五岁以后黄濑很喜欢,特别是从航站那儿得到休假,他可不想把美好的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大血拼上。看看电影偶尔他们也去,是最新上映的,或者快要下档的,青峰喜欢刺激的动作片,爱好和黄濑差不多,每当他们看完这类片子后就会即有默契相接进入闹区的游戏店,兑换代币,拿起枪猛烈射击。

  一发,两发,三发,四……

  「哦,你又输了,黄濑。」青峰百发百中,拿着枪在手上转了一圈,洁白的牙齿在黝黑的肤色下闪闪发亮,笑得那么危险,像一种野生豹子,「不是说射击比篮球强吗,好像也不怎样嘛。」

  这里的服务生和常客都认识他们,他们是这一带的知名人物,黑皮肤和白皮肤,凶恶和温柔。唯一共通点是两个人都很高,玩起游戏像要拼命,今天也是这样,并且那位黑皮肤的警官又毫无悬念地获得了胜利。

  黄濑感到可惜,自己开飞机的准确度很良好,射击多少也有点关联,可是和现役的警官比,怎么都差了一点。他耸肩,「是强一点啊,不过这没什么,我还能在其他地方赢你。」

  「什么地方,你说说?」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青峰环视一圈游戏店。投篮机他们早就腻了,自从两个人接连拿下全国最高分造成轰动后,每次一靠近那里就有人想要围观,黄濑不喜欢被摄影,这多半和他以前的模特工作有关。一句话,低调的时候还是尽情享受低调最好。

  黄濑随便指了一款赛车游戏的机台,暗自算了算开赛车跟开飞机的差异有多大,脸上还是自信得不可一世,「赢了的话,等会咖啡小青峰买单啊。」

  警官大人连犹豫都没有就说好,好像从来都不怕被挑战。

  他们一人坐进一辆车里,黄濑不时偷看青峰,很快就被逮到,青峰目不转睛地说:「喂黄濑,你不要模仿我!」他搥了一下方向盘,暗自抱怨机器真是不人性化的东西,要是换作篮球,黄濑绝对不可能追分追得那么凶。

  「没有没有,我模仿你干嘛,专心开你的赛车,别轻易输掉啦。」黄濑猛地打方向盘,闪避掉其他车子,一面开青峰玩笑。

  篮球技巧被Copy青峰永远不在乎,还会越战越勇,对面临强敌感到亢奋,以至于这种时候他陷入困境的着急模样就成了对比。

  有点可爱,黄濑想。

  比赛结果不负他的期望,这也许是青峰大辉这个男人光荣的胜利生涯中仅少数的失败经验。虽然对黄濑来说险胜的胜利也不是多光彩。

  ──话虽如此,黄濑走路步伐轻盈得都快飞上天。

  「嘛,虽败犹荣嘛,看开点。」他重重拍着青峰的肩膀安慰他。

  「还不是你模仿我……是说这算耍诈吧,机长大人?」青峰还在在意这件事。他都感受到了,黄濑的目光,从中学起就没有间断过。

  黄濑总是在模仿他,不擅长的事模仿之后就做得很好了。

  真狡猾啊。

  压低帽子笑了笑,黄濑没有再否认,「这么不信我,下次你也可以模仿,说不定分数还比较高哦。」他骂人不带脏字地说。

  他们走到公园,附近那个流动咖啡车还在,黄濑要了一杯甜得发腻的焦糖玛琪朵,青峰光听名字就头皮发麻。他要了一杯黑咖啡,苦涩的滋味像他的吻,也像夹着烟的手指。

  黄濑喝下一口,满足地舔着嘴唇周边的奶油,红艳的舌尖令人浮想联翩。午后阳光正暖,穿越过繁茂的树枝在他们足下凿开一条波光粼粼的陆河,阳光洒落到身上的时候,青峰感到刺眼而瞇了瞇。再仔细一看,原来不是头发,而是藏在头发里的耳环。

  青色的耳环被柔软的耳垂紧紧拥抱着,一点都不感到冷。

  黄濑在绞尽脑汁地想下次要赌什么,「一顿晚餐好了,我今天就想吃上次那间咖哩。」

  「晚餐有什么意思,刺激一点的。」青峰斜眼睨他,黄濑的提议被打回票后就嘟着嘴沉思,之后又有了「请一场电影」、「一个礼拜劳动服务」、「one on one随call随到」诸如此类乱七八糟的构想。

  青峰说,你在飞机上也让我随call随到?

  黄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摸了摸无名指上的戒指。

  「哈,我想到了!」青峰打了个响指,眉眼间全是危险的讯号。他扯开一个笑容,比手画脚地说:「谁输了就在吾妻桥上告白,要放声大喊那种。」

  黄濑打了个颤,有点脸红地否决:「你以为是警匪枪战吗,不干不干。」

  青峰搞不明白他无预警闹别扭又是哪招,在车来车往的大桥上告白,这不是经典爱情故事桥段吗,他怎么又不喜欢了?某方面少根筋的男人没理解怎么回事。

  黄濑每次都找青峰看爱情片,难得在家里也喜欢看偶像剧,男女主角浓情密意他哭,分分合合也哭,哭得唏哩哗啦,哭完以后电视一关眼泪都是白流的,可整个人神清气爽,问他为什么哭,他却笑说不知道。

  一个是太浪漫,一个是太悲伤,旁边青峰总是呼呼大睡,鼾声响得像打雷。

  「这不是机长大人最喜欢看的剧码吗,还抱怨。」青峰伸出一根手指调戏地挠了挠黄濑的下巴。

  「警官大人,这么大庭广众的,你犯傻?」黄濑不冷不热地躲开那只高温的手,快步走向路边的长椅坐下,不想再偷看青峰那副得意的嘴脸。

  为什么呢,明明他赢了情势却很快又颠倒过来,倒是青峰输了也没什么损失,赢了也理所当然。一定是哪里搞错了,由始至终。

  「嗤,黄濑你很小气啊,这样就生气,会长皱纹的吧。」青峰跟着坐到他身边,阳光烘着他们的肩背,时不时有人穿梭在树林间,青色的草皮上有狗在奔驰,打滚。青峰指着一只趴着的大秋田,问:喂,那家伙是不是有点像紫原啊?

  那狗睡眼惺忪,块头大又没干劲。

  黄濑看了一眼,没说话,又喝咖啡,甜腻腻的味道在味蕾上留下抹不去的酸涩,甜得他牙齿都疼了。青峰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距离傍晚重播的NBA球赛还早,不急,不急。

  公园旁是一座大神社,神社前的广场很空旷,放学时间有小学生在玩耍,骑着脚踏车竞赛,或者玩玩球,不过极少人会愿意在公园里大肆玩耍,有也是四散的,和父母一起。青峰继续在找新的游戏,他发现设立在公园另一端的设施,并向黄濑提议:「吊单杠五十下,输的……」

  话还没说完,金发男人就一副自己被小看了的模样否决:「什么啊,太没挑战性了。」

  青峰立即沉默,黄濑翘着腿看远处晒太阳的老人,突然觉得现在坐在这里的他们也彷佛老了十岁,不过他明明记得今天早上起床看镜子,也一点都没有老态的。黄濑想着想着,耳边飘来一点声音,五音不全的音乐,不是歌声。

  青峰刚才弯腰捡起地上一片叶子,放到唇边轻轻吹着气,声音就出来了,他修长的手指捏着叶片的两端,起先音色像笛子,旋律歪七扭八,黄濑听不出来是什么,只是把视线留在青峰脸上,然后男人向他打了个眼色,再接着就听出来了。

  「噗,帝光校歌啊,小青峰真有你的!竟然还记得这个。」黄濑笑青峰音乐听得少,于是他又换了几首,都是耳熟能详的,却说不出名字。

  黄濑跟着哼起歌,两个人一搭一唱,之后他又看青峰玩得起劲,自己也捡来一片叶子,放在嘴唇间吐了几口气,只吹出「噗-噗-」这样难听的声音,青峰毫不客气地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黄濑你真是太笨了!不是Perfect Copy吗!」青峰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黄濑生气抢他的叶子,左翻右翻,和自己的一样,叶缘还有些泛黄。

  把叶子贴在嘴唇上,模仿青峰的动作,两只手捏着叶片两端,然后轻轻吐气──还是没有声音。

  不擅长的事,模仿之后就做得很好了;没做过的事,模仿之后也会做得很好。

  「等着,马上Perfect Copy给你看。」黄濑下巴都快要翘到天上去地说。

  青峰喝着咖啡,慢慢欣赏旁边漂亮的金发男人模仿自己,像极了,不过也有不灵验的时候,比方说现在。叶子就是不给黄濑面子,怎么样都发不出声音,他不死心,抬眼望着青峰促狭的眼神,白皙的手掌挡住嘴唇和半边脸,使得那眼神无辜又暧昧。

  青峰暗爆了声粗口,发现今天的太阳怎么这么灼人,全都朝他的心脏往死里攻击。

  几次之后,黄濑有些泄气地垂肩,嘴角的上挑的弧度不太完美。也是有Perfect Copy做不到的事。

  青峰突然心情开朗,觉得他被模仿那么多年,终于让黄濑踢到一次铁板,「这么简单你都不会。」

  举凡是亲近大自然的事青峰都擅长。捉捉蝉,钓钓小龙虾,偷摘别人家的苹果……当然也被凶恶的大狗追过,跑了几条街。如果遇到蜜蜂,只好随机躲到附近的商店里,把一个和平的小镇弄得像演习,不亦乐乎。吹叶子,那就是在公园里玩捉迷藏的集合讯号之一。

  「是啊,吹口哨我也不行啦,就是学不来。」黄濑自暴自弃地说。

  「那你篮球还会模仿?这样都不行,奇迹的世代名号会哭的啊。」青峰继续刺激他。他以为黄濑会缠上来,像中二那时候一样撒娇,问一句:小青峰怎么做的,教我啊。

  可是从高中开始黄濑就再也没有和他讨论过任何关于篮球的问题,只是自己默默地咬牙勤练,一百次不行就练一千次,连开口显得吝啬,等到长大以后,就不好意思问了。

  起先黄濑只是一个围在青峰大辉身边的崇拜者,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后来他放弃憧憬,没有什么需要靠着别人才能做到的事,青峰行的他也行。

  黄濑咬了咬嘴唇,把叶子还给青峰,「就算是Perfect Copy也要看到动作啊。唔……我和你打赌小绿间也不会吹。」

  「绿间?那家伙又不擅常模仿。高尾做得到吧。」

  「啊?反正不会就是不会啊!还有小青峰你别把鹰眼想太神……」又不是红外线,什么都看得精光。

  话还没有说完,罩在帽子阴影下的脸有些泛红,那只挂着青色耳环的耳垂最先背叛他,黄濑开始焦虑,咬住了咖啡杯的杯口,含糊不清地,刻意把话说得朦胧,像是希望青峰听得懂,但又最好不要太懂。

  青峰怕再错过什么,而仔细地盯着他浅粉色的唇瓣。

  再然后,黄濑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小声抱怨:「谁知道你嘴巴里面搞了什么鬼啊。」

  没有亲眼看到的,就学不会,这是奇迹世代黄濑凉太的商业机密,本大爷可好心告诉你了啊──这是后来用眼神附带的讯息,青峰只能靠心眼领悟。

  认识了十四年,关于Perfect Copy的秘密,这还是头一次知道。

  「啧,不过是只黄濑,真够麻烦的。」青峰撇撇嘴,语气有些不耐烦,得了个伪装技巧满分。

  当警察那么多年,卧底做过几次,演技再不佳,和模特拼一拼也绝对有戏──敢情青梅竹马桃井小姐要是知道了他的智商并非无可救药,恐怕会感动得痛哭流涕。

  青峰错以为被黄濑还来的叶子上也带着焦糖玛琪朵甜腻的香味,他勉为其难地告诉他:喏,就教你一次吧,给我学好了啊。

  这恐怕是青峰有生以来最俐落的一次one on one教学经验,谈理论他口才不好,没本事说得天花乱坠,论实务他有野性本能一向身体动得比脑子快。

  黄濑愣愣地瞪着迎面而来的阴影,一口苦涩的黑咖啡在不留神的空隙间有机可乘,他感觉到自己嘴里的焦糖被中和了,是一种新奇的滋味。青峰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先是吹了吹,接着清脆的声音在唇瓣上翩翩起舞,这次是KISS的歌。黄濑拿在手里的杯子差点没打翻,幸好帽子严严实实遮住了头,他试着反抗了一会儿,四周围有人走过,他闭上眼皮鸵鸟心态不敢面对现实,倒是近在咫尺男人的脸因为甜腻而扭曲。

  吻很浅很长,午后的阳光又燥又热,黄濑不明白把他肺里空气抽干的究竟是青峰还是欲望。

  零距离one on one结束后青峰舔着嘴唇意犹未尽,「焦糖太甜了吧喂……」

  「买了快餐又嫌汉堡没营养,小青峰你还真难伺候耶。」黄濑不甘示弱地反讽。他放下咖啡杯,抢过青峰还拿在手上的叶子,轻柔地衔着,说了句「好苦」,吐出一口绵长的气。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悠扬的乡村小曲流泻在光影交错的树林间──曾经是个模特现在又是个机长的的黄濑凉太不只比警官大人新潮,还很怀旧。

  「还真的是Perfect Copy啊……喂,你这家伙难道是……?」青峰难得咋舌苦笑,自以为足够开窍的脑子又忽然有了慢半拍领悟的遗憾。

  难道黄濑的模仿真的凭感觉也能学会?又或者是……

  黄濑什么都没有说,只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暗示青峰不仅是叶子,连温柔的KISS也难不倒他。眼尾扫过一阵慧黠的笑。

  「所以说,你不认为还是先谈妥惩罚怎么进行,会更有意义吗……sir?」

  青峰有权保持沉默。

  也许打从一开始一切就是一场戏码,拙劣的演技,浓烈的爱意,和他们往年五千七百六十八次的竞赛一样赢得不痛快,输得不干脆,不分胜负也看不到尽头,没有放弃就没有结束。

  就不知道是谁被谁诈了一个吻,谁又被谁一球定情十四年,可惜真相永远不得其解,惩罚也一样永远争不出结论,这就是每个假日惯例的午后时光。然而现在,新一轮的人生消磨战还在没完没了地持续下去──


  END


  原本是没有打算公开的,不过所谓的同人的热度这种东西,时间过了我想也就没有人会在意了吧,其他几篇日后看着情况再贴。

评论 ( 1 )
热度 ( 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