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断了气

 
   

【双花】两个百花总裁的故事01

  寫著玩的,沒有進度沒有大綱沒有主線劇情,沒有預計完結,隨時都可以看做是完結隨時都可能有後續



  “张佳乐该起床了。”

  一道声音仿佛在世界另一端呼唤着他,由远至近,带着点严肃和不容拒绝,恣意闯入了这个梦境。

  张佳乐翻了身,把被子罩在头上,阻隔干扰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

  他睡得不太安稳,整个晚上都在做梦,梦境里有一条巨大的鲸鱼躲在暗处,随时等待将他的船撞翻,他得全神贯注地想着如何对付,没有其他精力分神。

  “张佳乐你还不起来。”

  好一会儿那个声音又说话了,腔调不变,然而依旧朦朦胧胧,好像也不怎么能听得清楚,张佳乐的意识像沉浮在海面上,一下子看见曙光,一下子又沉入了幽暗的深海,持续和这个世界的使者做着拔河。

  过不到几分钟,这次攻击来得更加猛烈,有一只手把他的被子掀开,粗暴且不留余地。

  “张佳乐,你要迟到了,早上有工作。”孙哲平低沉的声音带着点咬牙切齿在耳边响起。

  “嗯……?”张佳乐勉强睁开十斤重的眼皮,被人拉着坐了起来,“几点了?”

  “九点半。”孙哲平说,“你再不起来赶不上拍摄。”

  “嗯……”游魂一样的张佳乐丧尸继续坐着睡。

  孙哲平在他的屋子里忙着找他的队服,好不容易凑齐了外套和裤子,转头一看,张佳乐练就的原地打瞌睡功力了得,居然压根儿没醒过,他还没有消下去的怒意又冒上来。

  孙哲平抓着张佳乐的肩膀想把他摇醒。

  “喂,张佳乐?”

  “张佳乐你他妈睁眼啊!”

  “昨天几点睡的?”

  “等会儿上车再睡行不?”

  “……喂,阿乐……”

  孙哲平的脸色有点黑,其实他的本意是好心把张佳乐叫醒,可是这家伙头发乱得跟鸟巢似的,现在还一头栽进他的怀里蹭了蹭,自来熟地找到了一个适合睡觉的位置就不肯离开,弄得孙哲平把他弄醒也不是,不弄醒也不是。

  况且这个姿势说别扭,也真的有点别扭。

  孙哲平叹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经理发过去一条微信:再给我二十分钟,大厅见。

  已经不敢去想象对方的脸会不会更黑,或者迟到该怎么办,还是说也没什么差,反正现在他们正大牌着,干脆就坐实了这个谣传,孙哲平胡思乱想间低头,相当无聊地发现新大陆——他的吐息吹动了张佳乐不听话乱翘的刘海,那几根头发正随着他的呼吸说东不敢往西,比它们的主人听话得多,也可爱得多。

  “呵呵……”

  当然孙哲平不可能在这观察这个一上午,过不到几分钟,他便狠下心来摇醒了张佳乐,像个保姆一样把他硬塞进队服里,十五分钟后他们总算如愿以偿坐上了经理的车,而张佳乐这时精神奕奕地嚼着包子,完全记不得不久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会儿要拍的是啥牌子?耐克?阿迪达斯?万一扣不进篮咋办?”张佳乐边吃边问,形象全无。

  这个问题丝毫没有抓到要点,孙哲平冷静纠正他:“你想多了,只是美斯特邦威,而且只是护腕的平面写真,不需要你耍特技。”

  “哦。”张佳乐没什么表情,看不出是不是被浇熄了一头热血。

  开着车的公关经理趁着红灯替他们恶补:“等会儿会拍几组照片,下一期体育杂志的广告页和电竞之家扉页都会刊登,全身照截取一张,局部三张,简短采访,都会有人指导的,放轻松就行。”

  张佳乐和孙哲平异口同声应和。

  第二赛季后,百花战队异军突起,两个荣耀职业圈的新人组合在这片未受到媒体开拓的新兴产业交出了亮眼成绩,把大家投注在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的目光都拉了过去,虽然还只是刚出道,队伍也没有打磨成型,但初步的轮廓已经有了,况且孙哲平和张佳乐的话题性足够,面对商业宣传也比叶秋配合,实在不失为两棵值得栽培的摇钱树。

  要知道,百花战队可是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个未成年白手起家的,最初成立的契机是一次线上BOSS争夺,那天打完PK时间有点晚了,孙哲平下线前不忘留下张佳乐的手机号码和QQ。

  有时候游戏里少年们总会因为一时热血而自以为能走到未来,事实上未来只是个糊成一团像不及格的考卷一样模糊的概念,这点孙哲平想得很周到,他对这件事不仅认真,还积极,所以一个礼拜内决定从北京搬到昆明,连落脚地点都没找到,张佳乐面对他这一往无前的气势,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混下去了。

  百花刚成立几个月,好不容易有了投资主,但草创时期很多事总是要亲力亲为,比如拉赞助商建比赛场地,比如拍摄商业广告赚钱,好提升宿舍资源。

  公关经理压着超速上限在十点半前把他们送进摄影棚,这是国内有名的媒体集团投资的场地,大楼内部装潢摩登时尚,在里头工作的男男女女打扮有型有品味,反正跟他们这打游戏的宅男不是一个世界。

  张佳乐和孙哲平初见这种场面倒也没有被吓到,反倒镇定自若。

  “哎大孙,一会儿他要是让我签名,你说我写张佳乐好,还是百花缭乱好?”张佳乐正皱着眉头苦思人生难题,“早知道我应该多练习一下,我觉得‘缭乱’这两个字笔画略多啊,可万一以后我不用这个账号了那不就没意义了吗?”

  孙哲平睨他一眼,好像他的担心都是屁,“两个都写,你是百花缭乱,百花缭乱是你。”

  “那你呢?”

  “当然都写啊。”

  这话说得铿锵有力,张佳乐想了想也找不出反驳,遂同意:“好,就这样吧。”

  拍摄方的人带他们上楼,两个啥都没带就等着拍照像去医院等挂号的青年莫名有百万巨星的架势,身为公关经理,这时候不免提醒他们:“你们俩和叶秋身份不同,他是完全的职业玩家,可你们是百花的骨干,也算是股东,大孙你父亲特别交代要让你好好学着点经营,等会儿进去跟着我看我怎么做,知道吗?”

  “嗯。”孙哲平点头。

  张佳乐这时候还是半个局外人,没深入思考过着意味着什么,他跟着应和,跟在孙哲平后面随意观察着周围环境,俨然是一个认真上进的有为青年。

  关于百花究竟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有如此规模,这说来话长。简单来说,孙哲平这个富二代向家里胡扯了一通投资电子竞技产业多有前景,未来可以高获利云云,顺便展示了一下自己在竞技场里砍人如砍瓜的视频,谦虚表示虽然还不足以和大神并肩,但媲美是没有问题的,于是土豪老爸就真的在合作人里头找了个有钱有闲的,来赞助他这项计划。

  公关经理先和对方的撰稿记者寒暄一番,随后掏出名片,孙哲平摸了摸口袋,也拿出了一张递上。

  “这位就是我们的主力选手,孙哲平和张佳乐。”经理说着,“这位是记者李华。”

  “呵,都很年轻啊,你们好,叫我李哥就行。”李华和他们逐一握手,面带笑容说道。

  他带着他们认识了场地,然后就是观摩别人的拍摄。

  在等待前面一组拍摄结束的过渡时间非常无聊,经理和小李有成年人的话题,孙哲平和张佳乐也有他们的话题。

  “大孙你几时印名片的,很牛啊,给张看看?”张佳乐拱他,对他刚才给李哥的东西很有兴趣。

  孙哲平在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给他,“喏,再多也没有了,今天没带够。”

  张佳乐接过来看了看,名片高端洋气上档次,上面洋字儿写着:BaihuaClub CO., LTD,姓名:Sun Zhe Ping,头衔:CEO。

  “CEO?你?”张佳乐指着孙哲平鼻子楞道。

  虽然他高中英语成绩不行,但总是有点印象的,如果他没记错,这个词翻译过来叫首席执行官,又称作行政总裁。

  总裁——总,裁。

  “怎么,你有意见?”孙哲平看着他的视线都变得高大上了,“我爹让他给我挂个名的,反正就那么回事儿吧。”

  “什么叫那么回事儿?这太可怕了好吗!不,你怎么能……这么……”张佳乐尴尬得说话都不利索了,简直需要吃两包辣条压压惊。

  实在是因为孙哲平似乎没觉得哪里不对,反而还有点理直气壮。印象里CEO都是穿着西装,梳着油头,一副精明商人的干练打扮,你说一个二十未满的CEO能干啥?

  可仔细想想又觉得没有不对,因为确实是孙哲平和他成立的百花,地点在张佳乐的房间,他们煞有其事地坐在桌子前,张佳乐按照他的话拿笔在一张考卷背后写下了“百花”二字,贴在房门上,百花就这么成立了。

  战队该如何进行训练,以及他们该如何配合,包括战术以及队员搜罗,这些事情也都是孙哲平做得更多一些,其余还包括了宿舍浴室的水为什么是冷的、马桶不通等等。

  这些好像也差不多包揽了战队运作的大小事情?

  张佳乐至多也就是搞搞器材选购的问题,此外就是负责在战场上大放异彩,好像是孙哲平请来的特效师一样,只要使出所有看家本领来一场精彩的秀,其余杂事皆不需烦恼。

  反正他有饭吃,有游戏打,何乐而不为。

  纠结了会儿,张佳乐算是接受了一半这个总裁设定。

  “那所以,我今早是让总裁大人叫起床的?”

  “呵呵。”孙哲平笑,“你喜欢的话回头让刘哥也给你印个?”

  “我还要脸的好吗!”

  “你想印啥,秘书?还是副总?首席弹药专家?”

  “为什么不是CEO,明明是你求我一起组队的吧?没有我哪来你?”

  “也行啊,张总?”

  “我去!”


   親愛的問我為毛不可以兩個總裁呢,於是我好吧,兩個總裁吧(完全曲解了x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