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雙花/霸圖/義斬/百花,禁止一鍵轉載。

© 断了气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上瘾(全)

  • 傻白甜

  • OOC

  • 纯开车

  • 张佳乐不是人造人

  • 张佳乐不是人造人

  • 张佳乐不是人造人

  • 张佳乐是后天手术的改造人,电子脑

  • 双黑客设定

  • 弥补删掉《Flowers Seed》

  • 有微喻黄出没



  “喵。”

  孙哲平刚踏进屋子里,就看到张佳乐正在对他笑,他蹲在乱糟糟的琴椅上舔着手背,姿势别扭地想用脚抓一下腰上的毛,但问题是以人类的骨骼结构来说这个动作太过为难,以至于他姿势诡谲而又危险。

  孙哲平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张佳乐?”

  得到的回应是:“喵,大孙你回来啦。”声音欢快像在谱小曲儿,孙哲平一听就知道不对劲。

  他关上门,赶忙把背包放下,在被电脑和器材堆得比垃圾场还脏的小空间里朝张佳乐走去,他出门前这里还是好好的,现在满地都是零件,被踩坏的键盘脱落了几个键帽,硬盘掉在地上凹了个洞,电子纸裂了个缝,该坏的都坏了,不该坏的也半坏了,说不是遭强盗他都不信。

  冷不防被地上的数据线给绊了一下,孙哲平看着张佳乐颈子后头没关上的端口,莫名有股不好的预感。

  “你做了什么?”孙哲平边走边踢开那些零件边问。

  张佳乐仰着头看他,又瞄了一声,好像察觉眼前的男人有脸色发黑的迹象,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

  “喵嘎!”

  “你跳什么!”孙哲平被吓了一跳,实在是因为张佳乐这个快一米八的大男人做这个动作太他妈诡异,就算他身材比自己瘦小,可这么扑上来也不是闹着玩的,他可不想摔在这些硬邦邦的东西上,要真是这样,那这屋子可得毁了。

  张佳乐露出小动物般惊恐的眼神,急急忙忙想开溜,他看上头,好像想要使劲儿跳到窗台上,孙哲平一把揪住他的小辫子,趁着他往后摔将人严严实实抱在怀里。

  “你又下载什么了?中毒了?”

  “喵,没有。”张佳乐猛摇头,四肢挣扎着,“快放开我啊,喵。”

  “不放,你别闹,我不会害你的。”孙哲平扣住他的腰,把人从椅子上拖下来。

  大概是他真的没有要惩罚张佳乐的意思,闹了会儿他就停歇了,尽管他把他的东西都弄坏了,但孙哲平也只是大大叹了口气,紧皱着眉头连一句苛责的话都没有说。

  对一只猫骂他有用吗?

  于是张佳乐继续开心地舔手背,时不时喵地用水汪汪的双眼盯着他看。

  孙哲平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要知道他只是去趟黑市买东西,一回家天才黑客张佳乐竟然变成了猫——不,是中毒被猫木马侵入,好几个软件被覆盖过去,连正常的话都不会说了,还满屋子乱窜,一见到电线就想玩,还硬要躺到堆得危险的器材上睡觉,他就有种今天果然是世界末日的错觉。

  孙哲平好不容易按住他,耐心地摸着他的头给他顺毛,张佳乐才愿意乖乖坐在他腿上。

  “张佳乐,你——”

  “喵!”张佳乐冷不防抓了下头顶上的手,孙哲平吃痛地收回手,不明所以。

  张佳乐瞪他,上一秒还很温顺的,这一刻小辫子都翘起来,满脸不高兴。

  “张佳乐——”

  “喵!”张佳乐继续瞪他。

  孙哲平不明白哪里招惹他了,便捡起地上的数据线想要逗他,听说猫类对此都会感兴趣,可张佳乐只是轻哼着扭开头不理睬,孙哲平顿时大受打击。

  “我是正常人,不理解猫有啥稀奇的,呵。”他自我安慰一番,转而去橱柜里翻了一遍,幸运地找到一个鱼罐头。

  他打开罐头,对张佳乐招手,“张佳乐你的午饭来了。”

  张佳乐趴在地上懒懒地抬眼又闭上,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张佳乐你不吃吗?”孙哲平黑着脸问,然而张佳乐真的不吃,他连挪动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孙哲平泄气地跑去上网,在知乎上发了条“中猫木马的解决方案”,不到一会儿十几条回复,一个叫索克萨尔的高人指点他,买猫薄荷就能收服了,可问题是这对人类有效吗?而且这是中毒不是真的变成猫啊!

  索克萨尔:一开始我也半信半疑,当我第一次知道买猫薄荷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因为我觉得在我心里少天始终是个人,你不能叫我把他当成宠物就当成宠物,而且这没有科学证据,我不想伤了他的心,所以得要他心甘情愿的时候试一下,于是我就趁着他洗完澡后弄了点放进他的枕头里,结果duang的一下,少天就粘着我不放了,我看他挺喜欢,又给他加了些,他没拒绝还很高兴,duang!duang!duang!后来那一夜我们都睡得很好,你可以参考参考。

  “……”

  孙哲平沉默了,我是要破解病毒的方法不是要收服他!你这个心脏——哦别说,征服张佳乐想想似乎还挺诱人的不是吗?

  他纠结良久,回头看到张佳乐那跩得二五八万的样子不免来气,抓着鼠标的手在右上角那个大红叉叉上移来移去,最后一挥手,竟然上了淘宝,而且还搜起了猫薄荷,火速付账等着二十四小时到货。

  买完东西张佳乐睡着了,折腾了大半天他也该累了,孙哲平看着他安详的睡颜,好似在梦里吃到了活蹦乱跳的鲜鱼,嘴角带着一点笑意,便心一软,拿了条毯子给他盖上,哪怕改造人并不会着凉感冒。

  孙哲平继续在网络上找寻可以破解猫木马,并且不会对他的大脑造成记忆毁损的解决方案。

  淘宝包邮的发货速度很快,隔天早上孙哲平就收到了猫薄荷,张佳乐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趴在床上,整个人都蜷缩着,让习惯抱着他入睡的孙哲平一个晚上没睡好。孙哲平签收了货件,一想到等会儿张佳乐会温顺地粘着他,对他的要求百依百顺,突然间就来了精神。

  孙哲平到电脑前看了眼,桌面上有几个杀毒的软件,是他昨天弄了一整晚的结果。

  张佳乐中的毒是最新型的猫木马,一旦中奖智商会降低,放着越久不处理,记忆体便会逐渐毁损,最后只能重置。他写了几个程序,但由于张佳乐对于他试图把数据线插到自己身上这件事有所抗拒,因而测试没有办法完成。

  不过没关系,他都想好了,等张佳乐专心弄猫薄荷的时候他再找机会接线吧,这样两全其美。

  孙哲平回房间坐到床边,撩开张佳乐睡乱的头发,看见清晨的光线亲吻他的脸颊,在这个绝大多数人靠整形的年代里,张佳乐这么一张纯天然的脸可谓稀世珍宝,甚至他长得很好看,自带欢乐气息,格外精神。

  孙哲平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脸,指尖在他的鼻子上逗留,张佳乐觉得痒就皱了皱鼻子,游移到嘴唇上的时候,张佳乐竟然舔了他的手指,孙哲平猛抽回手,心底的邪念被搔刮着,却又抓不着痒处,相当难受。

  “喵?”张佳乐睁开眼,茫然地看着他。

  “乐乐?”孙哲平猝不及防被他清澈的眼眸盯着就脱口而出,说完才浑身一震,“……靠,我不是故意的,抱歉。”

  张佳乐最忌讳他叫他“乐乐”,因为听起来像猫的名字——等等,他现在,就是猫啊?

  张佳乐翘起唇笑了,“喵,大孙早安。”

  一瞬间孙哲平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昨天他叫了一整天张佳乐,他都不给半点反应,原来是这样啊……

  孙哲平尴尬地咳了两声,又叫了一次“乐乐”。

  这回,张佳乐蹭到他身上,孙哲平从善如流抱住他,给了一个绵长而深刻的吻。

  “我给你买了好东西,要看看吗?”孙哲平揉着张佳乐的头,似笑非笑地问道。

  张佳乐被亲得缺氧,双手紧紧扒着他的脖子点头,“嗯嗯喵。”

  孙哲平心情大好,他说:“那先吃早餐,吃完再来看?”

  “嗯!”

  张佳乐依旧执着蹲在椅子上,他伸长了脖子想用嘴去捞盘子里的鱼,然而他不是真正的猫,花了再多时间也只是徒劳,出于无奈,孙哲平只好夹起一块鱼肉,送到他嘴边。

  “啊,张嘴。”

  张佳乐一口咬下,吃完了又张开嘴。

  孙哲平便这样一口一口喂食着他,直到罐头里的鱼肉都吃完为止,他才有时间吃自己的早餐。

  养只猫可真不容易,好在张佳乐不会真的随地大小便,这是孙哲平唯一庆幸的事了,他洗完碗盘,拿出了猫薄荷,张佳乐被他神秘兮兮的样子吸引了注意力。

  孙哲平放在鼻尖嗅了嗅,味道并不是很浓烈,有点微香,他先弄了一片放在掌心里给张佳乐闻,张佳乐学着他的样子嗅着,然后一脸不明所以地望着他。

  “呃……没觉得爽吗?”

  “喵?”

  “香吗?想不想打滚?”

  “喵?”

  “来,孙爷的腿任你滚。”

  “喵?”

  “……好吧,你是人不是猫,果然没效,啧。”孙哲平咂咂嘴,也算不上失落,只是有种意料之内的反应。

  张佳乐看着他把猫薄荷塞回罐子里,那东西就被放置到一旁了,不知道为什么,张佳乐冷不防抓住了孙哲平的手,低头舔着他的手心。

  “乐乐?”孙哲平震惊,张佳乐舔了几口,好像是要把沾在他手上的味道都舔掉,来表示“他很喜欢”。

  “其实不用这样的,不喜欢也没啥。”孙哲平说。

  张佳乐抱着他的手不放,最初只是舔手心,后来干脆舔到了他的嘴巴上。从上门的肉孙哲平没道理不吃,何况他从昨晚到刚才都还在做苦力,最糟糕的是,最糟糕的是——他的雇主在催促一项任务,资料都在张佳乐的脑子里,现在他中毒了,东西交不出来,没搞好可是要被追杀的。

  孙哲平抱紧了他,低声自言自语:“只要你还能变回来就好,别忘记我,我会把你修好的。”

  “喵,大孙怎么了?”张佳乐歪着头问。

  孙哲平亲着他的脸颊,“没事儿,咱来做点活动舒服舒服?”

  张佳乐愣愣地点了头。


  后面开车,请走:http://ww1.sinaimg.cn/large/90b538c2jw1f44e0d3cs5j20icd3xhdu.jpg

评论 ( 21 )
热度 ( 1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