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断了气

 
   

【青黃】Merveilles(3)

(3)


要说不惊讶是骗人的,光是当初那则主唱招募帖下面回复有多火热就可以看出只要有点本事的主唱谁不想挤进Merveilles,有过LIVE经验的不在话下,固定进录音室里制作个人光碟的也不少,更不泛有想踩着乐团往上爬的无名小卒,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赤司──不,是整个乐团的人选择了他。


选择了黄濑凉太。


事情敲定的速度远比预想更快,只花去不到半天的时间就确定了必须留在东京,那么接下来的路线就清楚许多,黄濑来前已经准备好在这里待上一晚,住宿的地点是问号,到底是年轻人精力旺盛,在KTV什么的凑合一晚多少也干过,只不过换了地点。


青峰拎着人离开了团房。赤司一句「你带他随便逛逛」就把他们伟大的吉他手给踢出了门,然而千错万错都是黄濑一句「打算明天回去」,才让他不得不接下大礼,于是这下脸色黑得只能往其他方向发展了。


开车能去的地方很多,尤其是白天时段,黄濑坐上车已经没了先前那种拘束和隔阂,理由不是因为男人熟络得快,而是他们没有年龄代沟。


早在团练室被紫原害得肚子饿,青峰看着黄濑的脑袋只想着吃面,来的时候本来还臭着脸,赤司一大早把他吵醒,就是为了给未来的新主唱当司机,想他在Merveilles里什么身份,毕竟是年轻气盛不懂得收敛,沦落至此不免一阵气结,可一曲后精神来了,心情明显好过几个月前。


于是油门一踩,「走,吃拉面去。」


说是吃拉面实际上并不只有这样,车子很快开离新宿一带,时间正逢下课的尖端时刻,路上时不时能看见穿着制服,却把妆画得恰巧的女高中生,裙子短过膝盖,风一吹裙底风光若隐若现。


黄濑转头看窗外看得目不转睛,当然不是看女孩子裙子,绅士如他,女孩子哭了都要递手帕的,而且一视同仁,所以莫怪那些女孩被他拒绝以后还想做个朋友。


是街上那些风景和老家大有不同。


东京和北海道不一样,乡下地方即便是城市观光客也占了绝大多数,何况是小樽那样具有特色的城市,东京的观光客集中热门景点,或者是分散四处,城市里倒是较常看见各种外地来奋斗的人……一想到这里,黄濑心中不免一阵感慨。


算算乐坛上多少人是一个冲动就背着一把吉他只身来到东京,而今他也勉强算上一份子。


青峰见他张望车窗外的样子,真以为这小子是当成山顶来的土包子,「喂黄濑。」试探性叫了一声。


回给他的是闪亮亮的视线,比来东京更梦幻的是偶像坐在自己身旁给自己开车──黄濑都没好意思说过自己其实曾经偷偷COPY青峰的弹奏也想练练琴,连音色都调成了一模一样的,弹得是煞有其事,只可惜和弦刷多了手生,怎么都弹不到完美。


黄濑问:「这是要上哪里去?」


青峰哦了声,「其实呢,我前天刚拿到驾照。」


「……」脸色有点发青。


「不过你信我,就兜着转转吧。」说罢油门猛地一踩,车子加快速度直直往前冲去。


说是兜着转倒也不是这样,做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关东人,于青峰眼里来看那些新宿啊池袋啊涩谷啊都了无新意,要去的地方是早就决定了的,说吃拉面也没错,只是没说是和别人一块儿吃。


青峰动作俐落地打着方向盘,丝毫看不出前天才刚拿到驾照的模样,「哈哈你别怕啊黄濑,给你介绍个人认识……话说在前头,别被她的胸给骗了啊,那婆娘可凶的。」


混这个圈子是这样,交友广阔,三两下就能玩到一块儿,玩得好的以后处处是机会,现在青峰就是给他制造了个「机」。车子最后在一辆极具现代感的大楼前停下,从建筑外观来看并不是崭新的,不过这也说明当年建造房子的时候设计者就具备了远观未来的构思,即便是放在现代依然不落伍。


从大楼里走出来的男男女女彷佛穿梭在时光隧道,Slash或Michael Jackson那样的打扮并不稀奇,也有其他风格独特的,难以一言概括。


青峰车子一煞,就把黄濑拎下了车。


「喂喂小青峰,那是sid vicious的风格吧?」黄濑看到熟悉的乐团的打扮不免兴奋。


「哦那是,话说你也听过Sex Pistols?」


「什么啊你的眼神!」那种看乡下人的眼神!


「没什么。」青峰歪着嘴笑了笑,随即想想好像哪里不对,「我说黄濑你刚才叫我什么……」


「小青峰!我对尊敬的人都会加个『小』字哦。」


「算了吧,你饶了我,换一个。」


「嗯行啊,你要小青峰还是小青峰还是小青峰呢?」


「……吵死了不过是一只黄濑而已!」


「什么叫一只黄濑,好失礼啊你。」


这在青峰听来略显别扭的称呼大概就像老妈喊他阿大一样,黄濑这人看上去软,实际上硬,外软内硬,一旦认定了就绝对不顾别人反对,于是反驳无效。两个人站在门口等人,不过一会儿时间让青峰头皮发麻的称呼又来了一次,只不过这次对象不同。


「阿大!不是说了让你别把车停正门吗!好碍事的!」一个粉红色长头发的女孩子跑了出来,某种客观因素胸前的衣服花纹诡异地颤动。


然而黄濑首先注意到的不是这个。


在Merveilles里还没有人叫他「阿大」,赤司再亲昵也是称呼名字,这个女孩的关系可见不一般。黄濑冲击过大,没想到自己一来就要「见嫂子」,急得用手扒了下头发,后悔没把衣橱里最好看那件穿出来,只能换上恰到好处的微笑,「黄濑凉太,还请漂亮的小姐多多指教呢。」


青峰笑得人仰马翻,「这是什么年代的打招呼方式啊,『桃井小姐』哈哈哈哈!黄濑你真有意思!」


「臭阿大!」桃井忿忿然踩了青峰一脚,她眼睛发亮地看着黄濑,语出惊人地说:「不会错的,这个声音我听过哦,好像是在……」歪着头努力回想。


青峰皱眉,「妳是听了他寄来的录音才觉得听过吧?」


这话说得没错,要应征主唱的人太多了,虽然是赤司先首选过一轮,但实际上任何Merveilles的音频都是给桃井先听过的,从十四岁那年青峰说要做乐团开始,她就努力不懈地钻研这些,说起来也是靠天分和努力,桃井对声音的敏感度绝对不亚于他们,很多声音有没有发挥潜力是她一句话定了生死,唯独在黄濑的歌声里,她犹豫了。


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但不记得。


只是不会错的是,黄濑拥有绝对音感……这是比起任何后天技巧都难以追求的,先天上的东西。


如果是黄濑君的话,说不定可以试着改变阿大……她悄悄对青峰投去一个眼神,那目光充满了期盼。


黄濑尴尬地笑,「桃井小姐也……呃,听了那个档案吗?不好意思,情急之下效果处理得不好。」


回想起当时录下这首歌也仅是凭着一股冲劲,要技巧没什么技巧,要后期没后期,可唯独热情是绝对的,听过那么多无名歌手的翻唱,以及青峰大辉强劲的吉他旋律后,源源不绝从心底满溢的激情。


因为想和这个人一起唱歌,一同站在舞台上,所以黄濑凉太来到了东京。


桃井抿了抿唇,低头露出一个看不见的微笑,「呵呵,没关系也有可能是记错了,听了太多档案嘛,小黄别介意。」


「就是啊,五月妳痴呆了吧。」


「大概是吧。」桃井没再说什么。


三个人很快结了伴去吃拉面,青峰主要把黄濑绑架过来的目的不是这个。面馆里他大吸了口热腾腾的面,摁着黄濑脑袋揉了揉,一脸奸商准备钓肥羊的态势。


虽然以前每天游走在全科不及格边缘,但看人脸这点审美应该是没问题的。黄濑这小子生了张美得异常的脸,配上那一头金发闪闪发亮,应该是很值钱的样子。


「妳不是正好需要个模特吗?喏现成货,加减用用吧。」话虽如此青峰,嘴上可不是这么说的,他差点把黄濑脸都摁到汤里去了。


黄濑啊的一声傻眼了。为什么自己好像一副准备被卖掉的样子,而且还是个便宜货!?


「你这不是在说我吧?还有那个加减用用什么意思啊,我好歹也是有点形象的哦?」未来的主唱大人首战成功后逐渐露出了真面目。


「主唱什么意思你知道?」


「形象。」黄濑说得果断。


LIVE开场往往主唱登场是压轴,歌声一出来要能轰动全场,拍摄PV的时候主唱是主角,要懂得追镜头,说白了就是要有几分自恋,拍摄宣传海报主唱也总是要塞在一支队伍的最中间,也可以说主唱代了乐团的灵魂。


不过青峰却一脸严肃地摇头,「那你还是慎重考虑考虑吧,主唱就是……牺牲色相!」


桃井发出轻笑,仔细端详黄濑的脸,其实不用看得多仔细都知道,要找到这样资质的模特并不容易。


青峰的审美观和恋爱反射弧度呈现完美反比。


「喂五月, 黄濑就交给妳啦,说好别再给我做饭了啊。」某人一副已经成交的口气。


开玩笑桃井五月可是黑暗料理界的传人啊!


桃井生气地鼓起脸颊,「人家可是立志要当全职家庭主妇的呢!」旋即又迅速变脸,黄濑发誓他绝对没有错以为这个甜甜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恶魔。


「吶小黄,」桃井笑得有几分精明几分纯真,瞬间抛出了甜美的诱饵:「搬来东京的话,要不要考虑来我这里打工……当模特?」


黄濑这下是真的诧异地瞪大了眼。


※※※


「好,衣服、存折、盥洗用具还有mp3,被子之后再寄上去……」黄濑低头翻看手机上的记事本,一条划过一条,自言自语着,「应该没有忘记的东西了。嗯,ok,小青峰等着我吧!」指尖轻点着按钮,最后确认过没有遗漏后啪的一声盖上。


唇角勾起一抹微笑,面板反射出一顶帽子,白净的面孔埋藏在阴影中,却怎么样也藏不住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瞳孔。


黄濑背着一个简单的大包,穿着厚重的外套离开了家,看上去只是像要去哪里旅游几天,说是一派轻松也不为过,可是谁都知道这一趟出门不知道几时会再回来。和家人的战争一周已经彻底结束,多亏了曾经在外地读过大学的姊姊帮忙游说,这事才能暂时告休。


小樽初春的天气依然寒冷,运河上飘落着破了冰的碎雪花,地上是被阳光融出的雪,今年恐怕再也见不到这样的景象了,离开小樽之前黄濑去了一趟公会堂。


说起这个地方有什么回忆,黄濑一言难尽,头一回以乐团主唱身份站上去的舞台,说什么也得再看一眼,是告别也好,激励自己前进也罢,都不重要了。


穿过一条大路,黄濑终于抵达,老旧的铁门紧闭着,碎砖随着岁月剥落露出了灰白的水泥,他从旁边提供给一般人进入的侧门走进去,今天正好没有任何活动,管理人员坐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穿过一条走廊,他来到里面的大礼堂,门半掩着恰好露出一道缝隙可以窥探到里面,此时舞台上似乎在进行着什么样的布置。


黄濑没看清楚,就凭那点缝隙,只能隐约看到舞台的角落看到一组鼓,这地方经常被人租来用做举办小型Live或演讲,剧团表演偶尔也有,纯粹娱乐这一带的居民,从东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开Live的乐团少之又少。


退了两步,黄濑没有推门而入,本来就是为了怀念才来的,有人在里面他自然不好意思冒然进去打搅,故地重游这又算个什么理由他也说不出所以然,于是只好转身准备离开。


只是脚才刚跨出去没几步,就又停了下来。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面,黄濑呆愣着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


照本宣科的寒暄听上去有敷衍之嫌,黄濑没打算用,倒是对方讶异的程度显然上了他一个档次,男人不自觉脱掉了头上的鸭舌帽,露出染成褐色的短发。


「呃,黄濑,是你吗?」


声音算不上低晨,带了点沙哑,语尾用词格外亲切,这一切于黄濑来说再熟悉不过。中村真也提着几个装了东西的袋子,直到黄濑面前才停了下来。


他抱着一堆材料从外头进来,正抱怨同伙刁钻的要求让他多跑了几间店,没想到意外碰见久未联系的后辈。黄濑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好怀念啊,中村前辈,真的是很久没见了,感觉发展得很不错哦?」


他边说边看着中村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你啊,说什么我发展得不错,也就那个样子吧,每天给家里老头子念得都快烦死啦。对了,你……背着行李应该不是去玩吧?」他指着黄濑背上的行李袋。


这个时节,这个年纪的少年少女提着行李多半是为了旅行,离开家乡去到外地的少之又少。高中生毕业进入大学后理所当然享受起先前从未体验过的惬意生活,PUB和联谊,各种活动随之而来。如果待在老家也能舒舒服服过日子,也就没有去到外地的必要了。


之所以了解这个,全都是因为中村家里是经营民宿的。


黄濑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作为他告别故乡的最后一日,于是也不避讳,大大方方点头,「哎,躲不过中村前辈雪亮的眼睛……没错,要准备到外地去生活啦,走之前过来看一看,这个地方好怀念啊。」说着,他仰头环顾着四周。


这么说完全情有可原,因为对中村来说,这地方也乘载着往昔的许多回忆。中村是大黄濑一届的前辈,海常乐团的第二任贝斯手,在团长笠松和森山毕业之后,陪着早川和黄濑继续支称着乐团运作的伙伴,黄濑和他有点交情,可在毕业后也跟着散了。


要不是这个「意外」,黄濑还没打算在这种时候与他重逢。


地球是圆的世界很小什么的他终于头一回体会到,何况老家也不过就那么屁点大。


中村调侃地说:「怎么,继笠松和森山之后你也要离开?小樽的风景明明那么美,不再多看看吗?」


当年笠松和森山,海常的队长及第一任贝斯手毕业后也上了东京发展,一去就是两年几乎没什么音讯,原本节庆还会发封邮件连络,可升上大三之后也许是忙了,连络得少,黄濑就是从这个时候和他们彻底断了联系的。


中村虽然这么打哈哈地说,但也想到了茫茫人海,昔日同学各奔东西的伤感。


「都看这么多年了,我也想换换风景啦……」


「怎么,难道又是去东京?」


「呃,是啊。」


「你这样大阪要哭了。」


「哈?我才不要,大阪腔好土气啊!」


「喂,你知道别人怎么说咱的吗?你这个小樽的土著!」


「什么啊,好歹是小樽杰尼斯吧?」


「……算了吧,我们快停止这个话题。」


黄濑这自恋的脾气是天生少了某根筋,中村被他恶心一把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只好赶紧推开门,里面舞台正布置到一半,器材和道具随处可见,这个舞台是当年海常乐团第一次正式登台的地方,也是笠松和森山领下毕业证书的地方,到了中村和早川毕业那年,已经没有属于他们的毕业公演了。


玩音乐的人无不憧憬着能去到更大的舞台发展,笠松和森山就是以此为目标,考上了东京的学校,中村当然也有这个梦想,可惜身不由己。


北海道这个观光区域,占了地缘优势家里经营观光生意的不少,他就是其一,学习路程不起眼,那么往后继承家业的路也大多在很早以前就决定了。


黄濑不同,家里母亲虽然也在从事相关事业,却只是个平凡普通的家庭主妇,两个姊姊在外地念书也都有了不错的工作,黄濑这走得是毫无后顾之忧。


中村招呼黄濑进去,「现在正好在装潢布置呢,随便看看吧。」


视野从原先的冰山一角拓展到了全部,黄濑一眼看中舞台上那些好东西,监听设备,小型的音控机器,一组鼓,还有一支麦克风架,血液集中冲上了脑子,眼前宛如一个真正小型Live的排场让他握紧了手。


「这都是前辈的乐团准备的东西?总觉得……总觉好厉害啊!不如说超酷的!」声音在颤抖,黄濑双眼一亮,满是崇拜的光芒,他加快脚步走进去,中村挠了挠脑袋,呵地一声,黄濑这种孩子气的地方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过,要不是一年不见,外型上有了变化,否则所有事情还像是昨天一样。


中村走在他后面,声音传遍了整个空旷的观众席,「啊啊,这周日打算在这里办场Live,你也看到了现在正在赶工,昨天才刚把这些东西搬来,这还是第一次在这种地方办Live,弄了点不一样的东西,本来打算邀你来听,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上,可惜你要走了,呵……对了黄濑,我都听早川说了,你……那时候退部了是吗?」


「啊,这个……」走在前方的黄濑身体明显一震,脚步减缓,他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望着前方。该来的躲不了就是这么回事,中村和早川毕业隔天,他就去社团递交了退部申请。


他深呼吸一口气,「是啊,前辈们毕业的隔天就去社团递交了退部申请,那个时候也都高三了嘛。」


听上去情有可原,高三生还在玩社团的少之又少,除了那些已经确定有学校的保送生,其他人全处在水深火热中,这种情况下退部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中村把袋子放到地上,顺手从里面拿出一罐汽水,抛给了黄濑。


「只有冷的,不介意吧?」


「谢啦。」啵的一声,黄濑拉开罐子仰头喝下。


中村似乎是在等他说话,黄濑退部是早川告诉他的,想当然尔早川也是听社团里的人转口才知道,海常不得不解散的最大原因无非是团员四散,当年笠松和森山离开的时候就一度面临了这样的状况,要不是他加入,海常早就解散了,黄濑之所以留,一半原因也是为了早川。


只是中村不知道的是,黄濑是在退部之后,忽然无所事事点开了网站,才看到Merveilles的PV,从那个时候开始,想要唱歌的愿望就一直蛰伏在心底,等待着一个适当的时机爆发。


他已经完全沉默下来,将舞台交给了关键角色。


「要是知道中村前辈办Live,就不会选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嘛。」黄濑语气半是撒娇地说。


「哦?」


「其实离开这里是很匆促的决定呢。」


他走上台,走到那个麦克风架前,弯腰将罐子放到了脚边,双手轻轻扶着纤细而冰冷的架子,此时此刻头脑非常清醒,他想起那天在57号练团室里试音的感觉,每个细胞都融入到音符里,光是站在原地,只是听着青峰近乎脱缰的solo,紫原激速的鼓点,都快要喘不过气,束缚在这样的舞台上并不能让人感到满足。


沉默良久。


中村手里的罐子都握得热了,才听到声音传来。


「我去东京,是为了乐团哦。」


啪!铁罐拉开的声音回荡着。中村仰头灌下一口,直视着舞台上闭上了双眼的黄濑。


一旦开口藏在心底的秘密便会源源不绝地被掏挖出来。


「这个地方……这个舞台,光是早川前辈的鼓声就能把屋顶掀掉了呢,真的很小啊这里,人稍微多一点就挤满了,笠松前辈和森山前辈也是因为这样才离开了这里吧?总觉得不追上去的话很难受……」


黄濑回想着两年前那天的情景,满场的人潮,虽然只是一个地方性的小型演出,仍然获得了不少掌声,带着朋友前来观看表演的同学们都乐在其中,附近的学生也以他们为荣,眼底满是憧憬。


他在看见Merveilles,看见青峰的时候,大概也露出了这种神情。


「──所以啊,我想去更大的地方,想和『那些人』一起站在舞台上表演。」


手松开了,轻轻垂在身侧,短暂获得了温度的麦克风架又迅速失温,回到最先那样。黄濑垂下眼,台下中村的表情巧妙地被隐藏在光线后。


舞台角落放置着一个用玻璃做成的透明灯管,弯曲的几个英文字体连成一个字,里头塞了管线,只要打开开关,属于他们的乐团名称便会深刻地烙印在每个听众眼底,这个提议中村以前说过,可后来没成。后来,再后来,他们谁都没有踏到真正的舞台上。


啪!又是一个清脆的声音,喝空了的罐子被捏扁,中村轻笑,「是啊,你说得没错,这里确实不大,能发挥的空间有限,不过对我来说够了,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音乐本身,这点不会改变。」他从黄濑的眼底看到一簇火苗。


黄濑愣愣地看着,似乎是没料到中村会说出这番话来,从以前到现在,他无疑是最热衷于音乐的人,这个舞台也是,否则不会尽心尽力地准备这些。


然而,不管再怎么努力,身为长子中村必须留在这里继承家业。


音乐只是玩玩的东西,只要他愿意,无论维持多久都没有问题,唯一代价是留在这个狭小的舞台。


「能去大一点的地方当然好啊,不如说真不愧是你啊,黄濑。」从喉咙深处发出了笑意,一抬手轻轻松松将罐子投入了垃圾桶里,发出碰咚的声音,中村推了推眼镜仰头看黄濑。


「前辈……」


「不管怎么样,还能唱歌就好了,你不唱歌真的很可惜了,早川和我说你退部的事,我以为你不会再唱了,抱歉,是我……」


「不,也不是前辈的问题,是我自己不好,这么简单就放弃了,之后不会再这样了。」黄濑坚定地说着。


中村用力拍了拍他的肩,「嗯,那就好,去到东京要好好唱,别丢了小樽杰尼斯这个称号的脸啊。」


「饶了我啊前辈!」


「哦,几点的车啊?要不我送你去车站吧?」


「啊啊,会不会太麻烦了?」


「别跟我客气了笨蛋!」


黄濑不好意思地重新提起行李,跃下舞台,跟在中村身后走出了礼堂,最后的景象随着门再度关上而成为心底的回忆。


他曾经是海常乐团的主唱,现在是Merveilles的主唱,黄濑凉太。


他们上了车,中村发动车子,他握着方向盘驱车前往车站,副驾驶座上黄濑侧头看着窗外飞逝景色的脸,在紧闭的嘴唇里,似乎还藏着无法言喻的秘密。


──一年多前,黄濑拒绝了毕业公演的提议。


「……吶黄濑,知道吗,笠松和森山他们……在东京组的新乐团,团名就叫做『海常』。」



TBC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