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全职,双花,不拆!!我的cp都不准拆!

【双花】我亲爱的编辑大人

OOC

OOC

OOC



“孙老师!”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手机另一端传来,孙哲平刚接起电话,一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拿远了点,待看清楚来电人之后,皱了皱眉头。

“干嘛?”

“这周截稿啊!截稿!!截!稿!!!”张佳乐惨痛地抱着手机,恨不得现在就能从屏幕里跳出来似的,他吼道:“孙哲平,我以张•责任编辑•催稿小精灵•F•吃辣小能手•佳乐的身份命令你,今天晚上——不,现在就收拾行李,跟我去酒店闭关码字去!”

“……”孙哲平无言了三秒钟,“我在家里和酒店有什么不同?”

“有!在酒店你才能安心专注地码字,不会看电视、不会上网、不会玩手机,这样绝对能够在周末前交稿的!”

这话听着还真在理呢,然而孙哲平心想,截稿日咱不是早就确认过了吗大哥,是您自个儿忘记催稿的,我还以为总编不着急呢,皇上都不急了太监急个毛?可是这话太残酷了,他不忍心点破,只好道:“行吧,出版社出钱我都无所谓的。”反正他本来也就没有在看电视上网玩游戏。

“好好好,你等我一……不、半小时!”

电话挂断后,孙哲平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他的东西很少,不如说也确实没什么必要携带的,把笔记本和电源塞进包里后,带了几条换洗的内裤,衣服嘛……咳,这么说有点破坏幻想,和编辑部那些隔三差五睡办公室的人来说,他就算只带两件也够干净了。

所有东西都装在一个包里,不到半小时,他的责任编辑张佳乐就飙车到了他家楼下,猛按门铃。

“来了来了,你别老摁它,都给你摁坏几个了。”孙哲平开门拍了一下张佳乐的爪子。

张佳乐有个坏习惯,那就是一着急起来什么都不管,这门铃也是,每次他一催稿就奔他家摁门铃,明明只是几秒的事一刻也不能等。谁叫他身为责任编辑,只要看见作者的脸他就有了点安全感,接下来只要把人绑架到酒店,那稿子就形同完成一半,剩下的,再想办法吧。

张佳乐问:“东西呢?”

“这里。”

“就这些?”

“……只是收个尾,你还想我住几天?”

“哦、哦,也是哈。”张佳乐被当头棒喝,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他欢快地接过了那个包抗在肩上,窜上了驾驶座。“为了给你一个良好的赶稿体验,咱总编叶修大大这次推荐了一个很棒的酒店,听说没有WIFI、窗户对走道不靠外面,相当隐蔽安静,绝对能够写好稿子的。”他宣布道。

“哦。”孙哲平倒是不怎么感兴趣,“那午餐和晚饭……”

“这你就甭担心了,我会买回来的。”

“嗯,那好,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包在乐哥身上。”

还真的挺像回事的,孙哲平想。

张佳乐开着车吹起了口哨,一想到稿子都在孙哲平的本子里他就相当开心,实话说,虽然责任编辑必须经常关心作者,也时不时会碰面,但却很少有时间能够独处,当作者和编辑两个人静下心来面对稿子的时候,才最能够发现文章的问题核心,也最能够激荡出灵感。

这一次,张佳乐觉得百花书系有救了。

×××

抵达酒店不过是四十分钟的车程,停好车,张佳乐抱着他和孙哲平的包迅速在前台登记了入住。尽管两个男人睡一张双人床不免引起服务员的异样目光,可经费有限,两张拆开来的床要加价啊!

张佳乐刷了卡拿了感应锁,和孙哲平一同上楼进了房间。

“哇,有电视!”一开门,张佳乐看到小客厅里的大屏幕不禁惊呼。

你看看,刚刚谁还说不要电视不要网络不要游戏的?

孙哲平轻咳两声,“我是来赶稿的。”

张佳乐一秒耷拉着脑袋,“对对,要电视没啥卵用,哎,下次干脆找没有电视的,说不定更便宜呢。”

“别啊,这样就行了吧。”

孙哲平环顾了四周围一圈,大概是因为这个房间的位置不算好,房间里的窗户是对着这栋大楼内部大厅的,看不见户外风景,而且手机网络也没有什么信号,勉强能够打电话,但他没有电话好打。除此之外,就是一张个人书桌、冰箱和一张大床以及浴室了。

张佳乐安置好行李,躺到床上滚了两圈,又把一个布偶拿出来抱着,“嗯,这床还挺好睡。”

孙哲平看着那脏兮兮的布偶,满脸嫌弃,“这都多久的东西了,还抱着,幼稚不幼稚?”

“你那什么眼神,这可是我第一个办展览送的赠品呢,你怎么能懂我对它的感情。”

张佳乐抱在怀里的布偶是一个狂剑士,这是孙哲平在荣耀出版社里发行的某一系列小说送的赠品,而且是书展的限定版,当年张佳乐才刚进入出版社好不容易升到了责任编辑,一来就负责这么一个大型企划,连续加了好几天的班,忙里忙外,要和作家谈时间,又要和厂商端联系,被上司骂得头都臭了,企划书被打退几次,以为再这样下去大概只剩天安门广场裸奔一途时,企划终于通过了。

结果那一年的书展,荣耀出版社大热门,光是孙哲平的新书就卖了好几万套,自此之后,张佳乐在公司里走路都有风。

这个赠品他自留了一个,每天都抱着睡觉以感念那段艰苦的日子。

孙哲平笑了笑,“以后再办活动做新的,这个都脏了。”

“脏了也是我的最爱。”张佳乐不肯松手,“这是我的幸运物。”

“呵。”

弄完行李,孙哲平差不多该写稿了,张佳乐站在他后头非要看到他把文档打开,双手摆在键盘上,才肯放心。

孙哲平怕他无聊,于是提议:“你不用一直盯着我,你看,这文都十五万字了,再三万能结束,我看明天晚上差不多能完稿。”

“你按照大纲写的?”

“废话。”

“那行啊,就这样吧,你先发我一份档案,我先读前面的。”张佳乐说。

孙哲平二话不说把文档丢到QQ里给他,张佳乐捧着手机坐在沙发上读了起来。

这里说明一下,百花系列是荣耀出版社旗下的一个书系,荣耀是当前最大的私人出版社之一,旗下作者风格众多,宛如百花齐放,有蓝雨系列的休闲生活小品,或者微草系列的医学期刊,也有轮回系列的百科事典,更有烟雨系列的言情小说,以及虚空系列的灵异怪谈和霸图系列的金融社论……等等。而百花系列,算是相对于烟雨的另一个书系,也就是俗称的,耽美小说。

是的,张佳乐是一个耽美小说的责任编辑,而孙哲平则是当红的畅销耽美小说家,在这个业界里,堪称奇葩双人组。

现在,奇葩乐看文看得不亦乐乎。

要知道孙哲平……不、落花狼藉老师虽然有点冷酷,平时要不是面无表情,要不老皱着眉头,好像谁都能惹他不高兴,但实际上这只是错觉罢了。

自从第一次面基被他的长相吓到后,张佳乐再在走廊遇上霸图的责任编辑韩文清时突然就有了直视的勇气……咳咳,总之呢,别看孙哲平外表粗矿,其实他写起文来用情至深,每次都能让读者看得又哭又笑,不折不扣的硬汉柔情,要不是一个大男人写BL略惊悚,出版社早就安排他办签书会了。

张佳乐粗略读了一遍,这次总编的要求是职业设定,他和孙哲平一起发想内容时对方搞了个奇幻梗,第二男主角也就是受,居然特么诡异叫张小花,是个老爱搞乌龙的糊涂蛋,和一个狂霸酷屌炫的战士一起旅行,故事进展到他们在城镇落脚,要准备去打BOSS。

“孙老师,这故事是HE吧?”张佳乐咬着拇指问道。

打BOSS边谈恋爱的直觉告诉他若不是很皆大欢喜,那就是有人要领便当的节奏,老套归老套,狗血撒起来一盆盆的又爽又虐,就是不知道读者买不买单。

孙哲平看他一眼,“别跟我说禁BE啊,咱出版社没这个规定吧?”

“唔,没有是没有……”起码对已经签约的作者没有,但是,张佳乐哭丧着脸说:“可没事干嘛拆散他们,看着多糟心啊……”

“……”

喂喂,你是编辑吧?文章好就好了,干嘛非得HE呢?孙哲平嘴角抽了抽。

张佳乐特别喜欢逗比甜文,看悲剧必哭,虽然哭完了吸着鼻子也要给意见,但一想到他眼睛红成小兔子似的孙哲平就于心不忍。真是糟糕透顶,怎么能依照编辑口味来写文,可是他不得不说,读者们还挺吃这套,只能说张佳乐天生鼻子灵,挺抓得住大众口味。

“你还不相信我?”孙哲平挑了挑眉,“我几时大虐过?”

“有啊,好久之前……”

“那都过去了,这篇是HE,这样行吗?”

“行,当然行!”张佳乐立马笑得合不拢嘴。

孙哲平一进入赶稿状态就鬼神难阻,整间屋子里都是啪嗒啪嗒的打字声,张佳乐打开自己的笔记本把稿子弄上去,修了几个错字,稍微顺了顺句子,一边想着要弄什么封面,想着想着,他人不知道为什么就坐到客厅里去了。

两人独处一室又不聊天实在无聊,可他们还得住一、两天呢,张佳乐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转了几个频道,最后看起了娱乐节目。

“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这太牛逼……哈哈哈哈!”

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张佳乐笑得在沙发上打滚,气都喘不过来。

哎,他忙于工作已经有好几个月都没有看上电视了,好不容易看一次,居然是在酒店,这么大的屏幕,得好好多看看啊!张佳乐又转到了电影台去。

看了一个多小时,就差没有零嘴配着,张佳乐笑也笑够了,小辫子一颤一颤的,抬头一看,孙哲平倚靠着门面色不太友善。

“张佳乐,我正在赶稿呢,你这样一直看电视要我怎么专心?”孙哲平微怒道,他指了指时钟,“现在都快两点了,还不去买午饭吗?”

张佳乐吓得跳起来,“两两两、两点!卧槽!我现在就去!”

他赶紧关了电视拿了钱包哒哒哒冲出房间。

午餐张佳乐买了孙哲平喜欢吃的炒饭,再怎么说赶稿的是大爷,关在酒店里确实有点可怜,只好精神上慰劳他一下了,买回去他看见孙哲平还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心头一软,把东西都弄好了才叫他吃饭。

孙哲平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说:“我写稿呢,没手。”

张佳乐哦了声,自己吃起了饭来,孙哲平终于看他一眼,又说:“哎,别光顾着吃啊,来喂我。”

“喂……呃……”张佳乐神色略尴尬。

原来您说的没空是这个意思啊?

张佳乐纠结了老半天,孙哲平催促他,说我饿死了,饿死了就没有灵感,还不快点?他咬了咬牙,挽起袖子捧着餐盒,一口一口喂起了饭。

张佳乐耐心十足地舀饭送到孙哲平嘴边,他目不斜视地张嘴吃下,偶尔会从鼻息间发出轻叹,可以推测出稿子顺不顺利,好在张佳乐饭喂得还不错,孙大作家很满意,灵感源源不绝。

张佳乐偷看他的屏幕,“张小花用嘴将水送进夏一狼的唇里……咳咳咳!”他岔气地咳了好几声,赶紧放下盒饭去喝了两口水压压惊。

有鉴于出版社必须合乎法律以及配合扫黄政策,所以虽然有耽美书系,却一直是不准有床戏的,最多也就到接接吻摸摸小手、互撩一下的程度,张佳乐也没怎么看过太多肉文,可是接吻这种小伎俩,他自己看看还行,一想到孙哲平在他面前面不改色地吃着饭,脑子里边想着这些,他就特别的……出戏?

“张佳乐你又磨蹭什么,饭都还有一大半呢。”

“哦哦,好,马上来了!”他深呼吸两口气,又拿起了餐盒喂起了饭。

孙哲平真的把整个餐盒都吃得一粒米不胜,好不容易完成了艰巨的工作,张佳乐松了口气,默默把自己的饭给吃完。

所谓饭饱思淫欲,吃饭完张佳乐特别想开小差玩手机,可是这里信号不好,收不到网络,也没别的事可以做了,只好强打起精神来工作,等到把所有要出的书都安排好了,他眼皮沉重,干脆趴下来小歇一会儿。

这一睡就是一下午过去,因为这间房不靠外,所以无法以光线来得知具体的时间,张佳乐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盖着被子,一时之间有些犯迷糊。

“我睡了多久?”

孙哲平正好走进来,“现在八点了。”

“八点……啊,晚餐!”张佳乐掀开被子赶紧下床,“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去。”

“不用了。”孙哲平拦住他,“我叫了客房套餐,还出去买太麻烦了,你也歇着呗。”

张佳乐探头看了下客厅,桌上有几个餐盘,孙哲平的已经空了,他的还在。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小感动,张佳乐说了声谢谢,孙哲平轻拍了下他的脑袋,说快趁热吃了吧,他才连忙开动。

一边吃,张佳乐一边想,孙哲平人真好,长得又帅,虽然有时候凶凶的,但该温柔的时候还是很温柔的,就像……就像……烟雨系列的每一本书的男主角?

呃,张佳乐愣了愣,艰难地吞下一口面,烟雨书系是楚云秀带的言情小说部门,里面都是一堆妄想着霸道总裁的少女心们,每次公司里有哪个男人走过,她们就会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有次孙哲平来出版社交稿,她们居然还追着他问他电话,有没有微博什么的,那豺狼虎豹的眼神,好像要把他剥光了吃掉似的。

女人真可怕!

“呵呵呵……”乱七八糟想了一通,张佳乐把吃完的餐盘收拾干净,先去洗了个澡,再出来时,孙哲平还是坐在电脑前。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左手戴上了护腕。

“你手痛了吗?”张佳乐问。

职业作家的通病,手腕通常都会因为使用过度而导致发炎,这几年孙哲平的书卖得不错,但同时他的手伤也一直好不了,只要一赶稿就会疼,只能抹跌打损伤药水,或者吃止痛药缓解。

“没事儿,明天稿子一定能出来。”孙哲平表情柔和地安慰道。

张佳乐一时间心里愧疚多过了想要拿到稿子的渴望,他摇头,“别赶了,我去和总编说缓一缓。”

“也不至于吧。”

“不行,我坚持。”张佳乐收起了嘻嘻哈哈的表情,“我是你的责任编辑,我说了算。”

孙哲平动了动嘴,“好吧,麻烦你了。”

“客套什么,不麻烦的。”张佳乐说着转身就掏出手机出去拨电话。

他叽叽咕咕老半天,一下子苦苦哀求一下子撒泼耍赖,最后不晓得总编叶修说了什么,他神情复杂但又挺高兴。

“怎么样?”孙哲平见他一言不发只好问。

张佳乐连忙反应过来,“哦、没什么啦,就是总编让我注意你的饮食,少吃辣,别抽烟……”

“我不吃辣也不抽烟。”孙哲平说。

“我知道啊,哎,总之先来抹点药吧,今晚就别赶了。”张佳乐抓住孙哲平的手,用温暖的掌心捂了一下他的手腕。

药孙哲平一直都是备着的,不如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及可以负荷的极限,既然他都这么清楚却没有说,张佳乐十分责备自己竟然没想到。

“要不是我考虑不周……”

“不是你的错。”

“对不起,我忘了催稿,要是早点和你确认就不会这样了。”

“啧,都说了没事儿,你千万别忧郁啊。”孙哲平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捏他的鼻子。

张佳乐吃痛地叫了一声,手上却相当小心轻柔地给孙哲平推药。他摸到孙哲平手腕上的伤处又是一阵心痛,要不是有作家的努力,又怎么会有现在的他呢,也可以说他当年的成功,有一半都是孙哲平的功劳。

张佳乐想着想着,握着孙哲平那只手凝视良久,鬼使神差地低下头,在手背上送上一个吻。

“唔……”

“呃……”

直到反应过来,两个人都陷入了尴尬。

“这是感谢你的手的吻?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硬着头皮大笑。

孙哲平吐槽:“你应该感谢我的脑袋吧?要不是脑袋想出这些故事,也没得文可以打啊。”

“好像也是哦?”

然而要他亲孙哲平的脑袋,好像有点难为情啊!张佳乐的脸一下子红得发烫。

“张佳乐你脸怎么这么红,发烧啦?”孙哲平摸他脸。

张佳乐吓得松手,“红个屁!是这里空调太高了吧!”

“哦……这样啊,那调低一点?”

张佳乐几乎是闭着眼乱摁了几度。

抹好药也该睡了,孙哲平梳洗完毕上床时张佳乐已经抱着布偶歪着脑袋睡着了。

冷气温度调得太低,半夜张佳乐特别冻,不自觉向着有热度的地方靠过去,推挤着就挤进了孙哲平的怀里,孙哲平无奈,不得已只好张开手臂圈住他,张佳乐似乎感觉舒服许多,这才安安稳稳睡着不再乱动。

早上,张佳乐迷迷糊糊被手机闹铃吵醒。

他一睁开眼,赫然发现自己睡在一堵奇怪的褐色墙壁……不对、一片褐色的胸肌前,差点呼吸都停止了。

孙哲平睡得很熟,没有半分醒过来的意思,而且他的手还搁在自己腰间,张佳乐脑子一片混乱,想不明白为毛同样是坐在电脑前工作的人,孙哲平居然能有八块腹肌,肤色还很健康!

呜呜呜,老天爷咋这么不公平啊!?

张佳乐羡慕万分地看着,口水都流出来了,一个没hold住,他就伸出手指在那两块大胸肌上戳了戳。

硬的,不只是硬的,而且还很热,左胸口下心脏怦咚怦咚地跳动着。

“哎,我明明也练过啊,咋就糊了呢……”张佳乐自言自语道。忽然,他想到了孙哲平的左手,“啊!啊啊啊!!”

满屋子都是惨叫声,张佳乐一蹦三尺高逃下床,被他这么大动静弄得,孙哲平也睡不下去了。

“一早吵什么啊……”他翻身坐起来,看见张佳乐正抱着被子一副被强X后的脸。

等等,昨晚应该什么都没做吧?

孙哲平天人交战了约莫五分钟,才悠悠缓缓问:“……痛吗?”

张佳乐答:“不……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啊,你痛吗?”

“……”

对于这个惊悚如虚空的问题,孙哲平相当淡定,相当面不改色地低头,确认内裤还在。

“昨晚你睡着了……”什么事都没发生啊。

张佳乐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我有没有压到你的左手?”

“……”哦,原来是这个啊,孙哲平汗了一把,“没有,我有避开。”他说。然后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昨晚你冷,大概是冷气太强了,我只好抱着你睡。”

“谢谢。”

“别感冒了。”

“不会的。”

张佳乐把冷气调高了点,好在是虚惊一场,他穿好衣服后问孙哲平要不要出去吃早饭,经过昨天一天赶稿,距离完稿剩不到一半,时间充裕。

“还可以去逛逛。”他说。

“责编带头翘班,这样好吗?”孙哲平笑。

张佳乐拍胸脯保证:“我的作家我负责,你的健康比较重要!”

“嗯,好吧,你说了算。”

两人在早餐铺子叫了豆汁和几样特色小菜,看着上班族和学生忙碌赶车的模样,觉得自己真特么悠闲,张佳乐也是地狱截稿周刚过,有股重生般的谜之感动。

他一口气吃了几个包子和油条,脸颊鼓得跟仓鼠似的,还津津有味地配了口豆汁。孙哲平看见他嘴边的碎肉渣儿,不自觉笑出了声。

“哎,你慢点儿吃啊,别噎着了,不够就再叫点。”

张佳乐眼睛骨碌碌转着,看隔壁桌叫的炒肝和炸糕冒着烟,好像很美味的样子,指着说:“来点儿那个呗。”

“嗯,好。”孙哲平招手和老板各加了一份,“还想吃什么?”

张佳乐认真思考了一下,“嗯……”他摇头,“留着点肚子吃点心。”

哎哟您早饭都没完还想着点心啦,孙哲平嘴角抽搐,表面上却很客气地答应了还顺便掏钱埋单。

吃完早饭,张佳乐见天色渐亮,今天天气好,还未到中午气温不高,吃得略饱便提议随处晃晃,正好这一带平时并不常来,可以开发。

“吃完午饭再回酒店赶稿,说不定路上有好梗,那咱下次的书就有着落啦。”

张佳乐真是单纯天真,孙哲平虽然很想说就怕你顾着玩,啥也没想到,但犹豫了会儿他还是点头同意了。“适当休息也是必要的,你的黑眼圈太深了,改天让你们主编准个假,我开车带你溜达溜达。”

“好好好,不过……咱今天得先完了稿才有以后。”

“那就且玩且珍惜。”

“是啊。”

这一带的商业区有不少卖场,一栋一栋的都卖些进口水货还是游戏碟片什么的,还有杂志书籍,实际上张佳乐当初并不是立志要当耽美小说的编辑的,相反的,他喜欢园艺呀还是花花草草那些,可惜荣耀出版社那时候就这么一个空缺,张佳乐特么还面试就中了,要知道出版社多少人想进去,没办法只好先待着,目前感觉还不错。

张佳乐一看到书就走不动了,连续翻了好几本,简直想统统抱回去,孙哲平揉着额头劝他:“咱没开车来,买了很麻烦。”

“可以用快递的吧?”

“快递没准明天就到了,你现在住在酒店啊先生。”

“也是……”张佳乐依依不舍地看着书宝宝们,“那只好……网购啦!”

两人准备离开书店,就在这时旁边来了几个女大学生,一进门就直冲原耽书柜,其中一个拿下了一本叫《我亲爱的弹药专家》,语气激动道:“狼老师九月又要发新书了呢,我刷他微博他说这次的主角是他喜欢的对象为蓝本……”

“走吧。”孙哲平一手揽上张佳乐的肩头,把他带离了书店。

回去的路上张佳乐不停看着公交车窗外,好像连一点小事都能让他兴致勃勃,孙哲平说了两个冷笑话都没成功逗他笑,之后他打了几个呵欠,昨晚被张佳乐弄得都没睡好,于是坐了几站后支撑不住睡意,闭上眼皮就进入梦乡了。

颠簸了半小时,张佳乐把他摇醒,两个人下车到回房都没有说话,气氛没来由变得很干,明明早上还不是这样的,孙哲平回到电脑前瞄了眼看着手机发呆的张佳乐,再度进入修罗场。

心里头卡着一件事情的时候做什么都烦,张佳乐是这样,孙哲平也是这样,两个人居然连问一句进度都没有,一直各做的事。中午在书店的时候张佳乐听见了那几个女孩子说的话,他不知道孙哲平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还在微博上说过,他每天这么忙都没空刷微博呢,而且还以他喜欢的人为蓝本……

是那个迷糊蛋张小花吧?张佳乐看着屏幕上的稿子,一手支着脑袋发起了呆。平心而论张小花还挺讨喜,性格开朗乐观,而且勇敢又努力,一路上帮助夏一狼很多,虽然运气差了点,可是每次都能逢凶化吉,简直是幸运物了。

任谁身边有这样一个人,都会幸福得不自觉笑出来吧?

哎……

张佳乐也搞不清楚为何要郁闷,也许是嫉妒,自己为了工作没日没夜拼命,都过了二十五岁了还是个处男,连美女的手都没碰过,经常被烟雨那几个腐女嘲笑是受,看孙哲平这样,肯定“经验”丰富。

张佳乐越想越难过,更加痛恨这里没有网络,否则一定要刷上微博看看那个张小花到底是谁!

不过还没等他继续郁闷,手机就来了一通电话,显示人名是总编叶修。

“喂,总编啊……”

“哎哎哎,小同志咋这么没精神呢,都还没晚上呢。”

张佳乐哀叹:“要是等晚上那我肯定躺进棺材里你也甭找了好呗……”

“呵呵,年轻人要嗨起来啊。”

“你笑个毛啊,打来什么事?”

“哦,这个嘛……是这样,我刚才看了下日历,明天是孙老师生日吧?”叶修说。

“哎?”

“好吧,你肯定忘了,我就提醒你一声,既然是生日咱编辑部也不能亏待了老师,我看稿子就再缓两天,明儿个你买个蛋糕给老师庆祝一下呗。”叶修吸了口烟,又说:“回来报账。”

叶修当真只说重点,张佳乐看着挂断的电话,整个人还愣着不知所措。

明天是孙哲平生日!?

等等,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来着……

张佳乐努力在脑海里挖掘了一下,这才一拍大腿想到,这阵子的确有好多粉丝往出版社寄信和小礼物,已经堆了好几箱呢,都是要给孙哲平的,可惜的是,孙哲平没有公布过性别,粉丝都自动理解为女性,所以送了好多可爱的小物件,甚至还有人大手笔送了LO装呢。

想到孙哲平一米八二的硬汉穿着小裙子,张佳乐就忍不住偷笑。

“……靠!”房间里传来了一阵低骂。

是孙哲平,张佳乐赶紧收起笑容进去一探究竟。

孙哲平用力捶了一下桌子,右手胡乱点着鼠标,过没一会儿气得干脆也把鼠标扔开了。

“怎、怎么了?”张佳乐问。

孙哲平冷冷看他一眼,“没啥。”

“唔……是手又痛了吗?”

“不是。”孙哲平说。停了几秒他又说:“卡稿了。”

噢噢噢,卡稿可是天大的事啊!对任何一个作者来说,卡稿比便秘还痛苦,越是想着得写出来,越是走进死胡同里,可眼看着再七千多字就能完稿,孙哲平只想一鼓作气写完。

张佳乐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安慰他:“没关系没关系,刚才叶修……就是总编打来说,稿子可以再缓缓,不急的,你慢慢想,我、我给你看下稿吧,整理下思路没问题的!”

孙哲平二话不说退出了U盘,把稿子交给张佳乐,张佳乐建议他去睡个觉,说不定就会梦见后续发展啦,到时候咻咻咻就写完了呢,要不然还是……

“你要不、呃,去煲个电话粥?”

“……跟谁啊?”

“就是你那啥,女朋友?”

孙哲平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不用,我睡个觉,你别吵我。”

“哦……”张佳乐摸摸鼻子,搞不明白为毛就碰了一鼻子灰呢。

孙哲平躺下就没再翻身了,张佳乐压低音量打开文档,现在已经入夜了,赶稿子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他从上次断掉的地方继续读了读,才看了几页,脑子里却不停冒出别的念头。

孙哲平也真倒霉,生日还要在酒店里赶稿,稿子赶完了也罢,没赶完居然还卡稿,难怪要生气,好吧好吧,应该给他庆祝庆祝,转换心情人开心比较重要嘛!

决定好之后张佳乐静悄悄地出门给他买了个蛋糕。

蛋糕店里琳琅满目都是各式各样的造型蛋糕,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爱吃什么,就依自己的品味选了个有玫瑰花造型的,回到酒店里他小心翼翼放进冰箱,又乖乖坐到电脑前看起稿子。

故事进行到打完魔王,夏一狼中了恶龙的诅咒,左手被烙上了印记,必须透过喜欢的人献身才能解开,张小花很着急,乱七八糟说了一堆关于献身的传说,结果还没烦恼出结果,就被夏一狼堵住了嘴巴。

接下来就是喜大普奔的啪啪啪了,张佳乐吞了吞口水,双腿夹得特别紧,简直跟纯情毛头小子看AV似的。出版社不许有肉文,可是这个地方真的不做又太不人性了,不,根本就是惨无人道啊!这是一个非常合情合理的桥段,但张佳乐已经可以想见主编要求他删文的口气了。

“你刚才出去了?”

“啊!!!”背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张佳乐吓了一大跳,孙哲平半点脚步声都没有,无声无息就站在他背后了。

张佳乐有股看小黄书被抓到的羞耻感,孙哲平问:“你刚才出去了?”

“嗯……嗯啊,出去了一下子。”张佳乐眼神有些飘动。

孙哲平鼻间哼了哼,说:“这么晚还跑出去,一声不吭很没有礼貌,你不知道吗?”

“你在睡觉啊。”

“你可以和我说一声。”

“你都睡着了,我还把你叫起来?”张佳乐瞪着眼睛反问,“而且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不认路。”

“可万一你遇到什么事,那我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会遇到什么事?”

孙哲平靠地怒骂,他个头大,身体又比张佳乐壮,有时候看着是挺凶的,这时他逼近张佳乐,冷着语调又问了一遍“你去哪里”、“做了什么”,张佳乐活着么大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这么无厘头不讲理的,于是也仰着脖子和他对视。

“我现在人不就好好在这里了,你还想要什么理由啊?大哥您醒醒,我是个男的好吗,谁会对一个男人做什么啊?”

孙哲平挑着眉毛说:“不管谁对你做什么,我问的是你去干嘛了,这两个问题能混为一谈?你语文老师死得早是不是?”

“你大爷……!”张佳乐气得浑身发抖,他想要揍孙哲平一拳,可一想到对方也许是卡稿心情不好,又咽了下来。他买来的蛋糕还在冰箱里,本想开开心心替孙哲平庆生的,现在这样还可以吗?

张佳乐低声下气道:“对不起,我……态度不该这么差的……”

“妈的,我不是说这个……”孙哲平半途收住了话,深吸两口气之后,他双手搭在低着头的张佳乐肩膀上,“我没想要你道歉,就是,难道不能告诉我你去哪里,还是说不想让我知道?那行,随你便,我无权过问。”他语气缓和了些,还拍了拍张佳乐的脑袋。

一瞬间的温柔让张佳乐想哭,搞什么鬼啊,先把人骂一通又塞颗糖,有没有这样无理取闹的家伙啊?偏偏,他还特么吃这一套……

“我去蛋糕店了。”就在孙哲平要回床上时,张佳乐终于开口了。他打开冰箱拿出一个用纸盒装着,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的蛋糕,“明天是你生日吧,想等明天早上再说的,可是现在……麻痹,都是你逼的,没有惊喜了。”

“……”孙哲平的喉结滚动,似乎是欲言又止,“这是你买的?”

“嗯。”

“你怎么知道我生日?”

“叶修打来说的。”

“所以才说稿子缓两天?”

“嗯。”张佳乐点头,“生日快乐,孙哲平。”

孙哲平望着张佳乐带着点期盼、又带着点似笑非笑的脸,水亮亮的双眼里承载着无数个心愿,像夜空中闪烁的幸运星一般动人,而现在,他渴望的,也只不过是孙哲平能笑一笑,说句“我很喜欢”。

“谢谢。”孙哲平正儿八经地说了句谢,难得有些别扭,还问我可以拆看来看吗,真不像他。

张佳乐说可以,孙哲平拉开蝴蝶结,把盒子打开,看见了玫瑰花的蛋糕,他说:“刚才躺在床上想后续发展,我觉得最后那段得删掉,不过我不想删,所以想和你讨论一下。”

“哦……但是我出去了。”

“是啊,”孙哲平说,“不过现在我觉得也无所谓了。”

“为什么?后面那段我看了,发展得很自然,可惜卡了……”

“呵,不会的,会有结果的。”

“哦?”

孙哲平走过去靠近张佳乐,他扬起脸,双眼专注地盯着他看,孙哲平太喜欢张佳乐这种专注了,就仿佛他的全世界只有自己。孙哲平轻轻抬起他的下巴,问:你想知道结果吗?张佳乐捏紧了手,答:现在告诉我吗?


后面:AO3PIXIV(繁體)


做完爱做的事,孙哲平喘着气抱着张佳乐,他亲昵地蹭了蹭张佳乐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对于此刻自己在这个床上赢得了连布偶都没有的胜利相当满意。

“混蛋孙哲平……”张佳乐吸着鼻子一抽一抽地骂道。

“我怎么了我?你没爽到吗?”

“去你的!”张佳乐捏了他一把,“明明有喜欢的人了,还、还、还……”还上我!人渣!

孙哲平说:“是啊,我有喜欢的人了,你知道是谁?”

“还敢问我,不就是……张小花吗!”

“……”

………………

……………………

…………………………

“大哥,张小花是虚构人物,你小说没看仔细?”孙哲平哼着气偷掐他屁股,“该罚。”

“你别诓我,我都知道了,你有个喜欢的人,他就是张小花的原型!”

“嗯哼,那他是谁你知道不?”

“不知道!”

“蠢。”孙哲平哈哈哈笑得停不下来,好一会儿他才说:“看来,我果然没有把你写OOC了啊。”

 

END

 

“那那那,你咋会喜欢我啊?”

“因为你傻呗。”

“我去,别唬我。”

“好吧,因为你……特别认真,还挺照顾我,以后也要保持这样,不许捧别的作家,我都跟你睡过了啊。”

“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潜规则你的快感啊!!!”

“呵呵。”



來不及檢查錯字了,昨晚開始寫,今天還上班,居然還能碼完TAT

评论(1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