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我觉得这个有病的妖艳贱货梗会不会被打啊(9)

16

孙哲平出差半个月总算回国了,飞机一落地他就让司机把他载到张佳乐家,抵达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从楼下看上去,张佳乐住的单身套房窗子里一盏灯都没有,孙哲平徘徊半天,忍不住拨了通电话。

“张佳乐你还没回家?”

张佳乐接到孙哲平的电话已经够高兴了,又听见他这么说,马上答:“我在工作室,明天就要开幕啦,老孙你回来得正是时候。”

“我现在过去找你,等我。”孙哲平二话不说上车即刻调头。

张佳乐住的地方离新工作室远点,本来就因为北漂资本不多而选择便宜的地段,这下通勤更不便利,孙哲平想着是要给张佳乐弄间新房子好呢,还是买辆车好,干脆搬去他那里住,每晚还可以滚一滚床单,这样就有好多个两小时可以用了吼吼吼……

“孙、孙先生您哪里不舒服吗?脸色不大对劲儿啊?”司机等红灯的时候从照后镜发现自己老板诡异的脸色,不禁打了个冷颤。

孙哲平抹了抹脸,一秒又回到那个装逼的正儿八经样,“没事儿,开车吧。”

难怪人家说只有猥琐是发自内心由内而外的。

车子开到新工作室的时候张佳乐已经把其他人打发回去了,为什么?不为什么啊,孙哲平要来,孤男寡男的怎么可以有第三人在场!

他一直嘿嘿嘿笑了半天,直到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孙哲平叫他:“喂,张佳乐!”他才秒速放下手上的东西回过头。

“老孙,你来啦。”

时间掐得真准,孙哲平连衣服都还没换,风尘仆仆的,还是穿着Anderson& Sheppard的西装,没有让别的成衣品牌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孙哲平抱着手臂看张佳乐精神奕奕的样子,不禁笑了,“又打算通宵?又灌咖啡?”

“一亿啊先生,我能不拼命吗。”张佳乐说,“没听说过设计师的灵感都在深夜吗?”

“晚上应该睡觉才对。”孙哲平认真纠正他。

糟糕,要是张佳乐晚上不“睡觉”怎么办?

晚上不睡觉,白天也不睡觉……除非他成精了?很有可能。

张佳乐殊不知身旁男人的脑内小剧场,继续说着:“对了,改明儿个咱大伙儿去吃一顿吧,这几天他们帮着搬家,都辛苦了,前几天张新杰送了一个大花篮来,还有还有,周泽楷居然来了……”

他叨叨絮絮起来没完没了,反正不管说了什么,孙哲平都是大手一挥:“准了,你决定就好。”

都说一物降一物,他简直天生就拿张佳乐没办法。

最后,张佳乐也没话说了,只好硬聊:“嗯……坦白从宽,你是不是偷吃了?”

我去,这又是哪里来的造谣八卦?孙哲平顿时想翻翻微博了。

“我偷吃什么了我?工作都忙成狗了,换你干?”

“没偷吃,那你咋好像胖了?”张佳乐用力捏了捏孙哲平的脸,两只爪子猛往他脸上扒,“都跟你说汉堡啊牛排啊什么的不能吃多,哎,你以前就老爱吃这些垃圾……”

“没,真没吃。”孙哲平巨冤啊,“我每天回我妈家吃的饭,她老夹骨头给我,能胖才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亲妈!”

“呵呵。”

聊不下去了,张佳乐只好拥抱耍赖,“想死你了,么么哒。”

孙哲平尴尬了一阵,还是硬着头皮问:“有多想?”

“一直很想。”张佳乐比他直接多了,“六年都想。”

真心话总是如此猝不及防。

“……么么哒。”孙哲平别扭了半天,最后还是亲了亲他的额头。

之前屋子还空着的时候他们在这里接过吻,现在那一块地方已经摆了新的人台和缝纫机,打版用的桌子也换了更大的,墙上贴着他的设计图手稿,每一张都带着百花缭乱的草写签名,张佳乐的设计风格自由奔放,华丽又细碎,从大到小的细节都不放过,格外夺人眼球。

张佳乐跟孙哲平介绍这里以后要干什么,那里可以干什么,还兴起翻出一批最近进口的新布料,和孙哲平说这个适合你,下次给你做衣服。

说完了,张佳乐问他:“换你说了,你对我的设计有什么想法?”

经过长途飞行孙哲平早就累得不行,还是耐着性子听他说话,这时候再抬头去看那些图,只觉得看得眼花缭乱。

“没看懂。”他实话实说。

光是这样看了一圈,孙哲平根本不明白这张和刚才那张有何差异,也可以说是张佳乐的风格太诡异了,放眼中国,有哪个设计师感这样玩,张佳乐的风格别人太难复制,但这也有风险,那就是难以造成流行。

张佳乐笑,“哎,你屁股底下这块地要几十万呢。”他指着墙上的画又说:“那样一张就要几千块,现在有没有很害怕投资我会赔钱了?”

赔钱?孙哲平摇头,“这不在考虑范围内。张佳乐,我一开始就不觉得你会赔钱。”

“哦,是吗,但是事实是,我一直都在赔钱啊。”

“那是因为你不肯设计别的。”孙哲平说。

“没有必要。”

“没有什么是不必要的。”孙哲平说,“你不喜欢大众风格可以不设计,但如果你有呢?你有这个念头却不愿意做,去逃避它,那就不是理由了。”

张佳乐哑然。

“是因为你没办法想象吗?”孙哲平轻笑。

“不,我有想过,但是……”

“以前我就觉得了,你一直活在特别美好烂漫的幻想里,那是因为你害怕喜欢的东西最后会破碎,所以不愿意面对。既然你能做到用尽全部的力量追求一个灿烂痛快的美梦,为什么做不到踏踏实实面对平凡自己?”

“我试过了,只是还没有没有成功。”

孙哲平说:“就像恋爱也没啥大不了的,喜欢上就是喜欢上了呗,还能逃到哪里去?”

如果你逃避的是自己,那么就算逃到天涯海角都不会好过。

“……”

“我不是要逼你放弃自我风格,只是,日子总可以好过一些,就看你怎么想了。”孙哲平咧嘴一笑,“所以,抛开过去的软弱,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指尖刺入了手心里,张佳乐紧紧握着手,疼得几乎要窒息,他全身都在颤抖,明明从前这些话是他对孙哲平说的,现在风水轮流转,反而是孙哲平早一步领悟,多可笑啊,他总是那么明亮热情,却迟迟卡在这道关卡上走不过去。

是啊,平凡又有什么不对,不要管别人怎么想,自己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哦?和你一起吗?”张佳乐问。

“可以。”



后面还在工事中,希望能顺利完结,预计12月场次想集合之前的《美味情缘》自己搞个小本本。

不太想搞狗血所以就继续甜下去吧(。)

评论(11)
热度(73)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