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我觉得这个有病的妖艳贱货梗会不会被打啊(10)

乐乎真BT,敏感词等级都调到中级了才给过,这内容根本没什么啊!!!

我的简书:这里

PIXIV:这里

等完结后会一次搬去P站的!


17

百花工作室重新整装隆重开幕,欢庆三周圌年首度折扣,欢迎旧雨新知多多光顾买买买买!

开业一周营业额比过去三年提升不少,最近不知道怎么着,满街都是张佳乐风格,一夕之间张佳乐好像成了网红似的,人人都想变成张佳乐。

“请问你为什么要穿‘张佳乐’……因为人人都爱张佳乐,帅哥爱张佳乐,土豪也爱张佳乐……”莫楚辰滑着手圌机看娱乐新闻,看着不禁打了个颤。

树大招风,不知道又是谁把周泽楷送他花的照片传到网络上,和孙哲平从他黑卡的新闻弄成了一条长微博,于是从一开始大家愤怒,再到后来心冷,到现在已经改变观点,与其排除不如试着接受,让自己也变成张佳乐!于是,百花的生意莫名其妙暴增两倍。

孙哲平一如既往在下班时开车到工作室接张佳乐,惹眼的保时捷918刚停好,埋伏圌在四周的男人女人都跳了出来。

“孙总,您来啦,我可等得好辛苦啊!”一个红色头发非主流掐着嗓子奔上前,他穿着一身山寨张佳乐,还背着仿冒的YSL包,头发后面扎了个小辫子。

“……妳谁啊?”孙哲平右眼皮跳了跳,脸色不太友善。

“我,我叫涨圌价了!您长得太帅了,简直是我梦中情人!和我交往吧!!!”

此言一出,旁边涨圌价了2涨圌价了3涨圌价了456全都一窝蜂争先恐后朝着孙哲平扑上去,那景象简直堪称年度奇观,任天堂股价都涨不过张佳乐!

真•涨圌价了啊。

孙哲平左闪右躲老半天,好不容易才从那些饥圌渴的男男女圌女的魔掌中完璧归赵逃出来,特么刚才哪个混圌蛋对他么么哒的,找死啊!

“想模仿张佳乐也不照照镜子?”孙哲平扬高了下巴,气势逼人地往那些人面前走去。“都给我去隔壁看仔细张佳乐怎么穿的,支持正货,不白嫖!”

这种“我是你圌爷爷”的气场让所有人浑身一颤,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孙哲平。

突然,有人尖圌叫:“啊!好帅!买买买!总裁给个香吻啊!”

伴随着源源不绝的“好帅”和“亲爱的”的尖圌叫圌声,所有的“丧尸们”再度一同朝着目标物扑去。

孙哲平:“……”

妈圌的,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困扰的问题不只一个,连张佳乐的粉丝也多了不少,微博人数破十万了不说,走在路上被粉丝认出来求签圌名求合照,好吧这也没什么损失,就是不能穿个大裤衩出门不太方便罢了,可是每个都想摸圌摸圌他蹭好运是咋回事儿啊!?

张佳乐一脸懵逼,“我不是幸圌运物定位吧?啊?”

所有人包括孙哲平一致看着他刚买的、不小心在躲粉丝的时候弄掉了全喂给衣服的冰激凌,摇了摇头,“你好像没什么运气可言。”

“妈蛋!”

孙哲平毫不犹豫提出了一个方案:“还是给你买辆车吧,你看你,又掉东西了,每次都拿这么多,又要躲粉丝,摔了怎么办?”

张佳乐的设计图一多起来难免东一张西一张,每次到工作室孙哲平就到处替他捡纸,有时候看张佳乐急急忙忙要出门,手上抱了一堆东西,按他这个运气来看,孙哲平真担心他栽个跟斗会从地铁楼梯上滚下去。

“别啊,买辆车多麻烦,这么多款式挑圌起来够花时间,我还是赶紧点儿画几张图比较实在。”张佳乐忙着擦衣服,压根儿没空理他,“我以后还要养你呢,不多赚点钱怎么行呢。”

“……你哪里来的错觉觉得能养我?”

“这不正要开始养吗,放心吧,等我以后成为举世闻名的世界品牌,你就躺在家里赚就行了。”张佳乐豪气干云道,“不过不能躺着躺着就胖了,这还是要注意的。”

“………………”实在是无力吐槽了,孙哲平想。他说:“不花时间的,你说说有什么要求,我让助理买去。”

哦,这么方便啊?

张佳乐这才支着脑袋认真想了起来,“就一般般的吧,跑起来快点,好看的。”

“什么颜色?”

“嗯……随便吧,这种用钱就能摆平的事儿别问我了。”张佳乐挥挥手,开始准备赶着做打版了,“下周有件要交,大家都忙起来啊!”

孙哲平倒也乐见其成,“好,我随便买买吧,你忙你的。”

后来事实证明孙哲平说的“随便”根本一点都不随便,有钱人的思维岂是凡人能够理解,周五下班后,孙哲平把张佳乐载到自己家去,拐过了前院又过了花园,好一番九弯十八拐,终于开到了他的停车位。

张佳乐心道卧圌槽,这才刚进大门都还没进屋呢,前看看后看看,他寻思着自己等会儿离开得走多少路才能拐上大街啊,“哎,我待不了太久,还有个件没搞定,等等要回工作室……”

孙哲平打断他的话:“上次说好给你辆车,你没说要什么样儿的,我就随便弄了。”

“哦。”

“新车你大概会绑手绑脚,所以没搞新的。”

“没事儿,我看看。”外头天色渐暗,张佳乐看不太清楚那一排车都是些什么,只是兴致勃勃地伸着脖子张望,“我去,你这么多辆啊,那不随便给我一辆破点儿的就行了,大费周章干什么呢,我都不好意思了。”

嘴上说是这么说,但张佳乐实在高兴得藏都藏不住了,孙哲平很能理解,便说:“没事,不费啥劲儿,都是我哥儿们汰换掉的二圌手车,最旧的还开不到一年呢。”

“你哥儿们真好!”

“还行吧。”孙哲平摊开手,把钥匙给张佳乐看,“看中哪个先试试?”

“好好好,我看看啊。”张佳乐摩拳擦掌。

待他睁大眼一看,这才看清楚那些钥匙上头的标志都是什么玩意儿。

“卧圌槽,雪佛兰、兰博基尼、科尼塞克、法拉利、凯迪拉克……”张佳乐哭笑不得,“老孙我、我……”当真是苦恼全写在脸上了。

确实,花钱能摆平的事儿也甭问他了。

“不喜欢吗?还是我再给你买别的……”

“不是,问题不在这里……”

“那问题是?”

“问题是,我……我哪来的地摆五辆车啊?”

“……”

您真是举世奇才,要是让您有地,那还有我登场的份儿吗?

孙哲平轻哼一声,说:“没让你一次都拿回去啊,想换着开就来我这儿换车不就行了,蠢。”然后他又催促:“快点选一辆。”

张佳乐这也看看那也摸圌摸,选择障碍症犯病了着实麻烦,最后他兴高采烈地捡了个最适合自己的红色法拉利,兴冲冲奔上去亲了一口,连看着孙哲平的双眼都亮晶晶的,掩饰不住欣喜。

“老孙我爱死你了!”

呵呵,孙哲平笑着把他摁在车子前猛亲,一面寻思着什么时候能让张佳乐开着车载他出去,然后荒郊野外来一炮……款款风情不同,可以慢慢收藏,反正来日方长。


18

拿到了车,张佳乐迫不及待载孙哲平去兜风、吃小吃、看夜景。

“刚才谁说要回工作室的,假正经。”孙哲平看他乐不可支的笑脸吐槽道。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艺术家的灵感跌倒了,要兜兜风才能爬起来。”张佳乐摸圌着方向盘爱不释手,嘴也噘得老高。

孙哲平没有圌意见了,“那随你,不过这时间路边撸串儿估计也关了,你别是真想上山。”

“没有吧,随便绕绕喽。”

北圌京看夜景自然有许多去处,尤其是那几个璀璨辉煌的体育馆,可这个时间特意跑去又显得太作太矫情,其实义斩公圌司所在的商圌务区也算得上夜景圣地,高楼象征着中圌国这二圌十圌年繁盛的经济发展,一切现代化的机能都让人对未来憧憬、抱持着希望,但还是那么句老话,就算景色美,你天天早也看晚也看加班也看,不腻才怪。

张佳乐苦思半天灵机一动,想起叶修貌似在三里屯投资了酒吧,很多圈内人也都过去,隐蔽性还算好,之前黄少天也特别爱往那儿钻……想着想着他方向盘一转,就直直开上道往那儿奔去了。

这个时间对热衷于北圌京夜生活的人而言还不算太晚,张佳乐领着孙哲平进酒吧,熟门熟路要了个靠近角落的位置,这酒吧专门做娱乐圈时尚圈生意的,对于客人的隐私相当重视,得有VΙP才进得了,这不,那边就是虚空的老板李圌轩和四大男模之一的吴羽策吗。

今天晚上特别嗨,一群人围着他们灌酒瞎起哄,吴羽策都骑到李圌轩腿上了,哎哟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你不去打招呼?”孙哲平看张佳乐戴着帽子不免好笑。

张佳乐猛摇头,“我又不是傻了吧唧,挖坑给自己跳啊?这么多人,到时候瞎起哄你别让我救你。”

“你以前不是就爱玩吗,老了玩不动了?”

“喂,谁老了?”目光一秒杀圌人。

呵呵,以前张佳乐在学校就是风云人物,追他的男男女圌女没少过,相比较孙哲平完全就是个宅,还是能把名牌穿成地摊货的宅,不爱社交也不爱外出,就知道打游戏、吃点心,要是有人对他说:你就是个靠父母吃家里的废柴,估计他还会拿鼻孔对着那人说:老圌子我有本钱,你管得着。

所以说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人的变化怎么会如此大呢?

张佳乐对着菜单哀嚎:“完了,我忘了,我还得开车啊!”他撕心裂肺地和调酒们生离死别,看得孙哲平都无语了。

“反正我不喝,你点吧。”

“哎,那好啊,就这么吧。”张佳乐火速决定好,顺带给孙哲平点了杯汽水。

这酒吧今圌晚不晓得怎么了,简直所有时尚圈的妖孽们都要挤进来,就算张佳乐想躲也不能藏到哪里去,约莫九点半的时候叶修到了,还特么眼神极佳地注意到他俩,一时之间三个人都楞了楞,有志一同想起叶修和孙哲平都是三杯倒,正好,省得你推我让。

“哟,这不是孙佳乐吗,呵呵。”

一提这茬张佳乐就想到自己“企图潜规则老总未遂,还被八卦”的尴尬事,“滚滚滚,叶修你什么居心,一来就踩人痛脚,小心我挖角你们苏沐秋啊。”

叶修还是那副笑脸呵呵两声,“没问题,你有钱我很欢迎的。”

“我去……你脸皮多厚啊,这没下限的我都替苏沐秋可怜了。”

“那也得你有钱才行。”

有钱?张佳乐雪亮的双眼微动,眨巴眨巴看着身旁的孙哲平。这熟悉的感觉,好像他只是嘴馋想吃个限圌量面包罢了,对此,孙哲平严正拒绝:“不行,你想买什么都行,除了买男人……女人也不行。”

“老孙都说话了我不好不给面子,对不起了乐乐。”叶修笑道。这时候他才和孙哲平握了个手,“最近怎样,你投资百花的消息可真够大。”

“早就打算投资了,那些媒体肯做免圌费新闻我很乐意。”孙哲平说。

“呵,这话要是让那些记者听了还不气死啊,老孙,你口气还是那么狂。”叶修说。

他给孙哲平点了根烟,张佳乐对于他们居然认识的事儿没少惊讶,孙哲平解释之前在国外叶修还没从嘉世离开时,曾经拉过义战做赞助,楼冠宁就是那个时候认识他的,后来孙哲平打算回国继承家业,想给百花做投资,叶修也来接洽过,然而今非昔比,孙哲平就是为了捧张佳乐才回来的,其余一概不谈。

也行,您乐意那又有何妨,叶修想,只是万万没想到孙哲平这一回来,连《荣耀》都改朝换代。

“你不是真为了那啥才搞的手脚吧?”叶修看了眼张佳乐,靠在孙哲平耳边悄声说道。

圈子里对这件事早就有了各种不同的看法,不过义斩本就是商人,保密功夫也到家了,至今依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楼冠宁会接下一间杂圌志社,来搞非他领域的专圌业。

孙哲平哼了哼,“本来是,现在不是。”他看了眼正在自圌拍的张佳乐,“就这么一步一步走,也挺不错。”

他和张佳乐中间失去了太多年,必须一点一点重新构筑。

有钱确实能做到很多事,但绝对买不到时间和快乐,投资百花并非冲动,而是他真心想要让张佳乐站在更好的舞台上。

叶修心里有了七、八成的答圌案。他拍孙哲平肩膀,“但前面的路可不会更好走,哥也只能祝福你们了。”

“谢谢,我知道。”

这时候一旁有人叫叶修肩膀,“哎,这不是叶老板吗,今天晚上咋有空来,时装周快开始了吧?”

不一会儿人都聚圌集过来了,叶修无愧于圈内活标靶之名号,他又要忙碌时装周又要跨足男装周,一年到头就没有一天不忙的,倒是亲弟圌弟叶秋乐得替他数钞票,在他的拉怪大绝下,张佳乐再想低调也不免被掀了帽子。

再说了,最近什么没有,“张佳乐”特别多呢,圈内流行的活宝,当然要现抓。

圈内人聚圌集在一起就是无非就是八卦哪家挖掘机技术……咳咳,哪家模特又和哪个运圌动员还是明星闹绯闻,张佳乐跟着瞎聊了会儿,并且注意到孙哲平一直是很酷的表情。

“孙总好严肃啊,笑一个嘛。”

不知道谁打趣这么说道,于是接下来马上就有人给他点了调酒。都说酒后吐真言,皮囊下指不定是个搞笑咖啊咋能这样轻易放过。

看着酒杯,孙哲平的脸色有点黑,“我真的不喝。”

“不是吧,乐乐你看看你男朋友,都是霸道总裁了居然不会喝酒!有碍颜面!”

“对对对,一口干了,否则咱灌乐乐去了啊,你舍得吗。”

“快,拿出您刷爆五千万的气势,一口!干了!”

张佳乐看着一杯又一杯的酒堆过来了,孙哲平虽然脸上总是那副表情,但其实心里尴尬得很,他这人就是这样,不喜欢又爱装酷。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是本酒仙该登场的时候了。

“停停停,你们别调圌戏他。”张佳乐推开围过来的人,然后一拍桌子喊道:“喝酒是吧,都给我搁这儿了,我来!”

顿时间四周围的呼声几乎把屋顶都掀了,连重低音音响都盖不过。

豪,当真豪啊!

孙哲平太阳穴跳了跳,“张佳乐,你给我悠着点儿来啊。”

“你就一边儿看着吧,老圌子我今天不喝完就改名叫孙佳乐!”

“哎哟大哥啊,你早就是孙佳乐了好吗,别当我们好唬弄啊!”众人齐声吐槽。

尽管如此,有人要喝大伙儿都是乐见其成的,张佳乐咕噜咕噜豪放爽圌快,喝了一杯一杯又一杯,最后,他很给面子地醉了。

有人醉了只是安安静静睡一觉,不添乱、不惹事,乖圌巧可人犹如白莲花,可有的人呢,一醉就发酒疯,作威作福,偏偏醒来啥屁也记不得,徒给旁人增添心里阴影面积。

不巧张佳乐恰恰属于后者。

只见他不顾形象,十足的妖圌艳贱圌货地举着杯子踩上了桌,指着孙哲平大喊:“孙哲平,我、我……单方面、宣布……宣布……嗝、你嫁给我了!!”

“……”

所以说,张佳乐就算醉了也还是记着仇的嘛。

评论(4)
热度(73)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