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全职,双花,不拆!!我的cp都不准拆!

【双花】我觉得这个有病的妖艳贱货梗会不会被打啊(11)

虽然一开始想人造雷搞笑,不过这一回好像真的OOC过头了(。)不造咋改好,还是就先这样吧。。。。。。。。OTZ



19

胡闹了半宿,最后好不容易在叶修离开时画下句点,孙哲平开车把张佳乐带回家的时候都凌晨了。

路上静悄悄的,整条街一片漆黑,连只野猫都没见着,全世界静得好像只剩他们,唯独法拉利上的一盏小灯作伴,还有……一路上不停胡说八道胡言乱语的张佳乐。

张佳乐喝高了,后来看见杯子就想着往嘴里倒,连孙哲平的汽水都想抢,孙哲平看不下去只得拦着他,结果他可好,往后一栽不醒人事。

孙哲平想来个传说中力与美的公主抱,无奈客观现实因素,他还是扛着更顺手,然后张佳乐就被一路屁圌股朝天地扔上了车。而现在,车停了。

孙哲平拍他脸,“到了,张佳乐你醒醒,啧啧啧,浑身酒味……”

某酒鬼勉强抬起一边眼皮,“到了……?”

“嗯,进屋里去,别在这儿睡。”

“嗯……”张佳乐换了个特别哲学的姿圌势。

“……”

“你让我静静……”

“……”

又过了两分钟,说要静静的张佳乐真•静静去了,孙哲平不用想都知道再让他静下去今夜就能成仙,没办法,他只得狠下心来猛摇了张佳乐一阵,酒鬼这才从酒劲中缓过来,慢慢睁开眼睛。

很好,孙哲平伸出两根手指,“这多少?”

“二。”张佳乐死撑着眼皮有问有答,孙哲平还算满意。

甩了甩脑袋,张佳乐稍微清圌醒了点,“几点了啊?”

“……三圌点。”

“咦?我靠,我混了整晚?”

“是啊,要不是醉了你还想混到早上看太阳啊。”孙哲平无奈道,“不是要回工作室画图吗,不去了吧?”

“唔……”张佳乐这会儿是真吓醒了。他咬着嘴唇挣扎,实话说现在只想躺进柔圌软的被窝里蹭一蹭,最好还能有个抱枕,要热的,摸起来手圌感好的,要是还有免圌费的“按圌摩棒”功能那再好不过……他偷偷看孙哲平一眼,小心思表露无遗,“算了算了,明天中午开工,我发信息让老莫早上去开门。”说着他掏出果六啪嗒啪嗒发了条信息过去。

弄完这个,张佳乐还舍不得下车,原本说要去兜风的,结果去了酒吧,两人独处的浪漫啊难忘回忆啊繁花血景啊巴拉巴拉……好吧,独处还是在床圌上更好,他又瞄了眼孙哲平。

“哎,老孙,咱认识多久了?”

“干嘛?”

“不干嘛,就问问。”

“哦。”孙哲平想了下,说:“八年。”

八年啊,张佳乐讶异,时光流转竟然就八年过去了。

“不进去吗?”孙哲平见他没动静又问。

张佳乐没回答。要说泡妞和泡男人他绝对敢说自己有一定的技术,但不知道为什么,是的,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日后想起来他也同意这行为特么娘炮,但他还是做了,没有理由、发自内心,他伸出手拉住了孙哲平的手,轻轻扣在一起,什么都没做,光是这样牵着手就能傻笑一晚上,简直傻圌逼。

“张佳乐,你这个样子真的太蠢了,走出去别说认识我啊。”孙哲平对他的嫌弃永远一览无遗。

“来不及了,你都对着镜头说你是我男朋友了,现在后悔会不会太晚。”张佳乐笑。

“我是单方面宣布,你又没有答应……不对,张佳乐你还记得你刚才干了什么吗。”孙哲平突然正经起来一副“我得找你算账”的样子。

“呃呃呃……”每当这种时候,张佳乐就不免菊圌花一紧。

孙哲平慢悠悠地从口袋掏出手圌机,找到了一条来自“君莫笑”传圌送来的微信视圌频,然后把手圌机塞到了张佳乐面前,“来,你看看,奇片共赏,世纪浪漫爱情剧呢。”

“……”

模糊不清的影片里,一个红发小辫子的男人站在桌上撒泼,底下一竿子狐群狗党叫好,有鉴于他的姿态太过张牙舞爪,坐在那里一直都一声不吭的孙哲平显得多么有气质,多么有威严,多么的……无辜可怜?

“孙哲平,我、我……单方面、宣布……宣布……嗝、你嫁给我了!!”视圌频里的男人圌大叫了。

伴随着这一声叫,张佳乐浑身一震把手圌机扔回去给孙哲平,“啊啊啊啊!!叶不羞你这个混账!!”

“你看看,咱俩这都单方面,没达成共识啊,这咋办呢你说。”孙哲平坏笑着靠过去,脸埋手心的张佳乐热气一路窜到了耳根,连脖子都是红的。

“喂,张佳乐你脸红了啊。”

“滚!”

“哎,还挺好看的。”孙哲平低声在他耳边说着。

“呜,我一世英名啊……”

“呵。”孙哲平笑了笑,热气一个劲儿往张佳乐耳朵里窜,他耳朵敏圌感,有点动静就打哆嗦,孙哲平看着他两手捂住耳朵戒备的样子不免好笑,“亲个。”

没等张佳乐同意,他大喇喇凑过去直接啾在他嘴唇上,还故意弄出好大声音。

张佳乐内心崩溃,明明八年前都不会脸红的,怎么现在动不动就心跳加速,孙哲平你没事长这么帅欠揍吗!还让不让外貌协会好好呼吸了啊!?

记忆里孙哲平曾经的样子和现在重叠,他仿佛认识了一个新人,又仿佛还是那个多年前的老友。

逗张佳乐逗得差不多了,孙哲平突然从公文包的资料夹里拿出一张纸。“喏你的稿,别搞丢了。”

他把纸递过去,张佳乐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是遗失在工作室里的图纸,“啊,我的稿子!”

他抢回稿纸,孙哲平促狭地笑着又问:“总监您这是打算聘我当模特啊?”

是这样的,那纸上画了一个男人,虽然只是一般的服装画,但张佳乐却在纸张的空白处另外画了一张脸,和简单利落的服装画不同,这脸他特意用素描的手法表达,将开圌会中孙哲平严肃的脸刻画得格外仔细,神韵和那种狂放的气质都恰到好处。

尽管外貌改变了,社圌会历练丰富了,但孙哲平骨子里的性格一直没变,这点不可能有人比张佳乐更加了解。

那两年朝朝暮暮地相处,单单纯纯地对彼此好,都是不求回报的。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恋爱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和平相处。

如果六年前有人和他说:你们会分离,六年后这个人会回来找你,他一定不会相信,当然这也包括了坦率地喜欢上孙哲平这件事。

但如今,既然他都能从外貌协会的枷锁中承认自己就是喜欢一个胖子——还是六年前就喜欢上的——那为了他设计一套或者无数套适合他的衣服,也就成了最平凡、最伟大的人生目标。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张佳乐捏着图纸,深深吸了两口气,难得用郑重的口气对孙哲平说:“是,我不打算放弃百花风格,不过,百花的副牌,我想让你来做试衣模特。”

“好。”

好,言简意赅。

孙哲平没有多一秒的考虑,爽快点头同意了。

“这事儿你说了算,”他说,“想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咱一起疯一把。”

张佳乐猛扑过去,主动堵住了孙哲平的嘴。

缠圌绵了一会儿,孙哲平收起悠哉的表情突然认真告诉他:“另外有件事儿要和你商量下……”

“什么事?不是大事都准了。”张佳乐正在兴圌奋的当头上。

“别闹,真是大事儿。”

看着孙哲平严肃起来的神情,张佳乐也慢慢收起笑脸,“很严重吗?”

“还好,你别太紧张。”孙哲平说,“就是我妈说要见见你。”


20

算了,這裡吧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