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虎虎】If on A Silent Night An Android

  细白的雪花从映着晚霞微光的阴沉暮色中飘落,铺天盖地地笼罩了整座休特尔比尔特市。

  从公司下班的时候时间已经不算早了,毕竟是特意开发做为协助人类的人造人,H01的工作时数比其他人要多了整整一小时,必须在办公室里的人都走了以后,确认大楼的电源关闭才能离开,虽然曾经被目前名义上的同事,也就是曾经属于镝木虎彻的同事巴纳比反应过不太人道,不过为一个物件争取福利原先就是不合逻辑的,于是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下文,后来就连巴纳比也习惯了下班时礼貌上的道别,不再是一同并肩走出阿波罗传媒大楼。

  就在一年多以前还每天和他拌着嘴走出大楼的Wild tiger终究是躲不过能力衰退到仅剩一分钟的命运,重新回到职场后上司念在他也算是阻止过马贝利克事件的杰出英雄,将他分到了下级联盟,那么理所当然也就不需要办公室座位了。

  现在那个Wild tiger的位置已经成为H01做为英雄事业部职员的一项证明,而退居二线的Wild tiger则只做为巴纳比的搭档支援出动。

  当然就算和技术部商讨在开发室给这个家伙一个棺……呃不,给一个能躺进去的容器或者就索性睡在冷冰冰的整修台上也并非不可,反正人造人说穿了也只是个和冰箱冷气一样的东西罢了。

  知道H01并不是人类这个内情的人也只是外人,只有像斋藤先生这类科学家对自己手里诞生出来的物件拥有保护欲。在和虎彻商讨过后总算是说服对方「家里多一个会打扫洗衣煮饭的帮手也没什么不好」这个物色利诱论点,让H01顺利住了进去。

  一转眼已经过去一年。

  这是Wild tiger重回到休特尔比尔特的第二年。

  H01和往常一样离开了办公室以后乘坐交通工具回到住处附近,按照过去一年的资料惯例这时候应该顺便在超市买点明天可能需要的食材,还有那个三天两头就被耳提面命要摆在数据首位的蛋黄酱也绝对要每隔一天就确认是否该补货。

  H01走到了离家最近的超市。

  哦,进去之前他没有错过扫描钱包这件事。

  客观因素来看,他的房东实在不是什么有钱人,当然他在工作上的态度虽然认真但并不等于结果。能力都快消失了破坏力依旧的虎彻一个月里能给他的菜钱也只有那些,而不巧的是H01没有薪水──如果坏了故障了只要拜托斋藤先生维修即可,不需要再额外支出维修金成了刻薄上司不支付人造人薪水的绝佳理由。

  纵使不大满意但每天有人打扫做饭洗衣服的好处还是让虎彻乖乖闭上了嘴。

  H01拿出瘦得只剩皮包骨的零钱包,里面什么卡也没有,只有零碎的铜板。

  立刻叫出硬盘里的采买清单统计金额,这个月还不到月底帐面已经呈现负数的倒扣状况。

  冬天里开销最大的无疑是烧酒,仗着天冷老男人每天总要喝上几罐,哪怕最后退热会冻得打颤,可以满足欲望让自己开心的时候就绝不放过机会。

  酒的好处你不会理解啦。

  就算喝了这么多年的酒我也还没完全掌握酒的奥义噢。

  H01关闭莫名跳出来的数据记录,男人醉醺醺却又傻气的笑容消失了。

  他小心翼翼地扫描了一下确认资料夹没有遭受病毒攻击后才又重新将注意力放回目前应该要优先解决的事项上。

  没有钱。

  这个月的菜钱再怎么节省还是不够了。

  也无法再买酒回去。

  虽然无法明确对「冷」有正常反应,不过敏锐的感知功能告诉他今天这个天气应该是很冷的,以人类的忍耐度来说或许到了必须要好好补充热量的程度。

  H01站在超市门口,今天似乎格外忙碌,一两个穿着红色衣服的男男女女忙进忙出,把桌子啊还有一些折扣的商品通通搬了出来,还有一些糖果。

  门口就摆着一棵圣诞树,但H01仅能知道的只是单纯的名词,至于这种装饰着塑胶吊饰、缠绕了彩色灯泡的假树究竟有什么功用,这就不是他所能理解的范围了。

  面无表情的人造人望了一下那些穿着红色衣服的男人女人,然后把钱包收进口袋里。

  衡量了一下是不是该把虎彻从家里叫出来付账,但那个男人没有钱的机率使得判断程序毫不模糊地落在否定的结论上。

  否定。那么即是说就算把他从家里叫出来,也不能保证带着食材回家。

  于是作罢。

  人造人的聪明在这时完美体现,H01立刻搜索了几种可以得到钱的方法,然而为了遵守英雄原则与人造人协会所订定的规范,他不能透过违法手段取得财产,那是足以被回收销毁的严重事件。

  不能让人类感到恐惧,即使他们无从得知你不是真正的人类。

  存在于原始程序中的指令如戒条一样拘束着人造人的理智。

  一旁忙着摆放商品的女人好奇地望了一眼这个站在超市门口动也不动的家伙,似乎被他诡异的行径吓到了。

  然而并不是因为得知这个家伙非同类而惊讶,是出于在近乎零下的低温中还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和背心这个超乎人类极限的认知而惊讶。

  只是望了数秒,穿着圣诞装的女工作员立刻被一双藏匿在帽子下的暗红色双眼逮住了。

  H01发现女人怯怯地缩了缩脖子,有些紧张的模样。

  不能让人类感到恐惧,即使他们无从得知你不是真正的人类。

  H01走上前,模仿虎彻造出的声线有些沙哑,「请问……这里在准备做些什么?」

  女人抱紧了手里的纸箱,不大敢直视那双眼睛,因为太奇怪了,不会有人类的眼睛是红色的,但没什么证据能指出这的男人不似一般人类,最后也只能认为大概是个新潮的家伙,和那些在成天徘徊在哈林区的年轻人一样。

  ──异类。

  但异类终究还是人类。

  女人把一张宣传单塞到他手里,极力在避免过多的接触。

  「现在在做圣诞促销……」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要赶跑这个客人,如果他买得够多,那么这个平安夜的奖金也会增加不少。「先生有需要的话可以来看看,今天多买有折扣哦。」

  H01接下了印刷得几乎让人眼花撩乱找不到重点的传单,只看了一眼便收进口袋里。

  再便宜的促销也必须有钱才能买,而钱包里的几刀铜板恐怕就连买点卫生纸也有困难。

  长桌边很快就挤来了一些人,一个穿着红色衣服,戴了顶红色帽子,还挂着花白大胡子的男人从一样刺目的袋子里抓出一把糖果塞给路过的小朋友。

  然后立刻又有了另一些被父母亲牵着的小朋友高兴地围了过来。

  看上去很快乐的样子。

  系统判断告诉他这是不会让人类感到害怕的事。快乐的事。

  迫不急待拆开糖果吃了起来的孩子们咧开嘴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开心地笑着。

  H01走了过去,软体快速演算出相对应的语句,「这里……有缺人吗?」

  刚才那个打发了他的女人用一种不太能理解的目光瞪着他好一会儿,大概是终于发现这个家伙不是客人而感到气恼又害怕。

  不过她仍然维持着基本的礼仪,手指向那个在发糖果的男人,「喏,你去问他,那个才是店长。」这么说完以后便一溜烟跑进了超市里。

  H01按照她的话走过去,趁着一批孩童满足离开的空档,把刚才的话又重复问了一遍这个人类。

  发放糖果和促销折扣引起了不错的反应,他们必须有一个人专门负责结账,而另一个人负责处理桌上的货物,那么也得有另一个人继续接手发糖果的工作。

  这个工作很自然为H01带来一个良机。

  由于是临时雇工,而从未真正领过薪水的H01也无从得知究竟该拿多少钱,唯一确定的是事后他们将会给他一笔奖金,权当是打工的工资。

  H01立刻被领到超市内,女人给他一套不大一样的服装,不是红色的,而是像虎彻的瞳孔一样的颜色,很奇异的装束。

  女人告诉他必须换上这种衣服他们才答应让他工作。

  没有害羞意识也不怕冷的人造人在仓库直接解开衣领,女人面红耳赤地骂了几声连忙带上门离开,几分钟后总算是换好了衣服的H01对这种不大合身、必须调整姿势才能好好地走路的动物装扮毫无怨言。

  人造人不懂得抱怨,也不懂得拒绝。

  他把衣服迭好放在一张椅子上走了出去,女人看见后立刻叫住了他:「喂!把那顶帽子换下来,戴这个上去……还有这个。」

  确认他没有什么脾气后女人胆子大了起来,把一个鹿角头箍和圆圆的红鼻子塞到H01手里,然后对着脸比划了几下。向来没什么太大反应的H01这一刻脸上露出了像是为难的表情,犹豫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把头上那顶暗红黑色的贝雷帽摘下,按照女人的指示戴上头箍与红鼻子。

  他把帽子放在迭好的衣服上面,对这副滑稽的装扮一点也不感到害臊,反而是望着他的人们不明所以笑了起来。咧开嘴,像孩童一样露出了白牙,瞇起双眼。

  H01不断将这些人的面孔存放进新的资料夹中,一遍又一遍和虎彻的笑容扫描比对。

  人类感到开心。这是对的事情。

  那么这样就不会让人类害怕了吧。

  H01学着店长那样抓起一把糖果,小男孩呆呆地望着他数秒,似乎有点害怕这个叔叔脸上没有笑容的样子。

  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的H01习惯性把手伸往头上试图用帽子遮挡,却只摸到了陌生的鹿角。

  「噢新来的,笑一笑嘛,孩子们会被吓跑的。」店长用手肘戳了戳他的腰,对小男孩露出一个笑容,小男孩马上将幼嫩的掌心举起,得到了他想要的糖果。

  H01点头,对程序下达了修正脸部组织的外在反应──笑容。像这些人一样的笑容,和虎彻一样的笑容。

  发自内心真诚的笑容。

  又来了一些小孩子围上来,他们发现这个滑稽的叔叔并不可怕,于是争先恐后和他讨糖果。

  劣质的麋鹿装不太透气,同时处理多项程序让人造人不停将散热维持在一个程度上,可是其他人类不怕,他们反而喜欢温暖。

  一旦专注于工作,时间就过得相当快,飞也似地一两个小时过去。H01核对了一下体内的标准时刻,只要再一小时就能够收工回家。当然,是带着预计要买的食材回去。

  不过H01并不晓得其实今夜特地准备了圣诞晚餐等待他回去庆祝的虎彻独自面对冷掉的饭菜,一面为人造人从未有过的晚归焦急,一面打遍了其他英雄伙伴的通讯器,差点让巴纳比打算出门协助寻找,最后虎彻连阿波罗传媒办公室和总机都打了数次,才不得不对平安夜大楼里连管理员都早早收工回家的事实死心。

  「这个坏家伙……要是给我找到明天就把你带去还给斋藤先生!」虎彻浮躁得连续扣错两个扣子,又急又怒地半扯着外套才重新调整回来,边止不住上了年纪的碎碎念:「肯定要回报给技术部装一个电话功能……」

  抓紧车钥匙关上灯离开了家,天气太冷的缘故光是在发动车子这件事上就花了十几分钟,虎彻一点播放音乐的闲情逸致也没有,把车驶上路后慢慢沿街张望着,希望能够看到熟悉的身影。

  圣诞节的休特尔比尔特尽管飘着雪,还是阻止不了男女老幼想要上街体验节气的冲动。

  商家今夜的业绩比起平时翻了数倍,特别是餐馆。不过虎彻对那种格调浪漫的氛围不是很喜欢,如果不是带着妻子和女儿一起去的话一点意义都没有。

  单身的男人只需要一瓶酒……要是有一个能说上话的对象那是再好不过,窝在家里继续邋遢地过着谁也看不下去的生活,可是却心满意足。

  虎彻突然有了一个愿望,那就是把这种糟糕的日子贯彻得更彻底一点。

  并且那个能够和他过这种日子的家伙也已经有了。

  回来吧。

  回来的话就不把你还给斋藤先生……

  虎彻双眼眨也不眨地左顾右盼,生怕错过任何一丝机会,也考虑过要不干脆下车抓着路人指着自己的脸问有没有看到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

  肯定会想起来的,那么相似的两个人。

  那些人不会发现他不是人吧?不会欺负他吧?

  因为被设定了「不能伤害人类」,所以就算受到攻击也无法反抗,如果要保护自己也必须是在不伤害人类的前提下。

  可是尽管他没有「心」,不会因为人类无礼的举动受伤,不懂得报复,可是──

  正因为如此,才让人感到难过。

  虎彻忽然意识到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地幻想了一堆,陷入了一种无谓的自我恐吓。

  烦躁地用手粑了粑头发,才总算是没有让思绪飘离到更糟糕的假设局面下。

  沿街缓行的车速已经降到最慢,再过去是一个小型商圈,算是和住宅区的交界,附近大概是在举办什么活动,到处都挤了人潮,人人脸上都挂着合乎时节的表情,虽然没有人对笑容做出一个真正的定义,但感到高兴的时候人们自然会做出与之对应的表情。

  这种表情H01还不能理解。

  他不会有兴趣来这种地方的。

  虎彻把头转向了另外一边,希望能够在对街发现H01。然而很可惜的是,无论他再怎么看也找不到。

  这令他莫名恐慌。

  如果不见的是人类,虽然也会感到担忧,可却在情理之内。

  说不定是去哪里逛逛了吧?是和朋友一起去吃饭了吧?是被广场漂亮的圣诞树吸引了,看得目不转睛忘了回家吧?

  否定。

  人造人没有欲望。没有朋友。不需要吃饭。不会像人类一样被虚妄华丽的物质世界迷惑。

  机械终归是机械,人们操作得宜的时候觉得它们亲切,无法掌控的时候对它们害怕。

  大街上传来Jingle Bell熟悉的旋律。

  一群孩子们追逐着,大声喊叫唱着歌。

  虎彻已经把车子开到了对街,正考虑是不是该往公司那里去,说不定是半路故障了,出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又或者临时遇到了案件。

  那么也算是英雄的H01自然不会抛下受害者置之不理。

  他不像懂得贪懒的人类,只要机械还能够运转,就没有所谓的下班时间。

  不是Wild tiger却和Wild tiger一样是负责任的英雄。

  原本是该感到欣慰的,而很不巧现在并不是感叹那些事的时候。虎彻伸手扭开了广播频道,想着说不定会收到什么事件报导,Hero TV那帮人肯定会绘声绘影地描述。

  可是那样的话,做为实际意义上的TIGER&BARNABY组合,虎彻和巴纳比理当也该被呼叫才对。

  这么想着的虎彻顺便对PDA进行了确认,并没有收到什么通知,也不是故障了。

  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原先那条街的虎彻重新把视线投入街道,手机铃声倏地响了满车。

  手忙脚乱地按下通话,为了夹住手机而歪着脖子还得一面开车的虎彻听见了可靠后辈的声音。

  「哦,还没有找到……」虎彻皱着眉头回应,电话那头立刻传来巴纳比报警的提议,虽然很可笑,不过没有人还笑得出来。「哎哎不用麻烦小兔子啦,外面天气很冷别出来了。」

  或许是听到巴纳比正准备出门的打算,虎彻连忙劝他打消念头,转眼望了一下还飘着雪的天空。

  就算是以深刻交情着称的搭档,虎彻也没好意思让他在平安夜里跑出来吹冷风。

  电话那头巴纳比还在想尽各种办法解析着人造人可能的失踪理由,甚至打开卫星地图罗列H01大概会去的几个地方。

  街边一群人忽然散去,好像是活动结束,原本闹腾腾的大街一下子重新回归平静,几个大概是店员的人忙着把纸箱和桌子搬进店内。

  伪装成圣诞老公公的男人拆掉了假胡子,连带将头上的帽子放到袋子里,女人拿来扫把将地上的垃圾扫走。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

  「啊……」虎彻不自觉地喊了一声,夹着电话的手臂松了开来,手机摔到车座下,隐约传来巴纳比呼叫的声音。

  还有广播电台女播报员的声音。

  不过现在这些声音已经消失了,传不进虎彻耳朵里。

  连忙解掉安全带开门下车,虎彻半瞇着眼往那间平时常去的超市走了过去,有些不太置信地观察着那个男人。

  ──哦不,应该说是看上去像人的男人。

  那些店员有说有笑地和他搭着话,他只是偶尔露出笑容,并不太热络。

  不能理解。

  可却不是全然无法理解。

  人造人没有按照指定的程序走他每天应该走的那条路,用应该算计好的步数在算计好的时间里回到家。

  人造人跑去一个应该只是例行公事会造访的地方,做着平时不会去做的事。

  看上去很快乐,露出了像这些人一样的笑容,和虎彻一样的笑容。

  发自内心真诚的笑容。

  虎彻尾随他们进了超市,他还看见人造人可笑的装扮,为了适应那件宽大的衣服,他走路的姿势显得不太正常。

  然后人造人进了员工休息室还是仓库的地方,门关上了。

  虎彻没有办法再偷看,他走了出去,在寒冬的夜里拉紧大衣,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等着。

  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超市门又打开了,一个穿着不合时宜的男人压了压头顶上的帽子,提着塑胶袋拐向左边回家的路。

  虎彻追上去抓住他的手,在那双没有诧异的眼神里找到了自己。

  「虎彻。」H01开口低声喊着他的名字,缺乏情绪波动的脸孔传递出像孩子一样怕遭受责备的神态。

  那是刚刚才存进记忆体里的样子。

  孩子们露出这样的表情,父母亲多半会原谅他们。

  「混蛋!」虎彻狠狠地抱了他一下,撇开头将他拽上车,寒风与雪花被隔绝在另外一个世界。

  H01坐在副驾驶座上,把帽子抓在手里,看上去就和虎彻如出一辙。

  为了给这个看上去不太高兴的人类消气,人造人从鼓着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圣诞袜,小心地递到他的面前。

  只有这个东西没有放在塑胶袋里,而是仔细地被另外放在口袋里。

  「这是……给我的?」虎彻接过了那个袜子,碰到了他低温的掌心,手指下意识缩了缩。

  H01点了点头。圣诞袜里面装满了各种糖果,有虎彻最喜欢吃的那种。

  「吃糖果会很开心……」H01把帽子戴回头顶,刻意压了压帽缘,像在躲避某种不太自然的情绪,「虎彻也要开心。」

  不懂得圣诞节意义何在的H01自然不会说出圣诞快乐那样的话,然而这理当是要快乐的日子就连不是人类的他也感受到了。

  要是给我找到明天就把你带去还给斋藤先生──这样的话虎彻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要是不见了怎么办」、「走丢了我会担心啊」的抱怨也全都吞回了肚子里。

  人造人从帽子的阴影里偷看着男人哭丧的脸孔,一下子找不到足以解释这种情况的资料。

  为什么收到了糖果的人会流出眼泪,H01一点也不明白。

  是做得不够多,还是他不喜欢?

  H01讨好似地靠过去抱住虎彻,偷偷舔掉他眼角的泪水。

  有点咸,这是数据反馈给他的。

  H01又摸了摸口袋,掏出一个信封袋塞给他。

  虎彻不可思议地看着信封袋,还有装在里面的几张钞票。

  「这是打工的钱。」H01缓慢地说着,「我还买了酒……虎彻喜欢的那种。」

  虎彻先是瞪着眼,脑子一片空白,然后感觉到他蹭着自己脖子有点儿痒,放声大笑起来:「哈哈……你这个家伙啊真是……」

  随着扩大的笑容流出的眼泪依旧。

  H01继续忙着讨好他将吻落在脸颊和嘴唇上,更不明白人类为什么有时候又哭又笑。


  END

评论(10)
热度(27)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