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全职,双花,不拆!!我的cp都不准拆!

【双花】养成游戏(续集)

“等等结束训练后留下来,技术部让我测试你的武器。”孙哲平拍了拍正在电脑前和傲风残花杀得你死我活的张伟,特备专注而认真地看了他几秒钟。

张伟虎躯一震,操作着魔道学者的手猛地一抖,电光石火间莫楚辰一记神圣之火丢过来,命中!眼看着技能表全灰了,张伟脸上的肃杀之气顿时间融化了,成了泪流满面。

“我、我、我真是太高兴了,是不是要给我的武器升级了?啊,谢谢孙队,么么哒!”他苦逼的干笑声听起来格外可怜,张佳乐从他的电脑后头探出头,喊了句“大孙你别欺负他”之后,又躲了回去。

你问他干嘛要躲,他堂堂一个百花副队长,有啥好不能光明正大?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张佳乐低着头,把腿上的手机弄成自动模式,然后继续抬头盯着屏幕,操作他的百花缭乱。

话说之前他跟风玩起了某款手机游戏,实在太过热衷,只好忙里抽空,在不干扰队伍训练的情况下打打怪练练卡,享受一下玩游戏的乐趣。然后今天,张佳乐突然发现系统加成时间到了,好吧,自动模式刷地图吧!

孙哲平巡了一圈,自然发现张佳乐的偷偷摸摸,这时候他不应该包庇藏私,应该要没收他的手机、公开处刑,不过看着张佳乐聚精会神训练的样子,简直是瞬间精分判若两人……罢了,精分一个已经够他受了,要是再精分出第三个,那就没完没了。

上午的训练结束后大伙儿会一起去食堂,不过今天孙哲平说:“我要和张伟留下来看武器,你们去吧。”

听到这里,莫楚辰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谢谢孙队那咱走了你别送,慢慢来啊。”

三秒钟后,屋子里所有人都撤了,一干二净,好像所有人都害怕自己会被点名。

张伟见猪队友们都撤了,独留他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仿佛末日来临。

孙哲平拿着张佳乐的手机——哦忘了说,刚才在这件事之前,也就是到点的时候,他和张佳乐要了手机,把自己的给他了,并且告诉他:“去吃饭吧,肝到哪儿了?我接着来。”那声音异常温柔。

“哎,大孙你不吃饭吗?这也不是很重要,要是没那么急的话张伟也一起来啊。”张佳乐不明白现在怎么回事,还一脸状况外格外严肃认真地问。

张伟有苦不能言地眨巴着眼睛目送他。

“不,我还不饿,你们去吧,好好吃。”孙哲平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走。

总觉得哪里不对呀,张佳乐想。但他也说不上来,而且他不擅长推脱,只好拿着孙哲平的手机看了会儿才点头,“好,那午休早点回来吧。”

“好。”

张伟看着张佳乐离开,内心简直是崩溃的,这一待起码一个小时跑不了,他的午饭啊!

这倒不是说张伟不上进,基本上要给森罗搞装备他是开心的,但和孙哲平两个人单独留下来one on one,那还是算了吧。

孙哲平把手机游戏打开,放到张伟手里,顺带看了眼时间。他翘着腿说:“现在十二点十分,还有两百多体,先去把结界刷了,再刷三趟地图,完了觉醒三遍御魂三遍,然后上五辆黑车,over。”他停顿一下,又说:“听懂了?”

“……懂了。”张伟已经泪流满面。

孙哲平长舒一口气揉了揉眉头,转头操作起张伟的魔道学者,旁边一个专门记录BUG的小本本随时准备着,一有问题便记录下来。

安静的训练室里只剩鼠标哒哒哒的声音,以及特么不知道是什么妖怪咿咿吖吖的喘息声。艾玛,不就被打了吗,你喘个毛啊!张伟尴尬地扭头望孙队一眼,孙哲平面不改色弄着电脑,压根儿不当回事。

什么喘息都美味不过张佳乐,每天晚上他们一起窝在床上打游戏打到张佳乐打盹儿,他一想睡觉就喃喃自语,口齿不清的,听得孙哲平只想把舌头伸进他嘴里捋直了再说。

当然,孙哲平觉得这事儿得看时机,起码不是张佳乐意识不清的时候。

“哇,四星御魂啊,连出三个,大孙你好RP啊。”张伟发出赞叹。

孙哲平眉毛连挑都懒得,“醒醒,我全身五星,那是垃圾。”

张伟卧槽一声,心道真不愧是打游戏吃饭的,您这才几等哪,这就五星了,别人咋混?

他不知道孙哲平还有另外一个小本本,专门拿来写这个的,把什么觉醒需要的材料,狗粮的经验值计算公式,最有效率的刷图模式,御魂搭配大全……全都研究分析都一一详细记载毫不马虎,比打荣耀还认真。

你问:职业道德呢,凭什么荣耀还不如一个手游?

孙哲平答:荣耀咱讲究的是团队,胜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可是手游这档事儿,追不追得到张佳乐,我起码还有九成九的把握。

因为所以如此这般,孙哲平泡汉子的方式也挺直接的,反正张佳乐爱嘛,那他就好好肝,好好听他发发厨,哪怕他俩实在也没什么别的话题了。

张伟战战兢兢按孙哲平的话刷完一遍,差点在抢黑车的路上痛哭流涕。妈啊,老天啊,他自认手速起码上三百,居然抢不过全中国的女人们!莫非这就是所谓的“高手在民间”!?还是说,屏幕对面的都是叶秋黄少天韩文清!?

张伟三观彻底崩毁,孙哲平于心不忍,只好拍他肩膀安慰:“我刚玩儿的时候一天顶多凑五只,你多习惯几次就容易了,人生嘛,艰难的可多了。”

“……我日,还有下次!?”

抗议无效,张伟只能聚精会神发挥三百加的手速,在被挤下车以及上了幽灵车之间不断碰壁,弯弯绕绕了一大圈,眼见午餐时间都要过去了,才终于刷了十二片碎片。他颤抖着手交上手机,孙哲平叹气,行吧,今天就这样了。

这简直如获大赦!张伟屁股已经离开椅子,随时等着百米冲刺只要能离开这里就好,总而言之,他想,如果日后有个妹子告诉他,她玩这款游戏,那他绝对不会考虑交往。

孙哲平眯眼看他的背影,就在张伟要跨出门之前,地狱之音又传来了:“哎,张伟,我看张佳乐这样下去不行,没完没了,给想个办法治治吧?”

“啊?”张伟一脸懵逼。难道张佳乐现在热爱手游准备抛家弃子……呃不,妻离子散?不对,就是、就是……抛弃百花准备当肝帝去了?“你是说咱副队已经手游成瘾,要治疗了吗?”

“……”孙哲平不说话盯着他紧张的脸,吓得他裤腰带一松。

也是,堂堂副队长沉迷别的游戏确实不是好榜样,尤其张佳乐最近肝过头了,百花又连续几个赛季都没有夺冠——但是,孙哲平担心的倒不是张佳乐对于冠军的决心动摇,相反的,张佳乐的斗志满满,并且,他玩游戏的斗志也满满的。

各方面都全力以赴,哪边都不轻言放弃,张佳乐就是这么拼命,就是太拼命了,孙哲平才不得不揽下替他肝游戏的重责大任,以免他拼过头累坏了就不好了。

“呵,说治疗言重了,”孙哲平笑道,然后神色一凛,“最好能根治。”

“那,把游戏A了?”

“你敢你试试?”

“我不敢!”张伟脑补了下张佳乐拿刀追他十里路的画面不禁一颤,“要是有人敢把我的账号卡剪了,我一定跟他拼命!”

“是啊,不揍到他吞卡说不过去是吧?”

“是啊是啊。”

孙哲平说:“所以最好是无痛治疗。”

张伟心头一软,觉得队长也挺不容易啊,一个硬汉子如此沉得住气,就为了追喜欢的人,不仅要陪他玩游戏还要陪他玩游戏和玩游戏,爱情的可歌可泣在于你宁可忍耐着等待时机也不愿轻而易举伤害他。

孙哲平不是什么很有耐心的人,他耗在张佳乐身上的耐心大概已经是一辈子的总和了。

张伟想了想,挠头搔耳,最后一拍胸自豪道:“买个iPad吧!玩游戏之余还能阖家观赏动作片爱情片恐怖片,最主要还是张佳乐一定懒得带它出门,这样你就可以放心了!”

孙哲平沉默一阵,大概在脑内模拟可行性有多高。

虽然不能根治,不过玩游戏嘛,本来就是消解压力,他不是彻底反对,只要能够改善即可。更吸引他的是,动作片爱情片和恐怖片,张佳乐怎么看都不能离开他的怀里了。

大孙,那个姿势好玄乎啊,我们来试试嘛。

呜呜呜呜太感人了,大孙你不能离开我!

嘤嘤嘤好可怕!大孙救命!

……

……………

“现在十二点四十分,走吧,一个小时内回来。”想了半天,孙哲平一拍桌子起身,全身上下掏着口袋里的毛爷爷。

他是个说一不二、讨厌拖泥带水、有问题非得马上摆平的人。

当然,他现在最想“摆平”的是张佳乐。

张伟从原先的泪流满面变成了天崩地裂海枯石烂:“咱这儿最近的数码广场得走二十分钟啊爷爷!!!”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