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全职,双花,不拆!!我的cp都不准拆!

【青黃】57號星球的火箭不發射(4)

  黃瀨果不其然被赤司整得很慘,整整一個部活的練習時間,幾乎都在做些基本訓練,比起籃球隊更像是老師的體罰。好不容易做完這些的時候,體育館裡面一軍的練習也差不多結束了。

  青峰輕輕鬆鬆帶球越過幾個人,最後以一記威風凜凜的灌籃替練習賽畫下句點。

  「還是老樣子很順手嘛,峰仔。」紫原不知道是羨慕還是不羨慕,要說調侃可能更多些,「可惜女孩子們比較喜歡小黃仔呢。」

  青峰轉頭看了一下旁邊,在另外被隔出來的半場的是正在進行下一個懲罰項目的黃瀨,不知道哪裡來的風聲,一群女孩子圍到場邊,哀號的哀號,跺腳的跺腳,好像哪個不知好歹的傢伙污辱了她們心中的天使。

  黃瀨一反常態沒有打哈哈,而是全心全意專注著現在的運動,好像他本來喜歡的就是這些運動而不是籃球,這些水準的基本操練拿出去和別的社團的ACE一比奪冠都有找,青峰忽然心頭一緊,擔心起來。

  其實黃瀨喜歡的可能也不是籃球,要說喜歡籃球他做得可比絕大多數人好。

  同理可證黃瀨需要1on1的對象可能也不是他青峰大輝,而是任何一個比黃瀨涼太強的人,只可惜奇蹟剩下的幾個向來高貴冷豔。

  其實黃瀨喜歡赤司喜歡紫原也喜歡綠間,最近對黑子也挺佩服的。

  「涼太君,請用我的手帕!」

  「啊啊涼太君,這裡有水哦!」

  「涼太君看這裡嘛……」

  場邊一群女人嘰嘰喳喳忙著遞水遞手帕(手帕上還有香水味),人群中青峰一眼就看到了那個醒目的臉孔──黃瀨傳說中的女朋友,也捏著衣角不知所措地站在裡頭。

  在男神轉頭注意到他之前,他要打敗眼前九十九個女孩。

  在帝光中學之外他要打敗九百……不、九千甚至九萬九十萬個女孩。

  因為可愛的男神只有一個。

  ▓

  把黃瀨涼太分成N等份的話最後拿到手裡的可能是一根頭髮還是恥毛,如果是手指,可能指甲不知何去何從,牙齒大概能分得一顆,胸部的話……

  青峰沒有分屍癖也沒有特殊的喜好,只是把和九十萬個女孩子共享一個人的假設在腦中具象化,才剛開始就被虐得痛心疾首。

  黃瀨必須是完整的黃瀨,唯二的路是他不喜歡自己或者他喜歡自己,然而往往事情還有另一種可能。

  「吶吶小青峰今天放學1on1吧,好久沒練習骨頭都僵硬了,今天就打到傍晚再一起去吃東西囉。」

  在歷經整整一個禮拜的冷落後終於看到黃瀨,時間是中午,地點天台,青峰抱著本雜誌蓋在臉上,鐵門嘎吱一聲被打開,輕盈的腳步聲傳來,接著眼前的光線就被擋了個七七八八。

  睜開眼又是另一道陽光。

  黃瀨眨巴著閃亮亮的眼睛捧著球,和在草地上銜著飛盤的大黃犬一樣可愛。

  冷不防地青峰扣掉999血量。

  「你是不是把我想得太閒啊?」

  「沒有啊,可是好久沒1on1了嘛,小青峰你放學後難道還有別的事嗎?」

  男神做什麼都是無罪的。

  換做別人的話他大概就拍拍屁股走人了,青峰皺眉。不是因為不想和你1on1才沒有1on1的啊,笨蛋。這種奇妙的寂寞心情黃瀨怕是不能理解,非但不能理解恐怕還自以為是的隨意曲解。

  「我說你,每天一放學就跑得不見蹤影,部活愛來不來,這麼不想練習就算了吧,也不是只有1on1能提升實力,想把球打好的話,像阿哲一樣多做基本練習再來說要打敗我啊。」青峰拍拍褲子拿起了雜誌,低頭看著蹲在地上一語不發的黃瀨。

  如果他像阿福一樣有毛絨絨的耳朵的話,此刻絕對是低垂著的,總是炯炯有神的雙眼蒙上一層暗灰。青峰本來就兇,雖然笑起來也可以算得上陽光男孩,但兇起來黑臉的程度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現在在黃瀨面前,青峰眉頭間出現了兩道深邃的鴻溝。

  莫名其妙的是他的臉色氣得脹紅。這麼激動的ACE黃瀨第一次見到,忽然不吭聲了。

  「……知道了,那就這樣吧,小青峰你自己多加油哦。」黃瀨笑著把球夾在腋下擺了擺手,瀟灑走人。

  青峰看著那反常沒有一蹦一跳的身影,黃瀨逢人就開懷打招呼,一條走廊沒走完,身邊倒是圍了一群女孩。

  ▓

  事情很殘酷,男神樂意的時候把所有笑容施捨給你,不樂意的時候你的份分給所有人,被那些連名字長相都不知道也不記得的人,瓜分掉了自己盤子裡最後一口肉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就算是再好脾氣被遷怒了多少也會委屈,黃瀨是真的沒發現他錯在哪裡,怎麼隨便一碰就能撞上炸彈開關。

  部活後的MAJIBA青峰改吃炸雞。

  心靈雞湯沒煲成,吃炸雞也有異曲同工之妙。黑子對於對面的同學埋頭猛啃活像餓死鬼的行為感到驚訝,「青峰君一次吃這麼多,晚上不打算吃飯了嗎?」

  那個炸雞桶的量給紫原雖然是塞牙縫,但對常人而言已經是不尋常,有種案例叫失戀暴肥,青峰看上去還不像。

  「吃啊,有什麼我吃什麼!」青峰啃得滿嘴油,「就算是來一頭牛也吃,黃瀨就別說了。」

  「……嗯,所以青峰君的意思是,想把黃瀨君吃──」

  「喂,你漢堡不吃的話我吃掉啦。」

  「請容許我拒絕強盜行為。」黑子默默把漢堡收進了書包裡,青峰嘖嘖兩聲大嘆可惜。

  有什麼吃什麼,總之全部都吃光就對了,最肥美的肉近在眼前卻被推到天邊,要是當時答應了黃瀨的1on1要求,沒準現在他們還能快快樂樂聊著彼此最愛的球星。

  黃瀨現在和那個女孩子手牽手在哪裡吃冰吧,大概。

  「看樣子你是和黃瀨君吵架了吧,說起來已經很久沒有在部活結束前看到你們眉來眼去……」

  青峰一愣,「眉來眼去?」

  「嗯,就是你看他他看你……」

  青峰忽然捂住了眼睛不敢看黑子。

  沒辦法,把健康教育課都拿來睡覺的人說純真也挺純真的,直到兩年前對於老爸老媽瞎編的「親親嘴就會生孩子」青峰自然是堅信不移的傻小孩之一。

  黑子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你和黃瀨君眉來眼去的事大家都知道,上次值班警衛先生還說老是在晚上看到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不過他似乎當成了不回家在約會的情侶喔……」

  眉來眼去是因為學校規定不能在部活後留下來練習,所以為了打PASS兩人擠眉弄眼無可厚非,不過原來留下來1on1叫約會嗎?青峰有點想知道那個目測五十來歲的警衛伯伯回家看的到底是哪齣偶像劇。

  要說到偶像劇的心思,恐怕黃瀨涼太這種渾身AKB一樣氣質的可愛花季少年最能理解。

  所以說,「哦,我和黃瀨這是,交往過了嗎?」青峰試著用黃瀨的思維做了個結論。

  然後剛嚥下去的可樂遲了幾秒鐘嗆得他咳嗽連連。

  如果,用眼睛打暗號偷偷留下來1on1到晚上又偷偷摸黑離開學校,也能算得上約會,那麼過去幾個月他都在和模特黃瀨涼太約會。就算黃瀨是個萬人迷,也把私人時間全都奉獻給他了。

  嗯,青峰和他的男神曾經是情侶關係。

  ▓

  雖然說情侶關係是過去式,青峰也不太好意思突然就傳封短信問能不能複合。可愛兩個字還沒說出口,就已經走到了分手,怎麼想怎麼匪夷所思,索性在這之前一封簡訊讓他了解到自己的立場。

  「謝謝你這幾個月的陪伴……想說小青峰生日快到了所以就……打了耳洞?搞什麼啊這傢伙?」低頭看了一眼手機簡訊,青峰把剛收到的信逐一唸出:「因為我是黃瀨涼嘛所以當然超帥的啦……給小青峰的禮物已經沒錢買了,抱歉哦……不過有意義的日子不是……不是非得送禮才能表達出意義,我在我的身體上打了一個洞,所以這樣更能讓我記得小青峰……哈?這啥?這到底是啥?」

  青峰嚇得手上的骨頭都掉了,一旁伺機行動的金色大黃犬撲了上來叼走,阿福略壯的體型差點沒把他撲倒在地,他呆愣地望著螢幕,那上頭有封疑似告別舊愛的情書。

  為什麼這種中二小女生在交換日記裡自顧自說的話,會變成他的生日祝福傳到手機裡來啊?

  不對,上頭根本沒寫過「祝你生日快樂」。

  青峰看著附加檔案,一個放大的耳朵特寫,邊角的地方留有一點金色的碎髮,想必是黃瀨吧,他的左耳上掛著一個青色的耳環,在黑暗中散發的冷冽的光芒,根據信件內容來看,這是他自己的貼身飾品。

  理由是為了紀念青峰大輝生日,聽上去略不吉祥,不過有鑒於男神無錯的定律,青峰搔了搔頭,好半天沒能按下回信。

  算了吧,這種莫名其妙的簡訊是要回啥?

  ……黃瀨你好可愛,謝謝我沒答應分手,明天早上籃球場見?

  青峰不知道為什麼,有股衝動想搜搜網路,看這種內容是不是曾經在哪個情歌上出現過,這個年紀的小情侶總是最愛那幾套,蒐羅煽情的歌詞抄到紙條上,最後來一句曾經愛過,拍板定案。

  1on1是約會,不1on1叫分手,簡單明瞭到煩惱也不需要的地步。

  「啊啊可惡,不過是隻黃瀨你他媽到底為什麼這麼可愛啊!混帳!」對著愛犬還算是能順利說出心事,青峰悲傷得有點想在牠傻呼呼的額頭上親一記安慰自己。

  天大地大失戀者最大,現在他是失去一個大眾情人就天崩地裂一樣的失戀。

  雖然還沒有真的天崩地裂。

  ▓

  最近黃瀨的可愛程度大打折扣。

  冷酷的眼神,憂鬱的性格,自負的天才,一舉手一投足都投射出貴公子般的氣息,在他的狩獵範圍外生人勿近,一旦跨入禁區不是即死就是勾肩搭背。不久以前青峰曾是後者。

  「啊啦,是青峰君啊,竟然會在走廊上閒晃什麼的,有點稀奇哦。」從樓上走下來正好對上了視線,黃瀨一刻都沒有動搖,反倒落落大方走上去打招呼。

  難得在他身邊沒有閒雜人等,一種可能是半路上打發掉了,另一種可能是那個冷酷的耳環把蒼蠅都趕走了。黃瀨頂著一頭金髮又總是笑得燦爛,對女粉絲也溫柔到了極點,哪怕態度輕浮,到底看上去是比起青峰好欺負得多,陌生人不踢到鐵板不會知道痛。

  現在的話,就算不用開口多說一個字,會讀空氣的人自然就會閃得遠遠。

  青峰站在走廊外,莫約是樓梯口的位置,距離自己班級隔了兩間教室。隻身站在這裡有什麼用意沒人知道,不過根據小道消息這條路,黃瀨每天必然經過。

  「好煩啊你,叫什麼青峰君,這麼想學阿哲嗎。」皺起眉頭,青峰瞪著他。

  其實本意不是想瞪的,只是想睜大眼睛仔細把人給看個清楚……包括一點嘴角笑過的痕跡,可惜同樣的效行徑套用在不同的硬體上效果大打折扣。

  黃瀨也睜大了眼睛看他,「哎,也不只有小黑子會這樣叫嘛,小桃不是偶爾也會嗎?你們班的那個田中……啊,那不然要叫……青峰同學嗎?超生疏耶,不過青峰君喜歡的話也可以啊,就這麼決定啦。」圓圓的眼珠長長的睫毛,還有些微稚氣未脫的臉龐,態度是不容越雷池一步。

  「別給我擅自決定這種事啊……」青峰低聲嘆了口氣。

  在他面前又是小黑子又是小桃的,對他就是青峰君和青峰同學,刻意的熱絡也抹煞不了兩人正在吵架的事實,黃瀨不會對人破口大罵,不會痛痛快快吵一架,也不會搞冷戰或小團體,只會當著面溫柔甩你一巴掌。

  這巴掌甩得無聲無息又痛入骨髓。

  擺在手機裡那封短信還沒有刪掉,好歹是向來只會轉發還有話嘮姊姊或工作的垃圾訊息中唯一一條正經八百的,說什麼青峰都得好好保存,最主要的問題是,他有看沒有懂。

  「對了那啥,黃瀨,你說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點開了手機信箱,青峰一副沒搞懂現代用品的歐吉桑臉,結結巴巴朗讀出來:「有意義的日子不是非得送禮才能表達……出意義,我……我在我的身體……身體上打了一個洞,所以……這樣更能讓我記得──」

  「嗚哇啊啊啊!你幹嘛唸出來啊!笨蛋小青峰!」光天化日下被羞恥Play的黃瀨,沒想過幾天前發的訊息也能馬上變成黑歷史。

  有些事只能默默放在心裡不好放在嘴上說個明白,多愁善感優柔寡斷的自導自演也不過是為了吸引某人注意。

  黃瀨臉紅得都快要冒煙燒開一壺水了,包括那隻帶著青色耳環的左耳,也沒能讓他看上去更加冷漠。

  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

  青峰發現他的男神還是男神,「哦那個……沒事的話就當沒吵過架吧,我們繼續交往,今天放學留下來1on1吧,黃瀨。」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