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断了气

 
   

【青黄】之前的一点乐队梗

别理我,这是之前修Merveilles修到抓狂写的,觉得设定还蛮有意思,虽然应该是没可能再写了,存个底




(1)

 

“单周排行二十,月排行前百,销售额……虽然不是最高,不过也还过得去,要再挑剔的话可就找不到了。”
会议室里升起了袅袅白烟,将那个冷冰冰的声音正在说着话,白色的灯光将他锐利的眼神刻划得极为精明干练,虹村修造深深吸了一口烟后弹了弹手上的纸,扔到桌面上。
在他对面坐着一个金发青年,双腿以极度惬意的姿势翘在桌上,脸上一架RayBan经典墨镜,身上穿的是一袭黑色休闲西装,看上去低调却散发出难以掩盖的奢华气息,从三十分钟前他就一直是这副德性,莫名让人火大。
黄濑凉太连伸手摘下眼镜都懒得,仅是转动眼珠子,看到了桌上那几张纸上的照片,“就这个?小修造你也太看不起我了,起码也要月排行前五……哎!”
一记闷哼,隔着桌子大老远飞来一件凶器,黄濑夸张地惊叫起来,那是虹村在听到他的抱怨后气得抄起桌上的罐装饮料砸过去,还不忘大吼:“给我注意你的口气,黄濑!也不想想这件事是谁的错,公司没把你冷冻就已经大发慈悲了,多反省点吧!”
黄濑耸肩。这没办法,谁让那上头的照片与其说是照片不如说是偷拍,画素低得连人脸都看不清,只勉强看到了几把乐器,乐队名称低调地打在角落,奇迹二字怎么看怎么俗气,名称也毫不起眼,难怪他要反抗。这种名不见经传的二流乐队要是加入了,那还不如从头开始,光是想着要出道就已经相当困难了,何来翻身之说。
“啊可是,这不是我的错啊,小修造你不是不知道那家伙,那家伙对我做了什么吧?”
“……”
黄濑表现得一副受害者的模样,虹村无言了。
这话要说回几周前,黄濑刚从就读的高中毕业,在先前已经瞄准好许多禁忌解除的公司好不容易替他争取到一部热门偶像剧的主角试镜,剧本好不说,导演更是出了名的大手笔,哪个模特不想趁此巴紧这个翻身的大好机会,结果谁知到黄濑会被导演性骚扰而忍不住动粗,揍了对方不说,还不幸留了伤,连旁边过来劝阻的工作人员都受到波及,把试镜现场闹得一团混乱。
那天绝对是虹村当经纪人以来最灰头土脸的一次,两个人被打包了扫出摄影棚,之后接连而来的是黄濑被半冷冻,公司上上下下谁都不敢和他搭话,原先看着他的名气还摆点好脸色的朋友全都见风转舵,身为他的经纪人,虹村每天都在爆怒中度过。
要知道一个模特被冷冻上半年,便会身价大跌,光是几个月的时间就有多少后起之秀晋升,就算黄濑还是吃一口青春饭,又能吃多久?
“黄濑,你真的清楚你现在的债务状况吗?”
“哦,小修造是说医疗费和和解金的事吗?”
“Good,你的脑子还有救。”虹村打了个响指,“上面说了,这半年你就先好好‘休息’,看是要继续进修还是学点别的。先前让你学跳舞你不愿意,拍戏又搞砸了,就唱歌吧,你不是挺会唱K的吗,不准再拒绝了。”
黄濑听着他唠叨,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好像事不关己,“所以呢,就让我去这种乐队?”
“那也没得选择!”
“呃,别瞪我啊,好可怕……”
虹村一脸“你没救了”的样子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门票,“少给我啰哩叭唆,就今晚了,七点在新宿有Live,给我过去看看。”

 

四年前因为杂志举办的国中生模特选拔高票当选,正式跨入了模特圈,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登上了流行杂志封面,黄濑凉太的人气似乎一路以来都是长红状态。对女粉丝从来不直接拒绝,温柔的传闻不胫而走,即便只靠张脸也混得挺不错,毕竟模特只要有脸和身材就足够。
不会跳舞?没关系,比他手脚僵硬的大有人在,起码体育是长项就足够让一票女孩为之倾倒。
不会乐器?也没关系,流行的小情歌能信手拈来在公开场合就很够用。
黄濑就是个说突出又没什么特长,说一无是处却又能找到别人没有的优点,这样平凡顺遂的幸运儿。
在离开公司前,虹村还是耗费了一番功夫搞定他,首先光是身高上的突兀就足以让他在大街上一眼被粉丝拆穿,所以有过以前的教训后这次格外小心。
一袭黑色的劲装势必行不通,于是找来符合年轻人水准的原宿拼接风格,帽子取代了墨镜,只为遮住那头惹眼的金发,反正Live House里没有哪个家伙有闲时间盯着你的脸看──虹村是这么说的。
于是设计师把黄濑彻头彻尾还原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最后的结果虹村相当满意,“好了,起码不会有人想盯着一个穷光蛋瞧。”
傍晚一到,一辆普通的休旅车准时在Live House附近的停车场找到了栖息,被死活押到了Live House门口的黄濑打了个哆嗦。门外冷冷清清,整条街连盏灯都没有,只有Live House的招牌闪着昏暗的光,远处通明的灯火都像是与此处无关的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鬼屋吗这是?”黄濑吐槽。
虹村早知道他会这样说,快了一秒翻白眼,“你以为Live House都像PUB一样热闹?这里可不是来给你喝酒的地方,待会儿给我注意着点啊。”
“是啦是啦。”
敷衍地应着,黄濑好奇地张望着通往地下会场的走道,这种Live House随处可见,模特圈里也不泛有玩玩音乐的前辈,受邀去别人的Live上捧场充数的情况屡见不鲜,有阵子他还收集了一堆台上扔下来的东西,问为什么?他也不知道,好像是看着就能回想起当时的情况,莫名热血沸腾。
不过这间Live House和之前去过的都不一样。一股说不出是烟还是潮湿的气味弥漫在周围,沿途墙壁上被彩色喷漆喷满了涂鸦,油漆底是黑色的,一些乐队的海报就歪歪斜斜地贴在上通,一张接着一张,全都像是要博取存在感似的,全部在眼前排开却是眼花撩乱。
很快黄濑就眼尖在一边找到了“奇迹”两个大字,“我说,这种连张照片都没有的乐队……小修造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他歪着脑袋搞不清虹村的品味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这叫什么,环保风吗?还是森林系?整张海报全是简单的素材,曲目和Live资讯也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最下方,充其量就字体有点设计,可这下反而是乐队名称不太搭嘎,那好像是叫明朝体来着?黄濑倒了一把胃口。
虹村冷笑,“就是这样才好,那些花成这样的你还会看得见?”
“好吧,你说得对。”黄濑耸肩,“可是太奇怪了嘛!”
品味暂且放到一边不说,曲子他是没有听过,按照虹村的说法,这支乐队的曲子在网路上随处可见,能打进排行榜的歌不至于太失水准,有几间公司在挖掘新人的候补名单里都把奇迹列入了考量,但却总是与出道擦身而过。
黄濑隐约听到一点吉他的旋律,“说好了,要是不适合我就不会答应哦。”
虹村没有说话。
两个人进到会场的时候不免突兀,里面的Live早就开始,但真如虹村所说没有人理会他们,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感动里,只不过这种感动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
“Slow Rock?也不像啊,怎么一点都不high啦。”黄濑试了几次想搭上节奏摆动身体,却觉得缺乏情调,要说热血沸腾那就更谈不上了。
周围的气氛一点都不热络,甚至会场里的灯光比起外头更像鬼屋,几盏灯打得都是偏清冷的色调,舞台上几个乐手低着头在弹奏,没什么互动,音乐既悠缓节奏又慢,吉他旋律清幽空灵,彷佛置身于一处阳光未曾照射到的森林之中。
“你以为这世界上只有快歌?”虹村斜视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奇迹乐队,目前正好没有主唱……”
“喂,小修造,难道是因为没有主唱……?”
“黄濑,你最近越来越聪明了嘛。”
“……”
对于哭丧着脸喊着“小修造好过份”还企图要蹭上来撒娇的大型犬虹村漂亮地闪过了,骂了一声闭嘴之后将注意力全都投注到了表演之中。
平心而论奇迹的演奏水平并不差,乐手的实力甚至高于一些当红地下乐队,不过风格往往很快决定了一支乐队的发展走向,这点相当明显反应在没有主唱以后的奇迹身上。而与出道擦身而过的那几次,这支乐队并不是以这种风格出现的,换句话说,他们是与目标越来越背道而驰。
黄濑兴致缺缺地看表演,“这间Live House来客数上限是多少?”
“三百。”
“哇,现在这个两百都不到吧?”黄濑吃惊地说。
虹村啊地点了点头。
一股诡谲的气氛盘绕在身边,吧台边围了一圈人,也有人站在舞台下相互倚靠着、低着头摇晃着身体,全都是寂静无声的,曲子漫长得永远没有尽头,像迷失在森林深处。周围的人都一副对其他事情兴致缺缺的模样,说是沉醉在演奏中也没错,毕竟Live本来就是来享受音乐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支乐队的表演并不是毫无渲染力。
然而这个音乐没有可以容纳人声的位置,在某些特定的音乐派系中,任何乐器都可以被取代。
“现在这样,就算想唱也没办法唱啊……”黄濑试着搭上旋律轻哼了两句,虽然勉强能唱,不过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没有任何一句歌词,曲子和曲子之间感觉不到突兀的变换,不像真正Live上那些激昂的吼叫或铜钹尖锐的声音,曲调是一致的,唯有即将要进入下一首曲子前,从麦克风里传来了悠远的,梦呓一般的低喃,那声音低沉中带着些许沙哑。
听到那个声音的瞬间,黄濑愣了愣。
“不是找不到主唱。”虹村相当自然地接过了话,“那个吉他手的声音你觉得怎样?”
“啊……还行吧?”音准够,又有独特魅力,光听过一次已经很难忘记,要红也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很可惜,他不是主唱,真正的主唱离开之后,奇迹就再也没有主唱了。”
“所以……”
“不是他不能唱,而是不愿意唱。”
不愿意唱?黄濑忍不住问:“他是谁?”
“……青峰大辉。”
说起青峰大辉,全高的摇滚社团里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
即便是短暂地忘却也难以抹灭奇迹乐队曾经轰动全高的事实,作为一支以社团为主而凑在一起的成立的乐队,Live上的热络程度倒是压倒性地赢过不少只论技巧的Copy乐队,两年前帝光高中学园祭上的Live是个经典。
他们将学校的大礼堂布置成地下Live的样子,用廉价的彩色玻璃纸包住灯管,模拟成Live House的舞台灯光那样,在挤满了人满是汗水的有限空间里,和持续攀升的热度一同掀翻了屋顶,连大门都挡不住的激烈旋律与鼓声不停窜出,即便是低成本的器材和设备,热情却是其他Live难以比拟的。
对于“表演”最原始的悸动──当时的新闻社采访上是这么说的,而那首《Kiseki》则成了当年全高间最广为流传的传奇曲目。
“给你的资料没看?”虹村斜眼睨着临时掏手机Google大神的黄濑,语气鄙视。
“这不正在看了嘛!”黄濑悻悻然地收起手机,脑子里对奇迹乐队有了个初步认识,那首《Kiseki》当年他也朗朗上口,但比这个更令他讶异的倒不是一群十八岁的家伙竟然真能闯出点名堂,而是另一件事。
“啧,身为帝光高中的你竟然连这个都要google,黄濑你脑子……还行吧?”
“唔呃小修造的吐糟越来越毒辣了……”黄濑汗颜一把,回想起关于两年前的事,“那时候不是经常拍杂志封面吗,所以出席率也有点那个啥的嘛你知道……”
虹村冷笑一声作为回应。
黄濑就是个标准的三不管性格,没有兴趣的事即便风吹到了耳边都不知道,可一旦引起他的兴趣哪怕要绕上地球一圈都在所不辞,他说忙那就是真的忙,如果当年学园祭上那场被喻为经典的Live他看了,恐怕此刻站在台上的主唱绝对是他。
黄濑想要的东西,几乎没有失手的可能,主唱这个位置也是。
虹村拍了拍他的肩,“你也不要想得太复杂。你自己看吧,现在这个乐队早就不是当年的奇迹了,没有主唱,曲风也全然不同,形同解散,不过比起解散更好的是他们还有在演出,演奏水准不错,你就进去磨练磨练。”
黄濑唔地沉思了,嘴上说这乐队不好,但实际情况也不是没有假设过,只会有两种结果,一个是他彻底融入乐队,一个是乐队极力排斥他,不会再有第三条路可走,除非打从开始就不干。
黄濑想了想,忽然一个激灵说:“有个办法。”
“哦?你出的主意保存期限都有点问题。”虹村不太抱期望的样子。
“哎,不会,我保证这次绝对新鲜!小修造你看着吧!”黄濑说着就压了压帽檐,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气势。
能够做到有点名气的模特黄濑也不是白干的,虹村本来就知道他是冲动性格,平常看似吊儿郎当,戳到了点上较起劲来比谁都狠,眼下这情况就是一种。黄濑排开挡在前面的人群,有的人被推了一下不满地砸砸嘴,却也没太在意,一直到他走到最前排,哗地一下跃过了架在舞台前方的小围拦,所有人才一副大梦初醒的模样。
演奏却没有停止,不仅是贝斯手,连键盘手和鼓手都还是老神在在,倒是台下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那家伙……谁啊他?”
“喂太夸张了……”
“这是私仇吗?”
黄濑不管这些,他迅速跳上了舞台,藏匿在幕后进行支援工作的工作人员想要制止却没有机会,在音乐没有中止前贸然打断不是什么好事,况且,奇迹的人也没有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受到影响。这种情况偶尔也会发生,亢奋过头的粉丝化身为不定时炸弹,强行冲上舞台造成暴力事件,可奇迹乐队的曲子High不起来,也不至于造成什么冲动,何来亢奋过头之说。
难道是……忧郁症?
有些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台上,有人惊悚地倒抽一口气,好在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切安好。黄濑一眼在台上找到遗弃在角落的麦克风架,径自摆到了本来属于主唱的位置,打开了开关。
──哦,好在有声音,否则就糗大了。做完这个帅气的动作后黄濑才猛地想到刚才有二分之一的机率闹出个笑话。不过这都不打紧,重要的是眼前,他转过身,那个吉他手青峰大辉挑衅地扬起了下巴,脸上的狂傲不言而喻。
光模模糊糊地扫过他的眉宇和瞳孔,是同样深遂的藏青色,可在眼底又有一丝未能完全熄灭的火焰燃烧着。
“The only one who can beat me is me.”
他这么对黄濑说,不知道是原先就安排在曲子里的台词,还是故意的。
黄濑对他笑了笑,“行啊,你可以证明给他们看,不过我要换歌──换那首《Kiseki》!”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