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

明天我想到标题再重发一次,就不打tag了


张佳乐裹着一件三宅一生的黑色大衣坐在咖啡厅角落,黑色的墨镜和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窗外的光线刺眼,对比的色调抢眼,让人更加容易找到他。孙哲平几乎是一走进来就看见他了,他边走过去边注意四周。

“什么事儿非得在这里说?狗仔多,你注意点。”

孙哲平拉开椅子坐下,没理会送菜单的服务生,直接要了杯黑咖啡,张佳乐是个明星,不应该大白天出现在工作场合以外的地方。

张佳乐在这里待了好一阵子,面前的咖啡都冷了,他把手套脱掉,滑开手机看了一眼,“不回去了,就在这儿说吧。”

“嗯?”孙哲平蹙眉,“有工作?这么急?”

“嗯,刚接到的工作,行李我收拾好了,一会儿出发。留在你家的东西看你要扔了还是怎么样,我不要了,你处置吧。”张佳乐说,“该拿走的我已经拿了。”

他碰了下身边的行李箱,桌上摆着机票和护照,看样子是一时半会儿不回来,直到昨天晚上孙哲平都没听他提起过这事,也是现在才知道,并且他的口气听上去像是不回来一样。

孙哲平沉默了一会,还是问:“什么时候回来?”

“你来接我吗?”张佳乐笑了,尽管帽子和墨镜将他的脸遮住,还是很容易让人想起他笑起来灿烂的模样。

孙哲平一时语塞,这个问题太生分了,不应该是他们的关系会斤斤计较的,但如果张佳乐希望,他想,他点了点头,“可以,你给我电话。”

“嗯,那等我回来再说吧,但现在我们先分手。”

“为什么……?”孙哲平的眼里闪过一丝差异。

张佳乐一点也不意外,“这个工作老林替我接洽了很久,公司很希望能做好,我不能搞砸,再说了,咱这身份,很多事都不方便,还是分开的好。”

“有什么不方便?交往了三年多现在才不方便?”

“嗯……很多啊,只是我没让你知道罢了。”

张佳乐的口气事不关己,孙哲平一时间有些来气,他说:“饭是我做的,打扫请了钟点工,你东西乱扔我让你收过了?”

“……”

“你想买的东西我没有买给你吗?十天半个月不见人影,一回来大包小包,弄得满屋子都是,就顾着跟一夏玩儿,牠撒尿拉屎的时候你带过吗?”

“哎,我也是遛过它的好吗,你才是,成天关在屋子里哪都不去……算了,说这个没意思。”张佳乐叹气笑了笑,还是说了:“公司让我爬那些金主的床我还得顾忌着你,就冲这点,你说是不是很不方便?”

“……那你爬过了?”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被噎住了的表情哈哈大笑了两声,他以为孙哲平会揪着他的衣领揍他一顿,因为他的眼神倏地变得阴沉。不过孙哲平没有,他只是默不作声的,甚至于表情很平静,愤怒在无声无息中化解了,丝毫没有波澜,让做好心里准备的张佳乐突然就泄了气。

也是,都是成年人了,和谁交往、发生什么事都是自己能处理的,没有必要像小孩子一样处处盯着,出了事自己负责,也要有勇气承担。但是孙哲平的表情,或许他可以理解为意外。

就像在报纸上看到一个从未有过负评的偶像吸了毒一样的反应。

良久孙哲平终于说话:“这次的工作也是这么来的?”

“我当年跟你干的时候犹豫过了吗?”张佳乐的声音里丝毫没有温度了,“别把我当成代替品,我不是祁夏。”

谈判结束。

张佳乐一口干了桌上剩下的咖啡,匆忙收了东西提起行李就走,临走前他说,如果到时候你还愿意来接我,就给我发个短信吧,我会想你的,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人。

他的步伐急促而快速,十分符合大都市人忙碌的步调,又像是想要尽早逃离这个地方,多待一刻他都会于心不忍。孙哲平不知道,张佳乐现在只想蹲下来痛哭一场。

但他忍住了,只能狠狠给了无辜的行李一脚作为发泄失恋的痛苦。

去你妈的孙哲平!

爱情本来就没有公平性可言。

评论(11)
热度(28)
©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