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全职,双花,不拆!!我的cp都不准拆!

【青黃】57號星球的火箭不發射(5)

新增了青黃的合集,想要找文章的朋友們請多加利用手機app哦!


  對於腳踏兩條船的定義,青峰沒有戀愛經驗所以不是很清楚。一個人的專一對象只有一個,只看著他,只想著他,想和他做更多的事,比如打球比如吃哈根達斯比如窩在房裡看麻衣寫真。要像光源氏那樣風花雪月,以一個將滿十五歲的籃球笨蛋而言,匪夷所思得腦容量無法負荷。

  「一般這種時候應該要說『能不能麻煩你跟●●同學分手,和我交往呢』才對喔,青峰君這樣的話,豈不是讓黃瀨君成了負心漢嗎。」黑子頗認真解釋給他聽。

  青峰一陣惡寒,「喂喂,不是說了這種話就可以無限交往好嗎!」

  「是這樣沒錯喔。」

  「我會被砍死吧。」

  「那...

置顶公告1.0

终于可以编辑置顶了,例行介绍一下吧。

栞那/kanna520/カンナ

不熟悉的人可以称呼我K君或K桑,熟人KK、K酱或其他昵称都可,“太太”在我这里自动默认是跟“姑娘”或“亲”一样的意思,可以使用没关系,喜欢同一个CP的人人都是太太 : )

老番爱好者,喜欢的类型如下:圣斗士、剑风、铳梦、攻壳、五星……等等,古风苦手,以及摇滚重金属爱好。

文仓:PIXIV


目前萌的cp:

全职双花,带于远、喻黄韩张双鬼林方玩

其他cp:

黑篮青黄、王者荣耀铠约


近期参与场次:

台北CWT50


双花文章索引:

-短篇完结-

《搭档有病》

《上瘾》...

【青黃】57號星球的火箭不發射(4)

  黃瀨果不其然被赤司整得很慘,整整一個部活的練習時間,幾乎都在做些基本訓練,比起籃球隊更像是老師的體罰。好不容易做完這些的時候,體育館裡面一軍的練習也差不多結束了。

  青峰輕輕鬆鬆帶球越過幾個人,最後以一記威風凜凜的灌籃替練習賽畫下句點。

  「還是老樣子很順手嘛,峰仔。」紫原不知道是羨慕還是不羨慕,要說調侃可能更多些,「可惜女孩子們比較喜歡小黃仔呢。」

  青峰轉頭看了一下旁邊,在另外被隔出來的半場的是正在進行下一個懲罰項目的黃瀨,不知道哪裡來的風聲,一群女孩子圍到場邊,哀號的哀號,跺腳的跺腳,好像哪個不知好歹的傢伙污辱了她們心中的天使。

  黃瀨一反常態沒有打哈哈,而是全心全意...

【青黃】57號星球的火箭不發射(3)

  漫畫裡有這麼一種情節,暗戀著某個心儀的男孩的女孩子,找了個藉口在大雨或冬天時,得到了對方的外套,一成不變的老套台詞是「洗好了再還你」。然而站在洗衣機前,望著對方的外套時,總是情不自禁拿起來嗅一嗅,上面或許還帶著對方運動後汗水的味道,或者是常用的洗衣粉的味道,無論如何都想刻在腦海裡,再也忘不掉。

  不過事實上這種情況顛倒立場,變成男人來做的話,百分之五十是深情,百分之五十是變態。

  「好噁心,阿大你都看這種漫畫嗎,天啊!聞女孩子內褲什麼的,最差勁了!」桃井把剛翻了兩頁的色情漫畫扔到青峰臉上,紅著臉鼓起腮幫子。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青峰除了看看大胸寫真之外,也買色情漫畫,純粹是「辦...

【青黃】57號星球的火箭不發射(2)

  每個少年在青春期裡都有那麼一種病,中二病五月病廚二病,青峰最近也搭上流行得了一種,叫黃瀨病。

  事情一開始是這樣的,他在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哪日的哪個時間點上遇見了黃瀨,然後一見鍾情。到這裡事情沒辦法解決,所以青峰嚐試著尋找了突破口,他的手段很老套,了無新意,不過對某些人來說還算是有點用處。

  從棒球社、田徑社、足球社和網球社裡退了社的話,那麼目標範圍又縮小了更多。如果黃瀨打算玩完整個帝光中的運動社團,起碼青峰大輝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能把他留下來。這麼說起來還蠻高的……吧?

  那麼接下來,怎麼從球友進一步躍升到愛慕關係,就是一門大學問了。

  青峰怎麼想都覺得沒辦法對任何一個人輕易...

【青黃】57號星球的火箭不發射(1)

舊文重貼

不定時更新(如果沒有被河蟹的話)

已出本,已絕版


我……………………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好像脑过这样的东西(捂脸)
都是些乱七八糟的,而且为什么我还老爱整青峰wwwww
就是觉得为爱奋不顾身(x)真萌哈哈哈

【青黄】GV PARO旧版1~28

这是一个关于GV男优的故事,非常雷,坑,写于2013年,把文章翻出来整理了一下最初旧版,已出本。

cp:青黄双向暗恋,有少量路人黄H(老实说我是一点也不萌其他CPx黄和路人黄的,真的是为了故事背景硬着头皮写的)

GV PARO旧版1~28


这个LOFTER用了4年,从最初写文没有人看到总算有人给了我一点回应,我没有忘记这是GV带给我的一点小小幸福,也算是托它的福我还能继续在这里,以及认识了很多姑娘,虽然我一直都是那么自我,那么道系,接收了很多回应,但能回馈的很少,还任性弃坑,今年还有青黄O,希望2018青黄酱也能好好的。


顺便说一下,这个lofter最初是叫做À...

青黄微小说

规则,100字内


OOC(Out of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青峰看黃瀨猛聊短信,氣得想揍人,只好掄起雙拳往他肩上猛敲。黃瀨被女人式的撒嬌繡花拳嚇得忘了回信息,青峰眼見奏效,又捏著嗓子嬌嗔:「身為好男友,人家才不揍你呢,哼。」於是繡花拳家暴治好了花心。


GaryStu(大眾情人(男性)

青峰走進書店,一眼看見架上醒目的燦爛金髮,黃瀨迷人的笑容在對每個路過的男人女人放電。他抽出一本,準備帶回家打發不能見面的寂寞深夜,旁邊兩個高中女生怯怯向他搭訕:「買三本有打折哦,要一起嗎?」


Fetish(戀物癖)

「我、我喜歡你……」青峰聽見校舍後方...

【青黄汉化】KTV约会前练唱的青峰君的故事

一个旧文重贴



《カラオケデートの前に練習する青峰くんの話》


作者:なな

id=2364117

翻译:栞那

校正:雪域流光


我想去唱卡拉ok!


因为之前黄濑这样跟我说,所以下次的约会就成了卡拉OK纪念日。


可说到底为啥要在人前唱歌啊?你们是自以为是歌手吗?喂喂,别搞错了以为只要拿到麦克风,唱歌就会变厉害了什么的好吗。

「就说你讨厌唱K不就得了吗?」

「……说不出口吧。」

那家伙的兴趣是唱K吧?喜欢的家伙所喜欢的事物就算讨厌也不会说出口啊。...


【青黄】DAHLIA

发布了长文章:【青黄】DAHLIA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青黄】DAHLIA

【青黄】Merveilles小段子

有東西可以混更辣!!!!!!!!!!!


「要试试看吗?」

「嗯……角落那把Epiphone。」

「好,那边稍坐一下。」

店员拿下了挂在架子上的电吉他,转头去找导线了,青峰环视四周一圈后还不甘愿就此坐下,每次一到乐器行,就非得把每一把琴都仔仔细细看过一遍似的。黄濑正在想着架子上的Fender看上去也不错,那边的小哥已经火速将吉他接上音箱,交到青峰手中了。

先是试过一遍Cleartone,青峰指尖拨着弦,慢慢感受每一格音色的转变,拾音器浑厚温柔的声音,总是令人着迷,虽然说只是副厂等级的玩意儿,对吉他手们而言却如同收藏癖一样爱不释手。

黄濑在一旁看着,多么...

【青黄】结婚那点小事

  2016/3/26高雄青黄茶会合本稿


  去办理户籍那天,青峰早上出勤到了中午,下午临时请了几个小时的假才总算能从悬案中暂时脱身,看了眼手表,赶回家换衣服是来不及了,麻烦课长通融让他借车一用才打着巡查的名义暂时离开了睡在这里几天几夜的地方。

  黄濑的班机误了点,不过他还是准时在千叶车站下了车,并且看见路边有个人人唯恐闪避不及的黑面警官,一副等待犯人自投罗网的模样数时间。

  他拖着行李走过去,后悔把帽子留在衣柜里没带出来了,否则现在可以遮一遮脸。

  「快,时间紧迫,你上车行李我放。」青峰拍他的肩膀催促道。

  他把车厢开了,用一只手怪力把又大又重的行李箱扔上车,碰的用力一...

【青黄深夜六十分】KISS狂魔+摇滚

  TAG:KISS狂魔+摇滚

  黄濑二十八岁青峰二十岁憧憬黄濑的设定是借用WB青小六太太的条漫,迟到两个礼拜抱歉ww

  「这男的,快奔三了吧?」

  Live中场休息的片段间,青峰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同步连线的舞台上的演出,不禁这么问道。

  正在给弦上油的Bass手樱井看他一眼,还没吭气,后面的今吉就发话了:「哟看不起奔三啊?Rocker到死都是Rocker,年龄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他说,「你小子现在还早着呢,再过三十年就有价值了,慢慢熬吧。」

  慢慢熬?青峰嗤笑一声。

  要知道一个Band man最精采的一生莫过于年少时期,尽管作为乐手他们的巅峰往往是出道后,但会永远...

【青黄】兽王峰的脑洞

今天早上的脑洞

好像是突然在想着人类不可能拥有野兽一样的敏捷,于是突然想到了之前有人脑过泰山峰啦,或者是被野兽养大的,然后就想到了如果这样的话好萌啊

突然好想看兽王峰!!!!!是欧风,黄濑父亲是国王,跟青峰家有非常深的交情,青峰父亲为了表示自己对王室的效忠,将自己刚出生的儿子送给了黄濑国森林里的野兽,在黄濑国境里有一大片山林,里面有各种猛兽,其中有一批猛兽的部队是非常危险,专门饲养用来打仗的,青峰的父亲将儿子送入了危险的山林
虽然有野兽,但总是要有人统治这群野兽,而且必须要有超乎一般人类的野性很敏截,所以青峰就被野兽抚养长大。青峰一般不会回家,每当城堡里有重要节庆什么的,他们才会放信鸽去召...

【青黄】Retourner un cadeau(花溢)

      本文收录于《花溢》合本,听说可以贴了,请以本子内容为准。


  【只要是他送的东西不管什么我都高兴……】

  【其实我更希望他能请一天假,一起去我想去的地方啦。】

  【啊,已经结婚了但还是好希望一起出去过节啊,婆婆好啰唆,还要在家里当煮饭婆啊。】

  各式各样的心声贴满了留言墙,一块白净净的面板上漂浮着各种无法在现实中说出口的话语,多半是过眼即忘的烦恼,只不过在节日背景下就搏取了不少赞同的声浪。黄濑啪嗒一声关掉了正在浏览的网页,大张开手嘭的一下往后倒向柔软的床铺。

  眼睛因为长时间过度使用而酸涩,脑...

【青黄】纽约,我爱你

  本文收录于《Mr.AOKI》

  


  我爱你

  像这座热爱篮球的城市一样爱你


  他记不住那么多面孔。


  来来去去去去来来,从前方走过从四面八方走过,像一座美术馆,礼堂,或者是一片汇集了无数生命物种的大雨林,澄黄色灯光将离别和重逢熏染得有那么几分温馨感人,每一句耳语都舍不得太快离去而盘旋在高挑的上空,等待下一个陌生的恋人。户外是宜人的春季。艳阳,花开。

  他提着一件轻便的行李,快步走向车站外,身上是休闲衫,金色的短发藏在一顶褐色绅士帽底下,耳垂有一抹蓝光。随时等待在路边的计程车永远像久违...

【青黄】高桥画的黑道青黄【脑洞】

高桥画的黑道青黄


asami的黑道paro让我越来越想看端岛背景的黑道故事啦,在被众人遗弃的地方,有一群人活在黑暗中,黑暗中的光鲜亮丽依然是黑暗,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交织成的夜晚太阳,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存活自私而努力着,谎言和背叛,爱和义气,就算我称霸了这里,可是我的地狱里只有你是唯一(好狗血肉麻可是我好想看啦

每个组管理的区块都不一样,黄濑的地盘刚好是红灯区(夜王 喂),每天晚上那个地方从上空俯瞰是整个端岛最亮的地方,越是内心黑暗的人越需要光,黄濑其实很讨厌晚上,所以在这样的地方才稍微能让他感到安心,黄濑每天晚上都会睡在某个女人的怀里,其实他只是...需要妈妈而已(他的妈妈是妓...

【青黄】我们分手吧

  晚上九点,黄濑凉太还在PUB里和一帮模特圈的狐群狗党同事厮混。一伙人从傍晚进来狂欢,到这个点基本已经醉醉倒得倒了,没倒的也死撑着,剩下的人算一算有六个,口齿神智都不算清晰,但基本顶得住。人都醉光后场子就不热闹了,这时候有人提议:「哎,大伙儿来玩个游戏嘛!」


  一听到游戏,剩下的五个人或睁开眼,或放下手机。一个人问:「好好好,怎么玩啊?」


  六个人凑过去,那个人啪地把自己的筷子放在中间,他说:「简单,就转筷子,转到谁谁就和现任发三条讯息。」


  「什么讯息?」


  「我们分手吧。」


  「哈?」


  「这什么鬼……」


  一听到这游戏内容,本来还...

【青黄深夜60分】淘宝卖家X快递小哥



  【那个,掌柜您好,请问下这款式适合男的吗?胸围百以上,我看了几款觉得紫色不错,依您看这是D罩杯还是E?有没有纾压效果?问了好几间都不给答覆啊!】

  

  「……哈?这家伙,搞啥?」青峰大辉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地大张着嘴巴。

  白花花的萤幕上留言一条接着一条,铺天盖地席卷了整个客服区,千篇一律的提问毫无新意可言,尺寸啊库存啊颜色啊包不包邮,你妈个逼老成本都不止这些了好吧!女人上了商场就像上了战场,手无寸铁也能杀得大男人血汗淋漓。

  身为一间TOP10之内的网店,青峰每天处理这些事情绪早已麻木,凌晨一点钟正是他全力冲刺明早出货的时候,此刻正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填快递单,顺便化解一下不断新增上来的留...

【青黄深夜六十分】大提琴手峰和小提琴濑

  我被shi一句話糾結了四小時黃瀨是小提琴變的還是人來著,然後我還是選擇了人(你夠


  「啊,是黄濑先生……是是是,您上次送来的琴已经保养好了,在这里面,让凉太进来试试吧……」

  声音由远而近不过短短几秒,青峰几乎是来不及躲避就正面打上了照面,一个穿着银灰色西装的少年在父亲带领下,迈大步往脏乱的工作坊里头走。沿路上满地的木屑,刺鼻的油漆和松香味儿混在一起,墙壁上吊挂着各种SIZE的提琴尸体……不不、是尚在制做中的原型,以及靠着墙一整排大提琴,简直是一个提琴控的天堂。青峰停下了持续用弓折磨木块的动作,觉得那小子眼里的不屑摆明了在说「锯木头跟拉提琴是两种品味好吗」。

  这个...

【青黄黄青】青黄前提的黄青生子【脑洞】

青黄前提的黄青生子

注意避雷,敏感者请绕道谢谢!


青峰生子应该没有人想看吧(连生子梗都很多人雷啦)不过也不是生子,就是男人可以生子前提下,黄濑有某些原因不能生产(生产会有生命危险),然后说着我不能给小青峰生孩子哦,的时候,青峰一脸淡定地说没关系我来生,不觉得这样男友力就破表了吗!

然后之后的餐聚上,桃井听到青峰说要给黄濑生孩子的时候惊讶得筷子夹的东西都掉了,然后青峰就说不就生个孩子吗还能把我怎么了,只要黄濑有危险的事,我都不会让他做

基本上就是个男友力条漫的感觉,到这里就可以end了,如果真的要继续下去,大概就是青峰这辈子只当过一次受,就是要给黄濑怀孩子的时候,黄濑...

【青黄】ruru太太钻石王老五【脑洞】

Ruru太太昨天那张抽着烟的钻石王老五(误)青峰和黄濑的脑洞

图和文没有任何关系,仅只是借图脑洞而已


年龄大概是黄19~20青29~30,两个人从来没有说过爱,也没有告白,不过有时候会把调情当情趣,黄濑算是正在人生岔路上迷惘的大学生,对于将来要做什么还不是很清楚方向那样的,虽然他什么都做得很好,所以他是在酒吧玩的时候认识青峰,虽然抽着烟,但那显然是因为他想要改变自己,可又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故事开始在青峰自己一个人去酒吧找乐子,然后认识了清秀的大学生黄濑,他是个年轻的制作人,其实是继承家里的唱片公司,黄濑不知道他是谁,两个人都聊得很开心,然后青峰觉得黄濑很漂亮,和他看过...

【青黄】影帝X舞台剧演员【脑洞】

此文是受到RURU太太一张明星夫夫走红毯启发的


演员的话黄濑就是那种,在舞台剧/歌舞剧圈子里很红,长年在欧洲表演,知名度比起青峰这样家喻户晓的影吅帝少一点,黄濑是第一次拍电影,被导演看中了觉得无论如何只能由黄濑凉太来演,才多次造访请求他答应,然后在这次的电影中突然一炮而红红回了日本,这样子的吧?XDD


黄濑是中学时代起就留学吅法国进入戏剧学校那种科班出身,很多年没有回国,英文也说得非常流利,又很有气质,敬业程度和耐性也是常人的十倍,青峰虽然是影吅帝,不过性格比较豪放一点,和黄濑工作也会不自觉地变得有些专注,黄濑气质和身分的关系,很多STAFF虽然都很喜欢他,却不敢贸然表示好感...

【青黄】赏味期限在明天(1)


依然GV背景设定,Omega男优濑,Alpha经纪人峰,日后会出现路人黄画面,请斟酌回避谢谢

“没有Alpha宠的Omega就算再美也是枉然。”

1

下戏后黄濑凉太站在雨夜的街口边静静点燃一根烟。灰白色的雾气熏着他尚未褪尽的残妆,半是遮掩半是清晰,零星的火光飘散在风里,连同夜晚一并将他金色的短发吹乱。雨水潮吅湿的气味迟迟没有散去,诗人浪漫的情诗里特别喜爱描述过这类景象,然而在今夜的这阵白烟雾里,从他身体深处传来的,是一股倦意,仿佛怎么样休息都不能得到恢复,使他苍白的脸孔带着一种死亡的预告。这事儿黄濑称之为倦怠期。
现在,倦怠期的他站了会儿,细密的雨水将他的白色衬衫打湿前,不远处一辆车子...

【青黄】海由泪而生

  

  本文已收录于2013年发行青黄短篇集《Mr.AOKI》


  又输了。


  课后的部活one on one练习赛里,幸运地抽到了梦寐以求的对象,不幸运地尝到了私人练习外第57次败仗的滋味,更不幸的是被体罚了二十圈,二年级王牌的实力全部里上上下下只有他领教过却又不怕死地飞蛾扑火,如果不是真的打从心底憧憬那个人,是谁也不会甘愿忍耐这种辛苦。


  黄濑甚至有些畅快又无奈地享受眼看就要追上,却马上被甩在后头,无论多么想要超越又无法轻而易举超越的快感。到底打着篮球的时候青峰在想什么,才会那么样专注,是不是理解之后也能变成那样,这类问题他也不免烦...

【青黄】年龄差人类X狐仙【脑洞】

说起来如果是青黄年龄差设定,小黄濑会睡在青峰房间的壁橱里吧XD(哆啦A梦一样)小小的仔黄濑每天都睡在那里,然后把壁橱的门拉开跟青峰说话,有时候被说小鬼头了,就会赌气拉上门死都不给打开,想想看,每天一早上黄濑揉着眼睛奶声奶气地拉开门说小青峰早安,然后爬出来,多萌啊!然后青峰已经是个身高192的成人了(大概是警察?),有时候小黄濑把青峰惹毛了就会一溜烟跑回房里缩到壁橱角落里面,看青峰气得牙痒痒很艰巨地要塞进去把他捉出来打屁股


等等刚才的壁橱,重新想了一下,如果故事是这样的,青峰已经23岁了还没有女朋友,经常被家里父母念,是个警察,家里的房子就是日式的那种(哆啦A梦那样),有一天青...

我又茫然了…

ABO大纲当时有稍微写在本子上这样,其实也蛮简单的,不过因为有点简单,所以中间的细节发展就糟糕了_(3」∠)_

老是不太清楚到底哪边要写哪边不要写,是不是写了太多重复的讯息或者一直着墨在不必要的事情上,到底是用描述句带过还是用对话写细点,想再写快点,感觉是个七万字左右就应该能完的故事拖到了五万多字还在这里…

后面虽然大致上知道会是啥但不知道怎么写。。。


谁可以大致上说一下现在的感觉告诉我QAQ

【青黄】快递峰【脑洞】

配合AJIKO的快递峰和人妻濑发个前年的快递峰脑洞


青峰是个送快递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经常送一个叫黄濑的家伙的快递,这家伙很会买东西,青峰一看到他那种kirakira的样子就火大,偏偏这家伙还很喜欢调戏他,于是每次有黄濑的快递青峰都像仇家杀上门一样扯破嗓子大吼:黄濑你的快递给我滚出来收!!!然后一次又送快递,


黄濑说小青峰不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吗,就当着他的面要拆包裹,里面是情趣用品,黄濑只是想逗逗青峰(因为他老是臭脸),没想到真的把青峰惹毛了,反而被吃掉,两个人的关系这里开始变化,之后青峰还是经常送黄濑的快递,每次都是粉丝的礼物啊什么的,东西很多他送得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