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AO3:kanna520
亲亲妹妹@兔洛琳

回到顶部 1 2 3 4 5

早上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想看这样的文,没有人写,呜呜


亮懿超懿策乔

【亮懿】毒火

送给我的姐妹们, 感谢你们~


梗:0身体不好不爱惜自己,爹系1劝吃饭饭,喂饭饭

想要诸葛亮给你喂饭饭吗~

不,他要喂他老婆


司马懿被人一左一右按在椅子上的时候,额前一绺白发还带着潮湿的水汽。


他冷汗冒得厉害,面色惨白,不晓得饿了多久,牢饭总不是那么美味的,况且司马懿喜于折腾自己早已是三分之地出了名的,成为阶下囚之后他索性命也不要,整整三天,滴水未沾。


诸葛亮接到消息,卫兵站在门口简单汇报:“人已经送过去了,有点低烧,我们给他水,但是……他不喝。”


诸葛亮面无表情,“嗯,知道了。”他搁......

【兔虎】Non mihi,non tibi,sed nobis

写于2011年,第一季


  1


  『真的吗?该不会又因为工作不来了吧?爸爸每次都是这样……』


  “这次绝对是真的啦,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一直都是啊,真是的。』


  “呃、不……那是因为混蛋上司……工作、工作啦!爸爸最近有连假,这次绝对会回去看看我们可爱的小枫,还会有大惊喜,好好期待着吧!”


  『那就这样说定了喔!』


  “哦!”


  兴高采烈地挂上电话,看着消失的影像另一端九岁女儿健康又有精神的模样,镝木‧T‧虎彻顾不得地上零零散散滚得到处都是的空酒瓶与铝罐,脚步不知是刻意还是早已习惯性避开似地落在平坦的空处,轻哼着五音不全...

【兔虎】After this Summer

  《Sugar&Honey》番外


  虎彻坐在久违的老家餐桌上,一面吃着年迈老妈煮的传统料理,一面大口喝着冰啤酒。

  这是在某一个充斥着不可思议的魔法的夏季里,他忽然获得了一个有点儿匪夷所思但却得来不易的短假所造成的现状,大概是基于各种本州的法令规定,他那个刻薄的上司尽管希望他们能够将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拨出一半以上在公司随时待命,但要是司法局精明的尤里检察官大人追查下来,使得他们必须为了一个卡片卖不出去的英雄缴纳超出他本身价值的罚款,那也就太不值得了。

  更何况阿波罗传媒是无时无刻在替他支付庞大的赔偿金额。

  多亏了这点还算明理的法规,虎彻得以赶在今年结束前见...

【铠约】殷红剧场:番外之一〈酒会〉

番外之一〈酒会〉


(上)(中)(下)


一样是嗯嗯嗯嗯

老套OOC霸总娇妻(霸总铠皇美人约)

凹三:殷红剧场


  那老男人额头上满身汗水,皱纹和斑纹爬满腐朽的身躯,他双手颤抖,恨不得顶礼膜拜,“这双鞋世间绝无仅有,太美了⋯⋯太美了!百里先生,请让我买断它的设计稿!”

  他一边说,一边把嘴凑近了百里守约的脚背。瓷白的皮肤下,青紫色的血管脉络清晰可见,骨感的脚连筋骨都散发着诱惑,这是鲜美成熟的果实,令人想拥抱住一亲芳泽。

  稳健的脚步声缓缓而来,百里守约一手支着头,不经意透出点不耐烦来,“聊完了……?”

  “嗯。没谈什么。”凯因伟岸的身形带给人压迫感...

【铠约】殷红剧场(下)

(上)(中)


迟了两年终于补完下回

大概就是这样那样6k字

众所周知的原因,不贴在这里了

请到凹三铠约tag搜寻

或者铠约超话找

谢谢

【B-D双花生贺24H/预热4】从发病到弃疗

双花百年好合

什么云南毒菇就不搞了,还是普普通通过生日吧🎂

给 @五苦 


今天早上张佳乐起床的时候感觉自己gay了。

具体症状是他看见孙哲平穿着大老爷背心抱着一个钢盆儿从外头回来,神清气爽地把一袋早餐搁在桌上,冲他歪头一笑,说:“起了?老张刚买的,还有豆汁儿,凑合着吃呗。”然后被子底下、两【腿】之【间】前一秒中还无精打采的小兄弟,咯噔一下忽然ji-er-bang-ying。

彼时张佳乐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副英年早痿的模样。按理来说所有热情和精力应该都倾泻在BOSS被对家抢去后的一声“次奥”里,然而他的下半身和上半身完美实践了系统分离程序,致使他大脑发...

亮all吧

有缘再续


“打开禁典第十三页,你会得到想要的东西。”


诸葛亮指尖轻轻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单边眼镜,朝坐在巴洛克式沙发上的赵云抛去一个探问的眼神,镜片反了个光,金边,浓烈的学者气息,这与搁在他腿上那本破烂不堪的旧玩意儿大相径庭。


“蛊惑人心的说辞,谎言真假与否就在一瞬之间了,”他漫不经心地拨弄着边缘缺了一角的泛黄纸张,“怎么,星君如何看待?”


赵云没有像他那样把一张奢靡的椅子坐得歪歪斜斜,他节骨分明的大手稳当当搁在腿上,目不斜视地看他,“翻,左右不过是再战一次罢了。”他淡然点头,身边一把几近透明的枪尖被极其炽热的流火与寒冰交替包覆,“吾辈神州弟子,岂可...

一点关于〈失眠疗法〉的杂谈


距离写完这篇文章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本来觉得圆满写完就算了,还是想记录一下零碎想法。


最初其实是想写一个艺术品经纪人和赝品师的冒险故事,恋爱成分不算多,故事开头也真就是第一波试阅时候放出来的那样,开篇是这样的:


睡梦中说话的声音陆陆续续传进耳里。

“雅典娜的冰冠吗?那有什么问题,我记得没错的话,东西早就不在日落海了。大河流域一带的拍卖市场正在大换血,现在谁先拿出东西谁就是真的,知道吗,逐鹿来的小机关盒都能炒上天价,冰冠下个月……那没问题,不过您确定只有七十亿?”西装笔挺的男人坐在一个生锈的汽油桶上,翘着长腿冲乱糟糟的床铺瞧了一眼,“我有特殊门路,您...

【亮懿】失眠疗法(7)完

完结,感谢主催 @瑶瑶公主单杀野王 邀约

虽然写的过程历经了很多痛苦

亮懿能在一起就开心了


123456番外



司马懿一走就是五个小时音讯全无,诸葛亮一开始还能悠哉地读一读手上那本《家庭和谐关系概论》,坐了两个半小时之后,每一分钟都度日如年异常煎熬。

“还没有消息吗?”诸葛亮在新开的“司马懿特搜小队”群里浮水,他放下书准备亲自出马,之所以还坐在这里按兵不动不是因为不够担心,而是因为司马懿是个有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他不应该过多干涉。

赵云扫了一眼手机信息,对蹲在草丛里的兄弟打手势,“嘘,别惊动他,诸葛要问就说不知道。”...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