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AO3:kanna520
亲亲妹妹@兔洛琳

回到顶部

【亮懿】失眠疗法(3)

本文收录于亮懿合本《以爱为旗》

*艺术品经纪人x赝品师一个甜甜的爱情故事



【亮懿】失眠疗法(2) 


 


刺鼻的消毒水味弥漫在整个房间,惨白的光线让一切脏污无所遁形,陌生的天花板,粉红色布帘。司马懿睁开双眼,花了十秒钟消化自己正在医院等待急救的事实。

诸葛亮脸色僵硬地和医生面面相觑。

“您确定他不是想睡觉而已?”医生一脸无奈地用笔在病历本上写了几个字,诸葛亮咬着指尖陷入一阵逻辑思维盲点。

这不是他应该犯的错,可为什么牵扯到司马懿他就变得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莽撞?

司马懿打了个呵欠坐起身,脸上写着“老子睡个觉都被你们折腾醒了”。

“医生,他常态性失眠。”诸葛亮说,“心悸、手抖、梦游……”

司马懿越听眉头夹得越紧,“诸葛亮,你擅闯民宅搞出乌龙,浪费社会资源还要用我的脸买单,简直不可理喻!”

“可我说的都是事实,你生活习惯不良,晚上不睡觉,早上不起床。还有,”他顿了顿,说:“我合法拥有那间屋子的钥匙,房产登记在我名下,我是屋主。”

医生护士围绕在病床边,一个个都一脸恍然大悟,哦,原来是家务事啊,那没事了。

司马懿嘴角抽搐,自己睡得不省人事的时候被当成自杀未遂,已经惊动了医护人员,这下四舍五入同等于被诸葛亮强制社会性死亡,好一个人在家中躺、祸从天上来,以后他肯定打死不来益城人民医院看病。

诸葛亮坚持自己是对的,不肯退让,“那至少给他检查下,要么挂个营养水吧?”

医生揉了揉额头,“行,行,你们高兴就好。”

诸葛亮高兴不等于司马懿高兴,一屋子人都走了,一个护士战战兢兢抱着点滴和针头过来,视线刚和司马懿对上,就被他那双上吊眼瞪得抖成了筛子。司马懿把所有的不友善和抗拒都写在脸上,平心而论他只是躺在家里睡了一觉,为什么无缘无故要挨一针还得在这待上几个小时,浪费宝贵时间?

都是诸葛亮的错。

诸葛亮远距离操控家政阿姨,告诉她趁这个时间好好把屋子打扫干净,顺便搜刮司马懿私藏的所有药罐子一并呈报给他,他得查清楚司马懿究竟在吃些什么玩意。

一股不知道打哪来的无力感和占有欲支配了诸葛亮开明理智的大脑,他清楚知道司马懿是个具有对自己一切行为负责能力的成年人,却又惧怕这种过度自由是为他们渐行渐远埋下未知炸弹。

……为什么?

司马懿一只手被扎上了针,累赘的营养剂把他拴在原地哪都不方便去,他硬生生被凹成了一个病号,配上常年不晒太阳的苍白皮肤,这下子说他奄奄一息都百口莫辩。

诸葛亮坐在旁边低头滑手机,头也不抬,沉迷且专注,司马懿被送来的时候身上只穿了件平凡无奇的工服,连一项多余的娱乐都没有。

他无所事事只能盯着诸葛亮陷入热恋的样子,相处这些日子他早知道诸葛亮没心没肺,好看的男人谁不是一嘴蜜糖,事实就是,知道他安然无恙即刻变脸,诸葛亮马上开始和富婆热聊。司马懿不爱聊天,平时能和诸葛亮多说几句话都是奇迹,他看见桌上有纸笔,只好拿起来涂鸦。

阴森森的目光黏在诸葛亮脸上,不快的模样从垮下的嘴唇弧度泄露天机,他稍微坐直了身子,关心司马懿:“你在做什么?”

司马懿说:“工作。”

他振笔疾书,挂水不忘订单,心系两千万的雕塑,正好诸葛亮本人在这里,他索性给他画个构图,不一会儿白纸上多了一只丑陋霸道的大肥猪。

“你没有哪里不舒服吗?”诸葛亮见他精神不错,于是问道。

“你很希望我不舒服吗?”司马懿反问。

他语气带刺,阴阳怪气,诸葛亮似乎感觉到了事态严重性,干脆把手机收起来,离开椅子坐到床边。他像一个辅导员,专门调节学生的心里不快和日常疑难杂症,司马懿一只手拿笔,另外一只手被他强迫握住。诸葛亮语重心长:“你最近看上去很不开心,不开心的原因有很多,身体疾病或心理因素,你不沟通我很难理解,但我没有希望你不舒服,相信我。”

司马懿低头看诸葛亮交叠在自己手上的手,艺术品经纪人的双手纤细,皮肤滑嫩,诸葛亮用顶级的护肤品保养自己,他活在顶流,不是因为他品味好,而是他充斥在那样的环境下天性使然的选择罢了。

一块精致的奶油蛋糕刮在银刀上,司马懿看见自己因为常年接触颜料和化学物质导致黑色素沉淀,满布刀痕的手,食指轻轻缩了一下,划过了诸葛亮的手心。

“我没有不舒服。”司马懿扯开嘴对自己嗤笑,“我只是希望能如期交货。”


司马懿在医院待了两个小时,护士小姐来给他拆点滴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恢复平静,诸葛亮亲自送他回去,并且推掉当天晚上的所有邀约。

要知道这些约会是几个月前就安排上的,整个益城多少人想跟他吃饭,每一顿饭背后隐藏着几千万的商机,现在只因为司马懿一个人,十几个人的夜晚派对就此终结。

家政阿姨清扫得很干净,原本混乱的工作室宽敞许多,诸葛亮望着那几车的大箱子,塞给司机一笔丰厚小费,“全烧掉,不留痕迹。”

“知道了,您放心。”

家政阿姨把一个袋子交给诸葛亮,说:“这就是我找到的全部药罐,好几个牌子的安眠药,褪黑激素,您看看。”

“谢谢。”

诸葛亮从袋子里掏出一瓶看了看成分,上头写的确实是安眠药没错,司马懿因为长期失眠服用了各种药物,导致身体产生抗性,久而久之剂量越来越重,他今天不过是想睡个好觉多吃了两颗,却因为还不习惯新的剂量而睡得比较深沉。诸葛亮没有急着把这些药给扔了,他偷偷收起来,决定慢慢根治司马懿的坏习惯。

司马懿又坐到工作台前,准备开始搭架子。他从前几天拍摄的照片里选出最满意的,最终决定了一个正式构图,这期间工作室静谧无声,诸葛亮不在他放松许多。诸葛亮在另外一端的厨房里捣鼓晚饭,没办法,司马懿从来不会做饭,他三餐都吃外卖,只有他来找他的时候,司马懿才能吃上丰富一点的东西。

诸葛亮时常告诉他:你赚的这些钱应该用在自己身上,为什么不对自己好一点呢?

司马懿想,这世界上多得是一个人吃饭的边缘人,他并不在乎外界异样的眼光,可是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得跟那些人共同分享同一片空气?

阿姨依照诸葛亮指示买来新的锅子和食材,诸葛亮上网找食谱,现学现卖做了个番茄意大利面,听说酸味和红色能提升食欲,他有意让司马懿再胖一点便做了一大份,端出来的时候司马懿聚精会神敲钉子。

“来尝尝看,我第一次做,不过味道不差。”诸葛亮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司马懿闻香回头,映入眼帘的是诸葛亮穿着不知道哪里找出来——又或者是新买的——粉红色兔子围裙,满脸洋洋得意。这种塑料感浓厚的廉价东西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司马懿以为他会喜欢斯文精致的深色款式。

可是这个东西穿在诸葛亮身上有违和感吗?司马懿愣愣地看了会儿,心里莫名其妙冒出了“居家好男人”这种词汇。

诸葛亮一定是媒体宠儿,他随便做的一件事都能引领潮流,如果他说这就是主宰当前王者大陆的最新款式,那么那些绞尽脑汁想破头的设计师们会趋之若鹜。

可是诸葛亮从来不在外面这么干。

与他来往的朋友里,甚少有人知晓这个在艺术品圈子叱咤风云的经纪人,他童年时期最喜欢的不是教堂穹顶上的壁画,也不是后世人们歌颂女娲补天时恢宏壮阔的幻想。诸葛亮喜欢简笔几何图形,色彩简单,意义深远。

司马懿拿在手上的锤子哐当一声砸落,他面色扭曲闷哼,诸葛亮反应迅速,放下盘子赶忙将他扶起来。

“受伤了吗?”诸葛亮蹲下去看司马懿的脚,他的拇指红了一片,半透明的指甲中间有一抹猩红,应该是瘀血了。

司马懿挪动脚步,收好锤子,“正常工伤罢了,你少见多怪什么。”

诸葛亮缓缓起身,拧眉动也不动,“你刚才为什么发呆?”

“……这很重要吗?”

“大概。我的直觉从不出错。”诸葛亮开始脑内回放,边说:“你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锤子从你手中滑落,你最近很常心不在焉。”

诸葛亮生发现了这个意外的华点。

司马懿暗骂他不合时宜运作的职业病,他不停调整呼吸,跛着脚走了两步,不想再被艺术品经纪人用放大镜检视,一心只看桌上的晚餐,诸葛亮的逼只装给外面那些有价值的猎物看,司马懿想,他婆妈得像个蠢货。

诸葛亮站在屋主、金主和朋友的立场上把大份的盘子推给了司马懿,两个人无言低头吃饭,进行到一半诸葛亮的手机又开始频繁震动。

司马懿假装不在意,颇为大方地对诸葛亮打了个手势,“没关系。”

诸葛亮一脸抱歉,“我很快过来。”

他飞奔而出,司马懿放下餐具。诸葛亮一刻都等不了的样子十足是个为爱痴狂的傻小子,司马懿注意到他对自己流露出的歉意是从未有过的,那必然他是发自内心觉得对不起他。可这一夜诸葛亮对他的温柔和友善,已经前所未有。

一阵闹哄哄的声音传来,司马懿独居者的敏锐雷达大声拉起警报,他听见有人在说话,女人,而且是年轻女人,他双手缓缓交扣,手肘立在桌上支撑,以不失礼貌的优雅和防卫,准备审视打扰了这个双人晚餐的外来者——又或者该说,是那位砸下重金委托他制作诸葛亮等比雕像的富婆。

诸葛亮满脸歉容率先走进来,对司马懿说:“懿,很抱歉我……刚才在医院的时候……”

刚才在医院的时候,你已经迫不及待联系她了。司马懿抬手大度道:“无所谓,让她进来吧,这里还有些面,她吃过饭了吗?”

“你……”诸葛亮彷佛如获大赦一样松了口气,很快又一脸狐疑,“真的没有关系?”

“嗯。”司马懿站起身,“我吃饱了,你们聊吧,她应该尝尝你的手艺,别担心还不错。”

诸葛亮耸了耸肩,对站在走廊上的女人招手,几个脚步声快速涌入,司马懿听见一声“哥哥”,惊讶地回过头,他的妹妹,还有一些他和诸葛亮都认识的朋友,包括他的妹婿,全都走进了工作间。

诸葛亮站在这群人中间眨眨眼对他说:“真的对不起,我以为你服药自杀,下午通知了很多朋友来……你不会生气吧?”

ok,fine,司马懿两眼翻白。自己这下是真的社会性死亡了。

评论(5)
热度(17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