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AO3:kanna520
亲亲妹妹@兔洛琳

回到顶部

【亮懿】失眠疗法(4)​

本文收录于亮懿合本《以爱为旗》

*艺术品经纪人x赝品师

一个甜甜的爱情故事


【亮懿】失眠疗法(3)



 

本来孤寂隐蔽的工作室一下子热闹得可以赶上酒吧派对,司马懿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从医院回来到现在,一眼都没有看过手机,因为诸葛亮就在他旁边,他已经松懈到连去拿个窥探外界的重要工具都忘了,人类的懒散和堕落是习惯可以改变的,是藏匿在天性中不可抵挡的劣根性!

司马懿铁青着脸色看他们鱼贯而入,非常不凑巧,家政阿姨刚打扫完,一堆废弃赝品已经拿去扔了,现在这屋子宽敞得能容纳下十来人。

“哥,你怎么回事,你哪里不开心了,非要这样子嘛!”乔莹眼眶泛泪扑到了司马懿怀里,司马懿一声不吭默默接下,乔莹已经是位优秀动人的钢琴家了,身材长年维持得宜,就算百米俯冲司马懿也可以面不改色抱住,可是她的哭声,司马懿已经开始头痛。

孙策一脸尴尬上前拍她背,“别哭了,你看他这不是好好的吗,至少人没事,要关心他可以从现在开始!以后我们一起努力!”

“嗯!谢谢你,阿策!”

他的妹婿不愧是三分之地前三大企业的接班人,说起激励人心的话掷地有声,语调起伏都是最佳模板,乔莹果不其然不哭了,拿着蕾丝手绢擦眼泪,一边打嗝一边又回头蹭到了孙策身边。

马超从后头挤上前,“学长,你不回我消息难道就是为了……”

“不是。”司马懿秒答,“你想多了。”

一屋子的人聚集在这里,对司马懿的病情议论纷纷,有人说他长年独居心情忧郁,缺乏朋友关心;有人说他工作压力太大,艺术家都是心思细腻敏感玻璃心,需要被人捧在手心呵护的宝贝,可能是创作不顺遂导致的郁郁寡欢,应该有人适时出来赞美他,而非空泛的商业互吹。司马懿阴沉着脸色站在角落,看他们反客为主,自己连解释的机会都被彻底剥夺。

正确来说他不高兴的原因和诸葛亮脱不了干系,可是进一步问他要和诸葛亮独处在这里还是应付一帮八卦亲友,司马懿又觉得前者可能比较好。

诸葛亮重新穿上兔子围裙,他有条不紊控制了这个一度陷入混乱的情况,他搬来几张椅子排在长形桌旁,家政阿姨新买的深蓝色桌巾正好派上用场,于是工作台摇身一变成了顶级餐厅的餐叙现场。

众人入座,司马懿被安排在正中间——也就是男主人的位置,左手边是乔莹,右手边是貂蝉,他的正对面,那个简直遥不可及的距离,女主人的位子,现在空着还没有人入座。

诸葛亮说:“我再去准备点东西,你们先聊。”

看得出来他在义大利面这件事情上获得了空前自信,现在迫不及待再露两手,赢得满堂喝彩。

也许,司马懿想,他大费周章找了这么多人来,就是为了迟早有一天能在心仪的对象面前炫耀厨艺,他是一只开屏孔雀,而他们只是迈向成功路上的垫脚石,就如同他在父母眼里仅是乔莹的影子。

百里守约起身,微笑道:“不如我来帮你吧,一个人要准备这么多东西一定不容易。”

“那再好不过,谢谢你。”

这些人都是诸葛亮和司马懿认识的亲友,彼此也时常在诸葛亮的好友圈冒头,这时有了个大型面基会场,也不客气直接热聊。司马懿找到自己扔在相机旁的手机打开来看,几十通未接来电,上百条消息,他以为是不是拿错诸葛亮的手机了,再点开来看全都是朋友,只是久未联系。

他看好友圈,五个小时前诸葛亮发过一条,推算一下那个时候他还在昏睡,诸葛亮语无伦次写下:众神,你们欲夺走他又叫我何以宽恕?

巨大的悲愤和忧愁如同时雨,冷冽绝望,积泪成海,浸没灭顶。

各路人士纷纷跳出来关心他,韩信说兄弟谁惹你了,我天涯海角必不放过!

司马懿嘴角抽搐几下继续往下看,诸葛亮另外发了一条锁私密好友的,言简意赅说司马懿人在医院。司马懿揉了揉眉心,感觉自己倒霉得天理难容,他不过睡了三个小时的觉,事情一发生不可收拾,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作恶多端的人,天天都高枕无忧?

这群蠢货!

司马懿阴恻恻微笑着,尖锐的白牙从唇边露出一点,他看见一颗颗猪脑袋在摇头晃脑,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从来都是可爱光明的,这么多甜美纯粹的笑靥,这么多温婉和气的语句,诸葛亮这只最肥美可口的猪,急乎乎跳到餐盘上展现他的无知和热心。

百里守约和诸葛亮在厨房里煮完了十人份的面,又烤了两只火鸡,红酒和浓汤依序准备妥当,剩下甜点。诸葛亮现学现卖的功力毕竟有限,如何让自己的手指和赝品师一样灵巧,塑形万物,他还没有掌握诀窍。

“你想做这个样子的吗?”

百里守约把烤好的蛋糕基底拿出来,诸葛亮这个人是标准的完美主义者,用模型压出来的饼干还不够好,非得亲手再做一个蛋糕,百里守约比划着为他讲解,诸葛亮拿起抹刀,舀了调好的深巧克力色奶油,耐心地将黄橙橙的海绵蛋糕包装成巧克力色。两个尖锐的猫耳竖起,诸葛亮用裱花袋挤出胡须,又用蓝色果冻装饰成盈透的猫眼。

百里守约看他专注的样子笑了笑,“希望他会喜欢。”

“他口味很挑剔,也从来不吃点心,如果是这样就好了。”诸葛亮苦笑。

逐渐成型的猫咪蛋糕透出一股机灵和小心思,诸葛亮不明白这种一步步看它完成的成就感是不是让司马懿沉迷于创作的最大主因,但是通过这个不够成熟的作品,他觉得此时此刻他又离司马懿更进一步了。

诸葛亮犹记每次他们去吃饭,司马懿总是吃最清淡简单的餐点,食欲之于他不过是维系肉身和现世连接的能源,他甚少对此有强烈好恶,诸葛亮不得不小心翼翼猜测、一一排除,又笑眯眯问他要不要多加点什么。

百里守约看着他低垂的侧脸,睫毛将赤裸露骨的情绪包围起来,不让人轻易窥视,只有亲近的人、亲密对象才能从他清泉般的瞳孔找到一丝温暖情意。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百里守约说,“真诚的人会获得幸运女神眷顾。”

餐点端上桌的时候众人一致欢呼,赵云进厨房充当服务员,司马懿等了又等,还没有见到诸葛亮露面,他应该欢心雀跃,在亲朋好友簇拥下走出来,华丽登场,可是直到所有人都入座了,他还不见踪影。

司马懿慢慢起身,正欲走向厨房,诸葛亮突然出现,端着一个盖上银色餐盘盖的大盘子缓步向前。

司马懿皱眉,“这是什么?”

“你猜猜看。”

“置我于死地的东西。”司马懿说,“你今天顶着我的名字干了多少蠢事,我已经死了,不差这一件。还是我应该去改个名字,叫诸葛懿,这样你干坏事别人只会想起你。”

盘子滑了一下,诸葛亮一个恍惚脑袋空白,“诸葛懿,诸葛懿……还蛮好听的。”

司马懿眼明手快托住他的手,“你慌什么慌。”

两个人用一种愚蠢至极的姿势扶着沙堡一样,诸葛亮清楚感觉到微凉的触感贴在自己手背上,手抖得厉害,耳根发红。

“蜀国的法规可以这么改吗?”诸葛亮竟然认真考虑起这件事来。

司马懿冷笑,“你不会信以为真吧?”

笑声刺耳,诸葛亮定神一看,司马懿竟然笑了,尽管那张冷酷的面容上清清楚楚写明了讽刺,可是连续多日下沉的嘴角终于向上勾起。司马懿接过诸葛亮手上的盘子端到桌上,向他挑眉,示意他谜底可以揭晓。

诸葛亮站在椅子后面俯身,凑到他耳边说:“打开它,送给你的。”

司马懿坐在属于男主人的位子上,在数十道热情目光注视下,尽量稳住姿态把盖子打开。

一只巧克力猫咪大头躺在盘子上,白色的鲜奶油写了个英文花体的“simayi”。

司马懿第一次收到这样的礼物,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今天不是我生日,你记错日期了。”

“八月二十三,我没有记错,”诸葛亮说,“不是只有生日才能吃蛋糕,什么时候只要想吃,都可以有。”

“我想吃蛋糕吗?”

“甜食能适当恢复情绪,你也许会需要它。”

门铃再度响起,忙翻了的诸葛亮一拍脑袋想起来怎么回事,一溜烟跑出去,抱了一束雪白的香水百合进来。

司马懿眯起眼睛看看花又看看蛋糕,无数张满怀笑意的面孔在眼前晃荡,都像在祝福他的样子,一定是哪里不对了,否则这种应该出现在富婆家里的场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司马懿心里掀起三尺巨浪,认为自己并没有死,反倒死而复生。

他的头脑越发冷静,意识越发清晰,一双慧眼犹如X射线,要直直穿过诸葛亮充满诡计的聪明脑袋。经过这一天折腾,他已经不再慌张害怕。

“这个时间非常凑巧,”诸葛亮比手画脚解释道,“我每个礼拜都会买花来插,今天交代阿姨但她似乎弄错了……好吧,不管怎么说,确实都是给你的,喜欢吗?”

司马懿接过花束轻嗅,清新的香味包围他,仿佛有人伸出手,将他拉进另外一个乐园。

“非常感谢你,但我并没有生病,我只是想睡一觉而已。”一抹不失礼貌的微笑在司马懿脸上漾开。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约莫九点钟左右,诸葛亮起身对今日前来探望司马懿的亲朋好友逐一道谢。

“下次有机会还可以试试这样的聚会,你们愿意准备一点东西过来吗?”诸葛亮拍拍好友的肩膀。

赵云搔搔头苦笑,“我尽量吧,不过买点东西过来还是可以的。”

“那你下次提前说一声,我过来帮忙好了。”百里守约说。

很显然这是一个宾主尽欢的成功案例,诸葛亮混迹这一行多年,摸索出一套无往不利的交流方式,人人都喜欢诸葛亮,哪里都可以是他的秀场,他不一定非得出现在酒吧或高级会所,在这样的破工作室,更能引出他未展现过的风采。司马懿站在诸葛亮背后,像一道阴魂不散的黑影,沉默而安静地望着发生在屋子里的一切。

乔莹走上前抱了抱他,“哥,平时也要联系呀,我都快结婚了。”

“你放心,我不会缺席。”司马懿似乎还没有从抽离灵魂的第三者视角回神,面无表情道。

乔莹眨巴着水润大眼朝诸葛亮看了一眼,“诸葛先生……”

诸葛亮眼含笑意勾住司马懿的肩膀,对乔莹说:“他会给你最好的祝福的。”

终于,世界再度恢复寂静,烟花璀璨在于那一瞬永恒,而热潮散去后的孤寂,总像一只贪食的巨虫,一点点啃噬心灵。

司马懿很想睡觉,可是他精神奕奕,长年工作让他日夜颠倒,这个时候是他准备集中精神工作的时候,他竟然吃了晚饭,还和朋友聊上了几句。

司马懿默默帮忙诸葛亮收拾残局,待这一切都恢复原状,他们俩站在他的房间里,司马懿看钟,都快十一点了,诸葛亮还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回程路上小心,我明天就开工,你不用担心。”司马懿直视诸葛亮的眼睛做出保证。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把那些话说出口,他想说:你不需要浪费这么多时间关照我,你已经冷落了她一个晚上,现在,为了保住你的爱情——或者说是饭碗——你应该给她打通晚安电话。

诸葛亮对他的“送客”暗示充耳不闻,修长润白的手指抬起轻拨,把一撮落在司马懿脸颊边,以烦忧为染剂漂成雪白的发丝绕在指尖上。

司马懿秀眉轻蹙,压抑住拨开那只手的冲动,扬声问道:“你还不回去?”

诸葛亮恍然清醒,摇摇头,把他推向床铺,“睡觉吧,我陪你。”

评论(2)
热度(10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