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AO3:kanna520
亲亲妹妹@兔洛琳

回到顶部

一点关于〈失眠疗法〉的杂谈


距离写完这篇文章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本来觉得圆满写完就算了,还是想记录一下零碎想法。


最初其实是想写一个艺术品经纪人和赝品师的冒险故事,恋爱成分不算多,故事开头也真就是第一波试阅时候放出来的那样,开篇是这样的:


睡梦中说话的声音陆陆续续传进耳里。

“雅典娜的冰冠吗?那有什么问题,我记得没错的话,东西早就不在日落海了。大河流域一带的拍卖市场正在大换血,现在谁先拿出东西谁就是真的,知道吗,逐鹿来的小机关盒都能炒上天价,冰冠下个月……那没问题,不过您确定只有七十亿?”西装笔挺的男人坐在一个生锈的汽油桶上,翘着长腿冲乱糟糟的床铺瞧了一眼,“我有特殊门路,您可以随便打听一下,我只卖真品。”

司马懿揉着刺痛的太阳穴,从狗窝一样混乱的床上翻起身来,他一头长发凌乱,留到颈子处的发尾因为压迫而向外翘起。诸葛亮还在说话。

“一百二十亿,可以。”他低下头看了一下擦得锃亮的皮鞋,“手续费三分之一得先到账,确认好金额我即刻开工,交易愉快。”

 

电话挂断的时候,诸葛亮低着头的嘴角向上弯起,工作室满是颜料和石膏、陶土干涸痕迹的地板上有一抹醒目的黑色,将所有色块区分开来,明明那黑色掺杂在缤纷缭乱的各种色调里,他却一眼就能找到。

大概黑色是万物根源,所有生物既来自于此,又终归于此。

司马懿因为他的噪音污染,一场难得好梦被惊扰,他前一夜忙碌到日光熹微才总算合眼,一看时间,这才睡了三个小时不到,诸葛亮擅闯民宅……哦不,这压根就不能称之为“宅”,也就是个小破地下室仓库罢了,但他三不五时出现在这,司马懿认为他对自己的工作进度已然造成了精神迫害。

“一百二十亿,你脑子进水了?”司马懿从床上下来,一脸阴森森的表情走到诸葛亮面前,“亚瑟王那把破剑才卖出九十亿,整个考古团队去了两百人,你坐在这里就地起价,不怕市场行情崩盘?”

司马懿甚少动怒,实在是因为这个土匪日渐嚣张,诸葛亮——或者该说“卧龙”,这个名声响亮贯彻整块王者大陆的顶尖艺术品经纪人,他仗着自己在圈子里从未有过瑕疵的优良交易记录,和堪比各种检测仪的精准目光,四处信口开河,胡乱签约。

虽然,他信口开河胡乱签约的对象并不马虎,于选择客户上,他经过一定的评估机制,通过独门演算法,还有各种来自黑市的信用调查,能够找到他并且顺利签约的客人少之又少,久而久之,光是“经卧龙之手”的艺术品和古董,手续费就突破了难以想象的天价。

司马懿想到这一百二十亿的S级古董,发凉的已经不只是脑袋瓜了。

 

诸葛亮一身名牌西装在他这小破工作间走来走去,《西施的泪》、《王者圣杯》、《女娲补天图》、《后羿之弓》……整片王者大陆数以千计的艺术品和古董——又或者该说,是几可乱真的赝品——像个美术生的练习作品一样被毫不珍惜地随手乱放,四处都是各种油画和雕塑、瓷器、废铁、青铜、数百年前的木材,有的在拍卖市场成为传奇,有的则是传说中见所未见的宝藏,如果有哪个了解王者大陆艺术史的学者能来到这里看一看,他必然会惊讶得哑然无声。

诸葛亮笑了笑,“行情是什么?一个被记载于洞窟和史册里的皇族遗物,还没出世就下落不明,确实有人手里拿着真品,不过只要我们动作够快,狸猫换太子也有很大的成功机率,前提是它能说服客户。”

“但愿你明白,死物也会开口说话。”

“死物能说的话,也是死的。”诸葛亮说,“而我,能把假的说成真的。”

一个牛皮纸袋扔到司马懿面前,自信心十足的艺术品经纪人眼神示意他打开来看看,司马懿皱着眉头把一叠文献和资料拿出来,看见东西的当头,熟悉的感觉了然于心。

——是啊,他是诸葛亮,坐在这里开天价又怎么会没有十足把握?

上头古老的失传文字密密麻麻写满了半张纸,模糊不清的笔迹经过修复打印清晰无比。一位老者的记录,不知道出于哪个杳无人烟的部落,司马懿几乎可以想见他当时一笔一划画下这些冰冠剖面图和分析的画面。

他静静翻完这份资料,不由自主舔了舔干燥的唇瓣,“这资料二十来张,要逐一还原目前材料不够……很难逃过检测,被揭穿的可能性很大,我必须拿到原产地的矿物。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诸葛亮随手把一件闭着眼都能卖出上亿的赝品放回司马懿桌上,名不见经传的赝品师这会儿精神不错,他赤裸着脚站在柜子前,灼热的目光盯着自己。

“今晚就去。”诸葛亮丰润的唇角微微翘起,高举手机晃了晃,虚拟投影亮出了他众多账户的其中之一,“你瞧,手续费已经确实到账,有钱人总是那么天真可爱。”



故事讲述就是艺术品经纪人诸葛亮接了个任务,有个富豪在寻找雅典娜的冰冠,但是这玩意当前下落不明,而且也没有人见过,唯一见过的也是森林部落的老者,于是诸葛亮自然就是抢在别人之前搞出一个赝品来。为了通过鉴定,他们自然是要去日落海遗迹找寻一些材料,在取材过程中,司马懿把自己以前仿作的方舟核心怀炉给诸葛亮取暖,因而勾起了诸葛亮一些想法,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两人发现古老的机关都被破坏,难怪他们没怎么遭到机关攻击,司马懿察觉到了不寻常的足迹,就把足迹复制下来,回去之后诸葛亮从稷下接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就是制作冰冠需要的一种稀有材料,突然消失在市面上,有人大量收购,以致于已经非常难求,然而司马懿从日落海遗迹回来之后生了个病,诸葛亮本想自己跑一趟北荒,但司马懿觉得他此行前去可能有危险,就不让他去,诸葛亮留下来照顾病号的时候在司马懿家里发现了大量的方舟核心复制品,有各种各样大小,但是做得都十分精致,而且一模一样,每个作用都不一样,事实上在整个王者大陆都没有人真正见过方舟核心,有很多史料和谣传,所描述的也都不太一样,这种东西司马懿也做了,诸葛亮觉得挺好奇的(大概就是片段那里)


大概就是诸葛亮借着司马懿生病这段期间,开始和他进行心灵交流,从谈话中诸葛亮推测司马懿可能有什么心愿要达成,但是令他感到有趣的是,任何人在制作方舟核心的时候,都不会完全制作一模一样的,而且每一个大小不一的,每一道刻痕都一样,就好像司马懿其实见过真正的方舟核心


事实上,司马懿小的时候,父亲是为曹操府上做事的,因为传闻得到方舟核心就能掌权,曹操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天书碎片,然后司马懿的父亲按照天书画出了方舟核心的设计图,自己偷偷制作了一个方舟核心,这件事被曹操知道后,司马懿全家被杀,司马懿侥幸没死,被一个捡破烂做手工艺的老头子收养,但是司马懿并没有亲眼见过天书,不知道天书上究竟写了什么,竟然导致他家破人亡,可是司马懿拥有方舟核心的设计图,他之所以一直制作方舟核心,其实是希望有朝一日制作出了方舟核心,能达成家人能死而复生的心愿,但其实司马懿心里隐约晓得,这个是不可能的事


然后大概就是司马懿养病同时,两个人把在日落海复制的足迹拿来研究,司马懿看出这是云中漠地盗贼的鞋印,两人决定去一趟云中漠地,但是到了之后找到一名老者,经历了点波折,老者给他们一枚天书碎片,让他们去吴国找搜刮掉他们要的材料的盗贼,有点类似于亮懿王者大陆旅游(不)一直按线索找,然后司马懿惊觉,这个雅典娜的冰冠其实曹操想把他钓出来了解恩怨的钩子


然后中间过程碍于时间紧迫没有想得很细(后来想想3万字之内写完实在有点勉强),所以有些地方没想太多,但大致上这个雅典娜的冰冠的case诸葛亮其实心里有数,他也在找曹操,利用一个机会反向摸过去,其目的在于解开司马懿的心结,至于天书,顾名思义其实是个白纸,上面到底有什么,没有人知道,方舟核心真的存在吗?还是一个迷信,这个点没想得很明白


当时构思的结局是这样的,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诸葛亮是真的对司马懿好,司马懿也喜欢他,可是他对这个杀他全家的仇能不能跟自己和解?最后一个场景是司马懿和诸葛亮赶到山上的时候,天书被焚烧了,司马懿一直以来的最大愿望就是找到天书碎片,看看上头到底写了什么,致使他家破人亡,所以他还是一样义无反顾想扑进烈火里抓住最后一丝线索,而就在这时,诸葛亮喊了他的名字,画面最后的最后是司马懿转头看他,正好看见太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至于他会回头选择诸葛亮,还是依然要纵身跃入火坑选择真相,就让大家自己理解了


之前的一些片段:

https://kanna520.lofter.com/post/1d3d0a_1cbe3af7b

https://kanna520.lofter.com/post/1d3d0a_1cbd4dff3


主要也是想着能呼应一下原著,而且想让诸葛亮陪在司马懿的身边,跟他一起去解决这些事,原作司马懿很孤单,后又恶贯满盈,所以写亮懿故事,就特别希望诸葛亮跟他一起,但是最后还是希望能给亮懿写个单纯点的,甜蜜的爱情故事,以及吧,那个冒险故事的主角其实是司马懿,但是亮懿合本的话,还是希望两个主角戏份平均一点(而且我写得太烂了哈哈,改了八百万遍还是改不理想),所以又全部推翻了(事实证明写爱情故事也是挺开心的)

大概是这样子的


延伸阅读:

失眠疗法


评论(5)
热度(5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断了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