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雙花/霸圖/義斬/百花,禁止一鍵轉載。

© 无地自容
Powered by LOFTER

【青黄脑洞】McQueen峰X试衣模特濑

满脑子McQueen峰啦w我记得单纯只做试衣模特钱是很少的,黄濑应该是本来就是模特,虽然一直不红,两人学生时代好友青峰一直暗恋他,后来青峰做高级订制曱服红了黄濑去当试衣模特,但还是不红因为不是登T台的超模,不过青峰的衣服都是按黄濑身型来做的,每次试衣黄濑都会拍照,后来一次服装秀青峰火大了

   

觉得那些超模穿着真特么难看,秀结束后把那批订制曱服的单全烧了赔了很多钱,然后从摄影师那里流出了黄濑的试衣照,关于青峰是gаy的传闻满天飞,还说黄濑是睡青峰睡来的,之后八卦才爆出两人学生时代认识的事

    

继续想一下昨天的McQueen峰,青峰看过很多黄濑拍的平面杂志和出席的小活动,不过他觉得那不是黄濑,青峰的设计大胆颠覆,很难有一个人像黄濑这么适合,他体现的是黄濑内心世界里的寂寞和挣扎,疯狂的层面,所以穿上他的衣服的黄濑就像赤曱裸裸地把自己剖开来呈现到他面前

    

穿着一般时尚而体面的衣服的黄濑是经过包装的精美商品,青峰认为穿着自己的衣服的黄濑虽然不是最美丽的样子,不过是最接近他心中理想也最单纯,不用访谈就能从画面中体会到黄濑本质的一面

   

啊,话说这样的两个人,经常睡在一起但没有真正"睡"过,青峰从中学开始暗恋黄濑,当然他是想得到黄濑的,可是让黄濑成为自己品牌的试衣模特的另一面刃就是变得难对黄濑出手了,不想让别人觉得黄濑就是靠被自己睡得到这个位置的吧,感觉这样没有交往但感觉很像在交往的两人也好棒啊w

    

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等待正前方试衣间的门被打开,这一刻心脏的跳动攀升到了让他呼吸困难的地步。会是怎么样难忘的光景呢?和自己心中所想的黄濑一样吗?就像不停地拆开一件又一件礼物,看着黄濑只为他──只为这个品牌──露出的表情,他就是此刻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了。啊,这就是足以被惩罚的贪婪了

    

为了能在这里工作并享受着黄濑带给他的灵感,青峰刻意请人改造了这间办公室,中间留开的空地是为了让造型夸张的服装能有延展,门上加大的穿衣镜,是为了能在看见黄濑的脸的同时,就连那峋嶙的蝴蝶骨也能一并纳入眼底。黄濑的身体、皮肤没有一吋能逃得过他的双眼,无论穿上怎样的衣服,做出怎样的表情,

   

他都会让他主动剖开自己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呈现。那就像一个恋人在床上为他张开双曱腿,承受他所加诸在灵魂中的狂风暴雨。当目光紧紧对峙,然后交缠的时候,他们赤曱裸裸地在众人的注视下疯狂做曱爱。

──喀啦。门打开了。

青峰拉回思绪,重新调整了一个姿势,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黄濑身上,他从阴影中脱蛹而出,黑暗依依不舍将色彩还给了他,在柔和的光线照射下,黄濑的目光迷离,像在找寻一个可依靠的浮木,就在那瞬间,青峰紧抓曱住了他。

“拿纸过来。”青峰说,“不要色铅笔,就拿抽屉那几支彩色毛笔,MAC深蓝色的指甲油也给我。”

顿时周围陷入一团混乱,所有人忙着找来他们的总监要求的东西,

    

一面期望最好能来个突发意外,比如说这些东西全都在一瞬间消失,掉到宇宙黑洞里。黄濑站在那里看着那些可怜的助理和裁缝师,并不觉得自己是被抛弃在一旁的玩偶,相反的,他甚至替他们祈祷青峰别再多注意自己哪怕只有一眼。

“转过去我看看。”青峰拿到了纸笔,翘曱起长曱腿低着头。

黄濑按照他的话转身,他从穿衣镜里大胆地观察着青峰,他挥舞着手上的画笔,并没有多看自己一眼,一定是源源不绝涌现的灵感夺走了他此刻的专注力,他到底看见了谁呢,黄濑想。从十四岁开始自己的目光就始终注视着青峰一个人,可是无论怎么追赶,他的脚步却都没有停下来过,明明自己也跑过了他所看到的风景,可是却想象不了他看见那些风景时的感受。就连现在,他对青峰仍是一无所知,虽然只有一瞬间,黄濑心底确实有了不可思议的怒意,指向看不见的、不知道在哪里的缪思。

就这样,琥珀色的目光逐渐变冷,从那片温和的海域里退潮后所浮现的,是带着剧毒一样的美丽珊瑚。强烈的反抗和竞争欲曱望压过了理智,使得黄濑几乎违反原则,不再做一个没有意识和私人情绪的人偶。

然而,这里没有模特插嘴的余地,黄濑知道。他只能用力注视着青峰,直到他慢条斯理抬头,两个人的目光在镜中短暂接触。

这次青峰突袭得他措手不及。青峰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好一阵子,彷佛就是在等待这一刻,褪去了茫然和困惑,穿着他所设计的衣服,终于找回了他的灵魂,黄濑完美捕捉到了他要的感觉。

青峰放下画笔,扭开那罐指甲油,深邃但足够鲜艳的光泽让他没有半分犹豫,就决定好了这张图的最后一把关键钥匙要插在哪里。

他在一片柔和的色彩中点上了抹不去,极为抢眼,使得万物失色的深蓝,彷佛在他所画的模特身上,衣服也是多余的,它们仅为他蔽体好遮挡住别人的视线,而模特本身,则被那抹蓝宣示了主曱权。青峰这才满意地落款,将稿纸交给裁缝师。

“周末的舞台上我要看见这件。蓝色不要用宝石,去找能刻出多面角的师傅,用镀银还是什么做出宝石的效果。不要折射曱出光线,只要蓝色。”

真是蛮不讲理又霸道的要求啊,青峰完全忽视裁缝师的黑眼圈,

将重责大任交付到了他的手里。时尚是在和时间赛跑,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公平的,可唯有从不公平中摘下甜美的果实,才能满足干渴的心灵。

青峰搞定了最后一件会出现在本季XXXX的高级订制曱服时装秀上的作品,这才起身走到黄濑面前,伸手拉摆着布料,让裁缝师扣上针固定住好做修改。

黄濑感觉到青峰的气息几次从脸颊边擦过,他用一些奇特的,无定式的角度来检视自己和衣服,他试着从规律中破坏,最后呈现出荒缪而不平衡的造型,或是跌破眼镜做些不像他的反常思考,不管几次黄濑都觉得无法摸透。

小青峰,小青峰。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孔,熟悉的每个表情,五官和热度,在心里谁也碰触不到的禁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只可惜谁也没有听见。

不过这就够了,黄濑想。他的双眼快要藏不住狂喜,这是全然的胜利,尽管愚昧肤浅,可青峰的目光最终是要回到他身上的,就连缪思也无法阻止!

这时的他一定丑陋至极,满足感远远让他抛弃了体恤别人的想法,并且害怕又期待着下一次的试衣到来。终有一天,等到时光流逝,他在时尚中获得的快曱感,全都要双手奉上还给神明,那么此时就尽情享受吧。

 

 

时尚圈就是堕落也充满的,所以青峰在舞台上所要呈现给大众的,实际上是惊人的,他对一个男人的情感,那种独占欲细微到了连黄濑的思维都要霸占一样,然后剖析出来让所有人看,可实际上却谁都没有发现,而那些T台上的超模们在私下过着混乱的生活,两方形成了微妙的道德对比。

 

黄濑将激起了他的好胜心的青峰,错当成是自己终于理解了那些超模们沉迷堕落的原因,时尚是毒药,可是真正的毒药是从中学时就不断追逐着青峰的这份情感,他们不是情侣,却像情侣一样饱尝爱情的贪婪和嫉妒,双箭头但却轻轻错开了,没有对准在红心的位置上,不停摇摆着、浮动着,前进甚至后退。

 

黄濑在日本担任默默无名的杂志模特,高中毕业后青峰去了法国的巴黎制衣公会学院,学成之后当然出来做设计师,在学校的时候青峰理所当然也听过这段话:

圣罗兰( Yves Saint Laurent )曾经说过:

再也没有比裸曱体更美的了,对一个女人来说,一件最美的衣服莫过于她深爱的男人的臂膀。

不过对于其他没有这般幸曱运的女人来说,我在这里。

 

他顿时感觉到同样的心情,对于喜欢着黄濑这件事,最大的欲曱望莫过于和他躺在一张床上,没有任何阻碍地亲密接触,可不同的是,他仍然是保守的,对另一个男人无法直接说出口的情感,只能让黄濑来穿他的衣服了。

 

实际上也有人认为青峰应该去找一个女人来当她的试衣模特,可是青峰拒绝了,在伸展台上要找到合乎黄濑的身裁比例的男人女人有点困难,但还是让他找来了,开始的时候青峰不想那么轻易就让宝物被人看去了,所以小心翼翼珍藏着,黄濑也无所谓,他原本对模特的工作就是可有可无的,只有中学时追逐着青峰的日子最让他感到快乐。



嚶嚶嚶之前只腦到這裡,不過我對服裝設計這點好執著啊XD

而且快要跟樂團一樣執著了XD

樂團故事至今雖然只腦過一個完整的Merveilles,可是寫了n個種類都不膩TAT

评论 ( 13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