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气

断了气

 
   

【青黄深夜六十分】KISS狂魔+摇滚

  TAG:KISS狂魔+摇滚

  黄濑二十八岁青峰二十岁憧憬黄濑的设定是借用WB青小六太太的条漫,迟到两个礼拜抱歉ww

  「这男的,快奔三了吧?」

  Live中场休息的片段间,青峰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同步连线的舞台上的演出,不禁这么问道。

  正在给弦上油的Bass手樱井看他一眼,还没吭气,后面的今吉就发话了:「哟看不起奔三啊?Rocker到死都是Rocker,年龄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他说,「你小子现在还早着呢,再过三十年就有价值了,慢慢熬吧。」

  慢慢熬?青峰嗤笑一声。

  要知道一个Band man最精采的一生莫过于年少时期,尽管作为乐手他们的巅峰往往是出道后,但会永远留在回忆里的那段嚣张不知天高地厚的年代,绝对是流连在Live House里默默无名的时候。

  「我再过几个月就二十了,XXXX还不到二十就上过young guitar吧。」青峰不甘示弱地说,「再给我半年,那种杂志要上几本都行。」语气狂妄得好像他才是当今乐坛top1的吉他手。

  然而彼时彼刻他还只是一个在地下乐队里给人救场的吉他手罢了。

  今吉抬头看他一眼,耸了耸肩还是那副笑咪吅咪的模样。「哦,那就拭目以待喽。」

  其实今吉的话也没什么错。在日本,搞乐队的人太多了,玩音乐总是学校社团里的热门项目,一个男孩子要不是会乐器要不就去参加运动社团,踢踢足球打打篮球,随便哪一样都能让女孩子多看两眼,青峰可以说是恰恰好两种特长都具备了。

  篮球他从小就跟着大哥哥在街边篮球场磨练出来的,吉他嘛是上了高中后闲来无事打发时间玩儿的,哪样都有点天份,但哪样都没想过要当成职业。十八岁以后青峰的消遣有了点不同的变化,那就是去Live House或bar给乐队当救火的,按门票收入后抽成的结果也挺不错,虽然赚不了大钱但相比起那些中规中矩的便利店打工,他似乎更爱前者。

  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这圈子里畅行无阻,有技术那是首要门槛。

  

  舞台上的音乐进入了尾声,鼓手将拔敲得越来越细碎,几个high翻了的乐手一个个都像开过Pаrty似的。这是一次小型的联合出演,一个晚上有四支乐队轮流登台,压轴的自然是目前圈子里当红的人气乐队。表演一结束,台下的粉丝们便齐声喊着安可。

  「好啦,该登场了,都准备好了没?」今吉放声喊了一下,队员们各自拿起了吃饭的家伙,三三两两聚集到舞台通道去,准备做最后一次的登台。

  青峰所属的桐皇站在最前端,通过间隔的幕帘他看见了走到音响边喝水的海常的主唱,那个被他说是二十八岁的家伙,黄濑凉太灌了几口,把剩下的水全往头上浇,一甩动头发的时候,那画面美得青峰忽然有些不敢直视。

  明明长着一张模特般漂亮的脸,动作却豪放得像普通篮球队的男孩子一样;明明静下来的时候是典型的凡尔赛贵吅族气质,但一开口唱歌又活蹦乱跳得像只皮卡丘。吊诡的是,黄濑凉太声线根本不适合唱摇滚,却在乐队把曲风加入了朋克元素后变得又甜又轻快,迷死一大片女粉丝,堪称地下乐队里的男性公敌。

  「喂,上场了啊,发什么愣!」有人推了青峰一下。

  「啊?哦……」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想着这个主唱想得入神了。

  全员登台后音乐自然更加热络,这四支乐队在圈子里算是Live的热门常客,彼此也都有值得切磋的地方,遇到这种场合,大伙儿自然是在台子上东窜西跑。青峰属于救火性质,所以和其他人并不相识,桐皇主唱若松一拿到麦嘶吼得整个屋子都在震动,这声音要说多像杀猪就有多像。

  黄濑凉太跟他站在最前头,声音逐渐被压了过去。

  棉花糖自然是不可能自己撞到刀锋上的,黄濑当然也是,这种场合下玩得开心就好,不是他独享的场子他总是笑一笑带过,连着唱了一个小时他本来就累了,和若松这种二十刚过的年轻小伙子不同,他更加注重的是乐曲的气氛营造,以及技术层面的东西。

  终于曲子到了间奏,几个主音吉他手们互相挑衅着来了一场接连不停的快速solo,青峰看了一眼台下跟随着音乐跳动的粉丝,忽然一扬嘴,大剌剌走到舞台前端,翘着腿将华丽的指法炫给观众们看,惹得前排又是一阵尖叫。

  黄濑正吼着,胸口的喘息就要快过心跳,他不自觉转头看了眼身旁的人又换成了谁,入眼的是一抹暗蓝色的光,和嚣张得不可一世的笑容。

  「啊……」

  青峰余光扫到一点金,顺势回过头去,冷不丁一张每秒300帧的特写高吅潮脸在瞳孔中放大、放大、放大……黄濑身上衣服都还是湿的,整个人都被汗水浸吅湿了,简直色情的不得了!

  「我吅操……」青峰一怔,扫着弦的手指差点打滑。

  这会儿间奏刚过,休息了整整三节黄濑略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为了呼吸他不得不张开嘴巴,像离了水的鱼,偏偏这个Live版本还是修改过的,副歌长得没完没了。就在他以为自己会就这么窒息断气在舞台上前,他远离了麦一点,忽然招了招手。

  青峰看见了,不明所以地把头凑了过去。

  「啊喂──」

  黄濑一把擒住他的脖子,一只手强摁住他的头,微微仰起脸嘴巴贴了过去。台下女粉丝尖叫的尖叫暴吅动的暴吅动,他干脆抛弃了麦,一手捧住青峰试图逃离的头,软吅绵绵地又缠上去,乍一看还真像两人吻得难分难舍。

  不妙,太他吅妈不妙了好吗!

  青峰顿时觉得跨下绷得死紧,全身血液全都往下面冲去,整个身体都在发烫!黄濑像只猫舔舔牛奶似的在他嘴上挑逗着,彷佛只要这么做,就能获得更多能量。

  两个人吻到间奏又过去一大半,青峰被吻得浑身僵硬,连自己正弹到哪里都不知道,忽然,黄濑睁开眼,琥珀色的眼眸盈满了笑意。

  「大家!再high点儿啊!!!」他推开青峰,深吸一口气拆下架上的麦克风,整个人踩到监听喇叭上,张开手臂对着台下像是要纵身跃入天空一样,台下的粉丝全都跟着张开了手,好像期待他真跳下去。

  这么一块肥肉掉进鲨鱼海里还得了?青峰心头一惊,伸手揽住了黄濑的腰。「很危险!」

  黄濑笑笑地看着他,指了指停下来的手,后面乐队不晓得是不是受到他那句话的激励,high得音响设备都要爆炸。青峰知道自己多虑了,只得悻悻然收回手,扭身回到自己乐队边默默刷着弦去。

  黄濑从十六岁在这个圈子里打滚,舞台经验自然是比他丰富了,刚才那样的举动,也不过是表演中的一环罢了。这么一想他倒真郁闷起来了,可总不能说自己的初吻就在几千个人面前被夺走了吧,他还期望着第一次是跟哪个漂亮大胸姊姊,没想到是一个快二十八岁的男人。

  黄濑顶着他那张比未成年还令人有犯罪冲动的脸对台下粉丝放电,整片电视墙上出现了他眨眼卖萌的表情,可一回过身,他勾勾手指,即刻又准确地在角落捕捉到噪音的主力输出。

  青峰猛睁大眼,看见黄濑冲着自己笑,笑容里有七分挑衅三分诱吅惑。

  不管是化身为接吻狂魔的他,还是卖力唱歌的他,又或者是对着女粉丝们放电的他,全部都是──黄濑凉太。

  到底是二十八岁的舞台魅力,青峰此时此刻只想将他的歌声逮住,看看到底是他的肺活量大,还是自己的手速更快。

  「哈,真有意思啊。」

  歌声和吉他的旋律交织在一起,直到其他多余的声音都消失为止,电光石火间,他们紧紧锁定彼此,只想要不停超越,直到再也提不起劲来。

  终于,曲子到了最后。

  零碎的余音和节奏不停拉拔着,若松抱着麦对台下大声咆哮,换来的是粉丝们的激情吶喊。黄濑松开手不停喘气,近乎湿透了的衣服下胸膛剧烈起伏。他舔吅着干燥的嘴唇,节骨分明的手指耙过大汗淋漓的金发。

  青峰肯定没想过自己会在舞台上看一个男人看得嘴巴都忘了阖上。

  樱井拍他肩膀。「收工了哦,青峰君你还在发呆?」

  「啊?」青峰这才如大梦初醒看了眼舞台周边正在退场的队友,「哦,这么快结束啊。」

  「当然啊,难道你要无限安可下去?」

  「没有……」

  「走吧,今天晚上今吉请吃饭呢,青峰君你一起来不?」

  「再说吧。」

  后台很快就乱成一团。

  等到前台的粉丝们都散场后,一群男人光着胳膊像在修学旅行一样闹了个翻天,Live结束意味着又是一次出演成功,不管是对哪支乐队来说,都是向前迈进的一小步。

  然而青峰却没有心思想这个,前面他还信誓旦旦地说Young Guitar那种杂志要上几本上几本,这会儿他满脑子可都只剩下最后黄濑望向他那带着满满欲吅望的双眼。

  他还想要更多、更多,直到整个舞台都燃烧成灰烬仅剩下他们。

  「你是桐皇的?好像没见过你欸。」

  突然有人打开了贴着桐皇名字的休息室大门。

  那声音,青峰猛一抬头,那脸孔,那金发,标志性的青色耳环在左耳闪烁。这人,这人不就是那个接吻狂魔──奔三的平胸帅哥吗!

  匡当一声椅子都翻了,青峰站起来走向他,说:「不,我不是。是今吉那家伙叫我过来支援的。」其实他也搞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说得如此斩钉截铁。

  但他很清楚,机会有时稍纵即逝,唱过这一曲,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这还远远不够。

  黄濑双眼一亮。「这样啊,别说现在的前辈都不懂照顾人,我这里呢,刚好有个空缺哦。」

  「我叫青峰大辉,谢谢你啊,黄濑前辈。」青峰毫不犹豫伸出了手,抓住这个机会。

  如果是跟这个人一起站在舞台上的话,应该、大概可以达到他理想中的那个境界。那个谁都无法轻易描绘的音乐蓝图。

  「请多指教啊。」黄濑回握住他的手,当然,并没有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他用力拉住了青峰,作为名符其实的接吻狂魔,他在他同样干燥的唇吅瓣上印上一个吻,當作约定。「那么以后你就是我的吉他手了。小青峰。」

  END

 
 
评论(1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