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雙花/霸圖/義斬/百花,禁止一鍵轉載。

© 无地自容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我觉得这个有病的妖艳贱货梗会不会被打啊

OOC

人造雷

不打标题是不是可以完美躲过tag集合的连载文列

港真我不知道叫啥标题好啊




1

“这卡里有三千万,刷爆它。”

张佳乐看着眼前穿着西装的胖男人,对方肥短的指头夹着一张卡,卡片崭新,不像是有使用过的样子,那上头印着墨黑的大字:XX银行。看上去不像假的。

有鉴于男人说着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严肃,丝毫不像在开玩笑,以至于张佳乐一时间一脸懵逼说不出话。

这特么是最近网络流行的段子吧,居然有人正儿八经说出来了,而且这人还开着一辆奔驰,钱太多没处花脑子有问题是吗?

周围传来了嘘声,大门口围观的人们对该名土豪投以鄙视的目光,作为事件主角,张佳乐大张着嘴巴,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你……”

“刷爆它,”那男人又开口,他说:“只要你陪我一个晚上。”

张佳乐惊讶一秒钟,旋即恢复淡定,他摇头道:“不干,我不能为了钱出卖我自己,你把我想成什么了!”

四周围又传来一阵嘘声,是那些社交名媛和娱乐圈、时尚圈妖孽和新闻媒体发出的。他们看着张佳乐,眼里都透着一股子鄙视和熟悉,仿佛看到了这个圈子里最作、最不要脸的纯洁白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然而面对嘘声,张佳乐丝毫没有畏惧和半分动摇,单薄的背脊挺得笔直,他仰起脸,因为受到屈辱而握紧了拳头。

“我呸,就算你有钱,我也不能违背我的原则,这些钱我不要,喂狗去吧!”张佳乐骂道,“像你这样毫不知节制,放任啤酒肚和秃头的老男人,再多钱也休想买到我!我是不会和不帅的男人上床的!!!”

“……”

“……”

“……”

目瞪口呆鸦雀无声,周围一片肃静,好一阵撼动人心的省略号之后,在场响起了群情激昂的掌声,持续了足足有五分钟之久,刚才还不屑于他的众人,这会儿对于他的真诚和坦白,都面露钦佩。

张佳乐,一个敢于直视自己内心深处欲望的男人。

他不受到金钱的诱惑,也不畏惧于权势,任何在皮囊前的纸醉金迷都如粪土,唯有美貌才可以当饭吃。

掌声结束,一辆停在路边的保时捷918车门开了,后座一个穿着Anderson & Sheppard定制西装的高个儿年轻男人走下来,他踩熄了扔到脚下的烟蒂,带着傲视群雄的霸气,拨开人群直直朝向张佳乐和那个土豪走去。

“哦,陈总也来这里啊。”男人似笑非笑地歪了歪唇角。

听见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年轻的男人身上,霎时间,在场的名媛仕女无一不倒抽了一口气,就差没尖叫出声。只见那个脑满肠肥的老男人颤抖着转过头,卡片落地,他肥秃秃的光头竟然冒出了冷汗!

“既然陈总还有钱泡男人,我看周转金也不需要了吧。”年轻男人轻蔑地笑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晃了晃,“这笔钱我就当没答应过,行吗?”

“孙、孙、孙……”

“孙个屁,记好了,我是你爷爷。”男人语毕,手一抬,把那三千万的支票当众撕了个粉碎。

三千万周转金成了废纸,老男人见了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刚才泡男人的意气风发全然不见,“别、别啊,求您了,我、我不能没有这笔钱……”

男人垂眼,嫌弃他肮脏一般挪开了脚,放任哀嚎声在背后,直直地走到了目睹这一切的张佳乐面前。他笑了笑,另外掏出一张卡,黑色的,Visa Infinite。

“好久不见了,张佳乐你怎么还是一样,走哪都不安生。”

呆若木鸡的张佳乐这才勉强回神,“你……你是……”

“嗯?不记得我了?”男人轻皱起眉。他抓住张佳乐的手,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把卡塞进他的手心里,紧紧握住,“来,这卡里有五千万,刷爆它,不够再告诉我呗。”

“你说什么!?”

“呵,刷爆它,然后跟我交往。”


2

“……这么久没见你脑子还好吗?”

“还好,没你疯。”

张佳乐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再遇见孙哲平,遇见就算了,还特么是这么尴尬的场合,更尴尬的是他嘴里说的都是什么屁话,真心妈的智障,然而张佳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场看着他的女人们眼神里都带着羡慕嫉妒恨,艾玛真的糟糕了……

好吧,这话要说回几个小时前。

北京国际男装周,一年两度的时尚圈盛事,会所内内外外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及新锐,一辆又一辆高级轿车停驶入停车场内,新闻媒体、社交名媛、金融大鳄、娱乐圈大咖,四面八方的时尚妖孽齐聚一堂共襄盛举。

张佳乐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睡好觉了,为了参展,从暑假开始他就日日熬夜、牺牲美容觉、白天四处奔波,只为了小工作室能够如期完成秋季的伸展台,从毫无进度到画出设计稿,再到找寻布料制作,前前后后耗去不少时间,刚成立几年的小工作室嘛,收入不太多,只能在这种场合里混个脸熟。

辛亏他为人活泼自来熟,在圈子里小有名气,四年前从法国服装名校毕业后,回国开工作室至今也累积了些许人脉,经过同学和朋友介绍工作室里也有了固定的模特和裁缝,但为了节省成本,他依然不改亲上火线的坚持。

在时尚圈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奇葩多,有才华的奇葩更多,张佳乐也算是其一。

论长相,他在国内时尚圈里也算排得上名,虽无周泽楷的惊为天人,但绝对有强烈的个人特色,如果有人问:张佳乐?女的吧?他的粉丝们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不,张佳乐就是张佳乐,少用那些世俗框架来限制他,因为他的特立独行远比这些破事重要多了,更重要的是,他一直身兼百花工作室的模特,业界出名的不爱金钱只爱美人、外貌协会会长。

男人女人他都爱,前提是漂亮、帅气,性癖在这一行里已经不是值得拿来大作文章的话题了,没有独到的品味才是原罪。追求美好的事物是每个设计师的天性,透过极端的手法表达前卫的思维是每个设计师的本能,而在这个圈子里,这几年就出现了一大堆让他们如痴如醉的天然璞玉。

“哎,你看看,轮回那周泽楷,脸也太犯规了吧,长这样别人还混个屁啊。”张佳乐敷着脸边偷看轮回工作室那方向,还顺便用果六偷拍了几张,“要是能和孙翔站在一起最好带上秀秀拍一张就好了。”

周泽楷是轮回当前最具人气的男模,放眼整个圈子……不,整个中国,大概真找不出这种五千年来第一帅哥,而他和孙翔、苏沐秋、吴羽策是当前时尚圈里最帅的四少,牛逼的是,他不仅只是个空有外表的模特,他还是轮回设计总监江波涛最得力的助手,也是合作人,皇家艺术学院美术专业毕业,画起设计稿来速度飞快,天生就是要在这个圈子里打滚的。

“难道我长得不好吗?”邹远听着张佳乐的碎碎念,一边给几个造型师折腾,一边无措地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

张佳乐扭头一看邹远突然没了自信的样子,赶紧安慰:“没、没,咱邹远一直都棒棒哒,来,乐哥亲个。”他啵地一个吻落在邹远脑门上。

平心而论邹远不是长得不好,就张佳乐挑剔的标准来说他已经很帅了,也很能穿出百花要求的风格,只是目前男装市场的竞争激烈,张佳乐设计的那些意识流服装,压根儿没有人会来定制,相比起实用性,他更讲究气氛和概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个双鱼座的缘故,他的设计里总要多那么些不切实际。

“这样的工作室也就能做做道具服装,中国又不拍奇幻片,我看百花迟早得关。”上流圈里有人这么说,面对此类言论张佳乐采取的手段是不闻不问不八卦。

哼,你看不上我,我还不屑浪费时间画那些大众口味呢,那些爱谁谁去呗。

是的,张佳乐就是这么有骨气,于是乎,工作室连续四年都是在亏本的,而今要养活这些模特和裁缝也是够呛的,只好不断在时装周上刷脸了。

“我看要不咱下一季就做西装吧,我……会努力的。”邹远说。

“少瞎说,我不画。”

“可是这也不是办法吧,咱工作室已经不做女装了,连西装都不做的话没法竞争啊?”

“没得谈,不画,邹远你现在这样就很好了,张伟也是,咱工作室里的模特都很能穿出百花的核心概念,没有必要追随主流。”

“呃……”

邹远自知并不适合大众口味的西装,也穿不出张佳乐喜欢的那种绅士风度,便不好再多发表意见。莫楚辰确认完设计稿和登场顺序后走过来,拍了拍准备上妆的张佳乐的肩。

“breaking  news,”他说,“刚才从蓝雨那里听来的,等会儿好像……”话还没说完,后台一阵混乱。

蓝雨专属模特黄少天做完了发型,正在人来人往的后台里端着托盘穿梭,一面大喊:“喂喂喂都让着点儿啊,来来来,大伙儿都喝起来喝起来!干杯!咱得好好庆祝春季男装周顺利举办!”

长长的梳妆台上每个模特面前都摆了一罐可乐,张佳乐边跟游魂似的打转,一手是速写本和笔,另一只手也被他刮风似的塞了一瓶,等到全都发完,后台已经闹哄哄乱成一片了。

张佳乐满脸茫然,“这闹啥?”

“你看着呗。”莫楚辰耸肩。

黄少天蹦到一张椅子上,看着底下纷纷拿起手机拍照的模特和摄影师们,拉开了自己的可乐,高声说道:“大家听好了听好了啊,我要宣布一件事!和大伙儿都有关系的八卦……哎那边的叶不羞你干啥呢我正说话啊你能不能别趁机骚扰我家设计,喻文州才不会随便跳槽的好吗苏沐秋你好好看着他啊!!”

底下有人拿浴袍扔他,“靠黄少你才是说重点好吗!急都急死了,你这样我咋上妆啊!?”

“嘘,别吵别吵,我这不就要说了吗!”黄少天高高举着可乐说道,“各位都知道《荣耀》杂志被义斩集团收购的事儿吧?啊?不知道的自个儿去百度我没空解释,总之呢,咱得庆祝,今天《荣耀》杂志新上任的老总,呃,也就是发行人,等会儿就要来现场啦!各位各位,坚持好自家的防守线,积极争取下一期的20P特辑,谢谢我们蓝雨不会轻易把机会让给各位的!干杯!”

“我——去——20P牛逼啊,哎你倒是说说老总是誰呀?”

“滚滚滚!蓝雨家这是红果果的挑衅啊!喻文州带回去好好训练好吗!”

“我听说那老总是帅哥啊,谁来跟我辟谣下?”

“义斩?是不是有好几个集团成立的那个义斩啊?”

“喂,黄少你是不是胖了啊,还敢喝可乐!!!”

“日!都给我闭嘴闭嘴闭嘴我每天抱着磅秤睡呢单挑啊敢不敢敢不敢!!?!”

叽里呱啦吧啦吧啦,后台里登时间一片混乱,英语法语日语韩语各种鸟语乱飞,外籍设计师们面面相觑,但都没听懂中国语,然而黄少天的话确实凭空投下一枚炸弹。

《荣耀》是中国男装杂志,发行量仅次于《花花公子》,在多国发行但却只刊载国内设计师和明星,最初本意是发扬中国设计文化,但搞到最后欧美区的销量始终提不上来,设计师海外知名度打不开,为很多人所诟病,甚至一度停刊。看来这会儿是正逢有心想经营中国时尚圈的金融大鳄介入,买下了股份,想要改变路线拼一拼市场开拓,但所谓的隔行如隔山,结果好不好没人知晓。

20P啊大哥,哪个老总这么魄力?张佳乐咬着笔杆翘脚瞪着镜子,总觉得眼皮狂跳,反正他眼皮跳准没好事,连带着刚敷完的脸都变得有几分狰狞,好像处处都在揭露他的小心思一般。

莫楚辰推了他一把,“发呆个毛?都快开场了,老大您赶紧点吧,没听黄少说的吗,20P特辑,登一次可以吃半年了,想想咱,想想你老家的父母,再不行,就想想你的淘宝购物车呗。”

“靠,我从不买淘宝好吗!”张佳乐骂道,“莫楚辰我警告你啊,这什么场合,不准提这么low的字眼儿啊。”

“得,您就继续装吧,我不说了。”莫楚辰两手一摊,拉开椅子坐下。

要红这事儿是挺一翻两瞪眼的,上流社会都买账是最简单的,但说得容易做得难,打滚不过四年,张佳乐却感觉相当疲倦了。

“去年都是销量冠军都是那几家?”张佳乐问。

“老样子,四君子。”

张佳乐翻了个大白眼,“那还真没咱什么事儿。”

同样都是巴黎名校毕业的,叶修、肖时钦、喻文州、张新杰等四人却是中国时尚圈的四大鬼才,张佳乐在学时候虽然收过不少赞誉,回了国倒觉得有劲儿没处使,再有才也成了四君子的背景布。这几年成衣市场起起落落,杰出人才多了去了,所谓的原创成了新锐们孤芳自赏卖弄技术的舞台,不知道几时他也成了那箩筐里的一个萝卜,反倒是每次T台上鲜明的身影给媒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哦?你真这么想?其实也不用迎合大众口味,就按你的品位设计点能穿上正式场合的就行。”

“……呃,那要不咱改变一下套路吧?”看着别人家的热络,张佳乐似乎也有些动摇了。

“那敢情好啊,你有啥办法?”

“嗯……”张佳乐沉了一个很大的思。百花既不像兴欣那样有个对女装男装都信手拈来的鬼才,也不像蓝雨和霸图分分钟能设计出各种实用又有质感的男装高订,既然啥都没,那只有最原始的方法了。他看着化妆师拿粉扑在自己脸上,眼线和眉笔勾勒出一张精致但不庸俗的妆容,心底忽然有了个声音。“要不,争取一下杂志特辑20P吧。”他说,“我觉得咱还挺有特色的,讲真我这么帅,老总见了没道理不让登啊,公关一下有机会的!”

是哒,要红最快的捷径就是抱对大腿!


3

哦对了,忘了说明一点,最近这几年里中国忽然流行起这么一个名词,叫“妖艳贱货”,最初起源于网络,指得是那些拜金又爱慕虚荣,还装得特别纯情的家伙,相对于妖艳贱货的是纯洁白莲花,每一个资本主义的爱情剧里总得要有那么一朵白莲花,专门整治花心多情的土豪男主,让他们打心底感觉到“天啊!他好单纯好不做作,和外面的妖艳的贱货好不一样”。

不过上流社会时尚圈嘛,什么没有,拜金主义是最基本的,追求名牌是本能,但出身不同思考也就不同,有钱人爱钱的方式和工薪族爱钱的方式可是有着马里亚纳海沟级的差别。

外貌协会张佳乐天生有妖艳的资本,也无意隐藏,但很可惜他不爱钱也不贱,更懒得装清纯白莲花,套他一句话:老子的帅气可是有钱也整不来的,没错,说到底这还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张佳乐迅速概括了一下现状:“听说老总是帅哥。”

“……所以你想?”

“睡了他!”

我去!能不能不带这么简单粗暴的啊!?

莫楚辰强烈鄙视之,“潜规则?张佳乐你什么时候这么堕落了!”他痛心疾首。

“去去去,我哪里堕落,潜规则是那些不努力只求成名的配角,我根本不是好吧?”

“……”

“我没努力吗?我没付出吗?”张佳乐逼问,“我这不是为了坚持百花风格不甘愿迎合大众口味出于下策只好牺牲肉体养活你们吗!不懂别瞎说!”

“……”卧槽您说得可真在理,俺反驳不能。

想成名,要不是牺牲灵魂要不是牺牲肉体,总得选一个做,大家都是吃混口饭吃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何苦为难彼此,要不您还是收拾收拾回老家得了。

莫楚辰一阵感动,向来视美貌为生命的张佳乐居然愿意为了他们牺牲自我!

张佳乐喝了口可乐,又说:“最主要是,我也很久没和帅哥睡过了,帅哥怎么能这么稀缺啊简直没天理了。”

“……”

“…………”

“………………”

哦,原来说了半天这才是您的本意啊,是我误会了,抱歉。

啪啪啪,莫楚辰发自内心鼓掌棒读:“乐哥你真是好单纯,好不做作,和外头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哪!”

“那是,所以说你蠢,”耿直boy张佳乐语重心长道:“牺牲也是要看对象的,不帅还要硬睡,那就是真潜规则了。”

“我真心受教了,谢谢啊。”

“呵,好说。”

大致上就是这样,有了一番商讨研究后张佳乐决定走最划算的路线,艺术家不能出卖灵魂不能出卖肉体,可人活在世谁又能断了七情六欲呢,好吧要牺牲那总得回本,咱各取所需得了呗。

“你们乖乖等我公关去。”

“小心,别栽了。”

“不会的。”

现在想来那时候莫楚辰别有深意的眼神简直是预言了,张佳乐盘算着怎么下手,百花没有公关,这方面一直是他随心所欲在做的,说白了他就是一个艺术家,天真烂漫还不切实际,时尚杂志的老总岂是随便谁都能勾搭上的,他一十八线设计师还是个男的,做梦吧他。

然而更做梦的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勾搭到帅哥前,居然会被人半路截了没胡,一次也罢,居然紧接着还有第二次,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黑洞洞的单反啪啪啪地响,一张接着一张,闪瞎人眼,将他入行以来最傻逼、最没有形象的表情全拍了去,准备做明天的娱乐头条,嗜血的媒体们已经捕捉到最佳素材。

“你是……孙哲平?”

“是,我是孙哲平。”

张佳乐觉得巨怨啊,我被一老胖子性骚扰了,怎么还被熟人泡了,怎么搞得好像随便谁都能来泡我啊?

“你……你……变了好多……”当真是吐不出啥屁话了。

“嗯,是啊。”

“……”

“……”

多年不见的词穷还没能从当众被泡的尴尬中消去,两人相望着风中凌乱,犹如烽火情缘。这个时候一旁有人适时尖叫:“啊!是义斩三少啊!那个孙哲平啊!!!”那声音还挺尖锐。

但是这并没有成功解救张佳乐于尴尬之中。

他瞪大了双眼,义斩……义斩……怎么好像很耳熟啊?是不是刚才那谁谁谁还说过来着?我去等等,那不就是……他浑身开始冒冷汗,“你……你是‘义斩’的人?”

这个问题孙哲平没有回答。但有时候就是这样,回答与不回答已经不具意义了。

孙哲平看着浑身僵硬的张佳乐,跨一大步上前,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向着四周疯狂拍摄的媒体一扬下巴道:“顺便告诉你们,我决定投资百花工作室。”



因為想輕鬆點所以時尚圈就沒有寫很符合實際了,真正的後臺和時裝周並不長這樣,還有上流社交圈我是胡謅的,主要是孫哲平和張佳樂搞一搞(。

评论 ( 26 )
热度 ( 210 )